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下马威?!
峨嵋2020-04-25 16:543,201

  水流觞停下看了她一眼,心里猜到她的想法,不知道该松口气,还是该先郁闷一下。

  自己是有些过于托大了,竟然在这种时候,跟土族长老硬碰硬。

  本来按约定拖过一盏茶时间并不难,只是看到真正的高手在面前,他又忍不住想试试自己的修为到底到了哪个层次,都忘了身边还有一个莫测高深的风族“高手”。

  幸而这小丫头对自身的实力似乎并不了解,否则要选在这个时候出手或离去,自己少不得要吃闷亏。

  这时,水流觞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宁禹疆虽然有诸多不满与疑虑,却很奇怪地不曾有过防备……

  两人没走多远就找到一处水源,再次开始水底旅程。

  这回宁禹疆没有再要求中途出水透气,既然已经决定先到水族一看究竟,就没必要再故意捣乱。

  水流觞本来担心在水底时间太长,宁禹疆会受不住,结果发现这丫头竟然一点问题都没有,心中怀疑又多一重。

  按理说,即使她通过其他渠道,学会了吸收灵气替代进食的方法,作为一个非水族的仙人,在水中依然是无法久待的。

  四处是水的环境,本身对非水族仙人的能力发挥,会有严重影响。所以之前水流觞每隔一段就要带她出水透气,现在看来竟然是多此一举了!

  其实水中并非没有空气,只是这个世界的人对于物理化学等并无研究,而且也没有谁的能力,强大到可以不用鱼鳃,就像鱼一样,在水底抽取氧气呼吸。

  偏偏这在宁禹疆看来,这是很简单的事情。

  她的情况,就像一个从小穿金戴银的无知孩子,不知道自己拥有多么有价值的东西,还以为那是大部分人都能随意拥有的。

  水中无日月,不知过了多久,宁禹疆忽然觉得眼前一亮,人已经被带出水面,水面似乎变成一面波光粼粼的镜子,走在上面,如履平地,眼前所见的美景让她目瞪口呆。

  幻想中才能出现的绝美景象就在眼前,七彩云霓笼罩下,一座巨大无比的银色宫殿矗立于水波之上,一砖一瓦恍如明镜,折射出万道光华,随着天光转变,宫殿似乎化为虚幻透明,与天光水影融为一体。

  “好漂亮啊!”水流觞听到这一声衷心的赞叹,也难免露出自得的神情。

  云梦泽是世上闻名的宫殿,与火族的离火殿并称“双绝胜景”,是令各界艳羡的所在。

  “走吧!”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宁禹疆觉得同样两个字,今天从水流觞嘴里吐出来,仿佛多了几分柔和。

  自两人进入云梦泽范围,宫中的上下便已收到信息,宫殿之前整整齐齐站立了数千男女,两人走到宫门前,这数千人忽然齐刷刷下跪,齐声高呼:“恭迎少主回宫!”

  除了电视电影,宁禹疆从没见过这么夸张的欢迎仪式,一下不知该如何反应。

  水流觞是早就受惯这样的大礼,瞥了一眼怔在原地的宁禹疆,当先昂首步入宫门。

  “搞什么,皇帝出巡啊,切!”宁禹疆一抬头看见水流觞已经走进宫门,正要跟上,看见路两旁跪伏在地黑压压的人群,忽然又不想走了。

  在原来的世界生活了十多年,受到的都是平等教育,委实无法坦然接受那么多人的跪拜。

  水流觞走了一段看宁禹疆没有跟上来,回头看她迟疑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轻视——果然是没有见过大场面!

  傲然招手示意她跟上来,毕竟她现在还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又将是凤族的族长,在大庭广众之下,要顾全双方颜面。

  “你们行完礼摆够排场了我再过去。”叹口气,宁禹疆决定还是不要勉强自己。

  水流觞皱眉,不知道这个刁蛮小萝莉,到底在不满意些什么。

  “我不习惯受这种礼。”向天翻个白眼。

  “你是风族的继承人,最好趁早习惯!”

  水流觞此话一出,下跪的一众人等心中大震,风族继承人?!

  眼前这个少女竟然就是传说中的风族小族长?!

