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有两小无嫌猜
东竹西影2017-07-26 10:186,016

  18

  又过了一天,李局长和女儿李晓嫦来到了唐家。他们带了半只羊做为回礼,李局长一进门就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今天我们也来了!哈哈哈~”

  唐父因事物繁忙不在,好在唐朝安的母亲今天休闲在家,所以就由他母亲接待客人了。李晓嫦见到唐朝安就嘻笑着:“帅哥,又见面了!”

  唐朝安装作无奈的样子,说道:“相见争如不见!”

  唐母听到耳朵里,立即骂他:“这孩子咋说话呢?”

  李晓嫦笑眯眯地对唐母说:“阿姨,没事儿,他是逗我玩呢!”

  “我可不敢逗警察玩,万一哪天把我关进监狱了!”

  “那是,只要你犯事,我一定会把你关进去!”

  “李局长,孩子斗嘴,你可别介意啊!”唐母安抚李局长说道。

  “哈哈哈,我怎么会介意呢!”李局长慷慨说道。

  “那就好!呵呵呵~”唐母仔细看了看李晓嫦,夸道:“李局长,你们家这姑娘长的挺俊俏的呀!”

  “不给我惹事儿就是好的了!小时候在学校里看见哪个男娃娃欺负女同学,上去就跟人家打架,还把人治的服服帖帖,有时候还把男同学打的流鼻血,为这老师都找了我好几回!你说,好好个女娃娃硬生生要学男子汉!唉~!”

  “哟!这丫头这么厉害呢?”

  “所以就因她这性格,我就让她考了警校!”

  唐朝安听完李局长的话,看了一眼晓嫦,小声对她说:“你真是女汉子中的汉子!”

  李晓嫦则给她爸撒娇道:“爸!你怎么能那么说人家呢?我现在都长大了,传出去,让我以后怎么嫁人啊?”

  “哈哈哈~”唐母、李局长大笑。

  “再说女汉子怎么了?女汉子至少不会被人欺负,还可以打抱不平,是自立自强的表现嘛!”李晓嫦强势言道。

  “是是是,警察姐姐说的对!”唐朝安应和道。

  “虽然我还没有正式成为一名警察,但是,你叫我姐姐,这个我完全接受!来,再叫一个让姐听听?”

  “我叫了吗?没有吧?”

  “你叫了,而且很真切的叫了!不信你问阿姨!阿姨是吧?”

  唐母呵呵笑起来。

  “口误!一定是口误!”唐朝安狡辩道。

  “朝安,你俩是同学?”唐母好奇的问。

  “不是啊!”

  “那你们以前就认识?”唐母继续问。

  “不是!”

  “阿姨,我们昨天刚认识!”李晓嫦补充道。

  “是吗?”唐母感到非常惊奇,他看了看李局长,晓嫦爸说:“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好像就是昨天来我家才认识的!”

  “才昨天认识就这么熟悉了?这两孩子真是奇了啊!”

  “嘿嘿嘿,阿姨,也许是前世我们俩认识,今生又见面了!”李晓嫦说的都有点害羞了。

  “我怎么觉得这是冤家路窄啊?”唐朝安故意和李晓嫦唱反调,似乎他就喜欢这样对她。

  “唐朝安,就说你是不是欠揍?”

  “昂昂,我错了!我错了!”

  “呵呵呵~,我这儿子遇到了能制服他的人了!”唐母转而又对李局长说:“李局长,我看我们以后有望结个儿女亲家哦!呵呵呵~”

  “哈哈哈~行嘛!我也是很乐意的!”李局长笑着说。

  李晓嫦听了这些话反倒羞涩起来,她想了一下对唐朝安说:“哎,你的房间是哪间,要不带我参观一下?”

  唐朝安又难为情起来,他知道他的卧室乱的一团糟,让一个女生看见多丢人啊!唐母却推他们去,说:“朝安,那你就带晓嫦姑娘去看看,我和李局长还有些事要说!”

  唐朝安只得领李晓嫦去他房间了。她走进去环顾了一下,见床上的被子还没折叠起来,床头堆着些衣服,床下扔着袜子,一张写字台上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李晓嫦惊叹不已:“我的妈呀!男生的房间真的像猪窝一样啊!你这是典型案例生活不能自理啊!”

