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没翻身的机会
凤舞阳光2017-08-03 13:094,081

  乔飞宇又道:“说实话我还真从她的那几件事情中收益良多。你们也知道我前几年公司出事情,差点被人掀了个底朝天,我还就是受到那些事情的启发,最后一举击败那个妄图搞垮我的浑蛋,让他再也没翻身的机会。”

  “你那个翻身仗打地可漂亮了。当时我们还担心你撑不过来呢。你倒是传授一下经验,也好让我们学着点。”立刻有商场上的人道。

  “其实我这些技巧还都是刚才我说的那些。我先回来清扫战场,让不相干的人退后观战,我们两个一对一打,然后我自己将计就计,给那个叛徒挖陷阱,甩一些半真半假的消息,然后找对手弱点下手扰乱他,那人放胆过来时,才给他迎头痛击。最后彻底打垮他,绝不给他半点机会!”乔飞宇冷酷道。

  “商场如战场,在这里没人会因为你父母是谁,你做了什么善事,别人就对你手下留情。因此你没必要做好人。要做好人就去做慈善事业。去帮助那些弱小,这也是我从凌震霆那学来的。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还真亏了我遇到的那个小女人,我那时告诉自己,那样一个小女人都能以完全不可能的方式扭转局面,甚至连我姐夫都觉得做不到的事情,她居然能想办法做到,我一个大男人难到就不能?我相信只要你用心就能做到。而事实也证明我真的做到了。”

  “我也研究过凌震霆,不过那些会不会是以讹传讹?”又有人问道:“事情哪里有那么轻巧的。”

  “轻巧是由不轻巧而来。你想想,要不是她最初在生死线上徘徊,而后一再挨打,到了后来提要求也是委曲求全,别人都觉得她太好欺负。正因为这样,这简单的要求再不做到,连敌人都会觉得有愧。否则哪里可能撼动别人?”

  “凌震霆也是因为公司生死一线时才痛下决心改变,否则哪里就那么容易被女儿左右的?他不过是舍不得那些肥肉才找女儿出气。飞宇的公司也是这样,都是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一番,自己一再示弱,最后忍无可忍后彻底激发潜力,这才有全新的变化。”钱铭说道。

  “普通人很难有那种不畏死的精神,还要能沉得住气,脑子灵活。必要的时候得心狠,更需要能把握时机,还有一点,那就是能放下面子做小可怜,而不是逞强逞英雄。否则稍有差池,必然会死无葬身之地。”

  “确实是这样,那时对我是生死之战。我记着不仅仅是为我自己战,也是为那些跟着我的员工战,是我的责任心让我沉下心来冷静面对,最后抓准时机。”乔飞宇握紧拳头沉声道。

  听的人各自沉思着。

  “我记得只有老大才有私生子。你说的那个女孩不是凌震霆的大女儿吗?”方远问着乔飞宇。

  “不是,医院中的女孩年纪只有十八。和我外甥女同年。那一年的老大是二十岁,老二是十九岁,下面两个是十七,和十六。那老大生孩子是在二十一岁,是在凌震霆那一战一年之后才发生,那时候凌震霆声誉大变,已经是市长身边炙手可热的红人。”

  “当时她孩子还在肚子里,后来凌震霆立刻找了对方把女儿嫁了。所以算不上真正的未婚生子。她也没有去医院那么折腾。别的女孩在那一年时都没有怀孕生孩子,更没有私生子。”乔飞宇道。

  “那你们说凌震霆这会儿嫁女儿,嫁的是哪一个?是那个老大?还是那个隐藏的在医院中的那个女孩?”又有人问着。

  一时间所有人还真不知道。

  “你们谁见过吗?”钱铭问着。

  所有人摇头。

  “我猜想可能是医院中的那个女儿。凌震霆的几个女儿都快嫁完了,据说就算是最小的那个都定了婆家。所以要么没有那个女儿,要有,一定是嫁那个了。毕竟那个女儿才是未婚生子,老大还是嫁过人的。”方远分析着。

