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长恨欢娱少,况年少
东竹西影2017-08-23 08:317,650

  9

  2015年1月初 寒假的日子渐趋近了,对于学生来说,节假日就是他们的自由日或者解放日。在刚刚过去的平安夜圣诞节,尽管学校并没有给学生放假。但一年之中用尽精力去狂欢的节日,大概要数这两天了。

  早在圣诞节还未到来之前,唐朝安和他的室友们就在策划安排这两天的活动。某一天,唐朝安和室友们聚餐,几个人吃着聊着就聊到了圣诞节。原本就爱搞事情的老二,灌下一杯啤酒之后,就问唐朝安:“老大,圣诞节快到了,打算怎么过啊?”

  唐朝安思索了一下,说:“好像没什么打算?你们说怎么过就怎么过!”

  老五插话说道:“别,老大,这圣诞节又算是一个情人节,怎么着也得找一妹子和她一起high啊!起码也得开个房滚个床单啥的!”

  “老五说什么呢?老大是那种人吗?老大是纯爷们,那妹子就是光溜溜的躺在床上,咱老大也无动于衷!”

  “哈哈哈……”众人哄笑起来。

  “我说你们是不是都喝高了?都说什么呢?我根本没听见!老三,你听见了吗?”唐朝安佯装着问老三,老三回答“没有”。他又问老六:“老六你听见什么了?”

  老六则说:“我只听见一点,一个光溜溜的妹子!”

  老五立即插话说:“看看老六多么实在的男人,就连猥琐都这么实在!老三在哪都装正经!”

  “哈哈哈……”几人又是一阵痛笑,老三则勉强咧嘴笑着。

  “老五你一天天都快成屌丝男士了!”唐朝安说。

  “老五这屌丝男士也很屌啊!和妹子打游戏都打到床上去了!还有谁?”

  “确实屌!”众人齐声喝道,都竖了大拇指。显然酒过三巡,都有了醉意。

  “老大,说句实话,难道你就不寂寞吗?”

  唐朝安没有回答,而是点了一支烟抽起来。

  “很明显,老大抽的不是烟,是寂寞!”老五点评道。

  “我说兄弟们是不是扯远了?咱们不是讨论圣诞节怎么过吗?怎么又扯到女人身上去了?”

  “这圣诞节肯定得扯到女人身上去啊!你想要不平安夜的苹果送谁去?圣诞礼物送谁去?送礼物的目的又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和女人去狂欢吗?”老五一本正经的解说着。

  “唉!看来我们这些没有目标的纯屌丝,就是买一袋苹果也得自己一个人啃了!”老六说完就拿起一杯啤酒灌了下去。

  大家又是哈哈大笑。

  “老六,哥也没有,陪你喝一个!”老三端起一杯酒干了下去。

  “哥也陪你们喝一个!”唐朝安喝了一杯。

  “看来,我也得走一个!”老二刚要举起一杯陪前三个人喝。老五立即抢手上去,挡下了,“老二,你这是赤裸裸的挖苦老三老六啊!谁不知道咱们哥几个就你小子最有艳福,你说说你都祸害了多少妹子了?还有老大,你身边也有很多妹子,但是你不吃啊!”

  “老五啊!哥的痛苦你不懂!”唐朝安感叹到。

  “哥的痛苦你更不懂!”老二学着唐朝安说。

  “我操!享受艳福你还痛苦?难道你的小弟因此而受伤了?”

  老四挖苦老二。众人笑的前仰后合,还有人笑的翻倒在了桌子底下。

  唐朝安脑子里依稀想起了前段时间关于老二的那件丑事,他想说出来让大家笑笑,又想到曾经答应老二不向任何人说起,所以就作罢了,只是端起一杯酒喝了下去。之后他另说了一个话题,他说:“咱们兄弟几个现在老四老五正二八经的有女朋友,老二更换太快。现在,老四,我问你,你和你家羽毛姐是真爱吗?”

  老四十分肯定的回答:“那必须是真爱啊!”

  “那你怎么证明?”

  “怎么证明?最好的证明就是我们在一起两年多了还没有上过床!”

  “我操,这也算证明真爱?”老二反讥道。

  “那什么是真爱?怎么证明?”

