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连命都不要了,还在乎什么脸面
冷场大师2017-08-09 11:062,782

  死,准备好了吗?丈二老先生没有回答。

  雨依然没有停下的趋势。风也刮得越发猛烈,仅仅片刻时间,便已将倒下的茅草屋都吹得四下散落,也有不少轻盈的枯草被卷飞到了天上,在空中胡乱飞舞。

  丈二老先生的花白头发也被吹了起来。

  发簪不知掉在了何处,以至于此时的他看上去更像是为了一文钱便可以与人大打出手、哪怕为此敲破头颅也在所不惜的老乞丐。

  乞丐是没有尊严的。

  丈二老先生忽然伸手,五指一握,便从空中拉来一根飞舞的稻草,猛然间以闪电般的速度向前刺去,径直指向徐暮云的喉咙。

  呛——

  这是两柄剑相互碰撞的声音。

  在丈二老先生刺出偷袭一剑时,对面的徐暮云便迅速察觉,旋即以极快的速度从凳子上弹起,如老鹰展翅般向后飞掠躲避。

  与此同时,徐暮云右手手腕一动,握住空中的一颗雨珠,再次将一粒雨珠幻化成一柄雨剑握在了手中。

  随手向前一挡,便将老者凌厉的攻势阻挡了下来。

  战斗还没有结束。

  丈二老先生手中的枯草与雨剑相碰的时候,仿佛结冰一般,瞬时化成了一柄晶莹剔透的宝剑,比雨剑剑身更宽,看上去也更加锋利,上面闪烁着阵阵寒芒。

  那是剑气。

  剑气外放是剑道第二境的标志,而化物为剑却是剑道第三境的标志。

  “你骗我?!”

  徐暮云眼神冷如冰霜,看着丈二老先生手中由一根枯草变幻而来的长剑,心里明白对方早已是达到了剑道第三境界之人,而老人刚才所说那些话,仅仅只是为了让他降低戒备。

  他之前已猜到眼前的教书先生并不一般,却从未想到他会如此强大。

  剑道第三境,武道第三境!两者的境界,皆与自己一样!

  “我很想和你进行一次公平的交手,但你为曹魏,我为大汉……你我各为其主,我没有办法为了一己私欲而做出影响大局的事情,所以今天——我只能用尽一切办法将你留下来了!哪怕这些办法十分卑鄙可耻,我也在所不惜……毕竟,我连命都可以不要了,还在乎什么脸面?”

  说完,丈二老先生便往前踏出一步,右手一动便将手中稻草凝结而成的宝剑捏碎,紧接着微微闭眼,将双手抬到胸前,不停地变幻手法结出法印——

  猛然之间,一阵微弱的白光从他周身散发出来,显得祥和而宁静。

  片刻之后,令人惊叹的一幕出现了。

  丈二老先生结出的法印在他身体周围上下翻飞,接下来他的身上便突然开始发生变化,如同返老还童一般,原先花白的头发随之变成乌黑,脸上的皱纹也在一瞬间骤然消散,变得光滑无比,很快,一张英俊无比的脸庞便出现在徐暮云眼前,与之前衰弱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尤其是此时他浑身上下散发的气势,更是足以让徐暮云动容。

  徐暮云开口,皱眉缓缓地道:“燃烧精血?”

  所谓燃烧精血,是指一些武者为了能在短时间内提升自身的战斗力,而选择的一种将自己体内储藏的能量全部消耗,用以提升境界或者战斗力的方法。

  按理说如果不到绝境,谁也不愿意为了达到巅峰状态而选择燃烧自己的精血,因为燃烧精血需要以武道和生命为代价,轻者葬送武道生涯,重者直接被反噬而亡。

  丈二老先生转眼之间从一个老头变成了高大英武的青年才俊,显然是将浑身的精血燃烧殆尽,打算跟他拼命了。

  如昙花一般,为了绽放那一刹的光华,宁愿付出生命的代价。

  以丈二老先生武道第三境、剑道第三境的修为,即便不燃烧精血,和自己也有得一战,那他为何这么坚决地燃烧自己的精血?徐暮云内心泛起惊涛骇浪。

  “现在,我准备好了。”老者说道。

  徐暮云眼睛微眯,“你如果要逃,我追不上你。”

  丈二老先生摇了摇头,甚至都没有接徐暮云的话。

  “我已经七个月没有吃过白帝城的葱油饼了,王小帽家的鱼香肉丝也很有味道,我守在这里的每一天,都会尝试着做一份出来,可惜最后都把肉炒煳了,至今也没有做出那种想要的感觉来……这真是一个令人遗憾的故事!”

