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和蔼大叔与温柔姨妈
峨嵋2017-07-04 16:433,178

  “映慈?”水向天忽然转头对宁禹疆道。

  宁禹疆被他连叫了几声,才反应过来:“嗯?呃,叫我吗?你还是叫我宁禹疆或者小疆好了。”

  “小疆,你先随流觞去见你姨妈,她盼你来已经盼了很久了。”风向天对她倒是出奇地和蔼容让。

  宁禹疆无可无不可,答应一声便转身跟着水流觞离开。

  等他们俩的身影离开大殿后,水向天微微一笑,向留下来的几名亲信大臣道:“你们看这个女孩儿如何?”

  几名大臣互相看看,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宗族中大总管水羽闻小心地道:“风小姐身份高贵,活泼可人,只是年纪尚小,欠缺礼数端庄,若在后宫多加教导,应可成为少主良配。”

  另一位护卫首领斐戈道:“听白精白灵传讯说,小姐御风术已达大成境界,若成为我族少主妃,不但可收服风族,更可助少主成就一统五族的旷世大业!”

  其余众人也纷纷发表意见,也是大同小异,在所有人心目中,水族与风族的联姻都是有益无害的,尤其现在风族自上任族长死后销声匿迹,上头的木族也日渐衰微,寻找继而控制风族族人的关键,就在宁禹疆身上,得到她的全力配合,无异于得了大半风族的控制权,这样的好事,水族的长老与高层岂有反对之理?

  至于宁禹疆与水流觞两人的意愿,那是完全不必考虑的,五大族里,哪家的子弟不是如此?生于嫡系,婚姻所代表的从来就是利益。

  水向天默默听了,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挥挥手让他们退下。

  “如果你听到这些话,怕是马上要偷偷动歪脑筋想着如何悔婚了吧……”看着窗外如梦如幻的云霞,水向天嘴角泛起一丝怀念的笑容。

  “我知道你一定怪我使计定下这桩的婚事,我不否认我存着私心,但是这是我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了……”

  “她长得虽然跟你一模一样,但那神态却完全不同,直率又大胆。我会尽我的能力保护她,觞儿也会,你可以放心。”

  大殿里静悄悄的,回响着水向天温柔的低语,不知从何出吹来的微风一阵阵坲动着窗边的水晶吊饰,发出一声又一声朦胧的轻响……

  水族的宫殿占地极大,与中国古代的宫殿一般,分前后两半,前半处理公务,商议族中大事,后半则是族长及妻妾儿女们的居所,大臣及家属等则在云梦泽附近一带居住,大批受水族庇护的修道者带着亲戚家人也群居于此,隐隐形成一个与古代都城无异的大型城市。

  云梦泽本身建于水上,便如威尼斯一般,水道纵横,宫城范围内长满了各色荷花以及不知名的美丽水生植物。宁禹疆跟随水流觞走进后宫,一路姹紫嫣红,美人美景,仿佛是到了仙境一般,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所有人见了他们都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远远地就跪地行礼,拦都拦不住,让宁禹疆浑身不对劲。

  水流觞从小习以为常,看着宁禹疆一脸的不敢苟同,心中觉得甚是有趣,一路上这丫头软硬不吃,难缠之极,想不到原来下人行礼这么平常的事情,竟然能让她烦躁不安,异界长大的丫头果然是比较奇怪。

  忽然想起自己的母亲也十分不喜欢旁人对她跪拜,据说风族的人天性自由不羁,是各族中礼节看得最为淡薄的异类,莫非风族的人天生就是如此?

  “到了,这里就是我母亲的静风院。”水流觞的冰调子难得带上了一点柔和欢欣之意。

  “你的母亲?”什么样的女人能生出这样一块移动冰砖啊?!

  “对,也是你的姨妈。”

  宁禹疆不由得想起在那个世界上自己的几位外表高贵典雅实际花痴成性的姨妈,再联想到自己那些“精彩”的表哥表姐,不禁扑哧一声笑起来。

  表哥跟表哥的差距都那么大,姨妈跟姨妈

  的差别恐怕也不会小啦!想着想着脑中已经自动描绘出眼前院子里女主人的形象——一个冷艳高傲的冰山美人!

