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公子空牵念
东竹西影2017-08-23 08:3114,483

  6

  2014年11月初 下午时分,日光清冷。唐朝安在宿舍实在无聊不过,就独自一人跑到校外去商业街溜达了。这条商业街一直给学生们带来丰富多彩的生活。学生在大学的日常生活与这条街发生着关系,在这条街上,男生女生们吃喝玩乐,穿着打扮,谈情说爱,挥霍着青春。但就在最近,这条街与校方发生了矛盾,原因是学校的消费流于校外而大大减少了校内的收入,特别是在餐饮方面,所以校方就关闭了通往这条街的大门。对于学生而言,如果绕道其它大门去这条街会花很长时间,而学生自然不方便够去这条街了。但是这条街的商户们,即当地居民竟然推倒了校园的围墙,既给学生放行,也是给自己开了财路。后来经过警方调节校方不得不打开大门。

  唐朝安一个人漫着步子,不知道在思想着些什么,有时候过来过去的车辆打喇叭他都没有反应,弄得开车的人不得不急刹车,还对他骂骂咧咧,他也不予理会。

  他在思想着什么呢?他衣食无忧,前途无忧,因为这些他的父母都会帮他安排,他从来不用愁。大概唯一使他失落的就是爱情这件事了吧。他知道自己不用担心没人喜欢,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喜欢的女孩没有选择和他在一起呢?就是雪蓝,他知道我好却不和我在一起,为什么?苏雨影,他喜欢她却从来得不到她的青睐,却也从来不说他的好与不好,为什么?还有大一时期的女网友,曾经尽管在虚拟世界里却依然表现出热恋的情意来,后来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为什么?最让让他疑惑的是,他的初恋何叶,他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他们为什么稀里糊涂的就分手了,而且分的那么自然,那么淡然。想当初他是觉得世界上只有何叶才是他的唯一,可结局是他没在意,她也没在意。爱情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

  唐朝安思索着答案,但是终究明白不了。也许在这条街上也没人明白,即便有人明白,谁会告诉他呢?他边走着边思索着,忽然听到有人喊他。原来是一家川菜馆的老板,是个体肥且腆着肚子的中年男人。他正靠在一把椅子上抽着烟,他经常这样坐着抽着烟。现在已经是冬天,他穿上了棉衣,也裹住了他的大肚皮。要是搁在夏天,他就会下穿着半大短裤,上穿着汗背心,脚踏拖鞋,倚靠在椅子上,挺着大肚皮,看来来往往的行人,尤其看校园里出来的青年男女。他就用他的表情和眼睛招揽了不少生意,而且很多不管新来的还是将要毕业的学生渐渐地也都认识了他。至于唐朝安和他的室友们更不用说,因为他们是这里的常客。因而久而久之,他们都成了这家店老板的老熟人。

  店老板看见唐朝安过来了,即操着四川口音喝声道:“唐朝安,你干啥子哟?”

  “哦!老哥,我么的事,就是随便转转,您忙啥子嘞?”唐朝安模仿着四川话跟老板呼应着。

  “你不来吃饭,我也么啥子忙的咯!哈哈哈~”

  “呵呵呵~我最近有点忙,所以么的时间出来,前两天学校又关闭了大门。所以……”

  “哦!我晓得了!你们最近还上课吗?”

  “是啊!最近课比较多哟!”

  “你们这些娃儿啊!上大学以后就不好好学了。到了大四才知道努力咯!结果快要毕业咯!”

  “是啊!我们快要结课了!那老哥,您先忙,我先走咯!”

  “好,那你去嘛!”

  唐朝安离开了。这位川菜老板和唐朝安的确很熟。他和室友或者其他朋友来这吃饭几乎都是他结账,每次付钱都有好几百。所以老板大概知道唐朝安家庭条件很不错,自然很乐意巴结这位小哥,为了让他更多的消费。

  川菜老板说的“上大学以后就不好好学习”让唐朝安颇有思量。想当年在大学以前的读书岁月里,几乎每一个老师都会告诉学生“知识改变命运”,年少的学子们勤奋努力着,终于有一天考上了大学。而大学却成了他们的乐土,这一点唐朝安是有切身感触的,他发现他身边的很多人并不像曾经那样努力了。回想这三年多,他和他的室友们经常逃课,他们连自己学些什么都不清楚,且就这半年来除了老三和老六在努力改变着他们自己,老二、老四、老五和他可以说颓废掉了。

  但对唐朝安来说,兴许命运从上一代人就已经改变了,现在他家很富裕,父亲开着矿业公司,所以他只要去继承就可以了。有时候他就是这样安慰自己懒惰的心理的。从他上大学这几年来,他经常听到别人说毕业后就业是多么的艰难,失业者是多么的悲惨,他就会想到自己是多么的幸运,每当他看到街头上那些不知是真是假的乞讨者,他也会心里暗自庆幸,前辈人给他造就的安全与稳定的生活环境,使他可以安然享受。有时候他又批评自己,厌恶自己安于现状,他能想到作为一个青年应该独立自主,自强不息,就像老三说的“生命不止,奋斗不息”,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奋进中去,努力创造属于自己的天地,然而这也只是他偶尔想想而已。因为他还不知道该把年轻的生命投注到什么样的事业上,理想于他还是模糊不清的。他一直思考着什么才是生命的真正意义,但他是弄不明白的。

