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娉婷清铅素靥,偶然见
东竹西影2017-08-24 11:234,644

  16

  春节快要到了,唐朝安的父母又开始筹备送礼的事了。他们商量着下乡去买些全羊给那些把位的领导送去。这几年他们矿业的发展全都靠关系支持着,要不然早被取缔了,因而每逢年节前后或其它节日总要打点一下关系。这里的人们喜吃羊肉,所以拿只全羊做礼也是司空见惯的事了。

  唐朝安从来不爱关心这些事,他父母做什么事他也不清楚。但这次他的父亲硬是要求他跟着一块下乡去。他们所去的地方是他们的老家,是唐朝安出生的地方,他也曾在那里有过一段孩提生活,只是那时还很幼小,所以在岁月的勾陈里几乎没有什么记忆可寻。

  唐朝安和父亲开着车一路转过几十道山弯,才来到了他们的老家。他一下车,一双干净洁白的牌子运动鞋便扎入了土坑,随即扑鼻而来的便是一阵骚臭。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能够散发出来的味道,太呛鼻子了。他看见几个人攒在一块不知在干什么,但他没有先去理会,而是掸弄着鞋子。他父亲早已经上去和他们打招呼了。他弄完后就捂着鼻子跟着过去看看,他看见他父亲给那些男人一一递着烟,那些人拿了烟跟他父亲寒暄几句又忙活起来。他走上去才发现那些人原来是在宰羊。他们已经把羊皮剥了下来,剖开了它的肚子,里面的肠肚都挖了出来,那散发的味道简直让唐朝安作呕,但是他并没有躲开,而是捂着鼻子好奇地看着那些人的残忍动作,看到那血红的羊身血淋淋的,他的心有那么一点点颤抖。

  他听到有人问他父亲:“这小子是你的儿?”

  “嗯!是了!”

  “都这么大了?”那人惊讶的语气让唐朝安有意回头看了一眼那人,那人也看了看他。

  “二十多年过去了,能不大嘛!”唐父说。唐父在这些人面前显得很随和,就连语音强调都变了,不像在城里那样说的字清音真,反倒有些土气。

  那人看了唐朝安半天,唐朝安有时回过头正好发现他的眼睛,只见那人问:“小子,你认得我不?”

  唐朝安认真的看了看那人,感觉和他父亲有一点点相似,但他不知道是谁,所以他回答道:“不认识!”

  “肯定认不出,小的时候走出去就再没回来过!”唐父给那人解释着。又对唐朝安说:“这是你二叔!”

  唐朝安也没叫认二叔,只是“哦”了一声,似有嫌弃之意。

  “小子,你上大学了吗?”

  “上了!”

  “几本?”

  “二本!”

  “哪个大学?”

  “××大学!”

  “快毕业了吗?”

  “明年就毕业了!”

  正在忙活的一个汉子突然说:“你老子那么有钱,你还上那个学有啥用?”

  唐朝安不知道那人和有什么关系,但他听到那些话感到很不受用,所以他的情绪也不顾那人与他什么关系了,就鬼使神差的冒了一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声调很强硬。可是谁也没有听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所以也没人理会他。只见那人把一条肠子撑开口子,往进灌着热水,然后翻弄一番,把里面的粪水反倒了出来。唐朝安闻到那股味儿恶心的差点吐出来。

  一只羊被剥掉皮剁掉四肢砍去头剖除脏腑就算是送人的全羊礼品了。一只羊处理完后,屠户又走进羊圈去抓了,唐朝安跟到羊圈才发现他刚下车闻到的骚臭是羊粪散发出来的。说唐朝安上学没用的那个大叔怂恿他进去抓羊,他本来跃跃欲试,不想让那人觉得他一个大学生什么也干不了,结果被他父亲阻止了。

  一只羊从被抓住那一刻起,它的命便已经结束了。唐朝安眼睁睁的看着屠户将刀子捅进它的咽喉,鲜红且散着热气的血突突的冒出来哗啦啦的流了下去,屠夫的手上沾满了血。羊血也是能食用的,所以屠户用一个器皿接收了血。羊声嘶力竭地哀号着,眼珠子瞪白了很快也就一命呜呼了。唐朝安看着心里都有些发怵,这一天他看着屠夫们连续杀了好几只。他还听到他那个二叔说:“人有时候真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东西!”唐朝安深以为是,但他又暗自鄙视了他的二叔,因为这些羊就是他二叔家养的。

