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世故是江湖
东竹西影2017-07-28 11:477,455

  22

  大年初一,唐朝安从酒店回到家进门第一眼就看见父亲在沙发上坐着,他叫了一声爸便准备回自己房间,结果被唐父叫住了:“过来坐这,我有话说!”

  唐朝安不敢违抗,只好过去坐下。家里再没有动静,也不见他母亲的身影。

  “大年初一,你没把人带回家来吃个饭?”唐父问。

  唐朝安一听父亲这样说,就知道他母亲把情况告诉了他父亲,他只好说:“我邀请了,她说不好意思,改天再来!”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都是迟早的事?”唐父的话音不太平和,唐朝安灵敏的感觉到他对自己年三十不着家的行为不满意,他只好默不作声。

  过了一会儿,唐父说道:“你妈今天走娘家拜年去了,可能得两天。明年,我会带你去给拜访一些重要的人,这些人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今天给你提个醒,不要像上次一样,见了人理都不理!知道吗?”

  唐朝安一听就有些不耐烦,颇为不屑。

  “你别一脸不屑的样子!和这些人搞好关系,那就是为你的将来在铺路!人情世故,社会关系都是生存发展的有利资源,你必须花时间花心思去了解掌握!难道这些东西学校都没教你吗?我看这几年你的学是白上了!年前带你去给人送礼,你见了人趾高气扬!别的不说,毕竟人家都是长辈吧?你连个招呼都不打,问候都没有!很没有礼数!我见人家清华北大出来的也没你这份骄气吧?”

  唐朝安听的哑口无言却怒气填膺,他很想反驳父亲说他十分厌恶那些道貌岸然的人物,但说多了恐怕还要继续挨训。所以他保持了沉默。

  大年初二,唐父带着他的儿子奔向拟定的各个人物家。每到一家,唐父就十分恭敬地把人物的情况当面介绍给儿子,唐朝安不耐其烦却又无可奈何地听着那些吹捧的语汇,见人物前父亲教他如何陪笑、怎样搭腔、如何赞美等等,见过之后又给他总结经验教训。他父亲说的头头是道,条条有理,总结了比黄金定律还有科学价值。前面拜过许多人之后,最后一站,他们来到李局长的家。唐父告诉儿子,要经常来李局长家走动,跟局长的女儿多来往。这样以后要是犯了什么事儿,局长的头衔总会有作用的。唐朝安发现他父亲这一天仿佛变了一个似的,有时候说话着实有点好笑,但他是不敢笑的。

  来到李家门口,唐朝安敲了门,开门的是李晓嫦。李晓嫦见是唐朝安来了,满脸笑容,欢喜不已。她很客气地问候过唐父,然后拉着唐朝安就往里走,越过她的父母亲,直接奔向了她的房间,弄的唐朝安十分拘谨。只听见晓嫦的妈妈说道:“这丫头,没一点女儿家的样儿!”

  李晓嫦也不管,径直进了她的闺房,却听见唐父叫道:“唐朝安你先过来给主家拜个年,没礼貌!”

  李晓嫦才发现她忽略了这一点,羞涩的冲大人们笑了笑。唐朝安则立刻出来向晓嫦的爸爸妈妈鞠躬作揖,问候吉祥,祝福安康。李局长夸赞他是个好小伙子。

  晓嫦妈妈说:“小子,你去晓嫦房间吧!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话题,跟着大人就只能干坐着了。”

  唐朝安旋即离开客厅,去了晓嫦房间。

  晓嫦妈笑着说:“这两孩子倒像亲兄妹似的,一点也不生疏!”

  “是啊!也许是独苗一个久了,总渴望还有一个兄弟姐妹相伴着!”唐父说。

  李局长却有不同看法,他戏说道:“依我看啊!倒是能成一对好姻缘!哈哈哈~!”

  “哈哈哈~那我们可就高攀了啊!”

  “哎!哪里话,我还怕你们家小子看不上我们晓嫦呢!”

  “晓嫦这么好的姑娘,就怕他小子没有那个福份呢!”唐父谦和说道。

  晓嫦妈则说道:“老李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这两孩子挺般配的!”

  “三人哈哈一阵大笑。既而晓嫦妈说她要出去买菜,就走了。

  李局长又问唐父:“唐总去年生意做的怎么样?是不是又发大财了啊?”