  唐朝安还惭愧说道:“我妈昨天给我收拾过,我没注意保持,就成这样了!”

  李晓嫦则鄙视道:“你还好意思说,不害臊呀?”

  “喂,警察同志,这可是我的地盘!私人领地!”

  “那又怎样?本姑娘看不惯就爱管你!”

  “我的天,你赢了!人民的警察赢了!”

  “那是!哈哈哈~”

  “警察同志,您请坐!”唐朝安故作恭敬客气。

  李晓嫦看了一下,也就一把椅子她能坐下去。“哎呀!你这把座椅都快赶上领导的水准了吧?这么舒服!”李晓嫦坐在上面感受着,转来转去。

  “那是!”

  “唐朝安同志,我问你,你有女朋友吗?”

  “干什么?难不成你想做我女朋友?”

  “去!想得美!不过要是你想嫁给我的话我会勉强考虑一下的!哈哈哈~”

  “哎哟!看把你美的!”

  “那是!怎么样?考虑一下吧?”

  “警察姐姐,真不好意思,我心有所属了!”

  “真的?不信!像你这么邋遢的男生谁会喜欢啊!”

  “喂,不要这样打击人好不?我会改的!”

  “你没听说狗~改不了那什么吗?哈哈哈”

  “你~气死我了!”唐朝安无耐至极。

  “那把你女朋友的相片让我看一下?我看长什么样?”

  “这个~还是算了吧!免得对比得让你难堪!”唐朝安得瑟起来。

  “眼见为实,拿出来看!”李晓嫦略有不服。

  “我没有她照片!”

  “怎么可能,没有照片,那就是没有女朋友了!你说现在有哪个人没有他喜欢的人的照片放在手机里?而且都设置成背景墙了吧?”

  “有还是没有?我也不知道!呵呵呵~”唐朝安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李晓嫦更是放开了笑。唐朝安恍惚起来,最近一段时间,有时候他觉得何叶就是他的女朋友,但那并没有任何依据,就像梦中梦一样,一重梦醒来发觉故事还在继续,他意识到仍是在做梦,就努力反醒,结果一重接着一重好像永远醒不过来一样。此刻,恍惚间,他看到眼前这个女孩的笑脸竟也像是在梦中见过一样,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可以亲吻一般。“不,这不是!”他告诉自己,“这不是何叶!——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也没有女朋友!”

  “你不是!”唐朝安不知不觉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不是什么?”李晓嫦惊奇的问他,“你刚才在想什么?我叫你你都不答应?”

  “什么?没有吧?你叫我了?”唐朝安感到很奇怪,他已经忘记刚才在想什么了。

  “你是不是神经病犯了?”李晓嫦奇怪的看着唐朝安。

  “你才犯了!”唐朝安反击了一句,转而又说:“我好像听见你爸叫你了!”

  “哦,是吗?我怎么没听见!”李晓嫦从椅子上站起来仔细听着。

  “你出去看看!”唐朝安说。

  李晓嫦信以为真,就出去看情况了。她出来就问:“爸,您叫我了?”

  李局长正和唐母聊着,听见女儿叫他,就顺势搭话:“昂昂!是啊!晓嫦,咱们该回家了!”

  李晓嫦转身回来告别唐朝安说:“那个~我要走了!”

  “哦!那你去吧!”

  “你这人一点人情味儿都没有啊!怎么着也该挽留我一下啊!”

  “挽留你?万一你真的留下住一宿了?我可不敢!”

  “无耻!不跟你说了,再见!”

  “慢走,恕不远送!”,晓嫦人走之后,他差点笑出声来,不过他还是站起身跟着出去了。唐母正在挽留李家父女俩,要他们吃过饭在走。李晓嫦却故意对唐母说:“阿姨,你们家唐朝安刚才说家里没米了,所以就不留我们了!”

  “呵呵呵~,姑娘,别听那愣小子胡说!米多着呢!”

  唐朝安辩解道:“妈,我没说!”

  李晓嫦立即补说:“他说了,就是说了!”

  “晓嫦,别调皮了!”李局长说女儿道。

  “李局,你们就留下吃顿饭吧!他爸快回来了,你俩一块喝一点?”

  “不了,不了,改天吧!我还有点事儿呢!”

  “好吧!那就改天吧!”唐母又亲切地握着李晓嫦的手,问她“是不我们家朝安欺负你了?完了阿姨一定替你收拾他!”