  “凌震霆找过我父亲,毕竟我刚离婚没多久,我当时听说后还以为是那个老大,心中很不乐意。后来我爸听说凌震霆给的是当初那个死对头手中得来的公司,就动心了,然后逼着我去,可惜最后不了了之,据说好像是那个女儿很忙,没空。然后也没再提起。”就有人笑着道。

  “飞宇,我看不如你想法去看看,说不得就是你那个小女人呢。”又有人建议着。

  乔飞宇一时沉默着。他担心要不是自己的小女人,那自己岂不是自找麻烦了。不过又想到如果是自己的小女人,自己连去看一下都没有,这要是嫁给别人了,自己岂不是后悔死了。

  “我打算等我外甥女的事情过了再去看看。”乔飞宇最后决定着。最起码就算不是自己要的小女人,自己不想娶人,也能专心对付凌震霆。不致于给他打趴下。

  反正在内心深处,他还就想着要和那个大鳄鱼大战一场。能和那样高手中的高手大战,就算自己败了也值得。最起码他可以知道自己还有哪些不足之处。

  其实还有一点,外甥女说她的同学是高中时上过电视的那个。一时乔飞宇还有些不以为然。

  外甥女就提醒着,当初她刚入那边高中,而他公司出意外前,市长去她们高中演讲,当时她同学还举手发言,为同学们多申请到市长的一个小时。当时还被拍电视的拍到了。可惜小舅去了好几次,都没能见上那个同学一面。

  乔飞宇听外甥女提起这事,顿然想起某个恍惚像自己小女人的女孩,如今她既然来到自己面前了,他当然先准备着恭候她。如果是自己的小女人,那自己就可以不去招惹那大鳄鱼了。如果那女生不是自己的小女人,自己再去凌震霆家找。

  所以他现在必需先打扫战场。清理闲杂人等,为的就是等着某个可恶的女人自动进来,然后自己可以全心全意扑倒她。

  男人们说过这事后就放开了,而后闲扯着别的事情。

  到了早晨,一夜未眠的男人们也觉得十分地累,就在这时乔飞宇的电话响了。

  乔飞宇接通电话,那边传来外甥女高亢尖锐的声音。一夜的疲劳让乔飞宇失去了耐性,偏偏那边又说不清什么内容,乔飞宇听不清外甥女说得话,本能地挂断电话,直接关机。又甩开手机。他大爷这会儿正处在疲乏的昏沉状态中,厌恶别人打扰他。

  “怎么回事?”钱铭看乔飞宇不爽快的模样忙问道。

  “是我外甥女打来的电话,大约是坐火车累了,就冲着我发脾气了。”乔飞宇不耐烦道:“我先让她冷静一下,然后再听电话。”

  钱铭听了倒是笑着:“说不定你外甥女有别的事情呢。你要不想听,我帮你接一下。”

  乔飞宇又停了一会才开了手机,而后甩给钱铭。他真的很厌烦被人紧盯着,尤其是在没有睡眠好的状态下,完全没一点耐心。这会儿他最希望的是一个温柔的女人怀抱,可以让他好好放松一下。

  乔飞宇正闭着眼睛休息着,忽然听到钱铭吼着“我是乔飞宇的同学,我和那混小子一样都喜欢女人。我和他还有他的一票朋友就因为你们这些大小姐们来而聚会最后一次,接下来他好专心伺候你们这些大小姐。我让他跟你说话。”

  乔飞宇看着钱铭。钱铭一向是君子,脾气温和,很少有发脾气,这会儿居然被一个电话说得发脾气了,这可难得,看来自己外甥女的功力又深厚了,居然可以激怒君子。就见钱铭转头吼着自己:“死小子,快接电话,你外甥女在火车上遇到色狼了。”

  乔飞宇接过电话,那边传来男人的声音。

  “常春城?你?怎么是你打电话给我?”乔飞宇大感意外:“你小子怎么惹我老同学发飙了?”