  “最好的证明就是她愿意和你上床!”老二答道

  “你们都在说些什么?都喝多了吧?”老三似有非议。

  “那老三你知道什么是真爱?”老二又挑问老三。

  “我不知道,但也绝不是你们说的那样!爱情是圣洁的!”老三认真说道。

  “哈哈哈……”所有人都笑了。仿佛都觉得老三说的圣洁爱情很可笑。

  “老五,你呢?你和游戏妹是真爱还是游戏?”唐朝安转而问老五。

  “我们?可能既是真爱也是游戏!不也有人说爱情是一场游戏吗?”老五说道。

  “有道理!”老二老四赞同老五的话,老六忽然拍桌子愤言:“都他妈怎么不问我呀?”

  “老六有什么高见,你说!”

  “我觉得吧!爱情就像吉普赛女郎爱丝梅拉达和敲钟丑人卡西莫多的爱情,理想很丰满,现实里真他妈没有!”老六有些愤懑不平。

  “老六啊!你没听说过吗?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哎!老六,我听说你看上了隔壁班的一个妹子,是吗?”唐朝安好奇的问。

  “谁说的?我没有啊!”老六辩解道。

  “这个我略有了解,你们猜猜是哪个妹子?”老五说。

  “不会是那个袖珍妹吧?”老二猜道。

  “老二你真有眼力,这你都能猜的出来,我服!”老五给老二竖了个大拇指。

  “人家只是个子低,哪是袖珍了?”老三反感他们的歧视话语,就驳斥道。

  老六沉默不语,脸上的表情略显难堪。

  唐朝安看懂了他的内心情绪,就说:“我见过那个妹子,模样也还挺可爱的啊!老六,你要是喜欢就大胆的追!”他鼓励着老六。

  “老大说的对,老六,大学都快毕业了,难道这恋爱必修课你要挂科吗?”

  “挂了就挂了吧!无所谓了!这不老三也没修炼吗?”

  “人家老三那是圣人,不食人间烟火的!”老四挖苦老三道。

  “我没有!圣人曾言‘好色之心人皆有之!’我怎么可能超脱了呢?”老三解释说。

  “那你好色的对象是哪些?”老二略有调侃之意。

  “你就说咱们班咱们周围有没有你好的色?”老五也逼问道。

  “我说兄弟们,咱们每次聚餐聊天的主题能不能换一换啊!怎么老跟女人沾着边啊?难道就不能谈一谈理想吗?”

  老三的话就像一支木鱼敲在了唐朝安的头上,让他那半醉半迷糊的脑子忽然醒了。“是啊!理想,理想是什么呢?我们现在好像很少谈到这个话题!”唐朝安在脑海里思索着这些事,他思前想后发现他们平时谈的最多的话题居然都是关于女生的,有关于理想在他们年少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崇高和远大,现在读了三年多大学,这个话题反倒渐渐地消退了。至于有关学习的事能让它滚多远就滚多远。

  “这他妈的是青春吗?”唐朝安嘴里念念有词,他无耐地举起一杯酒:“来,兄弟们,为这操蛋的青春干一杯!”

  兄弟们纷纷响应,举酒碰杯,畅饮而尽。

  接着老三的理想话题,老二讲道:“老三,你听没听说过一句流行语叫做‘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对,就这句话,你们发现没,这丰满和骨感两词也是形容女人身体的,这说明无论是理想和现实都离不了女人啊!”老五插话说。

  “对啊!这就告诉我们,丰满的女人你只能想想,等到你有钱有势了,她才能变成现实才能躺在你的怀里,可是没有钱也没有势,恐怕就只能是理想了!”老二进一步解释到。

  “你不是换了好多女人吗?还得不到?”老六讥讽老二。

  “我这是客观评价社会的嘛!”

  “老二说的很精辟!现实就是这样,所以啊,谈他妈的理想有什么用?”老五说。

  老三不屑地回击道:“俗则俗矣,何必俗不可耐也?”眼神似醉非醉的斜视着。而听者一脸茫然,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几个人你看看他,他看看我,忽然都放肆地发笑起来。

  唐朝安本想谈一谈自己的理想,但兄弟们的一番言论阻塞了他的咽喉,他觉得他要是说出他的理想一定会受到挖苦受到讥讽。最后他看了一下时间,站起身说:“兄弟们,不早了,撤吧!都喝的有点多了!”,其他人站起来时身体摇摇晃晃,着实有些醉意。唐朝安走在最前面,先到柜台去结了账,其实也没人跟他抢着付,他也习惯了这一行为,而且他很高兴这样做,毕竟他觉得他是他们的“老大”,请客吃饭也是一种哥们义气的表达嘛。

  他在柜台付账的时候,老二站在他身后等他,似乎有话要对他说。等他付完以后,两人走在一块,老二说:“老大,那十万块钱我会还你的!所以,请你一定不要给他们说这件事!”

