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是你的骨肉
凤舞阳光2018-04-03 16:384,040

  “你妈还偷偷告诉我,说你爸很后悔当年阻拦你娶她的。又说如今他们也不管你了,只要你遇到中意的就成。他们就担心当年的事情伤了你,你要是一辈子不结婚,那他们抱孙子无望了。他们还说了,就算你真想娶她,只要你们互相有感情,他们也不阻拦。”就算乔飞宇反感,钱铭这话还是需要传达。

  这个‘她’就是乔飞宇的初恋。乔飞宇听了这话没有回应。

  “你是不是对她还没忘情?”老同学见乔飞宇沉默又笑着问道:“真要这样,伯父他们都同意了,那你也该考虑一下了。”

  “早八百年前的事情了,你提她作甚。人家可是在国外逍遥地享受无限美好的青春呢。”乔飞宇语气中不屑地一笑带过。

  提起那女人,他乔飞宇就来气,过往总让人不痛快:“不会是你小子对她还没忘情吧?”

  钱铭笑着没有回答,沉默一会又问着:“那你怎么还不结婚?可别说你遇不到合心的女人。按着你现在的情形,要娶个适合你的女人十分容易。我听伯母说过,她每年都找了女孩照片给你,可你连看都不看一眼。难到你真还和他们怄气?”

  毕竟是好朋友,乔飞宇也不至于过分排斥。乔飞宇淡淡道:“没有,事实上当年我伤我爸也很厉害。我爸没那么做,我还真不知道她是那种女人呢。与其等结婚生孩子后发现她是那种人,再折腾着离婚,倒不如当时发现了更好。”

  钱铭听乔飞宇这和一时沉默着不语。

  乔飞宇看钱铭不赞同的神情,想着他或许还是爱着那女人吧,不由微微一笑:“其实每个人的立场不同,自然看的问题也不同,我想你可能不同意我的想法吧。”

  “你还在怪她?”钱铭挪动了一下身体问着乔飞宇。

  “有爱才有恨。我对她无爱,哪里还来的恨?当年她说的那些话虽然很伤我自尊,却也是非常实在的话。真正伤人的是我自己。那时是我自以为是才会在现实面前觉得难堪。”

  “我该感谢她让我及早看清现实。她选择及早享受青春没有错,同样我选择离开家庭不靠任何背景白手起家也没错,错在我没有及早真正了解她所要的是什么。”乔飞宇坦然笑着道。

  钱铭看着乔飞宇还是有些不信他真的就这么放下了。沉默了好一会才道:“她回来了。还去找我打听过你的消息。她说她很想念你。甚至去过你家见过你父母。”

  “你告诉他我的消息了?”乔飞宇皱眉。恼怒那女人居然敢去打扰自己父母。

  当年他也是不想被那女人知道自己在哪里,这才转到T市来从头开始。这会儿那女人找到自己父母,心中就想着要怎么收拾那女人。

  话说当年那女人给他的一肚子气,加上他从另一个更可恶的小女人那受的另一肚子气都没处出呢。

  “暂时没有。你如果想见她,如果对她还没忘情,我看不如……”钱铭迟疑道。

  “钱铭,我知道那时你就比我更爱她,只是因为我的缘故你才压抑了自己。如果你现在还爱她,那你就好好把握。至于我和她之间已经不可能了。当年我为她不惜伤害我父亲,那已经是我的极限。”

  “我不想再伤害我父母一次,更不想鄙视自己。就算我找不到女人也绝不会再回头找她。何况这世上比她好的女人也有,和她差不多的女人更多,我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乔飞宇严肃道。

  “难道你真的就不能原谅她?”钱铭皱眉问道。

  “她对我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陌生人何来原谅与否。就比如陌生人踩了你一脚,揍你一顿,你挨了,过了也就算了。何况我也是因为错过她之后遇到另一个女人,这才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意思。”

  “她比起我那个小女人又差了一大截。说实话,我后来遇到的女人比她聪明,比她更有个性,同样说话水平比她更高明,也比她更能牵引我的心。”乔飞宇笑了起来。

  “你小子落伍了。”乔飞宇的另一个好朋友在一边扯着八卦,听到乔飞宇的话倒是笑着道:“飞宇这几年来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

  “你有别的女人?”钱铭十分意外的问着乔飞宇。

  “飞宇可是十分受女人欢迎的。这些女人们对飞宇趋之如鹜。只要他点头,女人还不飞蛾扑火啊。看得我们这些男人嫉妒地要死。”另一个人笑着道。

  “之前我一个远房表舅,人家是省公安厅的。他女儿是警花,人品也好,她看中飞宇央我做媒,可飞宇就是没答应,还说自己有心爱的女人了,结果便宜了别人。”说这话的人是市公安局副局长方远。

  “就是,我们这些朋友哪一个不为飞宇的婚事费心的,本市的名门淑媛们求着我们给介绍,我们说了可都给飞宇回绝了。如今他身边就有着一位美人儿呢。”又有人笑着道。

  “我瞧见飞宇如今的女人模样、气质都好,看着像大家闺秀的。”又有人笑着道。

  乔飞宇不以为然地笑着。

  “小子,那你什么时候请我们喝酒?”钱铭立刻捶打着乔飞宇肩膀问着:“难怪你不要那几个女孩,原来早就有了地下情啊。”

  “那女人不是用来结婚的,仅限于上床的那种。我出钱养她,她让我纾解生理需求。”乔飞宇非常直白道:“因为我外甥女要来,昨天就回了。如今我可是真正的清白单身新好男人一枚。”

