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意忘形在酒后
东竹西影2017-07-29 10:467,065

  24

  正月初七在传统节日中称为“人日”。唐朝安的父母这一天要去白云山烧香祷告祈福,唐母问他要不要去,唐朝安说他不信鬼神,还说他父母是封建迷信,不是一个合格的现代人 建议他们也不要去了。唐母说这些话要是让他爸知道了,非得骂他一顿。

  一早上,唐母在衣柜镜子前穿着打扮,唐朝安凑过去和他母亲聊天,无意间翻衣柜时发现里面有几摞钱,以为是他母亲的私房钱,就问他母亲:“妈,您这私房钱放在这里,也不怕我拿去花啊?”

  “你妈的私房钱怎么会放在衣柜里呢?”唐母回答。

  “那这钱是谁的?”

  “咱们家的呗,还能是天上掉下来的?”

  “这么多钱放在衣柜里,怎么不存银行啊?”

  “等会就拿去存,这钱本来是你爸当作礼品送人的!结果人家不收就退回来了!”

  “拿钱当礼品?贿赂呢?”唐朝安惊恐万分。

  “呵呵呵~,本来是打算~,这不人家退回来了嘛!”

  “妈,您和我爸怎么能干这种事呢?这可是犯罪啊!弄不好要坐牢的!”唐朝安很担忧的表情。

  “呵呵呵~,儿子,别担心,这不,你爸就送这一次还被退回来了嘛,以后不会再做了!你放心吧!昂!”

  “我爸给谁送?谁这么英明啊?”

  “就是~李局长!你爸原本把钱藏在礼品盒里送去,结果你们当天去,人家第二天就回礼了,虽然他们没把原来的礼品送回来,但是把里面的钱原数藏在他们买的礼品又送回来了!”

  唐朝安心里还赞许这个官的,他又问道:“那我爸为什么给李局长送钱?是不是犯什么事儿了?”

  “没有!只是想拉近一下关系,方便以后用得着嘛!再说这也是为了你啊!”

  “为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爸是想多给你铺一些人脉关系,以后也好利于你的发展。”

  “那我爸给人家送的礼里面都装了钱?”

  “不是啊!你别胡乱猜了!”唐母急切地说道,仿佛很不愿让儿子知道些什么。

  唐朝安还想继续追问下去,这时他爸从门外回来了。唐父催促着妻子:“收拾好了吗?好了就赶紧走,下午还要回来呢!”

  “好了好了,咱走吧!”唐母边走边对儿子说:“安安,你照看着家,我们下午就回来了,昂?”

  “知道了,妈,那你们路上小心点,开车慢点!”

  唐父唐母离开后,唐朝安陷入了一种隐隐约约的忧虑感,他担心父母亲可能真的做了什么违法犯法的事,他们这些年为了生意去贿赂达官显贵也是很有可能的。可惜他很少关心他们的生意场,他们也几乎不会给他讲他们在外面的事。这些年他在外上学,似乎只有习惯性的问他们要钱,除此他一概不知,一概不管,他们开的公司他都没有去看过。“我的天,我居然都没有好好关心我的爹娘!”直到此时他想起这么多,才发觉他几乎没有关心过他的父母。现在他忽然为他们担心起来了,因为他又想到最近两年全国上下“打虎”、“拍苍蝇”的事件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很多打老虎都打倒了,“苍蝇”能逃避得了吗?他在心里默默祈祷:“父亲大人,你可千万别是一只苍蝇啊!”

  正当他想这些事情越来越担忧时,忽然手机响了,是何叶打的。

  何叶要约他出去,可他却没有之前的那种兴奋感了。事实上从那一夜之后,他就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她了,尽管很纠结,但他仍不忍心拒绝她的邀约,他怕她因此而敏感伤心,他不想让她再有任何的不快乐,尤其不想让她觉出别的什么意思来。作为一个男人,就不该让一个女人受到伤害,唐朝安认为。所以他还是去了。

  唐朝安一见到何叶,她上来就给他一个拥抱,还问他:“这两天有没有想我?”仿佛是热恋许久的恋人了。

  “当然有了,这些年我都一直在想你!”