  “嗯!阿姨!您一定要好好收拾他,那我们先走了!”

  “好,路上慢点,改天再来玩啊?”

  “会的,阿姨,再见!”

  “再见!”

  19

  时下的年代,气象日新月异,许多时光恍如转眼,那些逝去的事物已经无法再现,随着时间的推移,留给人们的只有记忆了。譬如这新年的景象吧,纵然繁华富丽,可是这年味终究不是记忆里的年味了。

  走在街上,看到满大街都是张灯结彩,来来往往的车辆首尾相接,有时候人都挤不过去,各个商场人头爆满,各种各样的商品炫彩夺目,简直好一派热闹光景。

  距离新年就剩三天了,唐朝安并没有感受到新年的气氛,他和许多人一样觉得年味越来越淡,总在回味着曾经,但是又说不清曾经的年味到底是什么。其实年味每一年都不同,人们却总以为在他们记忆里的那些岁月才有年味,即便那是一个贫穷年代,物品稀少,日子简简单单,他们也感到欢乐无穷。人们的怀旧感啊,总是伴随着他们的一生。

  最近这些日子,唐朝安哪里都不去,也不约任何朋友,他一直呆在家里,可以说玻璃窗外的温度、阳光和风他都感受不到。他成日里只抱着手机,因为他总觉得他心里念念的那个人也许某一刻会约他,他不想因为朋友们的邀约而错过了机会,所以他就选择抱守手机,等待消息。

  幸好他这样的等待,等来了希望。他正躺在沙发上玩弄手机时来了一条短信,是何叶的,内容是:有空吗?陪我出去散散心吧?好吗?

  他立即回复:去哪里?你在哪?我来找你!

  何叶回复:你先出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们在上次见面的地方碰面!

  唐朝安回复:好的!我马上到!

  他发完短信就欣喜若狂地蹦起来,换衣服,照镜子,迅速出了门。

  唐朝安和何叶见了面,寒暄几句就打车向城郊而去。

  唐朝安坐在车里有些莫名其妙,何叶什么话也不说,脸上冷冷淡淡的,眼神一直游离在车窗外飘移的世界,也不看他。

  约半个小时以后,他们在公路边下车,徒步来到一片沙丘林。这里格外清净,荒凉的沙丘上,生长着稀稀落落的灌木丛和低矮的杨树,完全是被严冬肃杀过的景象,没有一点生机。唐朝安隐约感觉到他曾经来过这里。是的,他曾在梦里来过,他依稀记得他曾经的那个梦,在梦里那是一片春夏光景,阳光明媚,风清云淡,草木焕发着勃勃生机。那时他和何叶在沙丘林里追逐嬉戏,后来他们差点发生那种事,他差一点就轻薄了何叶……现在他想起来心依然是一阵乱跳,一阵发热。他偷偷地瞄了瞄何叶,发现她就像一株树,静默地站在那里,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好像实在呼吸这里天地里清新空气。这样的她多么美丽啊!飘飘长发披在肩上,侧面看上去光润玉颜,一身白色大衣虽然裹住整个身躯,却依然显得翘楚迷人。

  “这是我朝思暮想的人吗?好像是也好像不是,可不是她又是谁呢?是雪蓝?是苏雨影?还是谁?亦或是李晓嫦?不,不是雪蓝,也不是苏雨影,更不是李晓嫦。李晓嫦不过才刚认识而已,现在我心里只有何叶,可为什么亦幻亦真呢?”唐朝安在心里狐疑着,他不确定自己内心的情思是为谁,因为每当他情思骚动时,脑海里就会蹦出他喜欢或者有好感的人来。

  “你以前来过这里吗?”唐朝安问何叶。

  何叶惊讶的看着唐朝安,说:“来过啊!你没来过吗?”

  “没有,但是好像梦里有来过!”

  “呵呵呵~梦里?梦里和谁?和我吗?”

  “你怎知道的?就是和你!”唐朝安高兴地说道。

  “呵呵呵~那你知道以前我是和谁来的?”

  “不知道,是咱们同学?”

  “对!”

  “谁?”

  “你!”

  “我?”

  “对啊!你忘记了吗?就是你带我来的!”

  “没有啊!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你梦里怎么会出现这个地方呢?”