  “放心吧!我怎么会跟他们说呢?”

  “嗯!我相信你!”

  “今天你回学校吗?”

  “回了!”

  街上过往的车辆渐渐稀少了,一些店铺也已经关门了。唐朝安和室友们晃荡在大街上,嘴里手里都有烟头,他们嘻嘻哈哈,哼哼唱唱,疯了一样。

  到了平安夜那天,老六买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圣诞苹果,送给隔壁班的那个“矮姑娘”并表白,结果那“矮姑娘”收下了礼物却拒绝了老六的表白,原因是她想找一个个子比较高的男生,这样将来结婚了,可以改变遗传给孩子的基因。这对老六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挫伤。这事儿原本只有老三知道,但老三又悄悄告诉了唐朝安。

  老四和他女友羽毛姐去看电影了,据老四说,他和羽毛姐每逢节日约会,都会先打一场羽毛球,只有胜出者才有决定去做什么的权力,无论他们商量的是同一件事的统一看法还是不同意见。比如即便都想去看电影也得较量决定,一起出去旅游都靠输赢决定。别人说这也太麻烦了,老四却说他们很喜欢这样。

  老五在那天自然是找他的游戏妹打了一天的游戏,玩够了就去逛街去买东西去吃各种好吃的,晚上再去过个夜,也很快乐。

  老二那天出乎兄弟们的意料,他早些天就从市场买了很多苹果和一些包装袋,然后等到平安夜这天,他就在校门口摆摊卖起圣诞礼物来,最后还赚了上千块钱。

  10

  圣诞节那天,到了傍晚时分,公寓里就只剩下唐朝安一个人了。他一个人站在阳台抽着烟目送着夕阳的光芒暗下去,直到夜幕降临,宿舍才回来了一个人,是老三,老三惊讶地问:“老大,你怎么没狂欢去?这恐怕不像是你吧?”

  “哈哈哈,怎么不像我了?再说去哪狂欢?跟谁狂欢?”

  “约雪蓝,约苏雨影,去钟楼啊!”

  “雪蓝已经是别人的了!苏雨影根本约不出来!钟楼人那么多太挤了!”

  “他们几个都带着女友去钟楼了,你可以跟他们一起嘛!”

  “那我不成了电灯泡了?还是不去的好!老六去哪了?”

  “老六我也不知道去哪了?昨天表白失败估计还失落呢!”

  “看来晚上他们都不回来了?”

  “极有可能,就剩咱两了!不过这倒很清净,没有了游戏的喧闹声!”

  “嗯!的确是!”

  老三从书柜里拿出一件乐器来,吹起来。唐朝安回头一看,只见老三拿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就问“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埙,一种古乐器!”

  “你什么时候会玩这种东西了?”

  “很早了!我一般偷偷地拿出去玩,没让你们发现,呵呵呵!”

  “行啊!深藏不露啊!你小子!”

  “呵呵呵,怎么样?今天我就给你露一手!”

  “好,我洗耳恭听!”

  老三说着就演奏起来,那埙声呜呜然,唐朝安虽然不知道吹的是什么调,但是听着让他感到丝丝哀凄。原本这几天他的内心就有几分感伤,这缕缕凄哀更加触动了他的情绪。他想起他记忆中过的第一个圣诞节是和初恋女友何叶在一起的高三那年。当时那些美妙的纯真的欢乐他是无法描述了,他只记得他和何叶疯玩直到晚上还差点忘记了回家。后来他主动送何叶回去,何叶家住在一条巷子里,记得他非常喜欢这条巷子,因为每次送何叶回家走在巷子里他们就会把脚步放得很慢很慢,他们手牵着手,一步一步走向家门口,他们总是走走停停,生怕走尽了就要分开了。那天大概因为玩乐了一整天,他俩的情绪很热烈,他们手执着手,彼此感受着彼此手心里的温度,各自的心里都不知道在想着一些什么样奇妙的事情。巷陌上一个人也没了,只有一盏昏黄的路灯照着安静的巷子,不知不觉何叶就要进家门去了。他拥抱着她,和她接吻。他吻了她的唇,竟像尝到了蜂蜜一般的甜,何叶仍然缠着他不肯离去,似乎还在等着他的甜蜜,于是他们又唇贴着唇,羞怯的内心强烈的燃烧起来,渐渐烧掉了羞怯感,令他们忘乎所以。