  “真的假的?”

  “我说真的,你肯定不信?”

  “为什么?”

  “因为你们女人都喜欢无理取闹,就没相信过男人!”

  “你这话可冤枉了不少女人啊!记得曾经,我一直很信任你的!”

  “那现在呢?”

  “现在~我想信任你,你还愿意吗?”何叶语重心长地说。

  “哦~,可以,我觉得我经得起任何朋友的信任!”

  “就是说,我们只能做朋友吗?”

  “不是!我是说我对待朋友都是这样的,喜欢的人更不用说了!呵呵呵~!”

  何叶方才差点阴下的表情瞬间又亮了。

  唐朝安发现何叶的心似乎再也受不起打击了,而他有时候却不得不要说一些牵强的话,好让她感到心情愉悦。

  “你那会儿在电话里说,你想去寺庙里逛?怎么想起去寺庙了?”唐朝安忽尔问何叶。

  “我想去烧烧香,拜拜佛,求个岁岁平安!”

  “你居然也会迷信了?跟我爸妈一样了,他们今天也去烧香了!”

  “你爸妈也去了?”

  “嗯!不过我爸妈去白云山了!”

  “哦!我还怕去寺庙遇见你爸妈呢!其实我也不是信佛!我只是喜欢上了虔诚和干净的灵魂!我想净化自己!”

  “你这样说我还能接受!人啊!确实都需要虔诚和干净的灵魂!”

  “呵呵呵~,你还有这样的思考!优秀青年一枚啊!”

  “你笑了?你居然笑了?哎呀!真不容易!”

  “我笑了?咋了?”

  “你都不知道,从我们回来第一次见面到现在,我是第一次见你笑!”

  “是吗?我没注意到,也许吧!大概好久都没像今天这样比较舒畅的心情了!”

  “舒畅就好!人总该忘掉过去向前看!”唐朝安劝慰着何叶,其实也是在却说自己,他又何尝不是总想着回到过去呢?

  “那我们现在就去寺庙吧?”何叶说。

  “好,坐公交还是打的?”

  “你要是开个车就好了!”

  “我妈没给我留车钥匙,他们开了一辆,另一辆还不让我开!不过今年我让他们给我买一辆!”

  “真的吗?那副驾驶座就是我一个人的,好不?”

  “哈哈哈,好!那这次我们就只能打的去咯!”

  “嗯!”何叶这一声“嗯”,很温柔。

  前往寺庙的人真是不少,寺庙周围停满了车辆,而寺里进进出出的人摩肩接踵,拥挤不堪。唐朝安牵着何叶随人流而进。人们点燃了香头,跪在佛像前,双手合十,三叩首,将香柱插进香炉里,模样十分恭敬虔诚。唐朝安看着人们的举动感觉特别好笑又忍住没敢笑出声。何叶则是双手合十,站在佛前静默地祈祷着。唐朝安抬头看见佛像竟是观音菩萨,竟也毕恭毕敬地给鞠了一躬。后来何叶问他为什么单给观音菩萨鞠躬,他说:“观音菩萨看着慈眉善目,可爱的像一个母亲!”

  因为寺里人群太多,他们没有久留。

  从寺庙出来,时过正午,还属尚早。何叶说她想回高中母校看一看,唐朝安便陪着她去了,到了大门口,校门紧锁,他们进不去就只好走街串巷了。街巷也是他们熟悉的地方,他们一边逛着,一边盘点着各种店铺,哪家已经不存在了,哪家仍然还开着,哪家的什么东西好,他们最喜欢吃的小吃是什么,他们从记忆里寻找着过去的踪迹,叹息少年往事,不免唏嘘。然而欢笑再多也抓不住时间的尾巴,转眼就到了黄昏。

  走了几条街,脚软了,身体也累了。唐朝安对和叶说:“我送你回家吧?”

  何叶想了片刻,说:“今天我不想回去了,我想去1108!”