  唐朝安一个人在外面荡了许久,到了晚上九点才回去。

  7

  2014年11月中旬 天气入了深秋,城市笼罩在一片阴霾中,终天不见日光。校园里走动着的人无一不带着口罩。街上出行的人们全副裹装,只露着眼睛用来探路,即便有眼睛十米之外的事物也看不清,如果以门卫保安的眼睛为准,他看到十米之外的人们从雾里一个个窜出来,之后又一个个钻进雾中,一些车辆能听得见鸣笛却见不着车身。

  唐朝安的大学专业课程基本结束。他和他的室友们就跟刑满释放刚出监狱似的,一下子看到了一个朗朗乾坤。等到最后一节课的铃声一响,他们就欢呼雀跃,兴高采烈地说着“终于解放了”、“这辈子都再也不用上课了”之类的话,只有老三缄默不言。等回到宿舍,老二、老四、老五立马打开电脑,准备以游戏大战的方式来庆祝这一“解放日”。老二平时几乎就不去上课,这最后一节课他总算来了,按照他的话说是为了给从未见过面的老师一个面子。他现在已经成了大忙人,成日里东奔西跑搞创业。如用老四、老五的话说,老二是出去搞女人了。室友老六一下课就去完成他的“勤工俭学”任务了,他是这几个小子中最勤奋的一个,从大二以来他就做各种兼职,这一点没人能比。他们六个人,再除了老三偶尔出去兼职一下外,其他人从来都没有干过兼职,也没有想过。老三所以少做兼职,是因他更喜欢泡在图书馆,以至于他时常被人戏称为“书呆子”。他常说学习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而室友们听到这种话却觉得很不耐烦。

  唐朝安正站在阳台抽着烟,老三走过去说:“老大,咱们去公园走走吧?”

  唐朝安狠吸了一口,仰头向空中吐了出去,烟圈滚滚而去,渐渐消散了。他语气深长地说了一个字:“走!”

  他们走出校园,匆匆穿过人群,一脚跨进公园才放缓了急行的步子。公园相对于街上,让人们暂时抛开了忙碌的生活节奏,在这安静祥和的环境中休闲娱乐,放松身心,舒缓一下疾劳的身体。这两年轻人虽则没有参与社会工作,却也喜欢这里的宁静氛围。

  他们边走边聊。老三先开口问:“老大,问你一个现实的问题,你有没有想过明年毕业后,你打算干什么?”

  唐朝安思忖了一下,回答:“不知道,明年还早呢,明年再看吧!”又反问老三:“那你呢?有什么打算?”

  “和你一样,不知道!”老三回复道。

  “老三,我发现你挺喜欢文学的,平时常见你发表一些日志,我感觉很不错,你将来可以在这方面好好发展下去!”

  “哈哈哈,我那不过是自娱自乐罢了!根本算不上是文学!”

  “那什么才算是文学?”

  “以前吧,我一直觉得文学是一种神圣的东西。现在我才明白文学从来没有神圣过。它不过是某些阶层的工具,某些阶层的娱乐消费品,某些阶层申诉的状词,某些阶层悲剧的证据。”

  “呵呵呵,老三,我虽然不懂你说的意思,但是我感觉你有点偏激啊!”

  “这应该算不上偏激,而是一种偏见。人们对事物的看法本来就带有偏见,任何一种观点都是如此,因为它在不同社会时期的作用是不一样的,某一时期它可能成为人们的主流认识,但在某一时期它就可能被边缘化了。人们的观念与事物的发展是一样的,都是不断更新递进的。所以我的认识也是一种偏见。”

  “我的哥,你说的太深奥了,根本听不懂啊!”唐朝安听的一头雾水。

  “好吧!你当算我说了一堆废话!”老三有些失意。

  他们转到了湖边,湖边有休息的椅子,他们便过去坐了下来。

  “哇!这椅子好凉啊!”唐朝安刚坐下去就一声尖叫。

  他们朝湖上望去,湖上已经一片寒碧,水面上漂浮着枯落的树叶,还有已经枯死的荷叶。

  “老大,你看湖上这景象,美吗?”

  “美!挺美!”

  “可我觉得它不美!”

  “为什么?”

  “因为,美本身也是一种偏见。”

  “哈哈哈,我看你呀,真的适合做一个文人!”

  “你就说认不认同我这个观点?”

  “我是有点不太理解~!”

  “好吧,那我作个解释。比方说你喜欢的女孩,你不是喜欢苏雨影吗?就拿她来说,你觉得她的身材苗条,容貌好看,说她有气质,而且他们几个和你差不多,也认为她美。可我觉得她一点也不美,即便她是你们公认的美,可我就是欣赏不来她有什么美啊!”

