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回剑宗
沿语晴空2019-08-21 01:573,179

  看到东方平的这个下品灵器,东方墨也是一皱眉,紧抿嘴唇,一句话不说,冷然看着不知道什么叫耻辱的东方平。

  东方平虽然知道自己的灵力损耗不少,但是他能够挡住东方墨这一次,心里他踏实不少,如此厉害的技法,全力一击,如果没有将他打倒,那么东方墨绝不会再有力量再施展一次!此刻他早已经不顾自己这一战是不是会受到非议了。

  可东方墨皱眉的是,他不确定自己再施展一次能不能击倒东方平,便心念一动,让人想不到的蓬勃灵气灌注于指尖,他要试试从没有施展过的三分剑术,正好用东方平的这个盾试试,这三分剑术到底有多强!

  想到这里,东方墨微微眯起了眼睛,手指抬起蓬勃灵力喷涌而出,竟然渐渐的化作了一道宝剑的形状!

  这样的技法,东方平只是听说过,连见都没有见过,能够将自身的灵气凝结成武器,那可不是普通的技法!

  但是看着东方墨似乎很是耗费灵力,便阴险一笑,手腕一翻,竟然是一把实体宝剑,他早就把怕落下口实的这事儿抛到九霄云外了,不顾合不合适,贴身宝剑横在眼前,带着灵气的凌厉攻击瞬间朝着东方墨疯狂袭来!

  东方平手握宝剑,冲着东方墨那灵气凝结成的宝剑便砍了过来,东方平绝不相信,东方墨不过是刚刚进入宗门,即使修炼了什么厉害的技法,能够用灵气凝聚的这个透明的宝剑,却不会有什么威力,九成是吓唬人的!

  东方墨薄唇紧抿,毫不示弱,挥舞起十分透明的灵气宝剑,迎上了东方平的宝剑。

  两把剑还没有碰到一起,道道剑气已经将东方平的宝剑弄的面目全非,几道触目惊心的大口子,在剑刃上,狰狞陈恒!

  可是那灵气宝剑却气势不减的冲着他砍了过来!

  尼玛,这怎么可能,真是见了鬼了!东方平即使亲眼所见,亲身感受,也不愿相信这个东方墨会有这么强悍的攻击!

  东方平连忙再次祭出那小盾,这一次,他也是拼了,丹田里全部灵气注入,这个小盾的中心,立刻呈现了一个阴阳鱼,但是东方平的脸色顿时惨白,但是口中吼道:“遇强则强!”

  随着吼声,东方墨的灵气宝剑已经落在了那带着阴阳鱼的小盾上!

  两种皆为灵气,相遇之时,却没有一丝声音,围观的人也连大气都不敢出,屋子里的声音,只有那灯烛的轻微的劈啪声。

  两个人都使用了自己的全力,却僵持住了,东方墨的灵气宝剑刺入那太极盾的时候,没入其中,可那盾却没有什么变化!

  东方墨不相信,这是不分级技法,三分剑术不会连这样的威力都没有,不等他焦急,瞬间,东方墨的微笑蔓延开来。

  因为那太极盾从宝剑刺入的地方,渐渐的出现了裂纹,那龟裂的速度越来越快,渐渐的爬满了整个小盾,最后,瞬间崩碎!

  所有人都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东方平手上的太极盾,可是下品灵气,尽管是品级不高的下品灵器,但是毕竟也是能够吸收使用者的灵气,这样,这坚硬程度可不是一般的高啊!

  东方墨,只是用技法,便将这小盾给击得粉碎?!

  “难道,这个东方墨,竟然已经修炼成了上乘的三级技法!?”安静的人群中,顿时发出了惊讶不已的惊呼。

  “何止,你没看到,能把一个下品灵器毁成这个惨状,没有四级技法,不太可能。”马上有人便反驳了刚才的说法。

  东方墨不过是微微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细微汗水,淡淡站定,也不管周围人的议论,心中对三分剑术倒是十分满意,看来,介绍中说堪比四级技法,可不是吹嘘的。

  可是那东方平却瘫倒在地上,脸色苍白,手臂微微颤抖,不可思议的看着已经碎成渣的盾,这可是自己手中最极品的东西了,尽管是带有瑕疵的下品灵器,但是那也是灵器啊,东方平早将那两株灵草给忘了,看着地上太极盾的碎片,就好像自己的心碎成渣一样!

  东方墨却二话不说的走向了桌子,所有人都不敢拦着,也不敢多说一句话,东方墨又一次给他们带来了震撼,彻底颠覆了他们的认知!初元五重的东方平,竟然败在了刚刚进入剑宗的东方墨的手下,这太不合常理了,不能让他们接受!