  忽然他“啊”的一声,竟是被何叶咬了他的舌头,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何叶便抛开她迅即跑掉了,她跑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对他喊:“唐朝安,你永远是我的了!”

  那个圣诞过的多么甜蜜啊!那是多么欢乐的一段纯真时光啊!直到现在回想起来,唐朝安都感觉意犹未尽,他想着这些往事,竟也情不自禁地泛笑起来。

  记得大一时的那个圣诞节,他却是和另外一个女孩过的,可笑的是他们在虚拟的世界里玩起了爱情。记得那女孩的网名叫做素月,当时,他和她聊了有三个月了。就在圣诞那一天他原本是打算正式向素月表白的,他还给对方准备了礼物,并拍图展示给她看了还要邮寄给她。素月非常感动,接受了他的表白,那一天他们聊到了午夜才恋恋不舍地各自下线了。结果第二天,他再也联系不到素月了。他还用QQ邮箱给她写了好多信,但她终究没有回复他。那一阵子他很难过,他把那些还没有寄出去的圣诞礼物都扔进了垃圾桶。

  现在想起那段虚拟的爱恋来着实好笑不已,他不明白那段时间怎么会玩起虚拟的网恋来!更让他感到可笑又很疑惑的是,为什么刚进入大学就遗忘了曾经的恋人,去和一个见不着面的女网友谈情说爱了?现在想想真是莫名其妙。

  素月相比于何叶是个成熟的女孩,曾经他觉得,当初也是她主动加他为好友的,起初他也并没注意,只以为是某个认识他的人,加上之后闲聊了几句就把他吸引住了。尽管他一直问对方要照片,对方始终都委婉的拒绝了。他问她的真名以及其它信息,她也从来不告诉她。这反而更让他感到好奇,随着对方对他越加的知心和体贴,他便喜欢上了人家。结果等他表白之后,对方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恰恰就在那段时间里他渐渐遗忘了何叶。“啊!我的初恋,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竟然那么轻轻淡淡的抛弃了!可是为什么你也不曾有过哀怨呢?好像从那时起我便也没有了你的消息,以至于三年多都不曾想起你来!真是好可笑又好荒诞的一个经历啊!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唐朝安在内心里叹息着批评着自己的那段过往。老三的呜呜埙声越发的让他的内心感到一阵悲凉。

  也许冥冥之中也是有感应的,正当唐朝安心里念想着这个人的时候,忽然手机的短信铃声响了一下,号码显示是陌生的,他打开短信一看,内容是:朝安,圣诞快乐!何叶

  唐朝安看到“何叶”二字,脑子瞬间就热了,他的眼睛忽然模糊起来,下意识以为是一种错觉,所以他又用力睁大了眼睛,仔细一看,确实是何叶!这是他心里想的那个何叶吗?她怎么会突然想起我了呢?万一是谁故意哄我拿我寻开心呢?他这样想着想着就不确信起来,但是万一真的是她呢?至少我也得回复一下短信吧?他说着先打出了“圣诞快乐”四个字,但又没立即发出去,他想,如果对方真的是何叶,他发这四个也太简单寻常了,他的心里就像原本平静的水面忽然被一卷风吹起,一波接着一波地涌荡着,一时间他竟不知如何是好了。

  “何叶啊!难道我心里还潜藏着一个你吗?为什么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想起你来我竟然还有激动的情绪?你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圣诞祝福勾起了我多少的情意啊!”他在心里自言自语着,“是不是当我在想你的时候你也想起了我?难道天意要唤醒我们曾经的爱情?”他的胡思乱想让他把一件远还没有头绪的事当成是天意的安排。这使他自己都禁不住感叹出来:“这也许就是天意吧!”他不免笑了笑。

  “老大,什么天意?你在说什么呢?”正在弄埙的老三隐约听到了唐朝安的自叹。

  “哦哦,没事儿!胡乱想起了一些事儿,就感叹一下,没什么,你继续吹!”