  “不知道,我一直也奇怪呢!”

  “那不是梦,是事实!当初就是你带我来的,记得那是高三那年,你说复习太累太枯燥乏味了,想出去走走。我陪着你,你就把我带这里来了。当时正是人间四月天,草木刚绿,天气不冷不热。你一走进这里就呼喊个不停,很多鸟都被你惊飞了,林子里还窜出一只野兔来。你说你喜欢这里,喜欢这里的清静,喜欢自然的景物,自然的声音。当时你还拥抱了我亲吻了我的额头……那天我们在这里呆了好久,我们躺在沙丘上睡着,看着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现在想想,那是多么美丽的时光啊!”

  此时已是深冬季节,但唐朝安听何叶讲着当时的情节,他仿佛置身于那个四月天,脑海里浮起一页页的画面,那些画面并不像是梦里发生的故事。的确他来过这个地方,他确信不已,可是有一个情节他不确定有没有发生过。想到这里他就很想问何叶,当时到底有没有发生那种事?他们有没有尝试性的第一次?他有没有轻薄过何叶?因为若是在梦里,他记得他差点那样做了,所以对于这件事他始终未解其迷谜还又不死好奇心。也许并没有发生过,况且何叶刚才并没有提到过一点点含羞的事。也许那就是他做的一个下流的梦。

  “你在想什么?”何叶见唐朝安陷入沉思的样子,就问他。

  “哦!没什么,我在回忆着你的回忆!”

  “那你回忆起些什么?”

  “我回忆起我们的确来过这里!”

  何叶没有再说话,而是迈着步子在沙丘上走,她每走一步身后就留下一个脚印。当她走出几米外,一串串脚印就进入唐朝安的眼帘。唐朝安也随着在脚印的旁侧走,向何叶追踪而去。他走出几米外,回头看到两排并排的脚印,心中有些欢喜不已,他想,两个人要是就这样一直走下去该多好啊!

  “要是两个人一直这样走下去该多好!”也在回头看的何叶如此说道。她的感概与唐朝安的心理不谋而合,让他的心里忽然间着了火一样,使他感觉到何叶对他们曾经的爱情仍有一丝丝温存,此刻他在想,是否到了主动出击的时候?

  当他还在热血沸腾的酝酿着表达言语时,何叶却深情地说道:“你能再拥抱我一次吗?就像从前一样!”

  唐朝安犹豫着,紧张着,害怕着,他想张开双臂上去拥抱眼前这含情脉脉的女孩,可他始终不敢有所举动,他判断不清她的心思,也害怕那是一个玩笑。这个玩笑一旦破开,他的心思就全都暴露了,可他还不想让初恋女友觉得他对她还有企图。

  然而何叶那深情的渴望的眼神分明是在鼓励着他,她希望他能够再次拥抱她,像从前一样。唐朝安的两条胳膊起起落落,始终不敢张开。何叶的眼眶里水汪汪的,她终于忍不住向唐朝安怀里拥去。当她贴近他的胸膛,他的两条胳膊才紧紧的搂住了她。仿佛是彼此都已期待很久的时刻。

  他们拥抱在一起许久,周遭一片清寂,阳光越来越温暖,北风也停止了吹袭,仿佛一切都刚刚好。

  “你后悔当初分手吗?”何叶问。

  “后悔!可是当初我们好像并没有提出分手!”

  “那你后来为什么不理我了?”

  “我……!那你呢?为什么也不理我?”

  何叶没有回答,唐朝安也不再追问,他们彼此的心里都有不可告诉对方的秘密。

  沉静了一阵,何叶说:“除夕之夜,你能陪我一起过吗?”

  唐朝安感到很吃惊,就问:“去你家?”

  “不是!”

  “那你来我家?”

  “也不是!”

  “那去哪过?”

  “在外面,去酒店,只有你和我!”

  唐朝安听了,心里七上八下,他嘀咕着:“这也太快了吧?这么快就要发生关系了?这个女孩还是何叶吗?不不不,她不是那样的女孩,她不会那么随便的,那她要干什么呢?再说,大年三十不在家过,爸妈能同意吗?”唐朝安还在心里琢磨着,何叶忽然就从他的两臂下挣脱出去了,她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她头也不回的朝来时的路走去。

  唐朝安以为何叶生气了,就赶紧跟着步子上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