  大约快到下午时候,那些人把全羊一只只装上了唐家车的后备箱和后座,唐朝安特地数了一下有六只。他二叔叫唐朝安父子留下吃饭,就吃羊的肚肚肠肠还有羊蹄羊头这些东西,唐朝安听着都感到恐怖,别说吃了。他父亲说天太晚了,明天还有事,就辞谢了主人的款待,赶车回家了。

  17

  第二天清早吃过早饭,唐父叫上唐朝安给某些领导或重要人物去送羊肉,唐朝安推辞不想去,可是他从不敢对父亲抗命不从。

  唐朝安和他父亲把全羊一只一只送给那些人家,在那些人物面前,他父亲总是恭恭敬敬的介绍他的儿子,有时还不忘溜须拍马。唐朝安听着那些话,看着那些肥头大耳的脸面很不耐其烦,但他非但不能表现出来,还得给他们鞠躬行礼。在见第一个人物时他就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结果出来之后就被父亲骂了一顿,并且教他该怎么做才比较合适,他不敢不照做。

  忙了跑了一天,总算剩下最后一只全羊,要送到最后一家,据他父亲说是要送到公安局长家去。他们抬着全羊来到局长家门前,唐朝安腾出一只手敲了门之后,很快来开门的是一个女孩,长的眉清目秀,女孩问:“你们找谁?”

  “哦!我们找李局长!他在家吗?”唐父恭敬地说。

  “李局长不在家,公安局忙呢!”

  “哦哦,姑娘你是李局长的女儿吧?”

  “我是啊!那你们是?”

  “我是你爸的一个朋友,特地来拜访你爸的!”

  “那您打电话给他吧!”

  “那个~丫头你先让我们进去好不好?你看我们手里提着东西,很重的!”

  女孩观察着东西,问道:“不会是炸药什么的吧?”

  唐朝安有点听不惯了,即道:“对!过年了,给你们家送些炸药,当烟花爆竹放!”

  女孩也毫不退让,说:“你家过年才用炸药呢!”

  唐朝安准备再回击一句,被他父亲喝止了。唐父对那女孩说道:“姑娘,我和你爸是多年的老交情了,这不快过年了,送只全羊给你爸,聊表寸心嘛!”

  “我爸从来不收礼的!”

  “那这样,你给你爸打电话,就说长山煤矿的唐总来找他!”

  “好吧!我打电话问一下!”

  鲜肉还在唐家父子手里抬着,唐朝安感觉胳膊都快酸了。那女孩打完电话后,说:“唐叔叔,你们先进来吧!我爸一会儿就回来了!”

  唐家父子把肉太进去,暂时搁在了厨房的案板上。那女孩给他们倒了两杯水并请他们到客厅坐。

  唐父问那女孩:“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晓嫦,春眠不觉晓的晓,嫦娥的嫦!您叫我晓嫦就行了!”李晓嫦介绍自己说。唐朝安暗自发笑。

  “晓嫦!好名字!你上大学了吗?”唐父又问。

  “上了,上的警校!”晓嫦回答。

  “呀!那将来毕业了就可以和你爸一同在公安局工作了?”

  “这个还不好说呢,呵呵~!”

  “有啥不好说的呢?还不是你爸一句话的事!”

  “我才不要靠他的关系呢!我要凭自己的实力!嘿嘿嘿~”

  “嗯!这姑娘有志气,将来一定是个好警察!”

  唐朝安听了半天,撇了撇嘴,表示一副不屑的神情。李晓嫦早看在眼里,也有点小宇宙要爆发的情绪,不过她没爆发出来。她也时不时看唐朝安两眼,好像要用眼神射杀他一样,唐朝安虽然不看与他直接对视,但他能够感觉到李晓嫦的余光时不时的在扫射他。

  唐父又说道:“我看你我们唐朝安有出息!”似乎有意告诉晓嫦他儿子的名字,“你今年多大了?”

  晓嫦有些不好意思回答,她还特意看了唐朝安一眼。唐朝安就说道:“爸,年龄体重这些都是女孩的秘密,您问也没有用,她不会告诉你的!”

  晓嫦反倒说了出来,她说:“唐叔叔,我今年二十一了,属狗的!”

  唐朝安刚刚端起一杯水喝了一口到嘴里,听到“属狗”二字差点全喷出来,唐父见状瞪了他一眼,他迫不得已立即咽了回去。

  晓嫦则回击道:“你笑啥?难不成你属猪的?”又见唐父在场,就冲唐父笑着说:“嘿嘿~,唐叔叔不好意思啊!”

  “昂!没事儿!你们都是年轻人嘛!”

  唐朝安则回复晓嫦说:“本人是属猴的,是你猴哥!”

