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向天涯各自知
东竹西影2017-08-06 09:505,348

  43

  6月28日,一个终结大学生活的毕业典礼仪式日,所有毕业生都穿上了学士服,一个个欢欢喜喜,得意洋洋的接受拨穗礼。仪式结束后,三三两两地就都散了,却总能看见角角落落里躲着一个两个或几个哭泣伤别离的人,这种景象女生居多。

  唐朝安没有参加拨穗礼,他躲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他的同学们受礼。他所以不去参加是他不愿接受毕业这个事实,他觉得自己的世界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他不知道拿什么去毕业。他站在远处被导员发现了,这次导员却没有招呼他去而是走过来找他了。

  “唐朝安,你怎么不参加典礼?”导员边走边问,快逼近他了。

  唐朝安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索性就不回答了。他仍然站在原地等导员走过来。

  “怎么?心情不好吗?”导员问。

  “有点儿!”

  “其实,你们家的事我有些了解。但事实已然如此了,所以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你现在需要的是振作,不能再消沉下去了,知道吗?”

  “嗯!”

  “你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找份工作。我想你已经没有经济来源了,所以你得赶紧挣钱养活你自己,知道吗?”

  “嗯!”

  “还有,大家都把三方协议签了,就你没签,你得赶紧想办法把协议签了给我,学校要存档,还要统计就业率呢!”

  “嗯!”

  “你别老‘嗯’啊!赶紧行动,就剩三天了!这孩子,愁死人了!明天我在办公室等你,把签好的三方协议给我拿来,知道吗?”

  “好!”

  “行,那我走了!你好自为之吧!”导员说完转身离去了。

  接着五个室友向他走来了。他们做起了几年来形成的招牌范式,老二马俊,学着太空步的动作,老三贺兰山则是一本正经的步调,老四乔茂,打篮球跨步式,老五冯延,坐着游戏动作,嘴里喊着“德玛西亚”,老六武平,走着魔鬼的步伐。他们是想逗他们的老大开心一笑。

  唐朝安的确被他们逗笑了,但这笑也仅仅是一点点强颜欢笑罢了。

  “老大,导员找你什么事?”老五问他,其他人也想知道。

  “是不是三方协议的事?”老四猜测说。

  “嗯!她明天就要!”

  “这还不好办吗?找老二啊!分分钟给你搞定!”

  “老二怎么弄?”唐朝安看了一眼老二,问。

  “老二开的店,他有经营章子啊!给你盖个章不就行了吗?”老五抢先答道。

  “这个行吗?”

  “当然了,我和老四也都是老二给弄的!”

  “老二,能行吗?”唐朝安问老二。

  “当然可以,就怕你不乐意!”老二说话略带讽意。

  “为什么?”

  “因为我是卖猪蹄的!协议上填这个你愿意吗?”

  唐朝安有点犹豫了。老五立即劝说道:“哎哟!那有啥嘛,只是个就业协议嘛,实际上你又没有去干!”

  “对!就是!”老四附和道。

  “这个三方协议就这么随便吗?”

  “对啊!学校只管他们的就业率,这个协议就是为了统计证明,至于你到底有没有就业他们是不管的!”

  大家听着就都笑了。

  老二忽尔说道:“兄弟们,今天晚上我们聚餐,这在大学里的最后一次,所以没人缺席吧?”

  “没有!不过今晚我不喝酒!”老四说。

  “为什么?”

  “因为今晚我要和我家羽毛姐举行毕业典礼,嘿嘿嘿~!”老四的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什么意思?”

  “就是羽毛姐要把她的初夜献给我啦!哈哈哈~!”

  “我去!你们谈恋爱这么久了,你才和她上床睡觉?”老五说。

  “就是!你也好意思给我们显摆?丢人不?”老二说。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这才是爱情的神圣之处,这才是真爱!而且我们商量好了,打算在今年国庆节结婚,所以到时候你们一个都不准缺席,否则咱们就别论兄弟!”

  “哎呀!真是羡慕嫉妒恨,老四这大学上的才叫一个值,赚了一个媳妇儿回家,你看看咱们几个,谁能和老四比?”老六说。

  “的确,在大学里的这场爱情游戏中,老四是赢家!”老二如此说。

  “你呢?不是有苏雨影吗?”唐朝安疑惑地问,他觉得老二的话语别有他意。

  “分手了,昨天刚分的!”

  “为什么?”唐朝安惊呀不已,他急切地想知道原因。

  “不为什么!”

  “为什么?”唐朝安又问一遍,语力加强了些。

  “这个没必要告诉你吧?”老二似有对抗之意。唐朝安对此也只能是有心无力了,尽管他是想关心苏雨影,但他已然提不起气力来质问老二,虽然他知道他们二人分手多半是老二的问题。

  恰就在此时,唐朝安的电话响了,他一看却是苏雨影打来的,他匆匆避开兄弟们,去接电话。

  苏雨影说她想和唐朝安见一面,他们就约定在了操场。唐朝安挂了电话,和兄弟们打过招呼,径自往操场去了。

  唐朝安到操场时,苏雨影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行礼箱都准备好了,是要离开了吗?”唐朝安正琢磨该怎么说开场白呢,看见苏雨影拉着行李箱,就顺势问她。

  “是啊!跟你告个别,就走了!”

