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故事(上)
血色百合2020-08-03 13:552,646

  师父说过,我这一生都与佛无缘。

  我原是辕门县的一名乞丐。十岁那年,我在大街上乞讨的时候碰上下山化缘的师父。那天天色已晚,我没有讨到吃食,师父把他化到的一钵饭倒进了我的破碗里,然后一边看着我吃一边给我讲了个故事。

  百年前,辕门县还叫院门村,只是太屋山山脚下的一个小村落。太屋山山靠太河水,山高水急,院门村的祖祖辈辈就像受了诅咒一般被困在这穷山恶水中。直到那一年……

  八十年前,从太屋山中走出来一个和尚,和尚倒在村口,衣衫褴褛,身上到处都是被山中毒虫咬破进而溃烂的伤口。发现他的村人用山里人惯用的伤药吊起了他一口气。硬是把半只脚踏进鬼门关的和尚给拉了回来。

  半个月后,和尚身上的伤口开始结痂,并且能下地行走了。从那天开始,村里人每天都能在汹涌的太河边看到盘坐在河边岩石上的硬挺身影。救他的村人好奇问和尚在做什么。

  和尚说,念经静心,顺便看水。

  村人又说那是一处恶水,会吃人的。劝他要惜命,远离恶水。和尚笑笑说,他从鬼门关回来,不怕恶水。

  村人带着告诫意味的话并没有起到效果,和尚依然每日坐在河边打坐念经,顺便看水。村里的人开始觉得和尚并不只是看水那么简单而已。和尚身上的伤痊愈的那天问村人要了一把斧头。村人问他要做什么。

  和尚看了看高耸入云的太屋山,说伐木。

  村人问伐木做什么?

  和尚说我要造船。

  村人不懂什么是船,便问船是什么。

  和尚愣了一下,说,船……就是可以带人在水里行走的东西。村人忽然明白了和尚为什么每天看水了,和尚人在山中,心在山外,他想从这里出去。村人叹了一声,对和尚说,出不去的。和尚也不掩饰他心底的愿望,他不以为然指指伫立在院门村背后的太屋山,说我能翻山而来,一定也能渡水而去。

  半年后,和尚在太河边造了一只庞然大物。这庞然大物约百丈长,数十丈窄高,所用的乃是山间最刚硬的木料。

  村人问他这是什么。

  和尚说,这叫船。

  村人又问,这船有何用?

  和尚手指太河说,渡恶水。

  村人摇摇头,说渡不了的。

  和尚不信,他观察了将近半年的太河水,这水虽急,但浪不大,只要掌稳舵,渡水并不是难事。村人眼见劝说不了和尚,于是叫齐了村里的汉子们,把船推入了太河水。这船在人眼中是大,但一入太河,水势骤然湍急起来,水中似有异物,顷刻间带着船只疾行数十丈后,船头猛地往水中一沉,船尾竖起,随后船只像一头扎在水中,渐渐地在河中旋转着没入了太河水中。

  村人指着重新恢复成原样的太河,对和尚说,看到了吗?

  和尚白着脸问,那是什么?

  村人说,河妖。

  和尚看着太河水发愣,村人看着他面如死灰,把他带回村里,跟他说,村里祖上说太屋山没有山神,负责守太屋山的是住在太河水里的河妖。

  河妖每年三月初三都会趁着涨潮进山吃山上的生灵。

  和尚问,妖孽作乱,天地不管吗?

  村人说,在太屋山,河妖就是这里的神明,地方有地方的规矩,太屋山的天地就是河妖。

  和尚无言以对。

  村人问和尚,你既然想出去,当初又为何会来这里?

  和尚说,我师父说我性情太燥,且放不下红尘俗事,与佛无缘。我不信,就离开了寺里出门修行,希望有朝一日参透佛理,与佛结缘。

  村人想了想,说,你说的寺里,是和山上的土地庙一样的寺庙吗?

  和尚摇头,说,土地庙是供奉神明的地方。寺庙是我们佛门弟子修行参佛的。

  村人又问,既然寺庙是修行参佛的地方,为什么你要离开寺庙?

  和尚被问哑了口,一时竟答不上来。

  村人见他沉默不语,忽然说,你要离开也不是不可以,我们祖上曾经说过,三月初三涨潮的时候河妖就会进山,涨潮期会持续七天,要渡河只能在河妖进山的这七天之内。

  和尚觉得村人说的有道理。

  村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造的这东西挺结实的,涨潮的时候水势会很急,届时只能靠你自己了。

  和尚问,既然有办法出去,为什么院门村会一直在这里?

  村人说,院门村的人世代以山为食,骨血里都是太屋山的味道,河妖食山中生灵为生,太屋山中任何生灵一靠近水边河妖就会知道。

  和尚哑然,忽然心底涌起一阵悲戚。都说佛渡众生佛法无边,然而对这个被困在太屋山中的院门村来说,佛却渡不了他们过一条河。

  和尚对村人说,这河妖有怕什么东西吗?

  村人说,河妖怕火,但它从不离开水。水是火的克星,更何况那是一条太河。

  和尚沉默,他有心想帮村人除去河妖,却发现面对这一条太河自己却无能为力。

  村人看着远处的太河出神,他低低地说,和尚,你若能安然渡过那太河,看着我救你一命的份上,替我们去找找除河妖的办法。河妖若是有一天修成人形,必定会祸害人间。

  和尚点了点头,说,好。

  村人说,院门村与世隔绝,和尚你若是需要什么,请尽管说。

  和尚想了想说,那船用的是太屋山的树木,入水它不会察觉吗?

  村人说,会。但你身上没有太屋山的味道,一块木板入水,它一时半会不会察觉。

  和尚已成死灰的心被村人说动了,又开始一复一日的念经,看太河水,造船的日子。

  转瞬,半年过去。

  三月初三时值春寒转暖,正是一年之中涨潮之期。每年的这个时候,整个院门村都要搬去山里避水一个月。这天,村人正收拾着家里的东西,准备带上山。和尚在村后山坳里整完船只的最后一道工序,抬头看即将落入西山的日头的时候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和尚从船里爬出来,村人已经站在边上。

  和尚问,怎么了?

  村人说,明日就是三月初三了,按规矩,今晚我们就要动身上山避水,你……

  和尚恍然,又是半年过去。

  和尚说,我就不用跟你们上山了。等潮起了,这船就会起来,到时候我就离开这里。

  村人点了点头,把手里的包袱递给和尚,说,这些都是山里的野味,都是死透了的。河妖看不上,你带着过河之后可以卖点钱当盘缠。

  和尚说,出家人不碰荤腥,罪过。

  村人哑然,半响后笑了笑,说,那你带在身上,出去之后埋了它们吧。

  和尚不解,问为何要出去之后,太屋山是这些生灵的故乡,死后归故里不是世间常情吗?

  村人说,留在太屋山只会被河妖糟蹋。

  和尚想到村人说过三月初三河妖要进山吞食生灵之事,便默声接过。村人松了口气,正要离开。和尚出声叫住他。

  有来有往是为礼也,他从衣服里摸出个小布包,接着说,出家人没什么东西,这个是我离开寺里的时候师父送我玉佛,就当是你救我一命的谢礼,希望他能保佑你一生平安。

  村人接过,道了声谢。身后传来同村人的呼喊声,村人定定看着和尚,说了声保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