  “唉!勉强维持了,时下正是经济转型时期,煤矿产业都在做大手术,很多私人煤矿都被叫停生产了,我这私人小煤矿也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据我了解,唐总和很多部门的人物都有关系,让他们保你嘛!啊?哈哈哈~!”

  “呵呵呵~,李局长说笑了!我哪敢攀附那些官老爷啊?”

  “官老爷?哈哈哈~!唐总觉得我李某人像官老爷吗?”

  “您倒是不像,作为人民警察,您在群众的眼里还是受欢迎的!”

  “唉!让人民有些失望了,只能给他们抓一些害虫了!对于那些有裙带关系的苍蝇蚊子我是无能为力啊!”

  “哈哈哈~李局长这话寓意很深啊!”

  “有句话叫‘小心驶得万年船’,做为朋友我诚心祝愿唐总顺风顺水!”李局长的表情很诚恳。

  “谢谢局长大人!我一定谨记!呵呵呵~!”唐父面不改色,对答如意。

  另一房间里,两个青年男女也在对质着。

  李晓嫦问唐朝安:“前天晚上你在干什么?”

  “前天晚上?”

  “对!就是除夕之夜!”

  “哦!我~也没干什么!就看春晚了!”

  “是吗?那我给你发短信怎么不回我?”

  “你发了吗?可能是我没注意到吧!那天发短信的人太多了!”唐朝安狡辩着,那天晚上他分明是在陪何叶,把手机关机了。

  “那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单单就没注意到我的?”

  “这个嘛~可能你不是幸运观众,要么就是你太凶了!哈哈哈~!”

  “什么?你再说一遍?”李晓嫦摩拳擦掌,咬唇瞪眼,一副要揍人的架势。

  唐朝安连忙承认错误,讨好求饶,因为上次的教训他有点怕这位女汉子了。

  “知道警花姐的厉害了吧?所以以后别惹警花姐生气,知道不?”李晓嫦得意昂扬。

  “是是是!知道!知道!”唐朝安也很配合。

  “那我问你,春晚冯巩演的那个小品叫什么来着?”

  “那个~我没注意看!嘿嘿嘿!”

  “那郭冬临演的那个呢?”

  “那个~我忘了!”

  “今天才初二,你就都忘了?分明就没有看!”

  “我压根就没看啊!”

  “老实说,那天晚上你干什么了?”

  “好吧!实话说那天晚上我出去和一个女人睡觉去了!”

  “咦!你真下流!”李晓嫦一脸嫌弃鄙视他的样子。

  “哈哈哈~,你信了?”

  “不信,也信,万一是真的呢?”

  “真的就真的呗!男人嘛!偶尔风流一下也是可以的!”

  “滚!滚!滚!”李晓嫦十分生气的骂道,把唐朝安都吓了一跳。

  “好吧!那我滚了?”

  “滚吧!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哈哈哈~!我是骗你的!这你都信?也太不了解我了吧?我可是地地道道的纯爷们儿!”

  “切~,我都不想理你了!”

  “那好吧!我走了!”唐朝安说着就离开晓嫦房间出去了。

  唐父见唐朝安出来,便跟李局长告了别,父子二人离开了。

  唐父在回家的路上问唐朝安:“你和李局长那个女儿在谈恋爱吗?”

  “没有啊!”

  “我看你们关系不一般啊?”

  “就一般朋友关系!”

  “我看那姑娘挺不错的,人长的也不错,家庭背景又好!”

  唐朝安知道父亲的意思,更知道他是想拉近与局长的关系。但一想到这是一种攀附,他就十分憎恶,但他又不敢反对父亲,所以他又保持了沉默。

  唐父进一步说道:“如果你喜欢的话,他父母这边由我出面去说。等到今年你们毕业,争取到年底再把婚结了!我和你妈也就少操一份儿心了!”

  唐朝安则喏喏言道:“结婚还早呢,我想等到三十岁以后再说!”

  “那不行!还是趁早结了,家庭事业两不误!”

  唐朝安不敢再抗言,陷入了沉默,两眼望向了车窗外。他脑海里又想起了何叶,关于婚姻,他最初的想象便是和何叶结婚,他曾想象何叶穿着洁白的婚纱,与他手牵手一起走向神圣的殿堂,在上帝面前宣誓,他们生生世世爱着对方,无论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他也曾想象着他们幸福的生活,他们一起做饭,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即便是吵架他们也会吵着吵着就笑了。

  23

  到了初三,李晓嫦和她妈就反来唐家拜年了。唐母开门迎接客人,互相问候后,晓嫦妈说:“闲着没事儿,过来串个门!呵呵呵~”

  唐母说:“串门还这么客气呀?呵呵呵~”

  “阿姨!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大过年的,串门哪有空着手的道理啊?”

