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五个铃铛
冷场大师2017-08-09 11:062,944

  蜀,益州大旱八个月!遥遥千里农田,举目望去,颗粒无收。

  太祖皇帝感念天下苍生不易,不顾群臣劝阻,于九月十二日午时踏上祭天台,头顶炎阳,举剑问苍天:何以才能降下甘露,普度黎民?

  轰隆隆!

  太祖话毕,轰然之间,晴朗天空之上电闪雷鸣,响起阵阵轰鸣,无数乌云如铅山一般横压而来,将整个蜀汉笼入黑暗之中。

  雨,终究没来。

  三日之后,蜀汉三年九月十五日夜,太祖陛下屏退众人,于白帝城独自仗剑外出,再也没有回来,终薨于祭天台,死因不明。太祖当时虽气息已绝,却仍以剑支撑胸口,不曾倒下。

  太祖皇帝驾崩,加上蜀汉举国大旱,宫中流言四起,天下必将大乱。

  谁又可曾想到,便在太祖皇帝驾崩的当晚,一场阔别了八个月的大雨,凭空而降。

  飞羽十杰,正是在这场瓢泼大雨中,飞奔至幽山驻扎。

  飞羽十杰至,便以雷霆之势,一夜之间稳住了因太祖驾崩而引起的朝野动荡。

  …………

  流马渊,望风亭。

  皇甫朝云周身已有无数圈白色剑气将他完全包裹了起来,呼啸着在他的周身不停飞窜。

  这些剑气看似兴奋,可却又不像是面对其他剑者那般,试图寻找空隙,钻入到他的身体里面,而是想要挣脱,可不论如何也挣脱不开一样,仿佛在害怕什么。

  一缕清风吹来。

  那些缭绕的剑气不堪重负,轰然而散,激发出点点光亮。便在这一瞬间,皇甫朝云也猛地睁开双眼,眸子中顿时倾射出两道如星辰一般璀璨的光芒,瞭望到很远的地方。

  皇甫朝云缓缓站起身来,一把抓住那柄一身黑色的方天画戟,发泄怒气般用尽力气挥舞,空气中立时响起一片呼呼风声。

  良久,皇甫朝云放下方天画戟,叹了口气道:“这……毕竟是以剑为尊的世界啊。可为何我的剑气却偏偏是金色——如此一种从未见载于任何古籍中的色彩?甚至连我的剑胎,也与他人所描述的大不一样?”

  剑气等级从低到高分别为白、红、橙、黄、绿、蓝、靛、紫八种,这八种色彩不同的剑气均分散于空气之中,一些剑道天才刚一踏入剑道,便能获得红、橙以上剑气的傍身,但更多剑道修行者,依然还是从吸收白色剑气开始,亦步亦趋,随着境界提升才能吸收更为高贵的剑气。

  然而皇甫朝云,此时却连白色剑气也难以吸收进去——不,准确地说,应当是白色剑气才一吸收进去,便被他体内突然散发出的金色剑气直接吸收了,连一丝一缕都没有留下。

  这便也是到了如今,他的剑道修为依然没有半点提升的原因所在。

  “存在即是道理,金色剑气阻挡了你吸收白色剑气,可谁又能够料到,它是否会在以后某一时段,给你带来无穷好处呢?”

  一个苍老而厚重的嗓音突然出现在半空之中,闻言,皇甫朝云身子一动,惊喜地看向某个地方。

  “您醒了?”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已能看出此时皇甫朝云心中的喜悦,他的眼睛甚至因此而变得明亮了许多。

  “我醒过来已多时了,只是看你在修炼,不忍心打扰。”那个苍老的声音温和说道,“而且……”

  不待那个声音说完,另外一个山头上,忽然便有一个黑影快速跳跃而来,很快他的身形就来到望风亭前,随手将绢帛一扔,化作一道幻影飞速离开,而声音也同时从远处传递而来:

  “飞羽第一将焉逢听令,北方曹魏三十万大军,进犯我蜀汉,多闻使大人令你守住流马渊关口,死守望风亭。亭在人在,亭失提头来见。焉逢将军,请接令!”

  “焉逢接令!”皇甫朝云抱拳。

  绢帛稳稳落在石桌之上。

  拾起绢帛,看着使君书于其上的文字,皇甫朝云双眸缓缓眯了起来,与此同时,眉宇间更是少有的出现了一丝疑惑。

  “我蜀汉大旱数月,北方曹魏的豺狼之师,没有任何动静,偏偏在先帝驾崩之后,突然兴兵来犯。莫非先帝之死,和曹魏有关?”