  “哦!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

  “明白你为什么没有女朋友了?因为你审美有问题!都是你的偏见造成的!”

  “老大,这是你的偏见!”

  “对,我也有一个偏见,就是你已经成了一个书呆子!哈哈哈~”

  其实老三这个人唐朝安还是很看好的,也比较了解他。老三来自“遥远的乡村世界”,平时看他的生活习惯和花销情况,他知道老三的家境并不太好,很多时候,如出去玩乐,聚会等等老三都推辞不跟着大家去。有时候即便去了也很注重花销的多少,他总是尽量减少开支,别人买各种吃的喝的,他顶多买一瓶矿泉水。去景点玩的时候,他必定要知道门票是多少,稍高一点就推辞不去了。因为这样的背景,老三的内心深处很自卑,他的自尊心又很强。他不接受任何人的怜悯,总是一副自命清高的样子,所以和室友的关系不是很好,最相处较好的是唐朝安,其次是老六。

  贺兰山所以能和唐朝安要好一些,是他觉得唐朝安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他对待兄弟都很友善,很讲义气,真的像他们的大哥一般,所以他们一直称他为老大。虽然有时候唐朝安总认为自家有钱,出手大方,日常生活也没有他那种节度。但总的来说,他不像一些富二代骄奢淫逸,挥霍无度,处处张扬着纨绔气质。尤其他还能照顾到老三的自尊心,这也正是他们俩友谊很好的原因。

  在最早的时候,贺兰山总觉得自己家境贫寒怕被别人看不起。但后来他渐渐明白,贫富差距并不意味着把人格与尊严分成了等级。那些以贫富论地位的人不过是想以财富与人拉开的差距来弥补现世的恐惧和惶惑,但这似乎又终可以原谅。一般的人们总是害怕被周围的人遗忘,害怕成为人群中的零余者,所以常常以一种优胜于别人的姿态来宣示自己的存在。正如人类学家所说的,人类是一种群体动物,单个的存在常常使人没有安全感。

  8

  2014年12月初 长安难得一见的大雪,纷纷扬扬后,片刻间消融的几乎没有一点残留。

  唐朝安站在阳台,抽着烟,领略着大雪之后的清寒。校园内的梧桐树已经光着高大的身躯了,有些树枝上还零星的点缀着些凋碧的叶子,老松树则越显得苍青了。一棵松杉下的凉椅上有一对情侣,男生坐在冰凉的椅子上,女生就坐在男生的大腿上,依偎在男生的胸膛,两只胳膊像虎头钳一样夹着男生的脖颈,男生则紧紧的搂着她的腰,粘在一起和甜言蜜语似乎让他们忘记了冬日的寒冷。

  唐朝安静静地观赏着,以为那是一个电影的情节画面。这让他想起了曾经类似的一个画面。那是在大一的第二学期,他去一所大学找他的高中同学玩。在同学的公寓里,同学说他买了一部相机让他瞧瞧看怎么样。他便拿着相机在阳台向外瞭望,阳台的外面是学校的体育场,视野开阔,泛红的塑胶跑道和油绿的草坪,尽收眼底。当时正是春光明媚,操场上三五成群的青年男女一团一团的散布在草坪上。唐朝安拿着相机四下采风,镜头无意中采到一场惊人的画面。那是一对情侣,他们坐在草坪上,女生的两腿夹在男生的腰身上,他们在忘我忘了世界的亲昵中,男生撩起那女生的衣服,在里面乱摸着。

  “我的天,光天化日之下竟然看到一场现实版的激情戏!”当时唐朝安就不禁惊呼。同学也是好奇不已,立马拿过相机欣赏着那一段戏码。

  现在他想起当时的那一次猎艳,不由得好笑,他笑自己竟也有过那般下流的好奇心,也笑青年男女的恋爱毫无尺度,更笑他们荒乱的青春。他这样想的时候,又抽出一支烟,点燃了吸着,他深深吸一口,仰天一吐,几个烟圈飘入了清冷的空气中,渐渐消散了。他回头看一眼室内,老四老五正玩游戏玩的起劲,其他三个则不在宿舍了。

  他忽然想起老二有好几天没在宿舍了,这小子到底去哪了呢?他正这样疑问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他打开手机一看是老二的来电。他接起电话就问:“喂,老二,你在哪呢?几天都不见你人影了!”

  “我在外面呢?老大,我想求你帮个忙!”

  “啥事儿?你说!”

  “给我借十万块钱,我有急用!”

  “十万?你要干啥?”唐朝安惊讶的语调差点惊动那两个沉迷于游戏的人物。

  “你小点声,别让他们听见,也别让他们知道!你赶紧吧,不然我很危险了!”

  “不是,我都不知道你要干什么用?”