  “我没想到是你外甥女和我同坐一列火车。哈哈,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小子是那种人啊。”被点名的人开心地笑着。

  “我外甥女怎么了?”乔飞宇一头雾水,不过也只能先问情况。

  “你外甥女给色狼盯着了。幸好她同学一直护着她。暂时没事,就怕他们下车后跟着伤害她们,所以给你打电话让你报警的。”电话那边的常春城简单说了一下:“你电话进来了,挂了,待会你再问你外甥女吧。”

  乔飞宇也来不及多说,先挂了电话。打电话给他的是姐姐,说盈盈在火车上遇到色狼跟踪,让乔飞宇想法通知公安。乔飞宇连忙应着。

  昏昏欲睡的男人们被吵醒,皱眉看着某个发飙的生物,问着怎么回事。

  钱铭就把刚才接电话的情形说了,电话接通后传来一个冷静平缓的女孩声音:“你好,我是凌梓玟,是闻盈盈的同学,请问你是闻盈盈的小舅乔飞宇叔叔吗?”

  “不是,我不是飞宇。”钱铭有些意外对方也和乔飞宇一样换人了。

  “哦,对不起打扰你们了,能请乔飞宇叔叔接个电话吗?”凌梓玟依然客气的问着。

  “有什么事情吗?可以和我说吗?”钱铭看看乔飞宇闭着眼睛不想接电话的样子,所以就没有叫。

  “叔叔是乔叔叔的同志爱人吧?”女孩试探地问着。

  钱铭脑子一时短路,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对方是什么意思,一时脸不由自主拉下了,还么来得及说不是,对方又说着:“你要是能做主也没事,我们在火车上遇到了色狼。”

  “你们该找列车乘务员。”钱铭本能地道,不过声音可不好。因为他无缘无故带了一个帽子啊。

  “这个,叔叔阿姨,你别那样子啊。我知道你们这种人讨厌女人,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和你抢男人,我不会看中喜欢男人的男人。我有喜欢的男人。”

  “至于你说找乘务员,我们已经做了。主要是那两个色狼和我们一起下车,我们担心下车后被跟踪这才找乔叔叔的。”那边的女孩立刻乖巧道。

  “对了,你要是厌恶女人,我可以找一个男人和你说啊。”那边又温和地道。

  别人听钱铭把凌梓玟的话学了一遍,顿时一起笑了起来。

  乔飞宇觉得脑袋上冒黑烟,自己居然给扣上了喜欢男人的帽子。难怪常春城会说那话的。心想着可恶的女人,居然诽谤自己,等见到她之后自己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顿,让她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

  他打电话给外甥女,外甥女结结巴巴地告诉乔飞宇,是她那个叫凌梓玟的同学帮着她赶跑色狼。

  乔飞宇问了具体情形,电话那边说了她同学的整个计划。

  乔飞宇只能大略地知道她们上车后遇到色狼一再跟踪,后来那个叫凌梓玟的女孩设计,故意激怒那色狼,导致色狼清晨故意打人,最后那女孩和她们周围的人逼着列车员找列车长赶走了色狼。同时也揪出了另一个同伙。

  乔飞宇想问个明白,不过他外甥女这会儿吓得要死,说到后来又没了逻辑。还胡扯着死人什么的,乔飞宇没休息好时就没耐性,自然也听不懂,只能先放下。他答应外甥女自己会早点去,也会找警察去火车站候着,又让她别一个人呆着,和几个朋友在一起。

  乔飞宇立刻和方远说了列车上的事情。

  “飞宇,那女孩的手段和你那个小女人还有凌震霆女儿做事手段一模一样啊。说不定就是你的小女人来了啊。对了,那女孩姓凌对不对,说不得就是那个大鳄鱼的神秘女儿呢。”方远立刻来了精神笑着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蜜爱:首席盛宠小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蜜爱:首席盛宠小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