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穿越现实和虚拟世界的爱情故事
绿桂为佳客2017-07-26 15:0410,686

  自打沈思遥记事以来,妈妈就一直在等爸爸。她也曾离开这个小村子,向着爸爸离开的方向去寻找。但每每都失望而归。沈思遥不知道妈妈向着那个方向的远寻走了有多远,看到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他只知道,妈妈每次都没能找到爸爸。

  村头有棵好大的花满树。妈妈管它叫泡桐树,她说那是爸爸告诉他的,是他们那里的叫法。后来沈思遥也这么叫了,村里好多人也慢慢这么叫了,大家都觉得这个名字更好听。

  每到春天,万物萌动的时候,泡桐树就会开满一树淡紫色的花,在春日的阳光下绚烂着,很是美丽。泡桐树下经常能看到妈妈的身影。妈妈告诉沈思遥,爸爸当年就是在这泡桐树下和她相遇的,也是从这泡桐树下远去的。那时候是泡桐树开满花的季节,爸爸说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并和妈妈约定,泡桐树开花的时候他就回来,然后从这村头向着西边而去了。后来,再没人看到过他。妈妈问遍了村子里的人,也没人再看到过他。即使在村头问遍来往的旅人,也没人见过他。

  这天,妈妈又来到泡桐树下。那块大石头,不知道她在上面都坐过多少回了。她又坐在上面,静静地看着西边的方向。

  童大爷从村头路过,看到了沈思遥妈妈,招手说道:“小陈,又来啦。”

  “是啊。”妈妈转过头,看向童大爷。

  童大爷说:“我去趟集镇,有什么要帮你带的东西吗?”

  妈妈摆摆手:“不用啦,谢谢你的好意。”

  童大爷应了一声,转身向着西边而去了。

  这时,沈思遥来了。

  “妈,你还没吃早饭吧。”说着,沈思遥把两个馒头递给妈妈。

  “谢谢。”妈妈接过馒头,说:“早上出来得急,都忘了。昨天下大雨,没来这里,感觉人都像丢了魂似的。今天一早就出门了。”

  沈思遥也在那块大石头坐下,用脚来回摆弄着从地下钻出来的野草:“妈妈,你经常来这里,一坐就是半天,不觉得烦的么?”

  妈妈摇摇头:“都习惯了,不来反而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来了人就踏实了。”

  爸爸是在沈思遥不到半岁的时候离开的,和妈妈约定了泡桐树开花的归期。一年后,泡桐树如约开花了,可爸爸没回来,也没有任何的音信。也就从那时起,妈妈开始去村头的泡桐树下等爸爸。这一等,就是十五年。这十五年来,妈妈年轻美丽的脸庞也渐渐爬上了皱纹。很多媒婆介绍些男人给她,想拉个红线,都被妈妈谢绝了。这十五年来,外婆去世了,家里的事都落在了妈妈身上。她那曾如柔荑一般的手,也渐渐变得粗糙。还好沈思遥慢慢长大,也能帮家里的忙了,不然,妈妈也没这么多空闲在村头遥望。

  沈思遥听妈妈说这些过往听了无数遍,这会儿不再言语。他知道,每次多问几句,妈妈必然会说到以前的事情上去。来来回回这些话语,沈思遥都听得不耐烦了。

  “妈,我和黑仔他们约好了,等一会儿去塘边摸鱼。摸几条大的,中午能做鱼吃。”

  妈妈出神地望着西边的方向,只是“嗯”了一声以作回应。

  “刚刚舅爷那边差人送了些米过来,我已经都装米缸里了。”

  妈妈还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沈思遥叹口气,默默地起身离去了。

  “楠君,还不走啊。”

  “哦,我再工作一会儿。”年轻男子将眼睛从电脑屏幕移开,看向叫他的同事。

  “走的时候记得关灯和空调啊。”

  “好,不会忘记的。”

  年轻男子又将目光投向电脑屏幕。屏幕上,是一处小村落,村头有一棵很大的泡桐树,开满了淡紫色的花,很是美丽。年轻男子盯着这个画面出神,觉得这个村落像极了自己童年的故乡,特别是那一棵泡桐树。