  “这个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等你把钱拿来就知道了!是兄弟不能见死不救啊!还有千万不要报警!”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不是被绑架了?”唐朝安急切的问。

  “别问了,总之,求你了,赶紧!等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老二说完就挂了电话。

  唐朝安心慌意乱,不知道老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不用多想,这十万必须得拿给他。他急忙找出他爸的电话,立即拨通,但还没有通他就立即挂断了。问父亲要十万他会给吗?虽然这个数目对他爸来说九牛一毛,可做为儿子的他还从来没开口要过这么大数的钱。回想起这些年来每次问父亲要钱,虽然是天经地义,但父亲总觉得他是在胡乱挥霍。他有时候也想着自食其力,但总归是想想并没有实际行动。

  胡乱的想事情总是让人很烦,无奈的他又抽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地吸气来:“老二还在等,我不能不帮他吧?那还是兄弟吗?”,他嘴里的烟雾一股一股的冒出来,飞散在空中,跟城市的灰色雾霾溶成了一体。和阳台差不多高的松树枝上,一只灰鹊窜来窜去,渴望的鸣叫着。不一会儿便扑棱楞飞走了。

  唐朝安抽完最后一口烟,然后将烟头用力弹向了阳台下。他忽然意识到会不会弹到人身上,他就向下看了看,幸好那对情侣已经离开了。

  他下定勇敢再次拨通了他父亲的电话,手机听在耳朵上,他都有些心慌。“喂,爸!给我借十万块钱,以后我还您的!”

  “你说什么?老子没听错吧?”

  “爸,给我借十万块钱,我以后会还你的!”

  “哈哈哈~你确定你是借还是要?再说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我~我想创业~我最近和同学商量着打算合伙开个餐厅!”

  “哦~那你等你规划好了把规划书拿给我看!”

  “我在学校啊!怎么给您看呢?”

  “那你邮回来!”

  “那就来不及了!”唐朝安有点急了。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说清楚!”

  “我~我想买辆车!”

  “买车干嘛?家里有两辆车了,等你回来让你开一辆!”

  “我想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车,再说我就要十万,买个便宜点的,就当练练手了!”

  “行了,等你毕业再说吧!我忙着了,挂了!”唐父挂断了电话。

  唐朝安和他爸的通话使他从身心紧绷到心灰意冷。他平时就很少和父亲交流,他打心里是畏惧他的父亲的。

  正当他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电话突然又响了,他以为是父亲回心转意了。打开手机,屏上显示的却是“妈妈”。不过这反倒让他高兴起来。因为在他的世界里,他妈妈是最疼他的,她能满足他他提出的任何要求,在她那里他可以无限任性。看他接起电话的那一刻,就像小孩儿得到母乳一样满足。

  “喂,妈妈!”每当找他妈有事,他就这样亲昵地叫她

  “安安,宝贝儿子!你爸不给你钱妈给,你要多少?十万?”

  “哎呀妈,您简直太伟大了!我要十万就够了!”

  “行,妈一会儿就给你打卡里!”

  “多谢妈,您就是最漂亮最年轻最圣明的妈妈!”

  “行啦!把这些甜心的话还是拿去哄你喜欢的女孩子吧!大小伙子了还这么调皮!”

  “嘿嘿嘿,在妈妈的眼里,我永远是个孩子!”

  “嗯,你永远是爸妈的孩子,但爸妈不可能是你一辈子的靠山,要学会独立自强哦!”

  “嗯!妈,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那你照顾好自己,妈先挂了!”

  “嗯,再见,妈妈!”

  唐朝安挂断电话,回头一看,老四老五正盯着他看。他知道接下来他们就会调侃他,在他妈面前撒娇起来就像个女人之类的话,因为他曾经和他妈通话的时候有被他们听到过。为了不被再次扔烂瓜烂菜,他故作严肃而镇定的神情匆匆逃离了现场。虽然他听到了有人问他要去哪里的话。然而他更着急老二的事情,他匆匆奔出校门,拦了一辆出租车,按照老二发过来的地址奔驰过去。

  大约四十多分钟,唐朝安来到一家酒店,他按着老二给的房间号找去,并敲了门。

  开门的是一个男人,唐朝安并不认识,但他看那人的面相不像戏里演的那样的坏人,表情不是凶恶的样子,反倒是一脸的愤怒。他走进去一看,老二在床边坐着,光着膀子抽着烟,空调呜呜的响着,热风很快暖到唐朝安身上了。

  老二见唐朝安来了,把烟灭了,将烟头杵在烟灰缸子里,缸里堆满了烟头。他问唐朝安:“带了吗?钱!”

  “没有!”唐朝安说,不料陌生男子立即插话道:“没带来的话,那我就报警了!”

  老二惶急地问:“真没带来吗?”

  “不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唐朝安追问。

  陌生男人又插话道:“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天理不容的事!”

  “这位大哥,我兄弟是不是得罪你了?所以你要勒索他?”

  “什么?我勒索?他睡了我老婆,我他妈没砍死他已经很仁义了,问他要点钱难道不应该吗?妈的,老子居然让一个小年轻给我戴了绿帽子!”陌生男子满腔怒火,他又指着唐朝安说道:“你说你老婆让人睡了你能忍吗?”

