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别怪我不客气
沿语晴空2019-08-21 01:563,218

  东方紫不禁更加奇怪:“怎么今年的这个第一名这么神秘,是不是怕人嫉妒,不过他要是说出实情,想必很多长老都会伸出橄榄枝的!”

  东方墨不想跟东方紫过多的讨论这件事,便看了看窗外:“紫姐姐,你做饭还是那么好吃,我先回去了,明日一早,我就启程回家。”

  东方紫拍了拍东方墨的肩头:“好,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第二天一早,东方墨早早的出了门,刚走出门口,就遇到了东方紫,她的手中还拎着一个小布袋,看到东方墨出门,才急忙迎上来:“小墨,一路小心,我给你准备了一些干粮。”

  看着东方紫一脸的倦容,东方墨就猜到,东方紫一定是一夜没睡,给他准备了这些东西:“紫姐姐,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能照顾好自己!”

  东方紫一笑:“是啊,都进入宗门了。”调侃几句之后,东方紫又拿出了一封信,“小墨,这是我写给我父亲的,麻烦你帮我带回去吧。”

  东方墨一眼就看透了东方紫的意图,她自己不能陪着他回去,就拜托了自己的父亲了,东方墨并没有说破,只是想要紫姐姐放心。

  匆匆赶路,两天之后,就回到了家中,东方墨先将东方紫的书信送到了二伯东方路手中,他这位二伯倒是十分淡泊,谢过之后,也没有留东方墨。

  东方墨在自己的房中吃过了晚饭,就出门去找东方焰了,今天正好是东方焰的生辰,按理说,这个时辰,他应该领了那株灵草了,他要趁早要过来!

  东方焰正在家族中跟一些兄弟庆祝,他们都已经在大哥东方白的介绍下,参加了太极宗的试武大会,被东方家视为天才的东方焰,自然是毫无悬念的通过了试武,此时,除了宗门的奖励,还有家族生辰的奖励,心中有些飘飘然的感觉,好像自己已经突破了修为那般兴奋。

  酒至酣处,门咣当一声被推开了,屋中的人顿时朝门口看过去,只见东方墨穿着剑宗的初级弟子的服饰,站在了门口。

  当看到东方墨的时候,所有人都瞪起了双眼,口中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也有不少的奚落之语,就算东方墨此时成为了剑宗的初级弟子,在他们的眼中,依旧是一无是处的废物。

  但是坐在正中央的东方焰,说不清道不明的脊背发凉,他不敢说话,几乎不敢正视东方墨,只因为心中有愧,现在他有些后悔,那一天的话,说得有些太满了。

  目光毒辣的东方墨,并不理会这群人的胡乱喊叫,直接盯着东方焰:“东方焰,挺热闹啊,难道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忘记了不成?”

  东方墨的声音并不高,但是语气冰冷,让这些人不由自主的停止了喊叫,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东方墨与东方焰之间游走,都在猜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东方焰一贯狂傲,当人们的目光看向他的时候,之前的丝丝恐惧已经让他完全抛掉,站起身来,冲着东方墨冷笑:“东方墨,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竟敢来这里大呼小叫!”

  对于东方焰的无礼之言,东方墨丝毫不生气,反而嘴角勾起了一个自信的弧度:“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当日我们打赌,如果我通过了任何一个宗门的试武大会,你就将你今日领取的灵草给我,难道这么快,你就忘了?”

  一句话,让满屋子的人一片哗然。

  “真的么?那你看东方墨这服饰……”人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东方焰顿时接不上话来,因为好友杨志涛早已经将东方墨通过试武大会的消息告诉了他,并且还说东方墨修为不弱,这让东方焰有些气短。

  “东方墨,你说你通过了试武大会,难道这样的衣服随便一穿,就冒充剑宗初级弟子么?”一道十分轻蔑的声音响起。

  东方墨一看,是东方焰的死党,也是同宗的表兄弟东方平。

  东方墨一句废话都没有,伸手将剑宗发下来的荣誉牌举起来:“这荣誉牌总假不了吧!”

  这一下子,挑衅的人无言以对,可是东方平却再一次刻薄的问道:“你说你们打赌了,你有什么证据,就凭你一张嘴,焰弟弟的灵草就要给你?!”

  听到这句话,东方焰顿时眼前一亮,他要是死不承认,谁也没有办法,反正东方紫没有来!

  东方墨顿时脸色一变:“东方焰,愿赌服输,你这样有意思么,如果你敢赖账,别怪我不客气!”