  “那你透露一下你在想什么?我刚才时不时注视到你,你一会儿念念叨叨,一会儿愁眉苦脸的,一会儿暗暗发笑,一会儿又长吁短叹的,什么事啊?”

  “不是吧?我有吗?没有吧!”唐朝安辩解着,又感到很惊讶自己竟会有这么丰富的情绪。

  “你有,我都注意观察了!”老三很肯定的说。

  “我的天,你观察我干什么?”唐朝安装作故意震惊的样子,“你不会性取向有问题吧?难怪你这么久不谈女朋友!”

  “老大你这胡说八道些什么啊!”老三稀里糊涂,他对新鲜事物的反应很迟钝,特别是一些流行语言他几乎是拒绝接受的,尤其在最初的大学岁月里,现在大四了稍稍有所改变。

  “好吧!我不逗你了。这样,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说初恋是件小事吗?”

  “呜呼哀哉!这个我也不知!你都谈了几次恋爱了,你自己不清楚吗?”

  “我忘了!只是最近才渐渐想起一些事来!但那种感觉好模糊啊!”

  “你为什么会想起初恋来?”

  “这个我也不知道,说不清楚,大概是想找回那些逝去的感觉吧!”

  “哦~我想起一句词来似乎可以表达你的意思!”

  “什么?”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什么意思?”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自己慢慢体会吧!哈哈哈~”老三接着又摆弄他的埙了。

  唐朝安寻思了片刻,似解非解。他又问老三:“老三,我问你,你谈过恋爱没?”

  老三停下弄埙,说:“没有!”

  “那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好像~有过吧!”

  “好像?为什么说是好像?那你现在还喜欢她吗?”

  “不知道!哈哈哈~”

  唐朝安惊奇地看着老三,老三则躲开了他的目光,佯装看不见。

  “老三,你是个神秘主义者吧?从来没见你说起有关于你的情事!”

  “没有,当然就没啥说的了啊!呵呵呵”

  “那我问你,你相信爱情吗?”唐朝安追问,好像他一定要了解一下老三的情事才肯罢休。

  “爱情早已经死了,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会在哪里复活呢!”

  “你这样说,说明你还是谈过恋爱的,否则不会这么悲观啊?怎么样?现在就咱俩,你就说说吧?”唐朝安追根问底。

  “没有没有,我只是纵观这世间的爱情,得出这样的感慨罢了!哈哈哈”老三显然并没有什么要说的。

  唐朝安无可奈何,也只好作罢。忽尔,他又想起还没有给何叶回复短信,但那四个字着实有些简单和冷淡,于是他绞尽脑汁想添加些脉脉含情的词句,以便不把自己显得有一种无情的距离感。当年是他放弃何叶的,那种轻易而为的放弃任谁的恋爱史上尤其是初恋都不会像一阵轻轻的风吹过一样没有任何痕迹。现在想起来他觉得自己除了冷血无情再没有任何词语可以形容了。因而此刻,他想着是不是该主动地与她寒暄几句,尽管在虚拟的世界里对话,看不到任何的表情回馈,但字里行间总可以饱含一些情感的,但是万一她发觉我有挽回初恋的意图而说我痴心妄想呢?毕竟当初是我放弃的她。他在手机上打了好几句话如“圣诞同乐!好久不见,你还好吗?”,然后又字字删掉,打了“几年不见,十分想念,你过的怎么样?”想想觉得还是不行就又删除了,换成了原来的那句:“圣诞同乐!好久不见,你还好吗?”然后发了过去。他焦急的等待着回复,他甚至想到她可能不会回复,但还是不肯放弃等待。他忽然自发的好笑起来。原因是他想到“好久不见”一句是用在现实中两人的偶然重逢时刻,现在用在虚拟世界,简直太滑稽太可笑了。

  好在希望并非他所预测的最坏结果,何叶给他回复了,内容是:好久不见!我还好,你呢?

  “我也还好……!”他没有再多加一个字。

  “哦!”她则只有这么一个字。

  唐朝安刷着手机屏,期盼何叶再能回复些什么,特别是提到一个能够继续下去的话题,但许久没有动静,他也试图想一个话题能够跟她聊起来,但想了好久,他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老三已经睡下,其他人显然不回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