  皇甫朝云,大名鼎鼎的飞羽十杰之首,可谁会想到如此盛名在外的飞羽第一将,竟然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

  他穿着蜀汉军队先锋的盔甲,披着一袭枣红色长袍,坐在护山大阵唯一的一个通道口处,看着前方无尽雨幕,一人便是千军万马。

  “我知道你的怀疑,但太祖的死,未必就是魏国所为,你可能不知道铜雀台里那几位的本事,至少那位紫衣尊者,便有不亚于我的卜卦能力。先帝之死,兴许真的只是天意……”皇甫朝云空荡荡的身前,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出现。

  “您是说……铜雀紫衣尊者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皇甫朝云的语音依然透着淡淡的平静,可身前那人却听得出这话里隐藏着的一丝震惊。

  这震惊,仅是一丝,便也足够了。毕竟能让第一将皇甫朝云震惊之人,除了多年前刚刚出现的白衣徐暮云,哪怕神算睿智如丞相,也不曾让皇甫朝云的情绪有如此波澜。

  “蜀汉自二月起大旱八个月,先帝又在前些时日驾崩,国不可一日无君,朝廷内不知道多少狼子野心。如今曹魏大军来犯,我蜀汉正是内外交困的时节。朝云,你应竭尽全力守住望风亭,即便最后守不住,对丞相也有一个交代……否则丞相在朝中的日子,就将更加难了。”依旧是那苍老的声音。

  他继续说道:“你这次的任务,与过去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样,我蜀汉和曹魏对峙已经多年,谁也奈何不了谁,就算蜀汉大旱八个月,它也不敢轻举妄动。但为何曹魏如今敢举全国之兵来犯?”

  “莫非,铜雀台的那六位全都出动了?”皇甫朝云不停摩梭着手里比人还高的黑色长戟,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疑惑。

  这柄黑色长戟有一个名字,叫做“方天画戟”。

  “岂止铜雀台的六位尊者出动了,恐怕连他们背后的仙门,也一起参与了。”苍老的声音里竟是无奈。

  “仙门竟然参与到俗世的争斗中来,就不怕天罚吗?”皇甫朝云心里已经泛起惊涛骇浪,如果真的如老者说言,天下就再也难太平了,他深深的知道这些仙门的通天本事。

  “一切,源于先帝之死。通理之人都明白,先帝死的蹊跷,有人将之理解为天意了。既然是天意,仙门作为上界豢养的家犬,自然是要顺应天意,奉命行事,还担心什么天罚?”

  “总有一天我会带着您杀回去。”皇甫朝云望了一眼大雨倾盆的天,将手里的方天画戟握的更紧。

  “先不用想这些了,安心守护阵法通道,这是你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那道苍老的声音似乎看出了皇甫朝云眼神的黯淡,忍不住出声安慰。

  “对于阵法通道,丞相是不是太小心了一些?在阵法通道之外,还设有无数机关和关卡,想要从幽山闯到流马渊,恐怕非第三境强者不能做到吧?”皇甫朝云有些不理解。

  “可第三境强者哪里那么容易去找?我如今,武道境界也只是第二境罢了。”说到这里,皇甫朝云忍不住叹了口气。

  在天下人的认同中,除剑道之外,武道一共分为十个境界,每个境界又分为临境和正境。

  第一境也称紫门境,体内紫门虚影成型,当紫门打开时,天地灵气会疯狂涌入。

  所谓临境,便是踏入正境前的一个过渡阶段。

  三年前,皇甫朝云未满十八岁就已经成为第二境的强者,在同龄当中,可谓天才。可三年过去了,皇甫朝云依然还是滞留在第二境,天才的名头早已破灭。

  但相比之下,魏国铜雀台的那六位各个都是武道第二境以上的强者,甚至连剑道也达到了与武道同样的高度。而那个穿一袭白衣的家伙,更是无论声名还是实力上,如今都要超过他不少。

  “叮铃铃……”风未动,一阵铃铛声突然响起。

  原来是望风亭檐边上悬挂的风铃叮叮当当碰撞在了一起,声音异常脆耳。

  “这是……第五个铃铛?!”焉逢转头,猛然看到这一幕,大惊失色。

继续阅读:第三章 我要杀您,您准备好了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轩辕剑之汉之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