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宴上重提旧事
东竹西影2017-08-07 09:405,608

  44

  黄昏时分,唐朝安,马俊,贺兰山,乔茂,冯延,武平六人齐聚老地方川菜馆里,因为是这里的常客,店老板给他们准备了包间,还特地送上一瓶酒。

  几人坐定之后,都不说话,也没动作,几人互相看了看彼此。许久,老二坐不住了:“都怎么了?毕业了解放了还不高兴吗?”他说着摆开六只酒杯,揭开酒盖,一杯一杯地往满倒着。

  老四有点急了,道:“老二,今天能不喝酒吗?晚上我得去陪未来的老婆啊!”

  “滚犊子!今天晚上不来个一醉方休,谁也别想走!难道喝点酒就影响你打炮了?”

  “哈哈哈……!”老二的话打破了沉默,大家都笑了。

  “就是!瞧你那性急样,大不了明天早上干嘛!”老五调侃道。

  “我操!要是今天晚上你们有女友约,你们去找女人还是喝酒?”

  “我们会喝完酒再去!因为我们不担心硬不起来!”

  “哈哈哈……!”几句黄段子倒把气愤搞起来了。

  老二倒满六杯酒后,自己先举起一杯,道:“来,兄弟们!让我们为这荡漾的青春干一杯!”

  此刻唐朝安还沉闷着,他看着老二那样就想起前不久苏雨影给他倾诉的那些话来,特别是苏雨影难过的样子,想想就让他怒火中烧,不禁想质问并揍一顿老二。

  “老大,来,举杯嘛!想什么呢?”老二带有责令的语气,说道。

  唐朝安只好先忍住怒气,举起杯。大家碰杯后,一饮而尽。

  唐朝安把酒水灌进咽喉,咽了半天才下进肚去,他觉得今天的酒格外的苦涩,是他从未感受到的滋味,那味儿简直想让他吐出来。

  “老大,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老五这样问他。

  唐朝安对于这问题他已经接听了无数遍了,此刻小伙伴们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都在等着他的回答。这要搁以前,他们肯定不会如此关注他的未来去向问题,而现在他已经一无所有无家可归了,所以他们都很好奇这个“富二代”将如何生活下去。然而他该怎么回答呢?他只能回答“我不知道”几个字。

  “老大,要不你来我店里来,我们正缺人手!”老二说,似是在邀约唐朝安。

  “对啊!老大,要不你就先去老二那里干吧?好歹有一口饭吃啊!”老五打劝道。其他几个也附议。

  “我会考虑的,多谢兄弟们关心!”他在心里觉得他们是好意却也是一种羞辱,他勉强忍下心,反问他们:“你们都有着落了吗?”

  “我很明显,不用多说!”老二神情得意地说。

  “我嘛,我打算和羽毛姐先结婚,结婚后再看!”老四很满足地说。

  “结婚不是打算定在国庆假期吗?前面的这段时间你干嘛去?”老五好奇地问。

  “我们要去旅旅游,到处穷游一番!哈哈哈……”老四幸福地笑了。

  “啧啧,瞧瞧老四这小日子过的,多自在逍遥啊!”老五羡慕不已。

  “老五,你呢?”

  “我?我爸找关系给我安排了一份工作,毕业后就去上班咯!”

  “什么工作?”

  “不太清楚!无所谓了,混日子嘛,干什么工作都行!干个一二年再找个女人结婚,就这样!我这人没什么追求,除了喜欢玩游戏!”

  “看来你已经对你的人生已经放弃了!”

  “这不叫放弃!人啊,好死不如赖活着,能活着还能活的舒坦一点就行了,哪有心力去追求权势,名利什么的呢?”

  “我操,老五什么时候有这么高的境界了?”

  “哈哈哈……,这境界高吗?我一直就这样想的啊!”

  “说到境界,还是老三最有发言权,来,老三,你给大家说说你的境界,毕业后有什么打算?”老二说话的语气可谓连嘲带讽。

  “我,从哪来就回到哪里去!”