  “哎哟!这姑娘真懂事儿!”唐母夸赞了李晓嫦。

  李晓嫦美滋滋的回应:“谢谢阿姨夸奖!嘿嘿嘿~”

  已经大中午了,唐朝安还在睡觉,听见有人敲门,他以为又是他母亲来催他起床,家不加理会。但外面敲个不停,又不似母亲平时敲门的节奏,他才迷迷瞪瞪地下床去开门。然后又迷迷糊糊的回到床上躺下。李晓嫦也没说话,而是悄悄地进来,从床下捡起一只唐朝安的臭袜子,往他的鼻子上方一悬,直触到他的鼻子。唐朝安在被刺鼻的臭味和毛茸茸的刺激下睁开了眼睛,他猛然看见眼前有一张人的脸孔冲着他龇牙咧嘴,他“啊”的一声,尖叫声把李晓嫦也吓的尖叫一声,这接连两个声音把外面的两位妈妈也惊动了。

  唐母惊疑说道:“这两孩子干啥呢?一惊一乍的,该不会做出什么不体统的事来吧?”

  晓嫦妈倒觉得:“不会的,我女儿我了解!她一定又在捉弄你家小子呢!”

  “是吗?哎呀,可千万别做出啥出格的事来!”

  “哎哟!你就放心吧!两个大人还在呢!再说我们家晓嫦可不是个随便的女孩子!”

  唐母听着有点不快,觉得自家孩子虽然是个男孩,也不是个没家教的孩子啊,但是唐朝安年三十约会这件事,又让她感到多疑,毕竟孩子都长大了。所以她也不好反击晓嫦妈了。

  晓嫦妈也很懂人情,她立即转言道:“不过这两孩子倒挺投缘的,前后才见过四次面,就好的像一起玩大的一样,亲近的很!”

  “我也发现了,你说这两孩子会不会在谈恋爱?”唐母是有意试探晓嫦妈的意思。

  “我也不清楚,我那丫头长大了,有些话也不跟她妈讲了!”

  “唉!我的小子又何尝不是呢!”

  “也是咱们老了吧!现在的年轻人,大人根本束缚不了了!”

  “就是!”唐母转而又问道:“哎,他姨,你家晓嫦有男朋友了吗?”

  “我问过,她说没有!事实就不知道了!那~你家朝安有对象吗?”

  “应该没有,我都问了好几回了,都说没有!”唐母又想到儿子除夕约会的事儿,就又试探性的问晓嫦妈:“哎,他姨,我问你个事儿,你家晓嫦年三十晚上在家吗?”

  “在啊!陪我们看了一宿的春晚,咋了?”晓嫦感到很疑惑。

  “昂昂,没事儿,就问问,呵呵呵~”

  再说两年轻人的情况,唐朝安见一女生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惊恐不已,他身穿睡衣,头发凌乱,形象全非,被眼前的女生嘲笑了好半天,还被拍了不少照片。他催她赶紧出去,她就是故意不走。

  “你不走我就直接换衣服了昂!”

  “那你换啊!我又不怕,再说我正想了解一下男生的身体!嘿嘿嘿,呵呵呵,哈哈哈~”

  “不是吧?你们女生现在都变成这样了?”唐朝安一脸惊恐。

  “不要连累其她女同胞,只有我!你赶紧脱!哈哈哈,呵呵呵,嘿嘿嘿~”

  “你这笑太吓人了!好!既然你要看,我男子汉大丈夫,也不怕你!”他说着就把睡衣脱掉了。

  李晓嫦还没看见什么就双手捂上了两只眼睛。

  “你不是要看吗?怎么?不敢了?”唐朝安得瑟起来,实际上他还穿着一件呢。

  “我~我才不要看呢,你下流!你无耻!”李晓嫦转过身开门出去了。

  外面两个人正聊的热,看见李晓嫦出来,唐母就问:“怎么了?丫头,我们家唐朝安没欺负你吧?”

  “没有,他起床换衣服呢!”