  徐暮云将剑收了起来。

  准确地说,是那柄由雨滴幻化而来的雨剑,忽然在他手里化作一滴水流了下去。

  砰的一声,那颗雨滴十分轻巧地砸在了泥土里,溅起无数细小的稀泥。

  “现在走,我不拦您!”徐暮云真正的目的是尽快闯过第六关,迟则生变。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说这么多话不仅仅是想找个人说话,同时也是为了能够多留你一会儿……甚至,将你永远留在这里。”

  “是吗?”

  “若是不信,现在你可以试试自己还能不能化万物为剑,还能不能将剑气外放?”

  “你……”

  徐暮云脸色突变,顺着老者的话,他伸手从空中抓了一滴雨珠过来,雨珠依然能够停留在半空之中,但是只要他一使用灵力,空中的雨珠便会被割成碎末,不用说横拉成剑,便连保持原有的形态都难以做到。

  “你对我做了什么?”

  徐暮云冷声质问,哪怕是如此危急的时刻,他也依旧保持着冷静。

  “只是请你喝了一盏茶。”

  “不对……这不是茶,而是……”

  “哦?你知道那是什么?”

  “这是一个阵法,封禁剑气的阵法!”

  “啧啧……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却也知道这是一个封禁剑气的阵法,看来我之前夸你的还真没错,剑道天才不是浪得虚名。”

  “丈二先生,您以为将我的剑气封禁,我便无法用剑了吗?”徐暮云知道自己无法剑气外放、化物为剑,但还是敢这样说,“你死后,我会送一份鱼香肉丝到你坟前。”

  “多谢你……但你不能使用剑气,我的胜算终归会大一些。”丈二老先生伸手在腰间一拍,一串白光突然呼啸一声,从腰间口袋里飞窜而出。

  “长鄂出鞘!”丈二先生仿佛是在呼唤一个孩子,微微仰起头,将手平伸往胸前一放,一柄朴实无华的长剑便落在了他的手中。长剑通体白色,剑身上镌刻着一组古朴的符文。

  “我喜欢这柄剑。”徐暮云双眼之中多了一抹神采,看向丈二先生手里的剑,如同在看绝世珍宝。

  “若是我死了,你尽管拿去。”丈二先生眼含柔情地伸手抚摸了一下长鄂剑的剑身。

  长鄂剑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竟在此时发出了一声悲鸣。

  丈二微微摇头,轻声说道:“今日我终归是要死的,临死之前把你交到一个剑道天赋更高的人手上,你应该高兴才对。”

  剑仍在悲鸣。

  丈二有些伤感地笑了笑。

  “拔剑吧!”丈二先生往前踏出一步,手中之剑直直地向前刺去,他身上的衣袍无风而起,连一头青丝也随之飞扬起来。

  这一招极为朴实,朴实到几乎笨拙,仅仅是踏出一步,然后刺去,像是他在学堂中教给学生的最简单的早操招式。但是这一步,看似很慢,其实很快,仅仅只是一步,丈二先生和徐暮云的距离就拉近了一半。

  下一步,丈二先生就可以将剑刺入徐暮云的胸口。

  徐暮云没有拔剑,甚至没有丝毫的动作,他就站在那里,不偏不倚,等着他。

  “终究太过年轻,你大意了!”丈二先生的话刚到嘴边,一柄锋利的剑身便刺入了他的心脏,穿过他的胸膛,老先生不可思议地看着刺入自己身体里的这柄无色长剑。

  “这……这……怎么可能,难道……难道是虚空剑?”

继续阅读:第五章 你死后,我也会亲手埋了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轩辕剑之汉之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