  这时,泡桐树下有两个女子经过。年轻男子放大了画面,原来是一对母女。她们穿着艳丽的衣衫,似乎刚参加了什么节庆活动。那个年轻女子美丽的脸庞一下子吸引了年轻男子,毕竟男子也是血气方刚的年岁。这份美丽,竟然让年轻男子心中有一股安然的感觉;那灿烂的笑容,就像阳光从电脑屏幕照射出来,让年轻男子在这夜晚也感受到了一股温暖。

  年轻女子提着一个大袋子,里面应该是一些吃的和其他什么玩意儿吧。她的母亲提着一个小坛子,里面可能是酒。她俩一路说着笑着,洋溢着幸福的感觉。

  年轻男子出神地盯着年轻女子,那年轻女子居然一愣,脸一红,茫然四顾了一下。这把年轻男子吓了一跳,不过转念一想,他们分别在两个世界,怎么可能被她发现呢。

  女子可能觉得是自己多疑了,拍拍脑袋,继续和母亲往家里走去。年轻男子移动着画面,一路跟随着,一直看着她俩走进家门。

  “真是幸福的一家啊。”年轻男子突然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他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还是回家了吧。”

  年轻男子叫沈楠君,独自在这城市生活着。他的所有心思都倾注在了工作上,每天加班到很晚,然后回租住的地方睡觉。第二天又重复着同样的生活。

  沈楠君一直觉得自己的出生就是命运的玩笑,或许自己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的。他是带着遗传病出生的,这遗传病根本没法医治,只能等到那病发作,然后离世。小的时候,家人带他去做了基因检测,医生告诉他们,沈楠君发病时间最晚不会超过30岁。后来,到沈楠君十几岁的时候,妈妈因为这个病去世了,爸爸去了另一个城市,开始了他另一段生活。爸爸每个月会给沈楠君寄来生活费,到他开始工作以后就停了,现在也没再联系过。

  沈楠君也曾颓废过,甚至想过自杀。可是某天,他突然醒悟到,虽然命运给自己开玩笑,但也应该活得有意义。于是他努力去学习,去奋斗,进了全国最好的大学。毕业后闯过好几关的考验,进了这个“再造文明”的项目组。他和同事们努力着,为这虚拟世界诞生文明的火种而奋斗。

  数年功夫之后,他们创造出了这样一个世界。

  年轻女子从集镇上买了些针线和生活用品,正在往家赶。远远的都能看到村头开满花的泡桐树了,竟下起了大雨。女子赶紧跑到树下躲雨。可雨实在下得很大,虽是满树的花,但也遮挡不了多少雨水。路上看不到一个人,也没办法求助。

  “要不,我就这么跑回去吧。”女子这么思量着,举起布袋遮挡在头上,向着雨幕冲了进去。

  开完会,沈楠君回到座位上。因为技术的进步,现在居然可以把人的意识接入这个创造出来的虚拟世界。组长在会上问有没有人愿意去做一次小白鼠,大家却都沉默了。看来大家在这个项目组呆久了,都变得很非常谨慎起来。

  大家回到座位,都在讨论这个事情。沈楠君和他们说了几句话,又转回自己的电脑屏幕。屏幕里,那个年轻女子正在泡桐树下躲雨。可是没多大作用,她依然很狼狈。突然,她冲了出去。

  “看来,她准备直接跑回家了。”这么想着,沈楠君移动画面,跟了上去。虽然在雨中显得很狼狈,可是女子的美丽,不被这狼狈影响半分,反而有一种楚楚动人的可怜。

  女子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条河,转个弯再往前,离家也就不远了。女子跑到了河边,抬头望向远处。雨很大,虽然视线不太清楚,但自己家的模样,也隐约能看到了。可就在她抬头向前望的时候,没顾上脚下一个水坑,一脚踩了进去,然后一滑,竟滚向了河流。

  这河水平时也不深,就是普通的小河。但今天大雨,上游不知道是不是有山洪,大量浑浊的带着泥沙的水冲进了小河,水变得又深又湍急。女子落进水里,想要伸手扒拉住岸边的一块石头,可是太过湿滑,她几次都没能稳住。一个急流过来,竟将她冲到了河水里。她的身影在浪里起伏,几个挣扎以后就没了踪影。

  沈楠君呆呆地望着屏幕,甚至都忘了去移动画面。他知道,以女子娇弱的身躯,肯定是任何希望都没有的。他就这么呆坐着,一点办法也没有,一切来得太突然。这么一段时间来,他每天都会去看看这女子的生活。虽然她没了爸爸,但她和她妈妈幸福的生活,都能给沈楠君很大的慰藉。甚至,沈楠君已经把她当作了自己这玩笑般的生命里最后几年生活的信仰。如今,她就这么消失在了他的眼前,他突然有种不想再活下去的感觉。

  同事发现了他的异常,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楠君。怎么了?”