  唐朝安听得都发愣了,他几乎转不过脑子来。他看了看老二,老二一直坐在那一言不语,嘴里又叼了支烟。

  陌生男子急切地催促着:“行了行了,赶紧拿钱,不然我就报警了,还要闹到你们学校去!”

  “我没带现金,都在卡里,我们去银行取吧?”

  “不用!带卡了是吧?正好,我带着poss机呢!可以刷!”

  唐朝安又看看老二,想看他的意思如何。老二则说:“刷吧!这钱我以后会还你!”

  唐朝安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得给那男人刷了卡。刷了之后,男子还骂骂咧咧说:“真他妈羞先人!”然后看起来很得意的走了。

  唐朝安关紧房门,回来坐在床头,也点烟抽起来,半天没有话说。老二仍旧一声不吭。屋内漂浮着云一般的烟雾。抽完烟后,唐朝安才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被勒索了?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没有!”老二深情地说了一句:“她是个好女人!”

  “这还是真的?”唐朝安疑惑不解地问:“我看这男人大概三四十岁了,他老婆应该也有那么大岁数了吧?”

  “嗯!三十几了,不过看上去很年轻,也很美!”

  “不是,你怎么就会喜欢上一个比你大的而且很大的女人呢?而且她还有男人!”

  “你不知道她有多美!她在床上美的让人如痴如醉!”

  “这么说你们真的是发生关系了?”唐朝安吃惊吃到了嗓子眼。“不是,我就很纳闷,你怎么会勾搭有男人的女人?谈情说爱你找个妙龄妹子啊!”

  老二听了很不屑地说道:“那些女孩儿都太稚嫩,没什么意思!”

  “我的天,那我真的就不明白了,你的爱情观到底是什么?”唐朝安无奈至极。

  “我已经没有什么爱情观了,也不需要!”

  “那你和她是怎么认识的?还能发生那种关系?”

  老二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上,吸了两口,然后他就讲:“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你也知道,大学这几年,我几乎很少去上课,所以很多时间除了打游戏之外都会很无聊,还有一点,就是男人一旦和女人上过床之后,就会经常需要被满足,每当饥渴难耐的时候他就想要发泄一下……”

  “你这扯些什么东西?给我说这些干嘛?”唐朝安既愕然又无奈。“说重点!”

  “我刚才说的就是重点,因为它是故事的诱因!”

  “好吧,你继续说!”

  “大概是七天前吧,我那天说实在的真是无聊透顶,而且又有些饥渴难耐,于是我就想约个妹子去发泄发泄。于是我就在手机上各种神器软件上搜索着目标。结果还有美女主动加我好友。加好友后我们就各种聊。她说话简直太勾引人了,她说她是被囚困的温柔天使,问我能解救她吗?我当时就觉得这女人太骚情了,但是反正自己也很无聊,索性就陪她聊着玩,结果越聊越深入,越聊越深入,那些话语里藏有多少缠绵悱恻的感觉啊!于是我们聊着聊着就聊到性爱方面去了。我很早就接触了性爱,自从和我的第一个女朋友分手之后,我就对爱情没有什么矜持了,我交往了很多女孩儿,几乎都发生过关系,所以有了丰富的性经验。她既然和我聊这种好事儿,那不跟蝴蝶落入了蜘蛛网一样,越动弹越粘的紧。我用每根丝将她缠绕起来。但她也很懂,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她给我讲起她的人生遭遇来,她的感情经历太惨,她的悲伤深深的吸引了我。你知道吗?她真是太吸引人了!”

  唐朝安听一个男人说这些事,心里感觉很别扭,甚至感到尴尬。但老二讲这些事,很有情绪,也让他感到很好奇。

  老二抽噎了一下,继续讲道:“她真的是一个很美的女人。她给我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她,一头柔顺的长发,一双明媚含情的眼眸,一张白纸般的脸,她照的是半截身,上身穿着半露胸的白色短袖,她的半露胸圆圆的,性感而妩媚。当时看的我心里直痒痒。

  后来她说又给我说她已经结婚了,可是她男人没有给她举办婚礼。那时候她男人一无所有,但她愿意跟着他,他们领了证之后就在城中村租了一间简陋的房子,过着同居生活。

  最初她男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跑到菜市场去卖菜了,但赚的钱根本不够两个用。而她借着自身形象优势,去参加礼仪模特之类的工作,能赚些钱,两个人的酬劳加在一起,小日子才刚好过的下去。后来她男人在市场做大了生意,有了点儿钱,她们也从城中村搬到了新买的房子。从那以后,她男人就不让她在外面‘卖相’了,只让她在家里呆着,哪也不允许去。她自己也说她本就厌恶那份靠‘卖相’的工作了。别人只看见她的鲜艳亮丽,却看不到隐忍不堪的一面。

  生活条件好了以后,她始终觉得她的人生还欠缺一场完美的婚礼。当他满怀期待的向她的男人提出为她办一次像样的婚礼时,她男人拒绝了。他男人说已经成为事实上的夫妻,办一场婚礼已经没有意义了,反倒浪费钱。那一刻她伤心透顶,可是她没有抗议,而是默默地顺从了。