  “昂,那就好!来,姑娘,过来坐!”唐母招呼着晓嫦。

  此时,唐朝安从房间里溜出来又溜进了卫生间。

  唐母握着晓嫦的手,问她:“姑娘,阿姨问你个事儿?”

  “阿姨你说,啥事儿?”

  “把你嫁给我家唐朝安,做我的儿媳妇,怎么样?”

  李晓嫦腼腆起来,说:“好呀!就怕你们家唐朝安看不上我呢!”

  “他哪里有资格说看不上呢,他要能娶了你,这辈子就烧高香了!”

  “呵呵呵~,阿姨您真有趣!其实吧,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什么?你有男朋友了?你不说没有吗?”晓嫦妈惊讶问道。

  “我没敢告诉您,怕您说我小,不同意我谈男朋友!”

  “唉!也难怪,这么好的姑娘,哪个小伙子不惦记啊?”唐母很可惜的抚摸着李晓嫦的手。

  “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事儿都瞒着妈!真不像话!”

  “跟阿姨说说,那小伙子和我家朝安比,怎么样?”

  “他吧,没你们家唐朝安帅,也没你们家有钱,但是人很踏实,有上进心,生活独立自主,特别是他有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气质!”李晓嫦说这些话的时候就特意注视着唐朝安的举动,她很希望他能听见这番话,也想看看他的反应。而唐朝安似乎没有听见,从卫生间出来又进自己房间去了。

  “这孩子,你说的小伙子真有那么好吗?现在的年轻人都那么浮藻,那样的人可是很难得一见的!”晓嫦妈怀疑。

  “姑娘,你手机里有他的照片吗?能给我们看看吗?”唐母问。

  李晓嫦动了动脑筋,就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给两大人瞧。

  唐母边看边评价说:“哟!真不错!穿着警服挺有精气神,就是模样看上去显老!”唐母忽然觉得后面这叫话不该说,毕竟有晓嫦妈在,这样评价人家未来的女婿有点欠妥,她又忙补充道:“确实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比我们家朝安强,晓嫦姑娘很有眼光啊!”

  晓嫦妈看着,也说:“确实有点老!像个结过婚的男人!”

  李晓嫦差点笑出声来,只是她怕暴露出说谎的破绽,就强忍住了。

  这时唐朝安从房间出来了,他对唐母说:“妈,我想出去吃个饭!”

  “行,那你去吧,我给留的饭估计都凉了!”

  “那我下去了,”转而对晓嫦妈招呼道:“阿姨,您和我妈聊着,我出去了!”

  “嗯!那你去吧,孩子!”

  随后唐朝安便往出走了,李晓嫦急忙喊道:“喂,怎么不跟我打招呼啊?”

  “难道你不跟我去吗?”

  李晓嫦嘻嘻而笑,对她妈说:“妈,那我去了?”

  “那你去呗,死丫头!”

  李晓嫦又腼腆地向唐母打招呼道:“阿姨,那我去了?”

  “好,你们出去可要小心点啊!现在治安可不太好!”话出以后,唐母忽然觉得在局长夫人面前说了实在不应该说出来的话,好尴尬。

  两年轻人已经关门去了,晓嫦妈还嘱咐晓嫦:“早点回家,晓嫦!”

  “知道啦!”门外隐约传回这句话来。

  唐母看着晓嫦妈,呵呵一笑,道:“你家姑娘真的有对象了?”

  晓嫦妈说:“我不信!”

  李晓嫦和唐朝安从家走出来就开始发笑,唐朝安感到很奇怪,就问:“什么事让你抽风一样的发笑?”

  李晓嫦止住笑声,说:“你妈刚才问我有没有男朋友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告诉她我有男朋友了!”

  “接着呢?”

  “接着你妈就各种叹息,可惜!”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你妈原是想让我当她的儿媳妇!”

  “那你高兴啥?”

  “我高兴你妈她老人家喜欢我呀!”

  “这有什么可高兴的呢?”

  “这就是说,你爸妈这边,我是一个合格的准媳妇了,那我只要把你拿下,以后就可以成为一家人了!哈哈哈~”

  “姐姐,你放过我吧,就你这笑就能把人吓死,成了一家人,还不把我折磨死啊?”唐朝安故意表现出一脸惊恐相。

  “你信不信我一拳打哭你?”李晓嫦又摩拳擦掌摆出了架势。

  “昂~我错了,我怕你了,李大侠,我错了!您高抬贵手!”

