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神秘墨镜男
冯栖潼/方春雨2017-08-02 17:452,713

  香港湾仔的闹市区,从来都是这样热闹和喧嚣。

  车水马龙,叮当作响,路人行色匆匆,很容易就迷失在这纷杂的噪音里……

  人群中,闪现一位墨镜男,清瘦帅气,西装笔挺。

  他躲避着飞溅的泥水,轻松地绕开了害人的水坑。

  身手轻盈,好像装了一部特别的雷达一般。

  嗒嗒,嗒,嗒嗒……

  金属碰撞地面的声音,急促而又慌乱。

  一位失明人士正在探路。

  他体态微胖,步履艰难,吃力地撑伞拄盲杖,小心而谨慎。

  好容易挪到路口,由于太嘈杂,完全分辨不出信号灯的声音,

  所以一不小心,闯了红灯。

  交通协管凶巴巴地拦下胖子,“先生,知不知道你刚才闯红灯了?麻烦你出示身份证。”

  “阿sir啊,我不知道现在是红灯……”

  协管根本不听,“身份证,谢谢。”

  就在两人僵持之时,帅气墨镜男,昂首挺胸地地,也闯了个红灯。

  协管眉头皱了起来,有人如此撒野?

  “先生,我觉得你好像是在故意闯红灯哦?”

  墨镜男笑笑,“阿sir,你们连盲人都抄牌,看来我讲什么都是徒劳了吧?”

  “我反正是公事公办,你有什么话,去法庭上说吧!”

  墨镜男却没有争辩,反而很开心的样子, “上法庭!?好呀!”

  东区法院。

  胖子向法官求情,“法官大人,我是个盲人,可不可给次机会啊……”

  还没等法官发话,墨镜男起身来到他身旁。

  “法官大人,您介不介意先审我呢?文申侠,同样被控告‘不按照交通灯指示过马路’”。

  法官一阵不满,“你戴着墨镜啊,我看不到你。”

  “其实,我也看不到法官大人您。”

  现场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法庭上戴什么墨镜?摘掉!”

  墨镜男乖乖摘下墨镜,露出英气逼人的面庞,可是,一双大眼睛,却毫无生气,瞳孔灰色,没错,他根本也是一个盲人!

  “非常抱歉,我眼睛全盲,就算摘掉墨镜,我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你这个人就是不喜欢守规矩是吧?过马路闯红灯,现在又来我的法庭上胡闹!”

  “法官大人,我真心向您请求,先审我吧,我绝对配合。“

  法官看着之后还有很案件等着审理,懒得再跟他争辩,“好了好了,你说吧,你认不认罪?“

  文申侠没有立刻回答。

  他掏出手机,放在脸边,播出一段杂音,同时,再用正常音量说了一句:“不认罪!”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法官没听清。

  文申侠手中的录音继续播放着,又说了一次:“不认罪”。

  法官不耐烦了:“法庭内不准使用手机,你难道想被多控告一条‘蔑视法庭’的罪名吗?”

  文申侠这才关掉录音,从容不迫:“刚才大家听到的这段录音呢,是我当天在那条马路边录下的。请问法官大人,刚才你有没有听到交通灯的提示音呢?是红灯,还是绿灯?”

  法官始料未及,回想起刚才,各种声音嘈杂,完全听不出交通灯的提示音。

  “其实呢,听不到是非常正常的!我只想说出一点——当一个视障人士过马路的时候,他看不到、也听不到交通灯,又如何才能‘按照交通灯过马路’呢?”

  “交通灯的指示器,既能发出声音,也可以震动。就算看不到也听不到,还可以摸得到。”法官强调。

  文申侠淡淡一笑,“话虽如此,法官大人有没有想过,既然连听都听不到,又怎么能分辨出面前是否有交通灯呢?”

  胖子在旁附和“是啊是啊!”

  法官一时间词穷语塞。

  文申侠英俊的面孔上立即浮现自信满满的笑容。

  “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们香港闹市区人多车多,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下,本来就影响听力,再加上当天下大雨还要打着伞,就更听不清了,这对我们视障人士来说,根本就像打仗一样,可能还没走到目的地呢,人早就撞到头破血流了!”

  的确,香港这个地方之所以寸土寸金,就是因为出了名的地少人多,道路不仅狭窄还繁忙的很,稍微走慢一步,都会遭人白眼,甚至会被人撞得行立不稳。

  绝大多数视障人士,都是像胖子这样,手拿盲杖,在盲道摸索前行。

  文申侠举起一张照片:“一直以来,我都不明白为什么安全岛中央要装个柱子,还有,盲人过马路的传感器要被栏杆围住?当然了,要视力正常的人谅解我们视障人士的世界,真的很难,这点我们能理解,但是,要我们视障人士去适应一般人的世界,又有多少人会谅解我们呢?”

  法官略显尴尬,但仍摆着官架子,“为什么当时你不立刻向执法人员表明你是盲人的身份?难道,你想故意把盲人的权益摆上法庭,到我这里来申诉吗?”

  文申侠话锋一转,转身对着记者席,“我这么做呢,只是希望法庭上的记者朋友们,除了写一些法庭新闻之外,也能关注一下我们视障人士,关注一下专为视障人士而设的小区设施。我本人失明二十多年,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刻苦训练,但是我出门的时候依然会撞伤跌伤,何况失明不久的张先生?“

  胖子再次用力点头附和,感觉他都快感动地哭出来了。

  此时的文申侠好似他的救世主,在他心中必定腿长两米,颜值逆天,威风八面。

  文申侠顿了顿,语气再次柔和下来:”我非常理解执法人员秉公办事,可是,我只希望广大的社会人士,能够对我们视障人士,多些理解多些包容,多些同理之心。”

  记者席上的记者们,全都若有所思,纷纷低头奋笔疾书,好似《奇葩说》观众被冠军选手征服后的服气感。

  法官眼瞅着这场官司的胜负已定,对文申侠心里是服气的,但嘴上不饶人,“你这人,这么爱辩论,不当律师真是可惜了!”

  文申侠微微一笑,并不正面回答,“如果,法官阁下这次可以酌情处理就好了!”

  胖盲人感觉自己终于绝处逢生,转危为安,也赶紧补充发言,向法官求情:“法官大人,请给我一次机会吧!”

  法官皱着眉沉思,随着眉宇之间那道“川”字慢慢舒缓开来,他终于开口:“念在当时的环境,的确对视障人士来说有点复杂,是有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困难……本席这次就豁免你们两个的罚款。“

  说完转头盯着文申侠:“文申侠是吗?以后别这么玩了啊!下一个……”

  胖盲人紧紧握着文申侠的手,俨然已经变成了文申侠的粉丝,频频道谢:”哎呀,多谢多谢!幸好遇到你了!“

  文申侠从怀中掏出一张卡片,放到胖盲人手中,”下次再有什么事,找个师爷打给我吧!“胖盲人充满感激地一直点头。

  文申侠帅气地转身走人。

  而法官,仍是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在记忆中检索:”文申侠……这个名字真的好熟悉,他到底是谁,做什么的……“

  突然又好似恍然大悟,掷地有声:”文申侠!盲侠大律师!“

  已经走出法庭门外的文申侠,再次戴上他的黑超墨镜,神色镇定,整张脸呈现好看立体的五官弧度,超模感十足。他点着盲杖,十分有型地慢慢走远。

  如果从后面看去,完全无法认出他有半点盲人的模样。倒觉得像是个身材超好,气度非凡的金融贵公子。

继续阅读:第二章 来者不善龅牙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盲侠大律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