  “哦~怪不得一副尖嘴猴腮的嘴脸!”

  唐父听着哈哈大笑,唐朝安则无奈很生气,正想又回击对方,结果从门进来一人,唐父立即起身去迎接:“局长大人回来了?哈哈哈~”

  “哎呀,让唐老板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啊!”

  “哪里哪里,局长也是忙于公务嘛,都是为了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我等一会儿是应该的嘛!哈哈哈~”

  “唐总说笑了,在公职办公事,理所应当啊!可比不了你们赚大钱过小资啊!”

  “这不都是领导的功劳嘛!”

  “不,是人民的,人民的功劳!”

  两位大人哈哈大笑。坐在沙发上的两个年轻人听到大人们的对话,都有几分嫌弃不耐烦。尤其唐朝安,发现他父亲在家里的那副严肃刻板的脸在领导面前转变的毫无痕迹可查,就像变脸一样,换了一张完全不一样的脸孔。他以前从未见过父亲的这一面,也可能是他从未关心过父亲的原故吧,所以他父亲在外世界的样子,他今天是第一次发现。

  忽然李晓嫦招呼他说:“帅哥,要不要去我房间坐坐?大人的事儿咱们就掺和了!”

  唐朝安听说去女孩的闺房,倒有些不好意思,他有点难为情的说:“不~了吧!”

  “哎呀走吧,我都不害羞,你害羞个什么劲儿?”说着就拉起了唐朝安。

  唐朝安也没法再推辞就跟着去了,进去之后他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他放眼扫了一遍室内,见床铺很整洁,墙角摆了一张书桌,上面摆放的书籍也很齐整,还立着一张相框。朝窗户望去,玻璃明净如洗,窗户的闩上挂着一个衣架,衣架上挂着一条粉色内裤,唐朝安立马就将目光移到了别处。李晓嫦发现后,也略显尴尬,她很快把衣物收了起来。她让唐朝安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唐朝安看到相框里的照片,是李晓嫦穿着警服的写照,看上去英姿飒爽很有气质。

  “怎么样?帅不?”李晓嫦得意地问。

  “凑合吧!”

  “什么叫凑合啊?不懂欣赏!”李晓嫦很鄙视的说。

  “又不是嫦娥!”

  “嘿!你这人说话真是欠揍的很!”

  “干嘛?警察要暴打良民吗?”

  “你要是再惹我,看我敢不敢揍你!”

  “哦!我忘了警察还是有功夫在身的!”

  “知道就好,所以以后不要轻易惹我!”晓嫦手指着唐朝安说。

  “是是,我以后绝对会离你远一点,免得爆炸了,伤及无辜!”

  “你这人说话怎么尖酸刻薄的,一定没有女朋友吧?”

  “你怎么知道的?”

  “很明显啊!有哪个男生跟女孩说话像你这么尖酸刻薄的?想想就让人厌恶!”

  “请问你是女孩吗?”

  “你~找打!”李晓嫦气的真的把唐朝安的两条胳膊一抓,拧向了他的后背,疼的他直叫唤求饶。李晓嫦听到外面说:“晓嫦,你别欺负小唐~!”她问唐朝安:“还敢不敢欺负女生了?”

  “不敢不敢,绝对不敢了!求姐姐饶命!”她看唐朝安求饶也就放了他。

  “我的娘啊!你真的是个辣妹子!太狠了!”

  “这才是点皮毛,以后还有更狠的呢?”

  “以后?我可不会跟你有以后,天呐!太可怕了!”唐朝安感觉自己胳膊真像被掰折了,疼的厉害,他不断地揉着疼痛。

  晓嫦看他疼痛的样子,“哎哟!一个大男生要不要这么矫情?”转而又柔情起来,“要不我帮你揉揉吧?嘿嘿嘿~”

  “别别别,我可不敢承受了,我害怕你乘机报复!”

  “报复你也得忍着!”晓嫦说着就给唐朝安揉了起来。唐朝安强扭不过,只得任由着她了。揉了一会儿,唐朝安感觉晓嫦的手劲儿挺轻柔,揉的还挺舒服的。“哎呀,你拿捏这么好,不如做了朕的侧妃吧?啊?晓嫦同学!”

  “侧妃?意思你已经有正主了?”

  “这个嘛,无可奉告!”唐朝安故卖关子。

  “好!那就让你尝尝侧妃的厉害!”晓嫦加了一点劲,把唐朝安捏的“哇”一声,跳了起来。

  “你太凶了,我走呀!”他逃出了晓嫦闺房。正见父亲起身跟晓嫦他爸告别,准备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