  “这还差不多!非逼我女汉子!哈哈哈~,嘻嘻~,其实人家也是很温柔的嘛!”李晓嫦从笑声中把女汉子转变成了小娇娥,这是一个神经质女生。

  唐朝安看着李晓嫦,恍然觉得眼前这个女孩有那么一点点让人喜欢的感觉,这种感觉和他曾经喜欢何叶的感觉有点相似,但他却说不出来到底哪一点相似。

  “你又在想什么呢?”李晓嫦好奇地问。

  “哦!什么也没想啊!”唐朝安恍然初醒。

  “为什么你时常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让我很好奇哦!”

  “呵呵呵~,没什么,真的!我只是在想我吃过饭后去哪玩?”

  “不对!我冥冥感觉到你是在想某一个女生!”

  “哈哈哈~,你是从哪感觉到的?”

  “女人的第六感!你说,到底有没有在想某个女孩?”

  “有还是没有?”

  “有没有你还不知道吗?行了,你就告诉我她是谁?现在在哪?我要和她决斗,抢男人!哼!哈!”李晓嫦摆了两个格斗姿势,看起来滑稽好笑,让唐朝安的表情都变得无法形容了。

  唐朝安吃过饭后,李晓嫦说她想去打桌球。于是们就去俱乐部打了几局,结果唐朝安是个菜鸟,没赢了一局。李晓嫦觉得不带劲,就想去滑旱冰,这个唐朝安就不更会了,他原本不想去,但李晓嫦硬拉着他去,并说她带他滑。

  到了旱冰场,唐朝安晃晃悠悠上了场,站也站不稳,李晓嫦拉着他手把手地教,结果他是一次又一次地摔倒,让他的教练哭笑不得。还有好几次他倒了还把李晓嫦连带摔倒了,有一回,李晓嫦没撑住来自一个男生的压力,两人同时摔倒,结果唐朝安直接压在了她身上,他的头就杵在她的胸脯上,让她是既尴尬又一阵疼痛。无可奈何,唐朝安只好退到一边,看她一个人滑舞了一会儿。

  滑完旱冰,又来到体育场,玩各种体育器械。李晓嫦在器械上玩得简直如鱼得水,彻底上演了一场女汉子的动作片,让唐朝安看得目瞪口呆。而他自己无论玩哪一个器材,才不过三两下就磕磕碰碰,一副受苦受累的样子。让一个小女子不停地嘲笑着他,还觉得脸上挂不住,偏要逞强,却越发丢人现眼。

  他们玩的累了,就坐在草坪上闲息,抬头望上天空,一片澄澈无比,明媚而温暖的阳光普照着大地,似是春的回暖。李晓嫦忽然想吃冰淇淋,唐朝安便跑去买了两块回来,继续坐在草坪上享受着浅浅时光。

  下午以后,李晓嫦才要回去,唐朝安便把她先送回家自己再回家去。

  分别时,李晓嫦说:“今天玩的很开心哦!”

  唐朝安说:“开心就好!”

  某些时候,某些情景,某些人和物和事总是容易引起人的回味。唐朝安回到家后一晚上都在回想着白天与李晓嫦在一块玩耍的情景。他觉得李晓嫦看起来像一颗快乐的种子,处处都能开出快乐的花朵来,并毫无保留的感染着跟她在一起的人。她是一个女汉子型,但有时候又很可爱。特别是在滑旱冰的时候,他站在边上,看她一人在场上飞舞,她的身体自在轻盈的飞旋着,像一阵轻柔的风迷人的眼,很动人心弦。但那与爱欲无关,唐朝安觉得,那种动人心弦的美是纯粹的,女孩子的身体自由的表现也是纯粹的。

  想当初他喜欢何叶,既是喜欢她的单纯,也是单纯的喜欢她。而如今时隔三年多的她再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时,她已经与他印象里的那个女孩似是而非了。她现在给他的感觉是凄婉迷茫,这大概是她所说的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让她变成了那样,毕竟背叛是爱情的死穴,而她恰恰就被人点了死穴。

  其实这几天他经常也想起何叶的爱情故事,那虽然是她的不幸,却让他为之痛惜,他甚至怨恨自己当初不该那么轻易地放弃他们的爱情,他想如果他不放弃,也许何叶就不会受那么重的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