  她说,她为了他曾经不知和她的父母吵了多少回,几次都要断绝关系,可到最后还是她的父母亲妥协了,他们说只要她过的好就行。

  她说,就在两年前,她告诉她的男人她怀孕了。她男人却淡淡地说怀上了就生呗,就不是养活不起。从那以后她男人就对她爱理不理,整天不着家。她一个人在家里,没人照顾,有时候都吃不上饭。有一天她打电话给她男人,要他回来家,他男人不但不回来,还把他骂了一顿。她当时气的直哭,为了赌气躺在床上不吃不喝,结果始终不见人回来。她那样饿了两天,实在扛不住了从床上爬起下去弄吃的,由于浑身没力气她不小心摔在了地上。顿时,她感到她的肚子一阵疼痛,就好像身上被撕下一块肉一样,她发现下体在流血,她便晕过去了。等她醒来她已经在病床上了,可是她发现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了,那一刻她失声痛哭,不久又昏过去了。

  失去孩子的她心灰意冷,痛不欲生,每每以泪洗面,即便是在睡梦中,她都在抽泣。有一天她拿起镜子照自己,一张憔悴的面容把自己吓个半死,头发都白了一层,她一下子就好像老了十岁。而她的男人,那个曾经信誓旦旦说爱她一生一世的男人就像消失了一样。直到有一天,她说,她的男人带回来一个夜女郎。你知道吗?她说那一刻她想死去。我当时听她讲了这些事儿我的心都酥碎了,当时她男人要在我面前,我非把她打死不可。我不停地安慰她,但我的那些安慰的话简直苍白无力。当时我们还没有约在一块,要是约在一块,我还能把她搂在怀里来安慰她,还好她说她已经走出阴影了。

  老二讲的故事让唐朝安听得呆若木鸡,有些他听进去了,有些他没听懂。他心里有些疑问:“老二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从老二说事的表情上看,我相信他是真实的,可是那个女人呢?她会不会是在骗老二呢?说不定她和刚才那个陌生男子合伙诈骗老二。可是老二说那女人和她都上床了,难道那女子肯用牺牲自己来诈骗?”唐朝安心里判断着这件事,“你是因为同情她才爱上她的?”他问老二。

  老二:“我是有一点同情,但并未爱上她。直到和她见面和她上床之后,我才觉得她是那种真正吸引我的女人,但并不是想要和她结婚什么的,我只是想和她保持情人关系,她也是愿意的,她说她也很喜欢和我在一起做爱的感觉!”

  “我的天!你已经变得让我都不敢认识你了啊!我怎么也理解不了你这些行为和想法!你说那女人比你大很多,而且还有男人。你这不是破坏人家庭吗?”

  “这不叫破坏,这叫解救,解救一个受伤害的女人!再说他们已经离婚了?”

  “他们办了离婚手续了?”

  “没有!但事实上已经不在一起了!”

  “可是法律名义上并没有离,不是吗?要不然她男人怎么会讹你十万呢?”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男女关系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只要她愿意和我在一块,一切都无所谓!”

  唐朝安听到老二这些话,他只好沉默了。两人都沉默了。过了一阵,唐朝安不知道想了些什么,他说:“当时你真的应该报警,万一真的是诈骗了!”

  “你是不心疼那十万块钱?你放心,我一定还你,最迟明天毕业之前。不过,我希望以后我不再听到这件事,行吗?大哥?”

  “钱无所谓,只要你好!我只是希望你不要那样混乱的生活下去!”

  “行啦!我的哥!我的青春我做主,不需要别人指点!我欠你的一定会还你的!”

  唐朝安觉得说话的气氛紧张起来,他想也许老二此刻的心情比他要复杂的多,他再说下去可能会让他更加有情绪。所以他不再说了,而是拿起烟盒抽出一支烟咬在嘴上,拾起火机点燃了烟熏起来。

  其实这两同一寝室的室友经常扭劲儿。两人同样是帅气小伙,个头也差不多高,就是唐朝安的家庭条件要比马俊的好,唐朝安平时出手又比较大气,而老二又喜欢耍派头却又底气不足,所以无意间就被伤了所谓的颜面。

  唐朝安灭掉烟头站了起来,说道:“走吧!回学校吧?”

  “回去干嘛?我不回去了,你自己回去吧!”老二还不肯动身。

  “那你打算去哪?”

  “这你不用管,你先回去吧!”

  “行吧!有事儿打电话!”

  “好!”唐朝安已经开了门,他急忙叮嘱道:“回去不要跟他们说这件事!”

  “我知道!不过,你要好自为之!”