  “1108?是什么?”

  “你已经忘了?”

  唐朝安仔细想了想,还是想不起来。

  “你居然都忘了!”何叶有点失望。

  “你提个醒,我肯定能想起!”

  “就是除夕之夜~”

  “哦~你是说那个房间号?你去那干什么?”唐朝安疑惑不解。

  “你好笨啊!我要你陪我一起去!”

  “哦~!”

  何叶见唐朝安反应迟钝,就极温柔有情地说:“那天晚上我没有给你,所以我~想补偿你!”

  唐朝安揣摩明白了意思后,身体一下子就酥了,心砰砰直跳,他笑着说:“呵呵呵~,不用了吧?我~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心理准备?”

  “嗯~,你~突然~就~就这么随便地给我,我都不知道怎么接受了,嘿嘿嘿~”

  “随便?呵呵呵~,我是够随便的!对不起,是我多情了!”何叶既尴尬又难过。

  “不是,我不是那意思,你别误会!我~我说错了,我是说太突然了~!”唐朝安急切地解释道。

  “老实说,你是不是嫌弃我曾经我和另一个男生睡过?”何叶眼神专注地看着唐朝安,她渴望他真实的回答。

  “不是!怎么可能!你~你别多想!你怎么会这么想呢?”唐朝安已经心乱如麻了,他不知道该如何缓解这气氛了。

  “算了,也许是我想多了!回去吧!”何叶转身在街头拦了出租车,上车走了。

  唐朝安站着发了半天木呆,他忽然骂自己:“白痴啊!我怎么会说出‘随便’这个词?”

  25

  从初七以后,唐朝安和何叶再没有见面,唐朝安前前后后打电话发短信道了几回歉,都没有得到回应。直到元宵节前两天,何叶发短信说她于元宵那天要返校了,要唐朝安到时候去送她,之后便再什么也没说了。

  等到元宵节那天上午,唐朝安去机场送她,何叶临别时拥抱了唐朝安,之后登机飞了。

  上午送走何叶,下午又有李晓嫦来找他,要和他一起闹元宵。正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26

  正月二十三也即阳历三月十三日那天,唐朝安和李晓嫦一同乘火车返向省城。在这之前,唐朝安的室友老二已经和他联系过,并且将在车站接他。所以到站之后出了车站,唐朝安就和老二在约好的地标接了头。

  唐朝安见到老二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他袭一身粉色小西装,卡着黑色墨镜,头势造型两鬓薄,顶上很飘逸。起初跟他招手他还以为是认错人了。

  老二得瑟着,说:“怎么样?老大,瞧瞧,我这形象,是不是很帅?是不是很牛逼?”

  “帅的掉渣了简直!”跟在一旁的李晓嫦似有讽意地语气。

  “哟!老大,这位美眉是~你又换女朋友了?”老二看了看李晓嫦,转而问唐朝安。

  “别乱说,怎么叫又换了?她不是!”唐朝安尴尬地说道。

  “虽然不是,不过很快是了!”李晓嫦霸气言道。

  “哇哦!这妹子好给力啊!”老二阴阳怪气地说。

  “时间不早了,朝安哥,我先回学校了!”李晓嫦似有嫌弃老二之意,不愿逗留。

  “急什么啊!咱们先吃个饭,完了送你回去呗,我有车!”老二邀请李晓嫦,不过他的言语太得瑟。

  “不用了,不劳您大驾了,也不破费您了!”李晓嫦转而又对唐朝安说:“朝安哥,我回学校还有事,改天再来找你玩!”

  “行,那你怎么走?要不送你吧?反正也有车!”

  “不用,我地铁直接到校门口了都!”

  “好吧!那你注意安全!”

  “这个你还不放心吗?谁敢惹警花姐?呵呵呵~!”

  “好吧!那警花姐你慢走!”

  “好的,再见!”只跟唐朝安打了招呼,轻轻地挥挥手,悠悠而去。

  “老大,这妹子咋这么带劲?”

  “可不,一般人都扛不住!”

