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卓然而立2017-08-22 21:303,346

  第六章

  沈流苏硬接下背后那一击,面具隐藏的力量将刚刚形成人形的东惑再次打散!面具发出最后的悲鸣从他的脸上散落下来,露出了从未在人前展露过的绝世容颜!

  东惑的元神黑雾,在半空中翻来覆去,只听的黑雾里传出他阴森的声音道:“几万年不见,你还是和初次相见时一样明艳动人!”

  “能让魔君夸赞,沈流苏真是不胜荣幸!”沈流苏夸张道。

  “哼!当年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又怎会落得如斯田地!”魔君冷哼道。

  “自己做错了事情,却又要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似乎有点不太厚道吧?”沈流苏白了他一眼,眼波流转,顾盼神飞,不经意间流露出魅人的风情!

  “想当年我在魔界呼风唤雨,哪里受的这般不见天日的折磨!你们加注在为身上的痛苦,我会一点点还给你们!”声音和黑雾一点点开始消散。

  沈流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墨黑的长发披在颈间柔顺光泽。光滑的肌肤在黑发的衬托下,更显的白皙透亮。直到魔君的黑雾完全消散,他才放下心中的戒备,身体一软就要倒下。

  腰间忽然多了一双手,沈流苏随着手臂的力道倒在那个坚挺的怀里。不用回头,凭借两人的默契他就猜到是他来了!

  “你来了。”沈流苏温顺的依偎在砚尧的怀中没有回头。这么多年他早已经习惯自说自话,从来没有想过对方会回答。

  “我来晚了。”出乎意外的砚尧回答了。

  “你……”沈流苏身体一僵,有些不敢相信,慢慢的回头。

  眼前的人是砚尧,但是那神态,那语气,明明……

  “聂洛尧?”他试探道。

  “是我。”砚尧一脸深情的看着他道。

  “……你还在。”

  “我还在,我感觉到你有危险,我带你离开这里!”

  “好。”

  ……

  远处溪流声哗哗作响,沈流苏靠在砚尧的怀中睡得安详。远处天空开始泛白,林中的鸟儿也开始唱歌。砚尧醒来的时候,入目的景象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他动了动才发现胸前竟然还靠着一个脑袋!

  只看衣饰他立马就认出是谁,他怎么会抱着沈流苏在这里睡着了?心中疑惑不解。他用手臂推了推他没好气道:“沈流苏!沈流苏!快起来!”

  “……嗯?谁啊?”沈流苏睡得正香,被人推了一下心底正不爽。

  “快起来!”砚尧一把将他推到一边站起身来。

  “你干什么!大清早吃错药……”昏睡前发生的事情忽然涌入脑海,他倏然收口抬头看向砚尧。

  沈流苏抬起头的那一刻,砚尧僵住了!这个人是……谁?难道他现在还在做梦?他狠狠的摇了摇头再看,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竟和他梦中的男子有着一模一样的绝世容貌!

  “洛尧?”沈流苏眸光一闪小声道。

  没有回应,沈流苏眼中小小的希冀破灭了!眼神也冷下来!既然来了还要走,为何还要告诉他来过!他手指收紧成拳,站起身就要走。

  “你要去哪里?”砚尧见他表情变幻不定,转身就走。急忙上前拦住他。

  “用不着你管!”这个声音砚尧很确定就是沈流苏的声音。

  沈流苏见他挡在身前不动,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砚尧一把拉住他道:“沈流苏!你现在受着伤要去哪里?我带你回天界养伤!”

  “不必劳烦了砚尧神君了!放手”他冷冷的开口。

  “不放!”砚尧坚定道。

  沈流苏转头讶异的看着他半晌才讽刺道:“众仙都道天界的砚尧神君气质高雅,真是没有想到也会有这么厚脸皮的时候?”

  话音刚落,就觉腰间突然被什么东西一揽,紧接着就是天旋地转。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用手揽住砚尧的脖子,心有余悸喊道:“砚尧!”

  看着他如画的眉眼中惊恐一闪而逝,砚尧感觉心底有种莫名的冲动,只想将人藏起来再也不让他受伤害!

  “让我照顾你!”真的是脱口而出。砚尧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在沈流苏面前自称“我”。不再以神君自称。

  沈流苏睁大眼睛看着他,不明白这个人怎么突然转变的这么快?明明之前两人还拔刀相向来着!一切疑问在看到对方瞳孔中那张还带着疑问的绝色容颜得到答案。

  他撇开脸嘲讽道:“原来砚尧神君也不过是个以貌取人的庸俗之人。”

  “随你怎么想!”说着,砚尧抱着他消失在原地。

  恋雨阁是虚元宫的一处阁楼,沈流苏把此处修建成一座汤池。这汤池可不是一般的汤池,是他用各种灵药和法器研究出来的。只要是还有一口气在,进入这汤池泡上一天,保证百病全消!