  沈楠君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冲向了组长的办公室。

  年轻女子从集镇上买了些针线和生活用品,正在往家赶。远远的都能看到村头开满花的泡桐树了,突然一声惊雷,然后下起了大雨。女子赶紧跑到树下躲雨。可雨实在下得很大,虽是满树的花,但也遮挡不了多少雨水。路上看不到一个人,也没办法求助。

  “要不,我就这么跑回去吧。”女子这么思量着,举起了布袋。就在她准备冲进雨幕的时候,一把伞挡在她的头上。

  女子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到一个年轻男子的脸庞。他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弄得女子很不好意思,脸一红。这眼神,似乎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我看你一个人在树下躲雨,我刚好有伞,就帮你挡一挡了。”男子说话了,“初次见面,我叫沈楠君。”

  其实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呢,男子这么想着。他看女子,只见水滴顺着她淋湿的头发滑落下来,又顺着那精致的脸庞,滑落到她下巴尖上,汇入挂在下巴尖上的水滴里。水滴慢慢的越聚越大,然后从她的下巴尖上滴落下去,落在她胸前的衣衫上,湿了一小片,如深色的花朵绽放在她粉色的衣裳。再看她那美丽的大大的眼睛,还有水滴在长长的睫毛之间,映衬着她闪闪的眼睛,竟美得让沈楠君有些眩晕的感觉。

  “谢谢。我叫陈沚霜。”女子不好意思地回道,同时往后面让了让,她觉得和陌生男子靠这么近,有点不自在。

  “哦,对不起。”沈楠君见状,把伞往陈沚霜头上伸过去,自己却往后一退,拉开一点距离,不让她感觉难堪。沈楠君半个身子都在伞外面,瞬间被雨淋湿了,衣衫成了一半浅色一半深色。

  陈沚霜见了,有点过意不去,说:“我不介意的,你还是躲到伞下来吧。”

  沈楠君应了一声,往前走了半步。他们的距离就隔着一个伞柄,彼此间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因为刚才的奔跑,陈沚霜心跳很快,呼吸也变得急促。她呼出的气息,刚好抚过沈楠君撑伞的手背,让沈楠君感觉自己整个手臂都麻木了。沈楠君在现实世界里,从没和任何女生有过这么近的接触。而在这个世界里,居然一进来就体会到了,而且感觉还这么真实。

  俩人就这么站在伞下,时间似乎都停止了。雨依然很大,“哗哗”的声音。泡桐树也在风里摇晃着,满树的花发出“沙沙”的声响。大雨让周围都变得模糊起来,似乎只有伞下这么一个小小的空间是真实的。沈楠君看着陈沚霜,如果时间就停止在这里,该是多好啊。

  “那个,沈楠君。”陈沚霜见沈楠君就这么站着发呆,叫了他一声。

  “啊,什么事?叫我楠君就好了。”沈楠君回过神来,赶忙说道。

  “哦,那个,楠君,我们就这么站着等雨停吗?”

  “不用啊,我送你回家吧。”沈楠君向着陈沚霜家的方向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你知道这是回我家的方向?”陈沚霜疑惑地看着沈楠君。

  沈楠君一惊,赶忙说:“不是,我猜的。”

  陈沚霜也不再多问,他俩并肩走进了雨幕。

  大雨中的道路很是湿滑,好多的泥水坑。陈沚霜脚下一滑,双手不自觉地抓住了沈楠君的胳膊,整个人都似乎要靠在他的身上。沈楠君再次感觉有点眩晕,第一次有女生把自己胳膊抓得这么紧。

  “啊,不好意思,这里太滑了,所以……”陈沚霜赶忙松开了手,脸羞得绯红。

  “没事,我不介意的。小心一点就好了。”

  到了那个河边水坑的地方,沈楠君下意识地抓住陈沚霜的手臂。这突然的一下让陈沚霜大惊失色,说:“楠君,请你也尊重一点。”同时甩动手臂,想要挣脱沈楠君。

  沈楠君也不松手,说道:“别误会,我只是想扶着你。这里路滑。而且你看旁边这河水,现在肯定有上游的洪水冲进来,这会儿又急又深的,脚下一滑落进去的话,肯定没救了。”