  “这么说你扛得住?”

  “我?没那想法!”唐朝安自我肯定的说道,“你的车在哪呢?”

  “在那边,跟我走!”老二说着就带唐朝安找车去了。

  走了三四分钟,二人来到停车场,老二指着一辆黑色的车,得意地说道:“怎么样,老大?”

  唐朝安看着车说:“还不错!多少钱?”

  “十几万!”

  唐朝安想到老二的家庭条件很一般,就问他:“你哪来的钱?”

  “这个等会再告诉你,先上车,哥几个都等着呢?”

  约半小时,他俩来到一家高档餐厅,几个室友已经在等了。还有老四的女友羽毛姐,老五的女友游戏妹。更让唐朝安感到惊讶的是苏雨影居然也在。他和兄弟们一一握过手,和女生只打招呼没有握手,然后他走近苏雨影身边,问她“你怎么也来了?”

  “来迎接你呀!”

  唐朝安一听高兴极了,“是吗?那敢情好啊!”,他挨着苏雨影就坐下了,不料老五说道:“老大,你这样可不合适,这么靠近人家,老二会吃醋的!”知情的人都笑了起来。

  老二过来说道:“没事儿!是我的,她跑不了!”

  唐朝安不明就里,似信非信,惊心不定,他心中疑惑道:“难道我心中的女神已经成别人的人了?还是兄弟的?”

  “老大,你还不知道吧?他们俩已经在一起了。我们也是刚知道,就比你早知道那么一点点!”

  “到底什么情况?你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就是去年寒假前,”苏雨影说:“记得去年放假前我们最后一次的遇见吗?我们在林荫道上碰见,我出校而你要去吃饭,当时你还问我是不是去约会……就那次我是去和他约会了。”

  “我好像有那么一点印象!你们真是太出乎人意料了!”

  “老二也是深藏不露啊!”

  “老二一向如此!”

  这时老二走到苏雨影的椅子后,搂着她的脖颈,娓娓说道:“其实我追苏雨影很长时间了,直到去年期末她才答应了我!”

  “老二,说说你是怎么追到她的?我们也学习学习啊?”老六好奇的问道,他一向对泡妞手法很感兴趣。

  “也没什么,也就是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哈哈哈~”老二说着,苏雨影很难为情的白了他一眼。

  “具体说说嘛?”大家都很好奇。

  “我说的是真的,追苏雨影这样女神级别的美女,全要靠脸皮厚,哈哈哈~,当然还有最重要的是用心,这也是为什么老大没有追到苏雨影,而我追到了!”他的两只手和苏雨影的两只手接在一起,他们接了个吻。

  众人都鼓起了掌。此时服务员端菜进来,放上桌后退出去了。

  “尴尬了,尴尬了!”唐朝安从苏雨影旁边站起,意在给老二让位,他则坐在了老三旁边的一个空位上,老二顺势坐在了他留出来的那个位置。稍后,老二打开一瓶酒,又说道:“各位都把杯子放出来,我给你们倒酒!”他说着从座位上站起来挨个给他们斟酒,完了之后,他回到自己座位,端起酒杯,说:“兄弟们,今天我给大家接风洗尘,来干了!”

  众人遥相呼应,杯杯相碰,一饮而尽。

  “老二如今发财了啊!”

  老二放下杯子后,从苏雨影身边拿过她的包来,说道:“兄弟们,瞧瞧我给苏雨影买的这款包包怎么样?”

  老五女友游戏妹惊呼:“哇!好漂亮呀!什么牌子呢?”

  “香奈儿!”

  “那可贵了哦!好羡慕!”游戏妹露出羡慕的眼光,其他的也注目看着。

  接着老二把包的拉链拉开,从里面掏出几摞钱,堆在桌上,满座的人几乎都瞪大了眼睛。

  老二很硬气地说道:“老大,这是十万块钱,我现在还你!”

  “你哪来这么钱?”唐朝安疑惑不已。

  “赚的啊!就这个寒假赚的!”老二得意非常。

  “干什么赚了这么多?”

