002 落汤鸡与杯具男
峨嵋2018-04-03 16:383,212

  水流觞说到后来已是完全的命令口气。

  “是啊是啊,你跟他走吧!”一旁的老头插话催促。

  “你刚刚明明说五大族的都不是好东西,这个人是水族的,听口气也是五大族之一吧!现在要我跟他走?”虽然对面前的事情不太了解,但是刚才老头的话她都记在心里!

  宁禹疆从年龄到外表都很萝莉,可她绝不是三言两语就能随便哄骗的小白,这样前后不对的口供,她拒绝上当。

  “嘿嘿,我刚刚有说过么?他是你表哥,再说你还是他的……呃,还是他的表妹,他不会害你的……你、你放心跟他走吧。”老头似乎想说什么,却被水流觞一个冷眼吓住。

  宁禹疆眼珠一转,老头子的话明显有问题,他们嘴里硬栽到自己身上的亲戚,说得煞有介事,可她明明记得自己的母亲叫宁争锋,还因为生自己时遭遇意外难产而死!

  莫非是外公外婆骗她?她其实是捡回去养的孤儿?

  不可能的!她的身世清清楚楚摆在那里,尤其她的母亲宁争锋还是名闻遐迩的一代科学怪才,当年借种生下她,还闹出很大的新闻,这些都是造不了假的,也没必要造假。

  但是自己身上的诡异超能力又怎么说?虽然自己努力隐藏了很多年,可是,心里也曾怀疑过,自己和外公外婆阿姨们不一样,甚至和那个世界上的人都不一样……

  现在情势一时还搞不清楚,眼前据说是表哥的水流觞,看起来好像有点门道,而且至少目前看来,还没有打算对她做什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还是先跟着他熟悉一下环境,再看能不能找到回去的方法。

  想着想着,一眼瞄到旁边鬼鬼祟祟打算溜走的老头,哼!

  “这位老先生对我很重要,我不能离开他!要我跟你走可以,要带上他!”

  正想着偷偷脱身的老头一听,气得七窍生烟:“你你你,你个……”一句话没说完,人就软倒在地,昏死过去。

  水流觞似乎感应到有人逼近,不愿再啰嗦,也担心留下活口,让其他几族探到宁禹疆的下落招惹麻烦,干脆顺势将老头制住一起带走。

  他快步走到宁禹疆面前,冷冷说了句“失礼了”,一把抓住宁禹疆的手臂跃入洞中水池,洞口处随即走进两名白衣随从,抬起老头也跃入水中。

  看似不深的池水仿佛变成了不见底的漩涡,强大的水流卷带着一行五人消失在洞中。

  ……

  数刻之后,两队人马先后赶到。

  当先一名身着黄衫的中年人略略扫视洞内境况,恨恨道:“水族的小兄弟,明人不说暗话,若是你们把人带走了,尽管跟老哥哥我说一声,好让人准备贺礼亲自送到云梦泽!也免得一路装模作样,陪老哥哥白跑这一趟。”

  被点名的是水族寻人大队的头目,一身黑衣的少年人,听了这番话也不生气,微笑道:“土族这位先生言重了,没找到风族小族长,小弟也烦恼如何交差。从洞中气息看来,人走了不过一阵,此刻追踪尚有希望,何必逞口舌之利,各凭本事就是了。”

  说罢一拱手带了自己的人当先离去。

  水流觞的行动原本属于水族内机密,除了几个关键人物,族中再无一个知晓,为了掩人耳目,族长还特地派出阵容豪华的寻人队伍混淆视线。

  黄衫人也拿不准水族少年的话是真是假,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啐了一口。

  身旁一个同样身穿黄衫的下属进言道:“事关风族的继承人、下一任族长,哪有这么容易让水族的小子得手?!风族从百年前销声匿迹后,至今都没什么声息,也不知道暗地里打什么算盘!这次风族小族长突然现世的消息,说不准是风族的人故弄玄虚。风族说是木族的分支,可是靠着上几任族长,风头早就压过木族本族,直逼我们五大族了。若是真的能够抢先找到风族的小族长,嘿嘿,到时候木族和水族那些人的脸色就好看了。”

  黄衫人恨恨道:“不管谁下的手,三位长老已经出山了,过得了我这关也过不了长老们那一关!走!我们探探消息去,可别让水族的臭小子们平白看了笑话!”

  五大族虽然表面上一团和气,甚至世代联姻,族长和重要成员见面,还互相称兄道弟,其实私底下早就为了各自利益忌惮猜疑。

  下属们一见面更免不得唇枪舌剑冷嘲热讽,但只要不是碰上什么大事,是无人愿意带头挑衅的。毕竟大家都不是软柿子!