  院子里没几个人,难得的是这里的人不像外边那样,连脸都还没看清楚就扑倒在地上又跪又拜。

  仆从们见到她们只是躬身行礼,这点让宁禹疆很满意,也对即将见面的姨妈生出了几分亲切好感。

  真正见到水流觞的母亲、自己传说中的姨妈风聆语,才发现与想象中的形象距离甚远。

  风聆语像一阵柔和的春风,举手投足如诗如画但又不会让人觉得过于清高难以亲近,她很美丽,那种美沁人心脾,不是令人惊艳的类型,却让人一见之后念念不忘,回味再三。

  宁禹疆还来不及反应,便被搂入风聆语温暖的怀抱,酸楚不掩欣喜的女声轻泣低诉:“映慈、映慈,好孩子,我总算见到你了……”

  宁禹疆抬头望进一双美丽蓝色的眼眸中,潋滟水光中全是自己的倒影,温柔的眼波里饱含了无尽的思念亲切……如果母亲还活着,她也会这样看着我吧,宁禹疆的心里忽然酸酸涨涨的,忍不住张开双手回抱住风聆语,一路堆积的委屈不安,化作串串泪珠。

  “母亲,你身子还弱,不要过于伤心了。”水流觞轻声打断了这相对无言,惟有泪千行的认亲场面。

  “对,能看到映慈,我应该高兴才对!”风聆语边哭边笑地抬起手,擦去宁禹疆一脸的泪珠。

  “姨妈,你别哭了。”一声姨妈,叫得自然无比,虽然仅仅是一面,但在小禹疆的心里,已经把眼前的美丽女子当作亲人。

  风聆语听到这声称呼,却明显一愣,眼中不自然的神色一闪而过,快到宁禹疆都没有发现。

  风聆语兴致极高,拉着宁禹疆问长问短,搂抱着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孩,舍不得松开。宁禹疆也是出奇地乖巧温顺,有问必答,言笑晏晏。

  水流觞在一旁看着心里涌起一阵淡淡的酸意,只是转瞬便又抛在脑后。

  大小美女亲亲热热地仿佛有聊不完的话题,水流觞静静起身告退,不再打扰两人。

  院外天色渐暗,风聆语要留下宁禹疆与她同睡。

  宁禹疆随口问道:“姨父呢?他晚上不回来么?”记得以前她要跟姨妈同睡,姨夫脸色总是很难看,委委屈屈地去睡客房。后来总算明白原来自己打扰了人家的千金良宵。

  风聆语一怔:“他今晚应该在别处过夜吧,映慈你就安心在我这里住下好了。”

  宁禹疆睡了到这个世界以来的最安稳的一觉,醒来时已经近午,风聆语大概早就起身了,偌大的寝宫里只有她一个人。

  起身推被下床,发现床边小几上放着一套淡蓝色的衣裙,还有一支雕刻成兰花形状的水晶发簪,想是姨妈为自己准备的,便开心换上。

  这身的衣服与中国古代的汉服十分相像,交领右衽,以绳带系结,衣裙边缘以银白丝线绣着精致的兰花图样。风聆语特地选择宽松适中、质料轻盈的款式,飘逸优雅又灵便舒适。

  宁禹疆穿戴完毕,将长发以发簪别好,对着水晶镜左右照照,忍不住开心起来,这样漂亮的衣服,在自己原本的世界只有电视电影里偶然看到,普通人要弄一套很不容易呢。

  就着窗边玉盆中的泉水洗漱一下,便依照记忆穿过生满大片荷花的院子向前厅走去。

  风聆语正坐在大厅中间的位置上,身前站了好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人轻声谈笑着,看见宁禹疆到来,纷纷把注意力投向她。

  “我的小公主,你总算起来了,我让人准备了一些小点心,你快过来尝尝。”风聆语温柔地打破沉默,同时也向现场的人略略提示了来人的身份。

  众美女神色各异,纷纷低头躬身行礼:“见过风小姐!”

  我还疯小姐呢!宁禹疆看到夸张的行礼方式就不耐烦,但从小的家教让她不好发火,只好扁扁嘴回礼道:“大家好!”

  风聆语笑笑拉过她,轻声逐一介绍,绿衣高挑的美女是二夫人,皮肤雪白一头红发的是三夫人,娇小婀娜的那个是四夫人,一身白衣满脸傲气的是六夫人……一圈子八个美女介绍完,宁禹疆都有些晕了,还是没搞懂这些夫人们是什么来头,反正一个个“夫人好”的叫过去就是了。

  风聆语明显也只是礼节性的介绍一下,这八个美女面面相觑,客气几句便识趣地告退了。

  “她们究竟是什么人啊。”宁禹疆注意到,风聆语看着她们的时候虽然一样温柔浅笑,可是那笑容里却没有太多亲近之意,估计那几个美女也不是什么特别相干的人物。

  “她们都是你姨丈的夫人。”风聆语的口气云淡风轻。

  宁禹疆正在进攻面前的小点心,闻言当场噎住,狂咳起来。

  风聆语赶紧递过去一杯水,轻轻抚拍她的背,帮她顺气。

  “映慈,你吃点心小心一点。好些了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