  陈沚霜见那河水确实如沈楠君所说,也停止了挣扎,和他一起小心地走过了这一段路程。再往前,就是陈沚霜的家了,沈楠君松开了手。

  “沚霜,我……能去你家坐坐吗?”沈楠君说出这句话,让自己也是吓了一跳。在现实中,他都没接触过什么女生,更别提向女生做出这样的询问。

  陈沚霜看着沈楠君另一边已经湿透的衣衫,说:“好吧。我生一盆火,给你暖暖身子。”

  沈楠君高兴地点点头,跟着陈沚霜向她家走去。

  沈楠君慢慢苏醒过来,感觉就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整个人都有点虚脱的感觉。他缓缓坐起来,活动了一下四肢。组长递了一杯水给他,他接过来的时候手都还在微微发抖。

  “现在是什么时候?”沈楠君问道。

  “下午四点。从你上午十一点开始进入,到现在差不多五个小时。”

  “才五个小时?”沈楠君感觉像是过了好长的时间,这时候自己还是有点难以适应过来。在那个虚拟世界里,他从和陈沚霜相遇算起,已经度过了快三年的时光。这种恍如隔世,让沈楠君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要不是我们多次用‘托梦’的方式给你传递信息,让你快点回来,你恐怕是要在里面呆一辈子吧。”一个同事对沈楠君说道,“我们看你在里面生活的可幸福了。”

  沈楠君突然有点不好意思:“那个,我在里面的一举一动都相当于对你们现场直播了?”

  “那倒也没有。我们调快了时间线,只是看了你在里面的一个大概经历。谁会仔细去看你那些细枝末节的事情。”

  沈楠君还是有点不相信,不过这会儿也不想再说,坐在床边缓缓神。

  “好啦。楠君,明天交一份你在里面的体验报告给我,我再把这次进入试验的各种数据和资料汇总起来,一起给上面汇报上去。”

  “好。”

  从那以后,沈楠君发现自己的生活变了。他有点不再适应一个人的生活,也不再适应完全被工作占满的日子。

  在彼世的两年多,他住在了陈沚霜家里,生活得很融洽,也很自然地和她结为了夫妻,甚至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这对沈楠君来说,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岳母教会了他很多做农活的技巧。陈沚霜舅舅那边是村里挺有头面的人家,经常来给他们帮衬。沈楠君还和陈沚霜的表哥成了很好的朋友,一起去打过猎。村里的人都很和善,统共不过几十户人家,相互间都很熟悉,日子也过得不紧不慢,舒舒坦坦的。在彼世,他也不再每天对着电脑,也不用每天敲击着键盘,滑动着鼠标。也不用每天被各种事情追赶着催促着。不用每天加班,很晚才睡觉。那里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甚至都没有电。生活不是被各种信息塞满的,而是充满了各种辛勤和快乐。沈楠君觉得自己在这里生活得越久,就越发的喜欢陈沚霜,也越来越喜欢这个小村庄和在这里的生活。

  可是,来自此世的催促,让他被失眠和噩梦交替折磨着,最终不得不返回。在那个泡桐树开满淡紫色花的时节,他向陈沚霜撒了一个谎,然后就这么离去了。还记得离别的时候,陈沚霜拉着他的手,流着泪不断问他何时归来。沈楠君知道自己这一去恐是再无归期,但又不得不说出一个日子好给陈沚霜一些安慰。看着那满树的泡桐花,沈楠君说,泡桐花满树的时候,就是我的归期。陈沚霜含着泪,点点头,嘱咐着丈夫一路小心,一边松开了拉着他的手。对陈沚霜和这个小村庄来说,沈楠君来得突然,去得同样倏忽,就如一滴墨滴进水里,墨团纵然初始浓烈,最终也在水里消于无影,再不见踪迹,生活依然平静如水。

  现在的他,又回到以前的节奏。虽然此世的时间不过是几个小时,对于沈楠君来说,自己就像真的经过了两年多一样。他甚至都有些忘记了那些代码和语法,一次次向同事请教一些让别人觉得非常低级的问题。沈楠君每天晚上加完班,回去路上买一份夜宵,总会想起陈沚霜,想起她给自己做的可口的饭菜。每次和同事们出去小聚,看着欢乐的人们,他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边,觉得自己格格不入。这时的他也会想起陈沚霜,想起他俩一起去村外郊游的无拘无束。半夜醒来,身边也不再有熟悉的体温和呼吸声;下雨的时候,也没人再和自己说起雨中初见的过往;打雷的时候,也不再有人像小猫一样蜷缩在自己怀里。