  唐朝安走出酒店门外,顿时感觉放松了许多。大概刚在酒店房间里空调放出暖烘烘的风太焐热,加之老二说的那么多闻所未闻匪夷所思真假难辨的事情使人倍感烦闷和压抑。坐车返回的一路上他都在回想这些事情,可最让他费解的是室友老二这个人,他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一个青年?他们兄弟六人同处一室已经三年多了,可这短短的三年多时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发现一个兄弟,他竟然还有那么不为人知的一面。最初的他可不是这样的,尤其对他的恋人非常专一,也非常用心去爱她,凡事都唯她是从。但是后来他们分手了,他曾一度绝望。但是自从他从绝望中反省过来之后,他就开始改变自己了。难道他如今的这种变化竟是因为一次失恋?爱情的力量竟可以成就人也可以摧毁人?“我也曾失恋过,而且不是一次两次了,为什么我就没改变什么呢?”唐朝安最后把问题转移自身上了。

  老二和很多女人上过床睡过觉,还说什么“没有性就不是爱情,”难道爱情的目的就是为了性吗?不是的,“我恋爱的时候可从来没和我喜欢的女孩发生过那种事,我们至多就是接吻而已!”唐朝安忽然想到和她接吻的女孩,“和我接过吻的女孩事实上只有一个,那就是何叶,她是我的初恋!哦!我的初恋他现在还好吗?”唐朝安又去回想他和初恋何叶的一些事了,“唉!想不到那都是三年前的事了”,他和何叶分手已经三年多了。想想,有时候竟也生出些恋旧的情意来。

  唐朝安回到公寓,老四老五仍在游戏世界中作战,他也没打扰他们,准备上床躺一会儿。

  老五看见他上了床,就问:“老大怎么了?好像不高兴的样子!”

  “哦!没什么!没有!你们继续,我想躺一会儿!”

  “对了老大,你这几天和老二联系了吗?半个月没见他人了!”

  “刚那会儿还通话了,他最近比较忙!”唐朝安没有提及他和老二见面的事。

  “他还能忙什么?不就是泡妞吗?”老四略加调侃。

  “就是,老二都祸害多少妹子了!想想都可惜!”老五附和道。

  “看看,老五都嫉妒了!”老四又挖苦老五。

  “唉!都嫉妒不过来,这年头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老五说。

  “你不也拱了一棵吗?”老四反激老五。

  “错,我那叫供,不是拱!像我们家游戏妹的,那时棵玉白菜!”

  “我呸!还玉白菜,就是天上掉下来的,也让你给拱了!”

  “说的好像你没把羽毛姐给拱了似的!”老五反击老四。

  “这个还真没有!我和我们家羽毛姐那是纯恋!”老四得意的说。

  “得了吧!我信也不信!”老五一副不屑的表情。

  唐朝安听这两人对话不由得好笑一阵。之后不知不觉他便睡着了。

  在梦里,是一个正值繁花烂漫的季节,他和一个女孩来到一片树林,这里生长的树木并不高大也不繁密,反而很矮小很稀疏,树林里却都是一片一片的沙丘。他和女孩光着脚丫在树林里沙丘上追逐溪溪,他们的笑声朗朗又清新,和四处鸣叫的鸟儿一起点亮了整个树林与沙丘构成的世界。尤其那女孩的笑声是那么的轻灵韵妙,笑容是那么的天真烂漫,让他无比的痴迷。但是那女孩一直在跑,还一直喊着要他追她,他奋力追着,可是怎么都追不上她。于是他很失望的坐在了沙丘上,独自懊恼着,猛然间女孩就出现在他眼前,他一把就抓住了她的两只手不让她再跑掉了。他痴迷的看着她那两只清澈的眼眸,竟忍不住要吻她,女孩也没有躲避,而是闭上眼睛和他接吻在一块,既而他把她按倒在沙地上,女孩那清澈又神秘的眼睛脉脉地看着他,他又忍不住去吻她的唇,他的手竟然摸上了她的大腿,他感到自己的呼吸很紧促,他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他竟然要去解开她的上衣,忽然女孩惊恐的喊道:“朝安,不要!”并给了他一个耳光。

  唐朝安“啊”的意思从床上惊起,把还在玩游戏的两兄弟都惊吓到了。一哥们问:“老大怎么了?是不是做梦了?”

  “没什么,确实做了个梦!”

  “是不是艳梦?”

  “你脑子里一天能想点别的不?”唐朝安其实是被说中了,但他不想说出这种实话。他坐在床上努力回想着梦境里的那个地方是哪?哪个女孩又是谁?他依稀觉得梦里那女孩好似何叶,但无法确信,他越回想那梦境和梦中人就越加变得模糊,不可追寻。

  他那样想了好久,忽然外面一片哗然,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五点半了,外面的喧嚷声应该是下课后的人群发出来的。这个点老三也该从图书馆回来了,唐朝安下了床,问老四老五去不去吃饭,他们的回答跟他知道的结果是一样的,不去。现在能一块去吃饭的只有一个老三了。这时,老三抱着几本书从门进来了。

  “走,去吃饭吧?”

  “好!”老三把书放下,准备走。

  “给我俩带份饭吧?老大!”

  “自己去吃!”唐朝安冷冷的说道。然后就和老三出去了。

  晚上11点,公寓楼的电闸准时关掉了,电脑被迫关机后,大家又躺在床上玩手机了。

  唐朝安又一次搬来小书桌,拿出钢笔和信纸,点上蜡烛,写起信来。

  写给自己十八岁的第二封信

  十八:

  近来怎么样了?