  “意思是回农村?回去干什么?种地吗?”

  “对啊!种地!”

  “哈哈哈……!”老三这种想法惹笑了几个人。

  “老六,你怎么不说话?我操,说实话,我很久很久没听到老六说话了,有时候我感觉这个人就像不存在一样!猛然间才会发现,他就在咱们身边!妈呀!太吓人了!”老五看到老六,就调侃起他来。大家听着就笑了。

  “没事儿,你们可以把我当作空气的,只要不是屁就行!”老六自嘲道,也把大家逗笑了。

  “现在这世界上的空气几乎都不新鲜了,不知道你是有毒的还是无毒的?”老四挖苦他说。

  “我只想说,谁吸谁知道!”老六这般说。

  菜上齐了,众兄弟边吃边喝边聊,大约一刻过后,饭尽七分,酒过三巡,人各半醉。

  唐朝安没吃几口饭菜,总在不停地喝闷酒,尽管他的胃对此时灌下的酒起了强烈的反逆,但他还是忍不住往进灌,好像是要麻醉自己的神经,使自己失去知觉,从而消掉近些日子来积压的种种烦腻情绪。

  这时老二注意到唐朝安在喝着闷酒,想到他的这位室友因着遭遇生发的悲伤与抑郁,便有意将酒弄醉了他,以为能够释放一下他的苦闷,所以他举起一杯酒,道:“老大,我敬你一个!”

  唐朝安看了老二一眼,不说话,也端起一杯,与之相碰,各自喝了。

  老二喝罢放下杯子,老四也端起一杯,道:“老大,我敬你一杯!”

  唐朝安看着老四,也没说话,自己倒满一杯端起与老四碰了,喝尽。

  自然少不了老五,他也举起早就准备好的一杯酒,道:“我敬你一杯!”

  唐朝安继续倒酒,与老五举杯相碰,他边喝边往下流。

  老三劝他:“老大,喝不进去就别喝了!一会儿该吐了!”

  老二即抢说道:“老三,你是不也该敬老大一杯?”

  老三担心老大醉倒,不忍心让他再喝下去,但他也有敬他之意,所以他有些犹疑不决。

  不料唐朝安端起一杯,道:“老三,哥敬你一杯!”他的眼神迷离地看着老三。

  老三急忙举起酒杯与唐朝安相碰,俱一饮而下。

  老六也免不了要敬唐朝安一杯酒了。唐朝安灌进这杯酒,感觉酒已经成了一口水,喝不出来什么滋味儿。他酝酿了一些话,于是他就问:“兄弟们,这四年来你们对我有什么看法?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好!”

  “很好!”

  “非常好!”

  “真的好!”

  “非一般的好!”

  五个兄弟竟然是这样的回答,好像故意要逗他一笑,他竟也忍不住笑了。骂道:“你们他妈的什么意思?是不是以为我醉了?”他的脸已经红到了脖颈下。

  “老大,你想听我对你的真实评价吗?”老二一脸认真地问道。

  “说!”

  “其实我一直对你心存不满。这四年来,你处处耍你的阔绰,张扬你的土豪行为,忽略别人的感受,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也是有自尊心的吗?你穿的衣服,鞋子八九百至上几千,我们的穿着至多花百八十块钱,你的电脑、手机、手表都是高档名牌货,而我们呢?我们买不起还不得不买,不错,我们是有些攀比,可是我们都是天天生活在一起的兄弟,你那么张扬让我们怎么做?差距那么大,我们心理也不是滋味啊!本是同根生,凭什么你就比我们有优越感呢?你知道吗?你是用你的优越感创伤了我们的自卑感啊!老大!”老二说这一串话,简直义愤填膺,好像这种心绪在他的世界里膨胀了很久很久,直到这一刻,彻底地喷发了。其他的兄弟们听着也沉默不语了。

  唐朝安迷迷糊糊,他大致明白了老二的心里话,可是这些事他从来都没有思考注意过,他从来不会想到他的日常生活中的一些行为竟这样无形的伤害了兄弟?他不明白,这也许是老二他个人的攀比心太重,其他兄弟并不是都这样吧?可是没有人替他说话,就连老三也沉默不语。

  他看着老二咄咄逼人的样子,心里觉得他有些可恶。他想起苏雨影的话,就觉得老二实在不是个东西。他于是也醉意昏沉地带有讨伐似的语气,质问老二:“你为什么和苏雨影分手?你为什么要伤害她?”