  “要去哪啊?”

  “先回一趟家,未来去上海!”

  “你要去上海工作了?”

  “对!你呢?工作签了吗?”

  “没有!”

  “哦!家里人给安排吗?”

  “嗯~!”唐朝安这个回答有些绊嘴,他也只能如此敷衍了。

  “那挺好的啊!”苏雨影赞道,“咱们走走吧?”他俩站着聊了几句,苏雨影感觉面对面聊天有些不好意思,因而她才建议边走边聊。

  他们绕着跑道走了,行李箱就搁在原地不动。两个人都沉默地走着,各自心里都有话说,却都还等着对方先开口。跑道都快走了一半了。

  唐朝安终于忍不住问:“你和马俊分手了?”

  “嗯!”

  “为什么?”

  “不为什么!”

  “我不信!为什么?是不他对你不够好?”

  苏雨影哽咽着,她似乎对这个话题感到很痛苦。唐朝安注意到她的表情越来越惨淡凝愁了,看上去心灰意冷。他知道她受伤了。而且他早就预料到苏雨影终究会受到伤害,从他知道他俩在一起的那一刻起。

  “他是不是伤害了你?”唐朝安急切地问道。

  苏雨影仍然不肯说话,她强忍着泪水。唐朝安却越发急切了。

  “他简直就是一个禽兽!”苏雨影忽然喷出这么一句充满愤怒的话来,“我把我最美好的青春给了他,他却把我当成一棵白菜想送给别人!他毁了我的青春啊!”苏雨影崩溃地几乎哭泣起来。

  唐朝安听到她这样,胸中瞬间就凝成了一团怒火,尽管苏雨影没有说出具体的事情来,但以他对老二的了解,他也能够想象得到他能做出的恶劣行径来。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老二竟然会做出把女人“送给别人”的事来。此刻老二要在眼前,他会二话不说就重重给他几拳。

  “这个狗日的!当初我真应该阻止你们在一起!”唐朝安气愤不已。

  “你怎么阻止?”

  “如果当初我告诉你关于他的一件事,你肯定不会和他在一起的!”

  “什么事?”

  唐朝安忽然意识到他向老二承诺过不对任何人说起那件事的,面对苏雨影的追问,他有些犹豫难言了。

  “其实你现在说出来又有什么用?我的青春还能挽回吗?我再也不想听到任何关于那种东西的事了,太恶心!”

  “我对不起你,是我没做好你的朋友!”唐朝安说:“当初要是我能够劝阻你,至少能给你提醒的话,你也许就不会受到伤害了!”

  “不怪你!是我自己瞎了眼!”苏雨影自怨自艾,她说:“一直以来,我对爱情都抱有美好的期盼,所以处处小心谨慎,不轻易接受男生的追求,可是挑来挑去,到最后却挑了那么一个人渣,还把自己最珍贵的部分给了他!”她说这些的时候,情态是痛苦万分的,仿佛恨不得把自己世界里那些恶心腌臜的东西全都掏出来,掏的干干净净。

  唐朝安则发自内心的懊悔着,他后悔当初他不希望他俩在一起却没有阻止他们,他现在想,如果当初他用点心追求苏雨影 也许今天的她就不会受那么大的伤害了。假如他和她在一起,即便最后分手她应该也不会是受害者。他这样假想着,忽尔,他又觉得他的这些假设太荒唐太可笑了。

  两个人沿着跑道走完了一圈,走到苏雨影的行李箱边,苏雨影看了看时间,便对唐朝安说:“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走了!”

  “好吧!我送你到校门口吧?”唐朝安说着拉起行李箱,送她到了校门外。

  他俩站在路边等车,大概各自有各自的感伤,所以都不再说话,只是看着飞来飞去的车辆。

  苏雨影回头望着她度过四年青春的母校,她把每一处能够看到眼里的物象都尽可能的多看两眼,尤其巨石上刻着红色的耀眼的母校的名字,她知道,这一别,再要回来恐怕不知哪年哪月呢,也或许不会再回来。既而,她向过来的出租车招了招手,车即停下后,她向唐朝安辞别:“再见了,唐朝安同学!愿我们能在未来的某一天相遇!”