  “哈哈哈……”东方墨的话音落下,引来了一阵的放肆大笑,更有些人都笑岔了气,手指着东方墨,“你还不客气?哈哈,我们很想看看你是怎么不客气的!”

  屋中的男男女女放肆的大笑,这令东方墨的双拳慢慢的紧握,平静的那张脸下面,是怒火涌动,即将爆发的边缘!

  “我来给他作证!”正在双方即将交手的时候,门口一道底气十足的声音响起,话音一落,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门口,原来,说话的人是东方紫的父亲,东方墨的二伯东方路。

  东方墨一见是二伯,心中莫名的感动,想不到,二伯一向对自己淡漠,关键时刻,竟然会为自己说话!

  屋子里的人们都是年轻一辈,有的人叫二叔,有的人叫二伯,至少都不再放肆。

  东方墨也冲着东方路施礼:“二伯。”

  东方路依旧是那种淡泊的表情,没有差别的跟众人点头,让人们随意,最后,目光落在东方焰的身上:“东方焰,你自己说,你到底有没有跟东方墨打赌?输了就是输了,但是不要输更多的东西。”

  听了东方路的话,东方墨不禁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位二伯,尽管平日里,他连话都不多,但这份心境常人难以达到。

  东方焰也为自己刚才的龌龊想法有些无地自容,但是面对的是东方墨,他却不想认输!

  “二叔,刚才确实是我没有说清楚,我确实跟东方墨打了赌。”说完,他伸手从怀中拿出了刚刚领到的那一株上品灵草。

  “啪”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东方焰一脸的不屑:“东方墨既然我输了,我就给你,但是你不能不承认你是个废物,要不是我大意之下说错了话,你根本不可能从我的手中拿走这灵草!”

  所有人都看的清楚,如果东方墨就这么拿了,就等于自己承认了东方焰的话,东方焰十分阴险的用了这个激将法,即使他输掉这灵草,也要将东方墨暴揍一顿,才能平息心中的不甘与怒火。

  东方墨却微微一笑:“东方焰,别那么自信,今日,不提打赌你输了,你来说用什么办法,我就用什么办法,但是你的灵草,我要定了!”

  东方焰一听东方墨这么说么,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顿时来了精神:“东方墨,你敢说不提打赌?”连声音都有了些颤抖,这可是他翻盘的绝佳机会!

  东方墨微微一笑:“我东方墨说话,向来算数!”

  这一下子,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傻了,这个东方墨是怎么回事,竟然面对到手的宝贵灵草,做出这样的选择?!那可是一株上品灵草啊!

  就连一直淡定的东方路,也不禁微微皱了皱眉,深深的看了一眼东方墨。

  “好,你若是打赢了我,这株灵草就归你!”东方焰简直大喜过望,如此的话,他有绝对的信心他能够保住自己的灵草!

  东方墨二话不说,做了个请的手势,根本不把东方焰放在眼里,那是对他的一种绝对的藐视!

  见到东方焰已经拉开了架势,是那种热切的想要教训东方墨的样子,人们才从刚才的惊讶中回过神儿来,顿时散开了,留下中间的位置,让两个人切磋,但是人们目光中流露出来的,全部都是对东方墨的不解,甚至许多人都觉得,东方墨简直就是个大傻瓜,忍辱负重都不会,要是能得到这灵草,就算再难听的话,他们也可以受!

  东方焰却眼芒锋利,他绝不留手,有这样绝好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东方墨,不但可以保住自己的灵草,还能找回自己的面子!

  太极宗也是百年宗门,底蕴丰厚,进入了太宗的东方焰,也已经修炼的一种技法,但是他修炼的,却是普普通通的二级技法,火焰掌。

  只见东方焰也不说话,袍角微动,隐隐的让人感受得到,一股微微的热浪从东方焰的周围散发出来,而他的掌心,已经有一团橘红色的气团聚拢,尽管是一团气焰,但是那温度让人觉得不简单,如果修炼的时间长了,形成实体火焰,这可是十分厉害的技法了!

  “东方焰不愧是我们东方家的天才,上来就是这种难度极高的技法!”周围的人顿时有人赞叹。

  “这是我们太极宗的二级技法,很厉害的!”同为太极宗的东方平解释着,好整以暇的等着看东方墨的惨败。

  东方墨的目光盯着那团火焰,心中坦然,原来,你东方焰也不过如此,他的技法与自己的相似,但是都是以灵气凝结,攻袭对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玄天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玄天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