  这种好东西他倒是从来没有对外提起过,倒也不是他小气,只是他有点小小的洁癖,不喜欢别人沾染他的东西。这个池子是他专门为自己解乏用的,从来没有让它物尽其用过。他泡在暖暖的汤池中慵懒的趴在池边,这次算是派上大用场了!

  “神君,砚尧神君在前厅等您哪!”虚元宫的小天奴在门口禀报。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本神君随后就到!”看着自己身体的外伤一点点愈合,沈流苏很是得意。用仙法探测了一下内伤情况,也都在迅速恢复之中。真是个好东西啊!不枉当初建它时花费了那么多功夫。

  他穿戴整齐之后,漫步来到前厅。砚尧正在厅中喝茶,他因为刚泡过汤池,脸上还泛着未退的红晕。本就俊美绝伦的脸庞平添几分摄人的诱惑。砚尧呼吸一滞,直直的盯着他直到他走到厅中的主位坐下。

  那日两人回到天界,沈流苏便回到自己的虚元宫。本来砚尧是不同意的,但是想到他身上的伤,他本身就是医神,自是有治伤的方法,便将他送回了虚元宫。

  “砚尧神君不在自己宫中好好陪着你的美人,跑本神君这里来有何贵干?”沈流苏坐在那习惯性的用手支着下巴慵懒道。

  “我这次来是想请你施展妙手回春之术救寒月一命!”砚尧声音低低的。他内心很是纠结,收寒月的初衷就是因为他与他梦中人的眼睛很像。而现在如果要将他送还是不可能了,只好想办法把他送到沈流苏看不到的地方。前提是,他要先把人救过来才能送!

  从前沈流苏老是跟在他的身后,他都没有正眼瞧过他。自那日见过他的真容之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的梦中人一直都是他。沈流苏之前说喜欢他,照理说要他去救寒月,确实是有点强人所难的,他不愿意的话,他也不会勉强。

  “嗯?”沈流苏眼波一转将视线落在他的身上道:“本神君之前在凡界曾让人送药到你宫中,难道没有收到?”

  “什么药?”砚尧一脸茫然。他当然知道,只是他自回天宫之后,一直都想不到该用什么借口来虚元宫看他。

  “……”沈流苏敛容。难道黎庶没有送药来?

  “罢了!我稍后跟你走一趟吧!”他觉得现在似乎可以很平静的看待砚尧的事了,哪怕是他再次提出让他救那个天奴他也可以很简单的答应。砚尧就是砚尧,永远也不可能再变成他心中的那个人!

  半个时辰之后,沈流苏与砚尧从虚元宫走出来。砚尧一身玄色衣袍,头发高高束起,用墨玉冠装饰,很是成熟深沉。而沈流苏则是将头发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在脑后,一身白色锦袍衬托着颀长的身材,如画的容颜,连走廊两边怒放的各色鲜花都黯然失色。

  自从上次聂洛尧突然在砚尧身上昙花一现之后,沈流苏便再也不想遵守那个可笑的誓言了!他说只让他一个人看到他的容貌,便用特殊材质帮他打造了一顶面具,这一戴就是几万年。如今人都不在了,还有什么值得他上心的?

  半道上,正巧遇见神色匆匆的神将从远处而来。沈流苏和神将还是认识的,便拦下他问道:“神将神色匆匆,可是发生什么事情?”

  神将看到他一愣,心道:这个人是谁啊?我们认识吗?

  沈流苏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没有认出他来,挑着眉角好心解释道:“本神君沈流苏。”

  “沈……流苏?沈流苏?”神将将这个名字反复念了两遍才反应过来:“是医神君?!”

  “……”沈流苏的名声在外,众仙大多只知医神君,鲜少知道他本尊的名讳。加上他本身辈分就很高,连玉帝都得让他三分,尊称他神君,更别说其他神仙了。

  “人界出了点事情,我正要去大殿禀告玉帝!”神将如实道。

  “什么事?”沈流苏好奇道。

  待神将将事情说完,沈流苏站在原地思虑良久才道:“看来还是人界有意思啊!”

  并打定主意,等救回砚尧的小情人,他就继续去人界待段时间。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那里好像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错过了岂不无趣!

  砚尧一直暗中观察他的一举一动,看到他眼中闪过的狡黠,瞬间就知他心中所想。

  等到了砚尧的宫殿,沈流苏看到那个小天奴安静的躺在床上。他伸出右手从他面门拂过,用仙法探知他的身体状况。

  作者有话要说:家中忽然出现变故,导致不能每天更新。唉~第一次发文只能努力尽量的写完吧!文笔神马的不太好,请包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降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