  正在东方墨伸手要将灵草抓在手中的时候,只感觉到身后有一种异常的动静,他早有准备的一闪身,挥手便发出了一道凌厉剑气,东方平顿时应声惨叫:“啊……”

  当人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东方平胸前一道血淋淋的口子,手中那个残破的宝剑落地。

  “看在同族的份儿上,本不想伤你,可惜,你偷袭了,所以你怨不得我!”东方墨冰冷的说道,说完,伸手将那三株上品灵草收了起来,转身走向门口,依旧如刚才那么平常。

  经过东方路的跟前,东方墨微微施礼:“多谢二伯为我作证。”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将这样高深的技法运用的如此娴熟。”东方路只不过微微赞赏了一句。

  东方墨却微微摇头:“是我一直没有收了这技法,我弄坏了他那珍贵的盾,那可是下品灵器,我就怕他不肯服输偷袭我,果然被我料到了。”

  所有人才恍然大悟,想不到,东方墨竟然料到了,真是不简单啊!眼看着东方墨离去,刚才还聒噪的男男女女,谁也不敢再说一句话。

  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刚刚关上门,银琦的声音迫不及待的响了起来:“东方墨,东方墨,快点放我出来,放我出来!”

  东方墨无奈一笑,将竹筒打开,银琦那俏皮的身影顿时呈现:“怎么了你?”

  “东方墨,你好酷啊,我要再好好看看你!”银琦果真围着东方墨转了好几圈,好像看不够的样子!

  银琦又蹦又跳的样子,也令东方墨舒缓了心情,从怀中拿出那三株灵草:“想不到,东方平竟然有如此丰厚的馈赠,我本以为我能拿到东方焰的灵草,就不错了。”

  “哈哈,那个大傻瓜,大笨蛋,真是头号超级大蠢货。”银琦哈哈大笑。

  “好了,现在你不用害怕你的灵草不够用了吧?先给你用上一株上品灵草吧!”东方墨冲着银琦摆弄着三株灵草,其实有了银琦相伴,东方墨感觉自己不孤单了,银琦是个无害的小丫头,他很喜欢。

  瞬间,银琦的小脸不再放肆大笑了,而是静静的站在东方墨的面前,盯着东方墨看。

  一株上品灵草,对东方墨来说意味着什么,银琦十分清楚,东方墨这种修为的人,有多么渴望修炼资源,银琦也清楚,但是东方墨却将这样珍贵的上品灵草拱手让给自己,这怎么能不让她动容!

  “怎么这么看我,难道我脸上有脏东西?”东方墨被银琦突然的变化弄得有些差异。

  “东方墨,让我好好看看你!”银琦难得的正经了一回,却让东方墨有些发蒙,怔怔的看着她。

  “对于你来说,我是个异类,如果有一天,我……,我被迫与你敌对了,可怎么办?”说话间,银琦的语调竟然有些哭腔。

  此刻的银琦,已经靠近了那株上品灵草,连本来有些透明的灵魂都有些实质的感觉了,东方墨伸手将银琦拉到身边:“银琦,怎么突然会想起这个,难道那些都不知道会不会发生的事,都会让你情绪低落?亏你还活了一百多岁,我看比我还不如!”

  “东方墨,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说罢,粉色的小拳头一下下落在了东方墨的肩头。

  看着银琦又哭又笑的样子,那表情跟刚刚见到的疏离早已经完全不同了,东方墨尽管对那些伤害她的人手段狠辣,但是对这些无害的,甚至是帮助他的人,那颗心是火热的!

  他伸手抱住了银琦:“银琦,我不知道我会不会保住你,但是就冲你送我的那个宝贝,我也要让你尽可能长时间的存在下去!”

  银琦是灵魂,不会流眼泪,但是那一张小脸的感慨是藏不住的,银琦也贴在东方墨的胸膛,十分安静:“东方墨,你快把这两株灵草炼化了吧,我有这一株,可以用一年!”

  东方墨拍了拍银琦的肩头:“其实,要是照这么赌下去,你的灵草,我还是能赚得来!”

  两个人毕竟都还小,只是那么轻松的几句,就化解了刚才气氛的凝重。

  “银琦,要不要先回竹筒,我炼化完,我们要赶紧走。”东方墨看着手中的灵草,其实心底还是不安的。

  “这么晚了,我们去哪儿?”银琦不解的问道。

  “回剑宗!”东方墨坚定的说道,“刚才那些,是小人物,我自然不怕,但是如果东方焰的大哥东方白知道,一定会找我麻烦的,他可是初元八重的高手,到时候,我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玄天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玄天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