  更糟糕的是,沈楠君的病开始有出现的征兆了。他的手脚时不时会有不自然的抖动,人也越来越焦躁,甚至于同事如果没给他解释清楚一个问题,他都会大发脾气。有的时候坐久了,身体会僵硬,直不起腰来,要缓很久才能站起身。

  “恐怕,这一别是真的永别了。”这晚,沈楠君又失眠了。他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外面黯淡夜空下的城市。它静悄悄的,却又有一种奇怪的陌生感。也是,自己在这个城市生活多年了,很多出名的景点却都没去过呢。永远也听不懂的方言,永远也融不进去的城市性格,还有那离自己那么近又那么远的夜生活文化。对这个城市,对这个人生,或许自己终究也只是一个过客。他不知道自己这颗过客的心,最终要安放向哪里。也只有在能安心的地方,沈楠君才是一个归人。

  “还有陈沚霜,我对她,也只是一个过客啊。”想到这里,沈楠君不自觉得流下了眼泪。他想要擦拭,然而却完全不受控制地越流越多,最后竟成了嚎啕大哭。成年以来,沈楠君都不记得自己再哭过了。此时此地,他哭得就像要把过往的积郁完全散发出来一般。

  “不,不能这样。我的人生不能就这么结束了。”沈楠君慢慢平静下来,“一定能想到办法的,一定能。”

  孩子的啼哭,让陈沚霜从睡梦中醒来。虽然现在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让陈沚霜的妈妈给扛下了,但一个人带孩子依然是很累的。陈沚霜揉揉眼睛,把孩子抱到怀里,轻声安抚着他。孩子现在已经断奶,晚上睡觉也经常能够一觉睡到天亮。这比前几个月又要稍微好一些了。以前半夜要起来数次喂奶,那才是最折磨妈妈的呢。

  “要是孩子他爸爸在就好了。有个男人在家里,总能帮上不少忙的。”陈沚霜给孩子穿好衣衫,披上外套。初春的早上,天气还是挺冷的。

  春日的阳光慢慢照进陈沚霜家的小院子。她带着孩子来到院子里晒晒阳光。孩子已经能自己走路了,虽然还是有点不太稳,不过也是像模像样。他也会叫“妈妈”了,每次他叫的时候,陈沚霜心里都乐得像开了花一般。

  孩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时不时有点摇晃,陈沚霜都会上前去扶一扶他。母子俩在这春日阳光下的院子里快乐地来回转着圈。小家伙嘻嘻哈哈的,觉得这个小天地就像他的整个世界一样,装满了他的乐趣。陈沚霜看着孩子,觉得很幸福,这种幸福和沈楠君带给他的不一样。

  “沚霜,看你的笑,应该很幸福的吧?”这时,孩子的外婆忙完了家里的事,也来到院子里,看着这母子俩的快乐时光。

  “是啊。”陈沚霜看着妈妈,“当年我这么大的时候,你也是这样的吗?”

  “嗯。这一转眼间,都几十年啦。”阳光照在外婆的脸上,她眯着眼睛,似乎在回想当年的岁月。

  这时,隔壁王家俩姐妹来陈沚霜家串门儿了。进门就看见一家祖孙三代都在院子里面玩耍。

  “今天阳光真好,你们一家都在院子里玩乐啊。”王家姐姐拍拍手,开口说道,“哟,沈小宝已经能走得这么稳啦。现在能叫‘妈妈’了吧?”

  “是啊,都能叫得很清楚了。”陈沚霜笑着回道。

  “那也能叫‘爸爸’了吧?”王家姐姐刚说完,就后悔了。旁边王家妹妹也用手碰了碰她,示意她话说错了。

  果然,一听这话,陈沚霜脸上的笑慢慢就收起来了,看着孩子发呆。

  “来,沈小宝,叫个‘姐姐’,姐姐给你吃个好东西。”王家妹妹赶紧岔开话题。

  “什么‘姐姐’,按理要叫你‘阿姨’的。”孩子外婆笑笑说道。

  王家俩姐妹赶紧陪着笑了,陈沚霜也浅浅地笑了笑,说:“还是叫‘姐姐’吧,别给人叫老了。”

  孩子倒不在意大人们说着什么话,只是咯咯笑着围着妈妈打转。

  “沚霜姐姐,你知道村头的泡桐树开花了吗?好漂亮的,感觉比去年的还好看呢。”

  王家姐姐一句话让陈沚霜回过神来:“这每天照顾着孩子,都没去注意过呢。”跟着她转头对孩子外婆说道:“妈,沈小宝你先看着一下,我出去一趟。”

  “你要去干嘛?”