  “再见!会有那么一天的!”唐朝安帮着把行李箱放上车。苏雨影在上车那一刻,给了他一个拥抱,这让他出乎意料又有一点点惊喜。苏雨影还在他耳边低声对他说:“如果当初你再努力一点,我们可能就在一起了!但是青春从此一去不复返了,人生没有如果!”然后她上车走了,很快消失在唐朝安的视线中。

  “珍重!我的影子!”唐朝安嘴里默默念此一句。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错过了一段美丽的未知。

  唐朝安站在校门外发呆良久,才往回走,到操场附近时又来了一个电话,却是雪蓝的。雪蓝想约他在操场见一面。他正好在操场附近,就顺着往出入口走去,雪蓝就在出入口处等他,她并没有带着行李箱。

  唐朝安看见她,就问:“你也是来告别的吗?”

  “怎么?已经有人和你告过别了?”

  “是啊!刚送走!”

  “男生女生?女生吧?”

  “是个女生!很漂亮!”

  “喂,不带这样吧?在一个女生面前夸另一个女生漂亮!”雪蓝撇了撇嘴。

  “没你漂亮!”唐朝安立即话锋一转。

  “这还差不多!呵呵呵~,”转而问:“是不是你女朋友?”

  “不是!我曾经喜欢的一个目标!”唐朝安略带笑意,却没笑出来。

  “谁?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的确,没给你说起过。但也已经成为过去式了!不必提了!”他说话的声调暗含着叹息。

  “你最近有很多愁吗?怎么说话有气无力,声声叹息的?”

  “没什么!毕业了嘛!难免的!难道你不伤感吗?”

  “是有些伤感,同窗好友离别,怎能不叫人感伤呢?”

  “那你毕业后去哪?”唐朝安先问雪蓝。

  “还能去哪呀,回我的大草原去!”

  “工作签了吗?”

  “签了,就在我们那边!”

  “哦!那挺好的!”

  “你呢?去哪?工作有了吗?”

  “不知道!没有!”

  “那你有什么打算?自主创业?”

  “不知道!没想过!”

  “不过你也不用愁,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家条件好,你爸还开着公司了,将来你可以接手你爸的公司呀!”

  当雪蓝提到唐朝安的家和他爸的公司,好像水坝刚堵住的缺口又被冲决开了一样,使他的心犯痛,然而他只能强忍着怕在雪蓝面前表露出来。这已经是一个不能提及的话题了,因而他得转移话题,于是说:“你今天穿这裙子挺漂亮的!”

  却看雪蓝穿着白色的长裙子,有种亭亭玉立的气质,和先前见过的苏雨影不同,苏雨影穿着性感艳丽的短裙。

  “是吗?谢谢夸奖!”雪蓝转而说道:“明天早上我就要离校了,所以今天见见你,当作告别!”

  “你果然是来告别的!”

  “对啊!这一别也许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见了!”

  “怎么会?你还能离开地球?”

  “呵呵呵~!我是说我们天各一方,以后都会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家庭,所以想见面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舍不得我吗?”

  “呵呵呵~,你舍得我吗?”雪蓝有些腼腆的说。

  “舍不得!”唐朝安停顿了一下,即补充道:“我舍不得任何一个好朋友!”

  “呵呵呵~,有时候,你还真挺逗的!”

  “以后怕是没有机会逗了!”唐朝安自叹道。

  “你~想不想~让我留下?”雪蓝的语调压的很低,越发害羞了。

  “你说什么?”唐朝安听得模糊,于是他想问的清楚些。

  “哦~没什么!呵呵呵~,其实我也想留下来,可是这座城市没有我的家!”

  “回到草原也挺好!骑马放牧,生活自由!”每每提及草原,唐朝安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一片辽阔的草原上一个人纵马狂奔的情景,或者万马奔腾,或者羊群遍地,他总以为草原就该是那样的,那里的一切都是自由奔放的生命体。

  “那种骑马放牧,自由自在的日子早没了,除非是一些牧民家庭。我们也是生活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

  “哦……!”唐朝安这一声“哦”,近乎长叹。

  “不过青青大草原还是有的!如果有机会你来草原做客,我们可以一起去骑马!”雪蓝憧憬着那一天。

  “但愿吧!”唐朝安犹是叹息。

  之后他俩都不说话了,静静地沿着跑道一步一步地走着,他俩都明白,在这校园的操场上一起走的时光以后怕是不会再有了,而眼前的这点时光也即将被停不下来的脚步漫过去。

  比于苏雨影,雪蓝和唐朝安多走了一圈,第二圈几乎是二人默默无言走完的。将要离去时雪蓝说:“我还要和室友们去聚会,咱俩就此别过吧?”

  “好!那你去吧!我也要去和室友聚会!”

  “要不~我们拥抱一下吧?在这别离的时刻!”

  唐朝安大概也有这意思,所以他毫无犹豫地张开怀抱,拥向雪蓝。这是他和雪蓝第一次拥抱,想到他曾经追求雪蓝的时候,多么渴望与她相拥。而现在终于抱在一起了,他内心不免有些满足感,只是可惜这却也是最后的一次,而且是一次久远的无期的别离。

  拥抱过后,雪蓝便匆匆走掉了,他目送她的背影远去,直到消失不见。这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看她的背影,唐朝安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