  “我们分不分手,好像都与你无关吧?再说什么叫我伤害了她?大家都只是玩玩而已。”

  “你说这些话你还是人吗?”

  “哈哈哈……,老大,说句实话,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追苏雨影吗?完全是因为你,我就是想让你知道,你喜欢的女人被别人玩你是什么滋味……!”

  “你畜牲!”唐朝安冲冠一怒,猛然就发起了攻击,给了老二一拳。老二自然不能忍,也向唐朝安挥了一拳。其他兄弟眼看形势严峻,急忙上去拉开了,要不然两人借着酒醉大打起来。

  老三怒骂道:“都干什么?马上毕业各奔天涯了,还打架?丢人不?我们的青春能不能单纯一点?都他妈的能不能别太现实?”

  这一通怒骂,让所有人都静下来了。既而接着又喝起酒来,他们之间就借着酒吐露着心声。一个个直到噎不下去一口酒了,才散去。

  45

  唐朝安醉的几乎不省人事,第二天醒来时将近中午了,他迷迷瞪瞪地张开眼扫视了一下寝室,寝室里除了他空无一人,其他五个人的床上空荡荡的。“他们都走了!”他忽然才惊觉过来,自己给自己这样一个回答。房间里安静的就连打一个哈欠都能听到回声。他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打开网络,进入微信界面,看到寝室兄弟们的群里有一大串聊天记录,他便翻看了一下,原来是老四发的一波抱怨声讨兄弟们的话:你们这帮祸害啊!耽误了我的好事不说,还让我丢了老婆,你们犯下了滔天大罪,知道不?(连带了一串大哭的表情)

  老五发了一串大笑的表情,还问老四什么情况?

  老四继续说道:昨晚让羽毛姐在酒店里等了半夜,我去了之后因为醉的犯困就睡着了,结果“毕业典礼”都没有举行,第二天早上醒来,她就很生气地走了。我都找她不见了。你们说你们是不是祸害啊!简直耽误了我的美事!太可恨了!(发了一连串愤怒的表情)

  其他兄弟则发了一连串坏笑的表情。

  唐朝安看过手机扔到一边时,触到枕边有一张信纸,纸面上写满了蓝色的文字,唐朝安仔细一看,是用钢笔写就的正楷,他知道这是老三贺兰山的笔迹,信笺的顶部还有标题,名曰:《像孙少平高中毕业一样》,他拿起来认真地看了下去,内容如下:

  我的大学唯一的同桌发了条离开学校的感伤动态,我问她要去哪?她回我说:“像孙少平高中毕业一样。”

  前几天老爸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学校还有事吗?没事就返回老家吧!我吞吞吐吐地说了些要找工作要考试的话。现在想来这些话不过是暂时让我逗留这座似乎并不属于我的城市里,以便等待着些还未能预知的结局。但其实那结局也不过是像同桌说的:像孙少平高中毕业一样。

  近来又与友人两次步入一座闹市中的寺庙里,我嘲讽自己大概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皈依心了吧,一位心底纯净而又善良的姑娘对我说:皈依佛门吧!

  而我又回言:奈何六根未净!

  记得我曾试图在大雄宝殿的如来门前,坐在信徒们跪拜的蒲毡上,将腿盘圆,如佛坐相,如僧习禅。然而一个信徒阿姨急忙走过来,和蔼可亲的训导我说:拜佛是要跪着的!要虔诚!你第一次来,不知道怎么做。没事了,下次可不敢这样了!