  “就去趟村口。”说完,陈沚霜已经出了家门,向着村头奔跑而去。

  还没到村口,远远地就看到了那开满树的淡紫色花,招展在温暖的春日以及和煦的春风里,似乎想把自己的美丽让所有人都看到。

  跑到树下,陈沚霜已经气喘吁吁了。她在树下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下,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心正“砰砰”地跳得厉害。因为一直以来都没怎么睡好,这会儿陈沚霜竟有点眼花。不过,她仍然努力地向西边的方向张望。

  时间一点点流逝着,来往都不是她想要看到他出现的人。到了中午,外婆带着孩子来找她了。

  “在等楠君吗?”

  “是啊。他和我约定的是泡桐树开花的时候,他就会回来的。”

  “或许他正在赶路,要下午才回来呢。现在先回去把午饭吃了吧。”外婆拍了拍陈沚霜的肩膀,“孩子也嚷着要妈妈呢。”

  陈沚霜转过身,应了一声,把孩子抱了过来:“那我下午再来吧。”

  吃过午饭,把孩子安抚睡着以后,陈沚霜又出门了。这次她没有急急地奔跑,只是慢慢地走了过去。来到树下,她依然在那石头上坐下了,把身子向着西边的方向。

  下午的时间慢慢走过,等待的面孔依然没有出现,陈沚霜有点焦虑了。她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闭上双眼,默默祈祷着沈楠君能出现。

  忽然一声惊雷,把陈沚霜惊醒了。她拍了拍脑袋,想不到自己居然这么睡着了,可能是这段时间太累了吧。“这声春雷,是要下雨了吗?”陈沚霜想着,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一点点云彩斜挂在天边,并没有要下雨的迹象。太阳已经西沉,居然已是傍晚了。

  “看什么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在陈沚霜的身边。

  多年以后,陈沚霜告诉沈楠君,当她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突然有好多不同的感觉涌向她,就像要把她淹没一般。有一些恍如隔世的记忆在自己脑海浮现,然后慢慢淡去,自己就像经历了十多年的时光一样。

  陈沚霜缓缓转过头来,看向那个熟悉的声音的方向。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双眼,陈沚霜也不知道自己的眼泪怎么会突然夺眶而出。没有任何来由的,它们就冲出去了,似乎比陈沚霜更急切地想要见到沈楠君。

  “这不过一年嘛,怎么哭成这样?我这都回来了呢。”沈楠君笑看这陈沚霜。虽然他嘴上这么说,但是眼眶也红了。

  陈沚霜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张开嘴以后,竟然直接哭出声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会儿会这么难过,一瞬间各种辛酸的,抑郁的,憧憬的,失望的,悲伤的,欣慰的,坦然的感情全部塞进了她的心里。她甚至感觉自己小小的心脏都承受不起这么巨大的力量,这力量就像要整个占据她的心一般,想要把其他情感都挤出去。这力量让她呼吸都有些困难了,也只有哭泣才能舒缓她感受到的这种力量。

  沈楠君也流出了眼泪。他将陈沚霜拥进怀里,紧紧抱住。熟悉的体温,熟悉的感觉,让他感觉非常踏实。他轻轻将滑落在陈沚霜眼前的头发撩到一边,吻了吻她的额头,说:“我们从此不再分开了,好吗?”

  陈沚霜哭得更厉害了,把脸深深埋进沈楠君的怀里,双手也使劲抱紧他的身子。她不想再和他分开了,一天,不,一时半会儿都不想了。那各种情感混杂的力量渐渐开始消散,似乎它们听懂了沈楠君的承诺,慢慢地离开了。

  他俩就这么拥抱着,偶尔有过往的人,也不去打扰他们。太阳越发西沉了,俩人心情也慢慢平复下去,终于分开了。他们对视着,然后一起笑起来。

  “你笑什么?”