  虽然从她额前的图腾,可以看出她是风族的嫡系,但没有想到她的身份竟然如此高贵……想起最近四处流传的关于风族小族长现世的传言,众人头垂得更低,态度愈加恭敬。

  宁禹疆心里觉得很无奈,从他们双方表现可以看出,自己明显是回到万恶的封建社会了。虽然没打算做个人权斗士,唤醒公民平等意识,但也不会勉强自己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俩人就这么隔空对峙片刻,宁禹疆一耸肩转身就走。

  “既然小族长嫌他们的礼节不合你的心意,就让他们跪到你满意为止好了。”一个慵懒娇媚的女声,打破已经冷到冰点的场面。

  “他们是你们的人,你爱让他们跪到死,是你家的事!”宁禹疆冷笑回头。只见一个身着鹅黄色广袖纱衣的美丽女子,猫一样依偎在水流觞身旁。

  好啊!原来是下马威来着!

  那名女子没想到宁禹疆如此软硬不吃,不由得有些着急,她是狐族送给水族少主的私宠,名叫迎娥,原想配合少主,气气这个风族小族长。

  可如果真把人气走了,坏了水族的大事,即使少主愿意为她说情,她也绝不会有好果子吃。

  何况……幽怨地看一眼身边的男子,这么一个冷冰冰的人,虽然已经与自己有肌肤之亲,仍是一副冷淡无情的态度,又怎会为了自己违逆君父?

  此刻他人就在自己身旁,眼中却只有那个嚣张骄横的风族小族长……

  水流觞看着转身而去的宁禹疆,心中烦乱不已,一挥手示意众人起身:“如你所愿,莫再浪费时间,先与我去见过君父罢。”

  宁禹疆偷偷向自己比了个V的手势,一脸平静地回身走向宫门。

  一路上,宁禹疆已经在水流觞面前占过不少上风,所以觉得他的这次妥协也没什么。

  门前那些手足无措站起身来的臣民可不这么想,何曾见过高高在上的少主这么忍让?大家面面相觑,都在相互的脸上看到惊诧。

  水流觞看着宁禹疆的身影穿过人群一路走来,她年貌幼小,个子不算高,身上穿的,也是路上临时买来的一套普通淡蓝色襦裙,没有任何贵重的首饰,然而在人群中却是那么夺目,施施然由远而近,无需仪仗助威,她就是一位高贵的公主。

  宫门后的门洞又深又长,光影缤纷,水流觞与宁禹疆并肩而行,好像刚才在门前的对峙根本没有发生过。

  被忘在后面的迎娥眼中闪过一丝异光,恨恨地跺跺脚,碎步离开。

  宁禹疆在云梦泽的正殿中,第一次见到水族的族长,也就是水流觞的父亲水向天,那是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儒雅英俊,身上自有一股非凡威仪,一看就是久居上位的人中皇者。

  不过依照宁禹疆对这个世界初步了解,这位先生说不准已经有千多岁了。

  从样子上说,水向天两父子长得至少有七八分相像,看他的样子,就可以轻易想象出,年纪渐长的水流觞会是什么模样。

  宁禹疆到来的时候,水向天刚刚议事完毕,殿上只有少数几名亲信大臣。

  水流觞走到父亲面前,跪下见礼:“见过君父。”

  宁禹疆正在犹豫该用什么礼节跟面前的杯具男他爹打招呼,下跪是绝对不可能的,抱拳鞠躬又很奇怪,Say Hello他肯定听不懂……代沟啊!

  水向天却并不介意她的礼节问题,定眼看了她很久,眼中一闪而过一些极为复杂的表情,比简单的怀念旧友更要深沉百千倍:“你是静语……的女儿?”

  “静语?哦,大概是吧,水叔叔好!”差点忘了在这个世界,传说她另有一位母亲名叫风静语。

  水向天微微一笑,似乎觉得她的回应很有趣:“好!一路来可平安?”

  “还好吧!嗯,就是最后有三个老头子好厉害,把杯……把他打伤了。”说着瞄瞄杯具男,差点说漏嘴!

  “三个老头子?”水向天看向儿子。

  水流觞于是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殿上的人听完个个脸色大变,得不得罪土族还在其次,自家少主两百岁不到竟然跟土族成名上千年的七长老战了个平局,而且似乎还略占上风,这是何等惊人的修为!

  大家不约而同地起身向族长道贺,有子如此,不但是族长的荣耀,也是全族人的荣耀!

  水向天却脸色凝重,没有透出一丝欢喜嘉奖之意:“流觞艺业有成固然可喜,但如此争强好胜,实不足取,修为首重修心,身为我族少主,冲动犯险是为不智。回去后需好好生修炼静心。”

  宁禹疆在旁边吐舌头,好没劲的父子互动哦,搞得跟演戏一样,虽然自己没有父亲,但外公姑父从来不会用这副嘴脸教训自己。

  哎,杯具男已经跟冰块差不多了,再静心就连残余的那么点人味都没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