  ……

  在山洞的一片扰攘中,宁禹疆等一行已经到了数十里外的一处无名湖泊旁。

  看着自己全身上下滴滴答答,落汤鸡一样的狼狈相,再看看水流觞三人的一身清爽,宁禹疆强烈怀疑,这个水流觞是故意整她。

  即使不是故意的,一个大男人这么不知体贴女士,也不是好东西!

  连他两个穿白衣服的手下,都知道要护着那个老头,不让他泡水!

  以为会法术就了不起么?我也会!

  宁禹疆走到一边散开长发,身周马上卷起一阵旋风,片刻后衣衫长发就全干了。

  嘿嘿,我的异能比电吹风还好用啊!宁禹疆得意洋洋地想道。

  她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拥有控制空气流动的能力。只要她愿意,即使不能唤雨,呼个风是随时可以办到的。

  只是心里存着“阴影”,不敢太过使用这种能力,但不代表她从来没有想象过,要怎么利用这项异能。

  发现自己真的远离了熟悉的家人,流落到这个奇怪的地方,心里虽然十分恐慌彷徨,但也有一种解脱的轻松感——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任意而行了,不用担心被人当成怪物,更不用担心因为能力使用过度,而造成不好的结果。

  悲观一点比喻,就像一个被判了死刑等待执行的囚犯,天天活在未知的死亡阴影里,真被执行死刑成了孤魂野鬼,反倒再没什么可怕的了。

  水流觞在一边显然也看见了宁禹疆“施法”,皱皱眉头,眼中异色一闪而过,没说什么,转身吩咐两名随从去以传信法术联络族中的重要人物。

  宁禹疆抓着一把干了的长发,站在阳光下左看右看。

  太诡异了!竟然泛着蓝光,莫非真的像老头说的,会慢慢变色?虽然以前觉得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头发挺特别的,可如果头发真成了蓝色……太难接受了!

  呜呜呜,她还是比较喜欢黑头发啊!

  看一眼瘫在岸边昏迷着的老头,如果他是带她来的人,要怎么回去,还是要靠他!

  “你对老先生做了什么?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摇了几下没能把老头摇醒,宁禹疆只好去问水流觞。

  “水影迷梦大法,十天后解除。”水流觞一个不愿多说的样子。

  “能不能现在把他弄醒,我有事情想问他。”

  “我们要赶路,到了水族后再说。”

  宁禹疆真的觉得,这个杯具男(觞是古代的一种杯子)是在故意刁难、拿乔耍大牌!

  她不自觉握紧拳头,忽然发现手上还拿着那个皮囊,想起里面还有一本书,刚才没来得及看的,既然老头一时不能清醒,还是先看看书上写什么吧,说不定上面就有答案。

  指尖触及书本的瞬间,宁禹疆心中忽然产生一种无法言喻的奇特感觉,仿佛这本书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无比的亲切自然。

  那书看来就是薄薄的一本,翻开只有五张白纸。宁禹疆伸手摸摸,白纸上忽然出现一行娟秀的字迹。

  宁禹疆吓一跳,揉揉眼睛,连本书都这么灵异?!

  她的手离开书册,那行字迹便快速淡去,阳光下还是白纸一张。

  宁禹疆试着再把手放上去,纸上她触摸过的地方又再出现字迹:

  本书为风族第九十六任族长风静语所记,各页依次载有风族历史、族长生平、族中秘辛、法器及诸般法术修炼之法。

  好神奇!

  更神奇的是,宁禹疆莫名地就感觉书上的一切内容都是真实可信的,那种信任熟悉的感觉,就像是许多年前她就看过这本书,而且亲身验证过上面的字字句句,如今再看,不过是重温一遍,将失去的记忆再次唤醒。

  宁禹疆心头一松,兴致勃勃地开始“人书对话”。

  多了解一些这个世界的事,也许就能找到回去的方法!

  她心里其实隐约有感觉,这个才是属于自己的世界,但是眼前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让她没有半点真实感,更难以习惯。

  宁禹疆此刻满心想着要怎么回去原来的世界,所以按照指引,先去看最后一页的法术修炼秘诀,自己既然是通过某种法术来到这里的,自然也要从法术里找出路。

  手指在书上抚摸一阵,却发现内容之多完全超乎想象,一行行字迹流水一样在手指旁变换,简直像连了电脑一样,仿佛无穷无尽。宁禹疆看了好一阵还是不得要领,不由得大为沮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