  “我还要问你笑什么呢。”

  沈楠君说:“就是感觉整个人都轻松起来了,然后就想笑啊。”

  “我也是。”

  “回家吧,还没见着沈小宝呢。”

  “对啊。你这都离开一年了。”陈沚霜说,“他可越长越可爱呢。赶紧回去看看他。”

  俩人刚转身,就看到孩子的外婆,带着孩子站在一边。

  “妈。”俩人同时叫着。

  “你来多久了?”陈沚霜问道。

  “就刚到。刚才孩子吵着要找妈妈,我就带他来这里了。”

  一边的沈小宝一脸不解地看着爸爸和妈妈。陈沚霜过来把他抱起来,对他说:“这是你爸爸,他在你还没半岁的时候出远门,离开家好久,这会儿终于回来了。快叫一声‘爸爸’。”

  小家伙茫然地看着沈楠君,没有开口。沈楠君走过去,说:“来,让爸爸抱一抱。”

  小家伙赶忙把转过头去,把妈妈抱得紧紧的。然后侧过脸,不安地看着沈楠君。

  “分开太久了,在他眼里我就是个陌生人。感情还得慢慢培养呢。”沈楠君笑笑,说,“那我们回家吧。”

  一家人在夕阳下,拖着长长的影子,向着家的方向走去。一阵风吹过,泡桐树摇晃着满树的花朵,发出“沙沙”的响声。沈楠君转过头,看了看摇曳的花枝,抬起头望着天空。

  “谢谢你了,组长。”他在心里默念着。

  “哈欠——”和同事们聚餐的组长打了个喷嚏。

  “说不定是沈楠君在想念你呢。”一旁的同事打趣说道。

  “这还从虚拟世界跨到现实了。”组长摆摆手,继续吃着菜,“这小子,倒真是铁了心要进去。上面现在已经规定,除了可能发生足以影响虚拟世界文明的重大事情,一般我们都不能再进去,以防止对虚拟世界的扰乱。居然最后对他网开一面。你们不知道,这沈楠君也是很不幸,带着遗传病,也就这么两三年的光景。他说既然此世命运无常,他愿意抛弃一切去彼世重新过活。也是,你看他在那边,过得很幸福呢。”

  “上面最终还是同意他进去了,连进去的时间点都由他选择的,这也不简单啊。”

  “那是,我们可是想了很多办法,签了很多保证的。楠君连遗书都写好了,他的个人积蓄也全部都捐给这个项目了。他的意识现在和身体是彻底分开,只在那虚拟世界里。”

  “唉,真是命运无常。也不知道楠君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

  “是啊。他走之前还对我说,人这一世,就是求个安心的地方。在此世,他是无法做到了,不如去彼世。在那里,他的心是可以寄托的,也是充实的平静的。他还说,谁也不知道,此世是不是也是上个纬度的‘人’虚拟的,然后上面还有更高的纬度。当一个人找不到安心的地方,就一个纬度一个维度往下降,最后总能找到足以安心的地方。这就叫,每下愈况,哈哈哈。”组长说完,大笑起来,眼角居然带一点泪花。

  沿着河边走过,转个弯,就看到家门了。

  “终于回来了。”沈楠君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楠君,还没问你,这么长时间是去干什么了呢?”陈沚霜问道。

  “哦,是我义父。我不是从小没了双亲嘛,是我义父把我拉扯大的。去年他托人给我带话,说有个大生意让我去帮忙。然后我想我先去,干起来以后把你们都接过去。结果这一年来,生意也没做起来,我就回来了。”

  “哦,是这样啊。”

  沈楠君笑了笑,心里说着:“沚霜,请原谅我不得不再撒一个谎。”

  沈楠君看着天边。夕阳已经完全沉下去了,只留下晚霞。晚霞映在人的脸上,有种迷幻的美。

  “或许我选择在这个时间点上回来,以后岳母也不会那么早去世,而我和沚霜,应该还会有更多的孩子。”想着,沈楠君居然笑了起来,“我是原来世界的过客,而在这里,我是一个归人。”

  “你又在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高兴嘛。”

  “说好了以后都不会再分开了?”陈沚霜伸出右手的小拇指。孩子头歪在她肩上,已经睡着了。

  “嗯,一定的。”沈楠君也伸出右手小拇指,和陈沚霜拉了拉勾。

  俩人像孩子一般地笑了。幸福洋溢开来,感觉空气都是甜的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泡桐树又开花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泡桐树又开花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