  看着阿姨的慈眉善目,我只好以弥勒之笑回敬之。我原本想辩驳几句,却觉得我又不过是凡人,说什么也没有用,索性不言。然而佛向以慈悲渡人,等齐芸芸众生,为什么却要行跪拜之礼呢?如佛知我,视我如草如木,且把世间万物都当作平凡的生命去对待,如尘埃一般,没有高高在上,那我为什么要以叩首为敬呢?

  平凡的世界里一切都是平凡的,佛虽然自称在三界之外,然而佛是由人所创造的,所以佛也是承载着平凡的生命意义的。

  老爸打电话的时候,我问他在家的情况,他说他在田里干活,母亲有疾,不能干苦力了。其实我心里明白,老父一个人又是受累不堪了,他想让我回去添补一点劳动力。

  我知道我那二老为着我们这些儿女,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操劳了半辈子,甚至已经累坏了身子。生活在黄土地里的平凡的人们就跟《平凡的世界》所描写的人、事、物没有任何差别。

  如今我们即将大学毕业了,值此遭逢,每个人的命运就要与现实社会接轨甚或融入了。我们是大学制造的一批所谓的人才,可是像我们这样的人才能用在哪里呢?对于这人口大国,人力剩余的国度里,说我们是多余的一点也不夸张。那我们该走向哪里呢?

  像孙少平高中毕业一样,从农村出来的我们大多数,面临一个抉择,即留在城市还是回到农村?

  我想做为新世纪的我们是没有人愿意回去的,没有人会愿意回去接受农耕生活了,孙少平当初回家是体念老父,兄长的艰辛,而我们却十分害怕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里吃苦受累。可当我们留在城市,在渴望享受繁华与出卖劳力之间辗转挣扎。最终谋求到了一点点的安生。而这一点点的安生与那粪土生活又有什么区别呢?

  孙少平后来又不甘居家,独自出去打工,进煤矿挖煤,依旧是平凡,半个知识分子又是工人。从农民到工人,他不过是多了一点点文化。他与工人们一样,用他们最平凡的劳动力向社会贡献了最基础的生活需求,而他们所获得的才不过是饱食暖衣而已。

  所谓知识改变命运,可是什么样的命运才是有价值的呢?好像任何的命运都是有价值的且是能创造价值的。那么是不是我们所渴望改变的命运不过是奢望享受繁华呢?

  像孙少平高中毕业一样。平凡的人生始终会回到平凡的世界里去。只是可怜那些自命不凡的生命了。

  在此文的末端,写着几个大字:君读此文,当知我意。

  唐朝安看完老三留下的一纸书文,却不明白老三的意思,也不大明白文章的意思,他更不明白孙少平这个人物的故事,“难道是这个人物的命运与他是一样的吗?”他这样想着,倒对《平凡的世界》这本书产生了好奇,这又使他想起老三曾给他讲过的三本书里的三个人物来,这其中之一就是孙少平。于是他鼓起劲儿坐起来,穿好衣服,下楼去了图书馆,借了《平凡的世界》、《少年维特之烦恼》和《麦田里的守望者》三本书,然后回到寝室,关紧房门,独自一人读起书来。他也不去吃饭,桌上有一桶泡面,他泡着吃了。直到黄昏,这大概是他上学多年以来,唯一一次对书这般认真了。

  因为《少年维特之烦恼》和《麦田里的守望者》两本书的文本并不厚,所以他在这一整天就看完了。然而他对于这些文学故事只是囫囵吞枣罢了,大体上没什么感受,只是对维特的爱情有些同情,对霍尔顿的遭遇有些遗憾,至于他们的生活环境,他以为他们与他一样过着养尊处优、锦衣玉食的供养日子。至于他们遭受的精神压迫与压抑,他没有遭受过,所以他不大理解他们所渴望的世界,虽然在此之前老三给他讲过这些,但维特的死他还是不能理解的,霍尔顿的出逃他也不以为然,如果说什么样的遭遇能让他去自杀或出逃,大概是他的家庭变故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