  乔飞宇非常自恋地笑着。话一出,男人们哄堂大笑。老同学翻着白眼。有受不了乔飞宇态度的就踹了他一脚。男人们手脚并用的互相打闹了一番以示亲密。

  “飞宇这辈子最忘不了的是六年前海边那位艳遇的美人儿。如今更是非那美人儿不娶,咱们劝都没用啊。一年多前有女人怀着孩子逼飞宇成亲的事情,这小子心狠,硬是让那女人把孩子打了。”有人笑着道。

  “就你小子多嘴。”乔飞宇一拳飞过去打在那人肩膀上。

  “真有这事?”钱铭意外:“你小子也忒狠了一点,好歹那也是你的骨肉。”

  乔飞宇听这话冷笑着:“那女人该死。”

  “你也太极端了。”钱铭摇着头。

  “当初她跟我时可是写了合约不怀孩子的。她私自破了我的规矩,我怎么能饶。以为怀着孩子就能逼我结婚了,那把我乔飞宇当什么人了。哪个女人对我耍鬼心眼,找死!”乔飞宇冷冷道。

  “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的?孩子到底是你的,真要有了,你好好调教不就成了。”钱铭皱眉。

  “钱铭,很多时候必需狠在前面,否则后面吃亏的就是自己。我宁可先小人后君子,这样也省心。否则倒霉的是我自己。”

  乔飞宇把那女人如何设计自己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最后说着:“我爸对于我的老婆在意的不是出身,而是人品。同样我爸也在意孩子,他最恨那种不负责的人。”

  “如果那女人拿着孩子去找我爸他们,这是给他们添堵。让他们现在接受一个不如初恋的女人,当年又何必非要和我闹成那样?他们岂不是更难受。可为了孩子又不能不接受。那女人还没娶他们一家就想着害了我们一家子!”

  “他们没有权势依靠就已经无法无天,做出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这娶了还不借着我们家的地位为虎作伥,岂不是我真正害了我爸?那种恶毒家庭出来的女人孕育的孩子也是恶果,我可不想我的孩子长大了挨枪子,与其到那时候丢人,还不如及早扼杀在萌芽状态。”

  钱铭听了好半天没话,最后淡淡道:“那种女人确实欠教训,好在不是你动手的。不过那海边女人你也不过是见过一次面而已!怎么就非她不娶了?你怎么就知道她比你遇到的任何女人都好?”

  “有些人见一次面足以让人记着一辈子,有些人就算跟着你一辈子,你也总是觉得面目模糊。海边遇到的那个女人是第一种,而她属於第二种。我觉得我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她。反而海边遇到的那个小女人,我一下子就被她吸引住了。”乔飞宇深有体会。

  钱铭再意外。乔飞宇说起那女人,神情变得温柔,钱铭第一次看到乔飞宇有这种表情。从前就算面对汪蓉时也没有这种神情:“你这些年的变化难道和海边那个女人有关?”

  “算是吧。我不知道当年我没遇到那女孩,我今天会变成什么样的男人。或许依然会自己创业,但不见得就是今天这样心平气和,或许我会揣着一颗受伤的心,然后做出更多的错事。”

  乔飞宇沉思了一会道:“我想她医好了我的创伤。让我重新找到自尊做回了人,甚至她还给了我做人的更高境界。这些年我一直在为那个境界而努力着。”

  “飞宇,说说你心中珍藏的那位美人儿呢,她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就这么勾你魂魄的?居然让你这六年来始终念念不忘。还让你有如此深沉的感触。”朋友甲笑着嚷嚷。

  “对啊,反正今天大伙轻松闲聊,飞宇,你就把你心中的秘密美人说出来,说不定你说了,那美人儿就不知不觉地到了你身边呢。”朋友乙开玩笑着。

  “我也想啊。说实话,我几乎隔一段时间就会梦到她一回,每一回我以为抓着她了,可又让她溜走了。今天早晨还梦到那个小妖精的。”乔飞宇再一次叹气。

  “别叹气,快说说看,那女人怎么就让你如此念念不忘的。”朋友丙催促着:“反正咱们没事好干,就只能听你讲你的罗曼史了。”

  男人们起哄着要乔飞宇说他那个只见过一次的女人,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这事还得从我失恋说起。”乔飞宇道:“那事你们都知道的。”

  “那女人说了一大堆鄙视我的话,我整个人崩溃了。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走眼。我妈,我爸都来找我回家我都觉得没脸见他们。就连他们叫我开门我都没那么做。我就窝在那屋子里,几乎不吃不喝。”乔飞宇一仰脖子和光了杯中酒。

  拿了一杯酒好一会才道:“我爸找了我姐劝我。你们也知道我姐夫是孤儿,是我爸收养了他,他自己白手起家挣了那一份家业,所以我对我姐、我姐夫都很佩服。他们两个的话我倒是能听进去。”

  “我姐来看了我后,就让我跟着她去深圳散心。我去了南方后,我姐就给我洗脑。后来我想独自静一静,我姐就让我去海边看海,希望大海能让我的胸怀变得宽广些。”

  “我姐夫告诉我,这世上还有很多种女人。我姐是那种不可多得的女人。见钱眼开的也有,为了生存苦苦挣扎的也有,还有一种女人就如钻石,她深埋在土壤中,第一眼见到时你未必会觉得她不凡,但是你相处了,就会察觉她的不凡。不过这需要人用心发掘。”

  “而海边人来人往,我可以看到更多的众生相,自然也便于我未来如何识人。将来我遇到了那种钻石女人,就可以一眼就察觉。”乔飞宇笑着道。

  “我听这话就放心里,反正闲着无聊就开始学着看人。从长相到衣着再到职业,然后揣测着那些人中男人会不会找女人搭讪,被搭讪的女人又会不会跟着男人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蜜爱:首席盛宠小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蜜爱:首席盛宠小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