  “做生意啊!这年节前后的生意最好做了,也最容易赚钱了!”

  “老二,你没干什么犯法的事吧?”

  “怎么可能?哥怎么会干犯法的事呢?”老二腔调变强地说道。

  几个人都惊叹地鼓起掌来。

  “老二,你太牛逼了,以后可得把兄弟带上一起赚钱啊?”老五羡慕地说道。

  “没问题,今年毕业了,你们都跟着我干吧!哈哈哈~!”

  唐朝安默然,老三默然,其他人笑逐颜开。菜已经上齐,大家动筷子了。

  唐朝安对老二说:“老二你先把这些钱收起来吧!等完了去存银行!”

  老二就把几摞钱收进了包里。既而又说:“各位,我有个八卦你们要不要听?是关于老大的哦!”

  “什么八卦?赶紧说!”,众人的好奇心立即被勾起了,唐朝则莫名其妙,不知道老二要说什么。

  “就在我去接老大的时候,我发现老大又有新女朋友了!”

  “是吗?是不是长的贼漂亮啊?”

  “那是必须的!老带劲了,好像是一个警花!是不是老大?”

  “什么呀!那是我一老乡!不过她的确是警校的!”

  “老乡?没那么简单吧?我都听见她叫你朝安哥啊!”

  唐朝安百口莫辩,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老二,这个警花姐有没有苏雨影漂亮?”老五当着苏雨影的面故意这样问。

  “当然没有!”老二干脆而肯定的回道。苏雨影莞尔笑了表现的很矜持。唐朝安似有些不快。其他人则拍手叫好。有人称赞道:“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其实在唐朝安心里,一直把苏雨影当作是一个不可攀折的仙花,他们之间就像隔着一条河一样,他始终不敢淌过去。苏雨影的确是一个女神,她言语温柔,身材修长,从认识之初到现在她是越加的淑美起来,越来越有气质。所以他也一直就清楚他不过是她的追慕者之一,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现在自己的兄弟得到了她,他在心里嘀咕:“老二是一个多么不忠于爱情的人啊她怎么会选择了他呢?”

  大约都吃的差不多停了筷子,苏雨影很异样地看了看老二,问他:“你不是吸烟吸的很勤吗?怎么自从进来都没见你吸一次?”

  “你不是不喜欢我抽烟吗?所以我戒了!”

  “谁信呢!”

  “我们宿舍有四个烟鬼,只有老三和老六不抽!”老五插话说。

  “我们是没钱抽!”老三直率地说话,把大家逗笑了。

  “知道为啥我们不在这个场合抽烟吗?”老四卖着关子。

  “为什么?”羽毛姐问。

  “因为我们从不在有女人的场合抽烟!”

  “哟!你们什么时候这么懂事了?”羽毛姐不屑地看了一眼她的男朋友。

  “想知道为什么吗?”老五也卖起了关子。

  “为什么?”游戏妹问。

  老二老四老五三个烟鬼互相看看,会意之后齐声道:“因为这是我们老大定下的规矩!”

  大家把目光又聚焦在唐朝安身上。唐朝则故作镇定,道:“我定的吗?我不知道啊!”

  “好,既然没这个规矩,我就抽一根!”老五说着就从兜里掏烟。

  “老五,你敢!”唐朝安用眼色制止着老五。他犀利的眼神把大家尤其三个女生逗笑了。

  “老大你不是说没定这个规矩吗?”老五抗议道。

  “我定没定过这个规矩无所谓,关键是做为一个男人要懂得尊重身边的女同志,尤其是你所喜欢的人,爱她你就呵护她!”唐朝安有模有样的一番话刚落音,顿时呱叽起掌声来。有的人投给他不屑的目光,主要是吸烟者;有的人则投来的是赞许的目光,在场的三个女孩。苏雨影有点刮目相看的意思,唐朝安却不敢对视人家,等苏雨影把眼睛移走之后,他才微微扭了一下头,瞄了一眼对方。他不敢多看,毕竟她已经是老二的女朋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