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你懂生孩子吗?
峨嵋2017-07-04 16:433,279

  水流觞在一旁休息,但一直暗暗注意宁禹疆的一举一动。

  看着她从随身皮囊里拿出书册坐在大石上看得入神,想想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走过去道:“准备一下,应该起程了。”

  语气完全是公事公办的冰冷调子。

  宁禹疆心情正低落,闻言动也不动。

  水流觞不想浪费时间,伸手就打算把她拉起来,冷不防被宁禹疆一手甩开,还未反应过来,却见小姑娘忽然趴在大石上放声大哭。

  水流觞十分错愕,更有万分无奈。

  明明一个已过百岁的成年女子,一副长不大的样子就算了,连性子都跟小孩一样阴晴不定,明明刚才还娇纵狡黠、刁钻得紧,一下子又哭得肝肠寸断,毫无形象,难道人界跟这里的差别就那么大?导致养成的性子也这么……怪异?

  在他一百多年的修炼生涯中,还真没碰过这么情绪化的人物,如果是个普通人,用法术弄晕了、或者用定身法晾在一旁不管就是了,偏偏自己在没有彻底解决那个该死的约定前,这个丫头跟自己是纠葛定了的,真要对她施法,父母面前那一关就难过了。

  水流觞难得地束手无策地站在当地,看着宁禹疆山洪暴发毫无断绝之势,冷冷开口道:

  “追赶的人很快就会找到我们的踪迹,你哭够了就出发吧。”

  宁禹疆本来已经发泄的差不多,一听到这句“毫无人性”的话又爆发了,不过这次爆发的是怒火!

  眼前这位号称也是自己的表哥,为什么差别就那么大呢?如果是她的宁家表哥看到她哭得这么凄切,不,只要看到她皱个眉头,早就使出十八般武艺来哄她开心了!

  “你没看见我正忙着伤心吗?你装着一个很厉害的样子,这么急着逃跑干什么?觉得害怕你就走好了,我又没拦着你!”

  “你……”水流觞怒极反笑,转身拂袖而去。

  他的两名随从刚向老族长发信回来,正好看到宁禹疆对自家少主呼呼喝喝,不禁大怒。他们跟随少主游走天下,就是其他几大族的族长长老见了,也是客客气气地说话,何曾见过有人如此谩骂嘲讽!

  “你以为我们想理你吗?如果不是族长夫人念在亲戚一场,叮嘱少主照顾你,我们何苦千里迢迢赶来看你脸色?不识好人心!我们家少主法力之高各族公认,哪里轮得到你这个流落异界、什么都不懂的丫头来说三道四?”

  抢先开骂的那名随从声音娇滴滴的,竟然也是个小姑娘。

  “会耍点法术就得意么?我什么都不懂,他就什么都懂了?财经证券懂么?工业设计懂么?生物化工懂么?审计精算懂么?国际法懂么?国际舞懂么?网络营销懂么?……”宁禹疆劈里啪啦倒出一大堆家里天才们的拿手专业和爱好,一下子把对面的小姑娘震懵了,这些东西他们听都没听过,怎么可能懂?

  “懂这些在这里有什么用?”同伴吃瘪,另外一个赶紧支援。这次开口的是一个小男生,不知道是不是跟着“杯具男”久了,语调也是冷冰冰的,而且夹枪带棍。

  “好,那我现在说个简单的,生孩子他懂吗?”臭男生,跟我斗?!

  “你你你!”小男生目瞪口呆,小姑娘出离愤怒。

  “不会就直说嘛!我又不会笑他,你激动什么?身份不能当饭吃。”宁禹疆凉凉地说道。

  开玩笑,耍嘴皮子她就从来没输过!

  被这么小小一打岔,宁禹疆的低落心情稍微好转了一点。开始考虑接下来要怎么办。

  如果真的一时走不了,那就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日子,想到这个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在这里勉强算熟人的,一个昏迷不醒,另外三个都被自己得罪了,据说还有不少不认识的人准备找自己麻烦……

  走一步算一步吧!正好可以在这里尽情试试自己的异能,想到这点,宁禹疆又小小地兴奋起来。

  宁家的孩子,从来生性乐观,见了棺材也不爱流泪的。

  水流觞虽然生气,却并没有走远,只是冷静下来也觉得好笑,自己素来自傲的自制力,竟然轻易被一个小丫头激得粉碎,想来是从前面对的“试炼”只是小巫,今天终于碰上了大巫了。

  只当是心性修炼好了,如果连这么个小丫头都能随意激发他的情绪,那日后如何在修为上更进一步?

  想通后,水流觞安然转身返回原处,宁禹疆正暗生悔意,看他回来讪讪地开口问道:“水族在什么地方?还有多久能到?”

