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两条鱼
恋安安2017-07-04 17:142,118

  贺君麒看着她的吃相,一时间有些无语,她还是个女人吗?竟然在他面前这么不顾形象的吃饭?

  “……”

  饶是姿妤再怎么厚脸皮,可被一个异性这样盯着看,却还是有些别扭,她抬起头,看着她,认真的问道:“你也想吃吗?”

  贺君麒狭长的眼眸一眯,轻哼了一声,就转身回房去了,仿佛再多看一眼她粗鲁的吃相都会亵渎他的眼。

  夜微凉,姿妤在贺君麒的房门外徘徊了许久,才缓缓抬起手敲门。

  房间里,贺君麒手中的笔一顿,懒洋洋的开口:“门没锁。”

  他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无疑是好听的,上天好像把最精致的都赋予了这个男人……姿妤收回了思绪,推门而入,手里还端着一盘水果。

  “什么事?”贺君麒放下笔,身子靠在椅子上,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

  “哦,没什么。”她索性找了个椅子自己坐了下来,然后把水果盘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一边吃一边说道:“我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的,我知道我们的婚姻并非名副其实,你放心,你如果想要离婚,我随时都可以签字,不会纠缠你,也不会贪恋你的财产,但我希望你至少帮我配合一下我家里那边,既然已经结婚,起码戏份要做足一点。”

  她一口气说了很多,似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又吃了个切好的苹果块,这才继续道:“你的父母对我并不是很满意,但我对你父母的态度你应该能看得到,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希望你也能做到。后天是回门的日子,我妈妈是个很封建的女人,如果女婿不去的话,她肯定心里是会有疙瘩的,我不希望这样,所以,不管明天你有多忙,我还是……想拜托你跟我一起回去。”

  说完,她吸了吸鼻子,眸子一直低垂着不想看他的表情。

  “你这水果盘不是给我切的吗?”突然,贺君麒说了一句和这事儿完全不搭边的话,他的转变太快,姿妤楞了好久才傻傻的点头。

  “既然是给我切的,为什么你在吃?不是应该分我一点吗?”贺君麒说这话的时候,面色平静的没有任何表情,如潭水般深邃的眸子一眼望不到低……

  这个男人的心思,越来越难猜测了。

  “哦,我,我就吃了二块苹果而已。”姿妤这样说着,然后起身将果盘放到了他的书桌上。

  贺君麒看着果盘里的水果,被她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外表倒还不赖,他拿着叉子轻插了个苹果吃进了嘴里。

  还好,味道没有想象中的差,他这才有了继续和她交谈下去的兴致。

  “刚刚的表现不是还很硬气吗?怎么转过身又来要求我陪你回门,你觉得这事妥吗?”他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分不清是讽刺还是真的在笑,但却丝毫不减勾人的程度。

  一个大男人,笑的这么桃花干嘛!

  姿妤蹙了蹙眉:“刚刚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向你承认错误,你一个大男人,该不会胸襟那么小吧?”

  老实说,她认错的态度让他的心情大好,但他却不想这么轻易的就让她达到目的。“你的意思是,我如果不答应你的要求,就是胸襟小?”

  姿妤有些急了的辩解:“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着急跺脚的摸样就像一条……小狗,贺君麒的脑子里不知怎么的就突然这么想到,唔,不过,他还蛮喜欢小狗的。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贺君麒抱胸看着她,眼神玩味。

  简姿妤觉得,和这样一个城府极深头脑又灵活的男人周旋,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她叹了一口气,站在贺君麒面前,就像是个正在认错的小学生一样,低下了头,小声道:“要我怎么做,你明天才肯配合我?”

  贺君麒收回了停留在她身上的目光,看着书桌上的文件,不咸不淡的开口:“我该做的事,我会做到。”

  “什么意思?”姿妤呆呆的问道,脑子一时之间还转不过来弯:“你的意思,是,是同意我的要求了吗?明天会陪我回去?不再继续为难我了吗?还是我听错了,你怎么可能这么好对付……”

  贺君麒的浓眉一皱,有些不悦的摸样:“马上出去,你太吵,在这里我根本没办法工作!”

  “你到底同意了没有嘛!”她还没问明白呢!

  “你的智商果然是负数的,我明天会陪你回门,但如果你还是继续打扰我的话,我可就不保证我待会是否会因为心情差劲而改变主意了。”

  “好的,好的,您忙,我不打扰您了,我先出去,水果放在您的书桌上,您随时吃,有什么事儿,比如渴了饿了就随时叫我。”姿妤的笑容很灿烂,十分狗腿的讨好,然后小心翼翼的出去替他关好门。

  贺君麒看着书桌上的水果盘,漠然的拿起叉子吃着,等到他再回过神的时候,水果盘里的水果竟然全部被他吃光了……

  一天后的早晨,贺君麒才发现客厅里多了对不明生物。鱼和鱼缸?家里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他怎么没注意到。

  “这对鱼是你弄来的吗?”

  贺君麒看着沙发上坐着看漫画书的小女人,不悦问道。

  “啊,是的呀,小贺贺和小麒麒很可爱吧?又听话又好养活。”姿妤随意的回了他一句,又接着看自己的漫画书了。

  “你说什么?”小贺贺和小麒麒?这女人是故意的吗?他不可置信的又问了遍:“你叫它们什么?”

  “没听清吗?”姿妤只是以为他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小贺贺和小麒麒。”她放下手里的漫画书,看着一脸铁青的贺君麒,有些莫名其妙,谁又得罪他啦?

  贺君麒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开口询问:“你为什么要给它们起这两个名字?它们是鱼,你竟然把我的名和字用在两条鱼身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地为婚:总裁爱到刚刚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地为婚:总裁爱到刚刚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