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又负如来又负卿(俞非凡番外)
紫雪墨尘2017-07-21 10:212,298

  雨滴琼珠敲石栈,风吹玉笛响松关。角鸡报晓东方曙,晚鹤归来月半湾。

  淡淡的晨雾如一层半透明的薄纱,笼罩着号称“亘古无双天下胜境”的武当山。天柱峰好似一根擎天巨柱,直插云霄,肃穆庄严的金顶太和宫仿佛被初升的晨阳镀上了一层红光。

  太和宫的主殿门前,一个身着蓝衣的人影跪在地上,低头垂目,脸色虽然苍白,却依稀可见暗红色的指印,神色间弥漫着化不开的哀伤。

  身后响起轻微的脚步声,俞非凡微微抬起头,一个身影快速的闪了过来,是四师弟任天羽。

  任天羽手指端着一个白瓷碗,四下看了看,确定无人后这才蹲下来凑到俞非凡身边,小声说道:“三师兄,快喝点水吧!”

  俞非凡感激的看了任天羽一眼,缓缓伸出手去接水,快触到白瓷碗之时,却又停了下来,然后垂下手,对任天羽摇了摇头,眼中透出一股倔强。

  任天羽焦急的劝道:“三师兄,你已经跪了三天三夜了,再这样下去……”

  “四师弟!”一声严厉的呵斥打断了任天羽。

  任天羽吓得哆嗦了一下,白瓷碗掉在了地上,摔成了几瓣碎片。

  俞非凡呆呆的看着那几瓣白色的碎片,一种冰冷刺骨的痛感涌遍了全身,似乎有什么东西,注定会像这个白瓷碗一样,摆脱不了破碎的命运。

  “大师兄……”任天羽小声的嗫嚅着,露出一丝胆怯,心中对这位不苟言笑的大师兄甚是敬畏。

  韩辰快步走近,背起手瞪着任天羽训道:“四师弟,千万不可心软,不然只会害了你三师兄。”

  “是。”任天羽低低的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韩辰的视线落到已经明显疲惫至极的俞非凡身上,眼神中也现出一丝不忍,那天俞非凡向武当掌门和他们的师傅清风道长禀告那件事的时候,当场被怒气冲冲的清风道长掌掴了十几个耳光,然后又被命令跪在太和宫前思过。三天三夜,滴水未进。

  韩辰叹了一声,俯下身子说道:“非凡,师傅师叔都是为你好,你若想通了,我就带你去见师傅,只要你认个错,师傅一定会原谅你的。”

  俞非凡沉默半响,坚定地摇了摇头。

  韩辰不由得生出几分恼怒:“你这孩子,真是被那星宿的妖女迷了心窍!”

  俞非凡虚弱却清晰的说道:“师兄,他不是妖女。”

  韩辰气得跺脚:“她就是仙女,也休想进我武当的山门!”

  “说得好!”清风道长踏步而来,身形削瘦,面色阴沉的走到俞非凡面前,“我再问你一遍,你可知错?”

  俞非凡张了张嘴,终究不发一言。

  清风道长气得胡子直翘。咬着牙说道:“好,好,那我就为武当清理门户,免得你以后堕入邪魔外道,危害武林!”

  说着,宝剑出鞘,直逼俞非凡胸前。俞非凡一动不动,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自己令师傅伤心失望,受惩罚是应该的。

  韩辰等几位年轻弟子大吃一惊,纷纷跪倒在地,有的抱住清风道长的大腿,有的扯着他的长袍,齐齐开口求情。

  清风道长向来脾气火爆,直来直去,此时一腔怒火无从发泄,突然心生悲凉,叹道:“怪我,是我这个师傅没能教好徒弟,实在是愧对武当的列祖列宗!”

  说完手腕反转,宝剑掉头刺向了自己的心口。

  其他的弟子都未及反应过来,俞非凡已向前一跃,一双肉掌握住了清风道长的宝剑,鲜血不停的滴落在太和宫前的青砖上。

  俞非凡气喘吁吁,惊魂未定:“师傅不可……”

  清风道长双唇微抖,老泪纵横。

  俞非凡心头钝痛,终于缓缓低下头:“师傅,徒儿……知错了……”碎裂的声音在胸口想起,有一丝他最眷恋的温柔在指缝间倏然坠落,破碎了,消失了。

  半月后,师傅告知了俞非凡一个“好消息”,他将与峨眉派的韩映雪结为连理。

  韩辰、任天羽等年轻人围在俞非凡身边,刻意的展开笑颜,开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向他表示恭喜和祝福。

  在一片嬉笑声中,俞非凡脑中出现了一个紫色的身影,含羞带笑,娇憨可爱。

  她说:“我当然会等你。”

  她可能不知道,她已经再也等不到了。

  双喜剪纸,洞房花烛。红纱飘曳,难掩倾城之姿。

  俞非凡久立窗前,手中紧紧握住碧玉箫,越握越紧,越握越紧,指甲嵌进肉里也毫无觉察。不知过了多久,又把碧玉箫放到嘴边。月光色,女子香,情断剑,爱多殇。忧伤的旋律自箫中幽幽流出,在月色朦胧的背景里如泣如诉,与周围喜庆的装扮极不相称。

  “相公。”一声轻轻的呼唤打断了箫声。俞非凡呆立半响,慢慢转身回头。遮面的红纱已被她自己摘下,粉颊秀靥,眼若秋水。

  俞非凡苦苦一笑,他们没有说谎,确实是绝色女子,可是,可是……

  “你在想白天的那位紫衣女子,是吗?”韩映雪缓缓开口。

  俞非凡心尖微颤,垂头不语。

  韩映雪继续说着:“我知道,你不是要杀她,你是想救她。你若不出手,随便一位武当长老,她都难以招架。”

  俞非凡身体一颤,回过头来,终于缓缓开口:“我既然已与你成亲,自会对你负责。”他抬头望了望窗外莹白如玉的月亮,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思绪万千。

  无量山前,笑靥如花;喜堂之上,滴血亦如花。

  只是,师叔伯的责骂,师兄弟的苦劝,师傅的以命相胁……

  请相信,我是真的爱过,真的努力过,可事到如今,我只能不动声色的继续走下去。

  望着远去的紫衣背影,心底的呼喊肝肠寸断:“小蝶,走吧,忘了我,忘了我……”

  记住,一定要忘了啊。

  记住,一定要忘了啊。

  这句话,俞非凡倒在莲花擂台上的时候,又在心里说了一遍。

  柯小蝶委屈愤恨的眼神犹如一把利刃,她不用使出任何招式,已经让他遍体鳞伤。

  三年前,他为了武当负了她。

  三年后,又为了她负了武当,负了妻儿。

  如果当初能再坚持一下,是不是结局会不一样?

  可惜没有如果,那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血染江山如画,怎敌你眉间一粒朱砂。负了天下也罢,终不过一场,如梦繁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行天下之情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