  “水族在云梦泽,以御水术带上你们二人大概要七天方可到达。”

  宁禹疆的主动示好搭话,颇让水流觞意外,两个刚刚吃了瘪的随从还想开口讥刺,但想少主一向御下甚严,不敢多说,只好干瞪眼了。

  沉默一阵后,水流觞再次建议出发,这回宁禹疆没有再多说什么,一行人回到湖边,像刚才一般潜入水中。

  如是每潜行一段,就上岸休息一阵,在第三次上岸时,宁禹疆终于忍不住了。

  “饿死人了!还有没有吃的,干粮也行。”

  看天色,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去快一天了,除了第一次出水时吃了几块老头子放在小皮囊里石头一样的干粮,基本上就没再吃过东西,水倒喝了不少——没办法,路上最不缺的就是水,而且大多是无污染的纯净地下水。

  “饿?”对面三人神情怪异,显然觉得她说肚子饿是件很新奇的事情。

  “对!都一天了,难道你们不觉得饿?”

  “修炼之人可以吸收天地灵气以补充自身,无需每日进食啊。”还是小姑娘比较憋不住话。

  “我不是修炼之人。”

  “你明明会御风之术。”

  “御风?哦,控制风的能力吗?可那不代表我吃西北风喝白水就能饱!”宁禹疆纠结道。

  “你未曾修炼过,为何可以御风?”这次插话的是水流觞。他一开口,小姑娘就自动消音了。

  “我也不知道,我几岁就会了,不过很少用……拜托,我真的饿了,如果你们没带干粮,我去找点野果什么的。”宁禹疆觉得对一群不用吃饭的“神仙”实在无话可说,只能自力救济,转身就往旁边林子里走。

  水流觞向小姑娘使个眼色,小姑娘扁扁嘴随后跟了上去。

  虽然灵识感应附近并无另外几族的气息,但此刻天色已暗,还是不要放宁禹疆一个女子落单的好。虽然她会御风术,但却连最基本吸收灵气的方法都不懂,实在让人不敢对她的“实力”有任何期待。

  既然还有好些日子要相处,宁禹疆觉得还是应该跟身边的人好好认识一下,趁机多打探点消息也好,于是路上主动和尾随而来的小姑娘搭话聊天。

  比起那边两个冷冰冰的男人,这个小姑娘明显比较话多。

  “你叫什么名字?也是水族的人吗?”宁禹疆问道。

  “我叫白灵,我不是水族的人,我是少主座下的神兽。”小姑娘虽不乐意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

  “神兽?你不是人?”话一出口,惊觉说法十分不礼貌。

  “哼,人算什么,我们神兽一族世代侍奉仙家,比人强多了。”白领丝毫不以为意,反而沾沾自喜。

  “仙家?那么说水流觞也不是人?”

  “你们凤族也一样啊,风族是木族的分支,金、木、水、火、土五大族都是仙家后裔,天生就可以修炼法术。不过在五大族的年轻一辈里,我家少主的法力是公认最强的。”

  宁禹疆咋舌,明明一天前自己还是个人类小女生,结果现在不但流落到这个奇怪的世界还成了神仙,这这这……变化也太夸张离奇了!

  之前虽然隐约觉得自己与普通人不同,但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神仙级别的!

  至于“杯具男”法力到底强不强,那也不关她的事。

  她对面前这个“自称禽兽”的小姑娘比较好奇:“可以告诉我你是什么品种的神兽吗?”

  “我和白精是双生白蛟,是最尊贵的水族神兽!”白灵句句不忘自吹自擂。

  “白精?哦,原来你旁边的家伙叫白精啊。精灵精灵,你们的名字真有意思。我叫宁禹疆。”

  “少主说,你应该叫风映慈。”

  “笑话,我叫什么名字,应该我自己比较清楚吧。”宁禹疆不以为然。

  走了一段终于看到一棵野生李子树,果实累累,看起来甚是诱人。

  宁禹疆两眼放光,顾不得跟白灵多说,几步走上前去利落地爬到树上,伸手拉过一丛果子,在衣服上擦擦,送到嘴边就咬。

  嗯……好甜!这么甜美多汁的李子还真少见啊!

  一连吃了七八个,才发现树下的白灵正一脸痴呆地看着她。

  “你要吃么?很甜很好吃的!”宁禹疆大方地说道。

  “你……你竟然爬树!”白灵结结巴巴。

  “爬树很奇怪吗?我说你们怎么看我做什么都觉得奇怪啊,分明是你们有问题好不好。”真是莫名其妙。

  “你身为风族的嫡系不会吸取灵气就算了,竟然还爬树?太,太不讲礼仪了!”白灵仿佛看到什么无法忍耐的事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