  我知道你们距离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你每天做的事无非是复习做题复习做题循环着,你早已对这些枯燥乏味的事情无可奈何了,有时候你和你的同学们恨不得把你们的老师揍一顿。然而令你欣慰的是,一直有一双温柔的眼眸在脉脉的关心着你,那双眼眸就像晴朗的天空,当你看到她,你所有感到添堵的情绪都会烟消云散。因为只要有何叶和你在一起,你的心情就会经常受到她的感染。她总能使你解释烦恼和忧愁,甚至她偶尔给你使性子,你反而会高兴起来,因为你喜欢她生气时的样子,你也喜欢看她轻盈的举动,喜欢看她可爱的表情,喜欢她纯真的性情。

  尽管你俩并不是同桌,可她时常是注意着你的。而现在我似乎也怀恋起你们现在经历的时光了。就在今天下午,我做了一个奇妙的梦,我梦见和一个女孩在一片树林与沙丘的世界里追逐嬉戏,那片天地的树木很稀疏且矮小,成长在沙丘里,那些沙子很细腻且干净。我和那女孩玩的很欢快,我们差点发生那种事,而且是我差点轻薄了人家。后来我从梦里惊醒过来,醒来以后我也是惊恐万分。我努力回想那女孩的面容,她看起来特别像何叶,可是又很模糊,所以我始终无法确认,以至于我烦闷了一整天,直到此时写信给你来絮叨一番。

  有的梦是对旧去的一些事情的回忆,我所以要给讲这个梦,是希望你在读到我的信之后帮我追忆一下你和何叶曾发生过的一些事,看看是否会和我梦境一样的情景。而我最想确定的是我是不是真的有过那样一种轻薄的行为,或者说你自己做过欺负何叶的事呢?总之,我是不记得了,我对那段初恋真是快要忘的一干二净了。所以,我想慢慢回忆起那段美妙的时光来。

  我知道有些事你还不懂,毕竟你刚满十八周岁。虽然你已经谈起了恋爱,这确实有点早。但你们并不懂得什么是爱情。当然,即便是现在的我也不懂,我想也没有人能够彻底的回答得了人生这一永恒的话题,那些所有给你讲爱情是什么的人都不过是那自己或别人的所谓经验来祸害别人的纯真。最近我翻看了你曾经写的一段说说,你这样写到:爱是什么?我并不懂/但我愿将我所有的欢乐都表达给你/来取悦你的小小的芳心/哪怕你忽然的消失/我也无怨无悔。

  关于这一段过往我还有些记忆,记得当时拿给何叶看,何叶看过后哭笑不得,她质问你“忽然的消失”是什么意思?听上去怪吓人的,你解释说:“因为我害怕有一天你会离开我的世界!”当时她还感动的拥抱了你,给了你一个爱的鼓励。

  当时的你们真是好天真好纯粹啊!甚至有点稚嫩让人好笑。现在想想,我真的很怀念过去的我——纯真的你,更怀念那段纯洁的爱情,怀念我的初恋何叶。

  还有,就在今天上午,我的室友发生了一件事,事情这样的,他和一个女人厮混发生了那种关系,这个女人比他大很多而且已经结婚了,结果他俩被那女人的丈夫捉奸在床,那男人就讹了我室友十万块钱。钱是我问妈妈要来借给他的,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总觉得他是被骗了,可他对那女人很着迷,还跟我讲了那女人的悲惨遭遇,听得我也是烦乱不已,不知道如何来判断是非与真假了。总之我觉得男人女人确实应该好好爱,不要去伤害对方,因为人的感情是至真至善至美却又最脆弱的东西。至真至善至美的东西人们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呢?

  关于他们的故事我就不给你讲了,太混乱不堪了,你若听了一定会伤害到你纯真的心,使你感到不快乐,也许以后你自己会知道的。但无论怎样,我希望你能认真对待你的爱,也要认真对待你现在以及以后所经历的事情。并且我希望你在爱的鼓励下好好努力,争取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不让关心你的人失望,也不要让你自己失望,尤其不要让何叶失望。虽然我知道你的未来,但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我希望你能亲身经历过。

  我现在感觉人就像蚂蚁一样,从大的生命体系来看,只是一个生命的程序,人和它们都只是做着生产与消费的一个循环程序,直到死亡消解才算完成,而后新的生命不照样是这么一个过程吗?

  我知道,你即将要高考了,你和你的同学们都对大学抱有美好的憧憬,你们渴望上大学,因为你们觉得大学是一个改变命运的地方。但是啊!我对你们的理想只能抱以唏嘘了。然而我支持你们,不然生命何以继续下去呢?也许你们能够逃离溺境,不会沉沦于那些颓靡的玩乐之中,也许你能以我为戒,不迷妄在这段青春岁月里。

  好了,十八,就给你写到这里吧!现在夜已经很深了,我的室友们都熟睡了。改天我再给你继续写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