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要杀您,您准备好了吗?
冷场大师2018-03-12 15:213,404

  这些铃铛是当初多闻使君接丞相令,命尚章和祝犁联手所布,从左往右起每个铃铛都代表着亭子之外的每一道关卡,铃铛一共十个,也就是说在望风亭之外设有十重阻碍。

  多闻使君曾交代,铃铛每响起一个,则代表着关卡被破开一处,让他务必留心。

  但是现在,前面五个铃铛却同时响了起来,这不就是说明,前面的五个关卡已经被人同时破开了吗?

  “到底是谁这么厉害?难道真的是铜雀六尊者一起出动了吗?”皇甫朝云喃喃自语,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

  第六道关卡阵前。

  一座看起来有些破旧的茅屋突兀地矗立在空地中央,屋前一位耄耋老者合衣而坐,仿佛是害怕雨水带来的寒冷一般,他的身体微微蜷缩着,看上去就像皇城跟下那些要钱不要命的老叫花子一样,落魄而又寒酸。

  但奇怪的是,老人的周身却十分干净,原本应该被雨水淹没的泥地,竟然没有一滴雨落下。

  仿佛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将雨滴隔开了一般,雨珠每每落到老人上空一掌之处,便立刻消散于无形,连他的衣角都难以沾到。

  一切都显得异常的诡异。

  忽然间,老人的身体动了动,不是颤抖,只是缓缓地抬起了头,看向空中某个地方,眼睛微眯。

  “你来了!”

  半晌,老人缓缓吐出一句话。正如他的人一样,老人的声音异常苍老,仿佛一根许久没有刷过油的门轴,刺耳又难听。

  几乎在同时,离老者不远处的半空之中,雨幕荡出一片涟漪,无数雨滴被震颤而开,如同珍珠迸落。

  随后,雨中出现了一抹白色。

  白色由一个点,变成一个面,不停地扩大,最后变成了一个人形的模样。

  一角白衣随风飘了出来,同时一只脚稳稳踏出,坚实地踩住虚空,旋即便是整个身体,都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这,竟然是一个人!

  白发白衣,负手而立。

  他的眼神淡漠而冰冷,脸上除了自然而然的高贵之外,仿佛已经上千年没有出现过笑容,冷得有些呆滞,像是一座冰山。

  雨,未停;雨,绵绵。

  一道白色的冷酷身影,自北方而来,一丝难以掩藏的杀意在白衣年轻人出现的同时毫无保留地释放了出来,吹起周围的风。

  ——杀意尖锐,就像是一柄剑。一柄锋利而强大的剑横渡虚空而来,不需要任何依托,便如履平地般站在了距离地面尚且有一人高的虚空当中。

  白衣白发的年轻人眼神缓缓转动,一眼看向了坐在茅屋前的老者,才发现对方的目光早已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久闻丈二老先生大名,只是不知您为何不在白帝城里教书,却跑到这风起云卷的是非之地?”白衣白发青年说话间,眼神却掠过老者,看向了老者身后的茅屋。

  茅屋很破旧,上面挂着的六个铃铛里,前面五个叮叮当当响得令人心烦。唯有第六个铃铛,此时便仿佛一口钟、一座山般稳固,即便有斜风吹来,也依旧纹丝不动。

  白发白衣的年轻人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凝重的神色。

  铃铛代表着守关者,铃铛越稳健,便说明守关者的实力越强大。

  前面五关,他每到一处,挂在屋檐或树干上的铃铛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丝颤动,发出一些害怕或恐惧的声音,但是唯独第六关这里,铃铛竟然连一丝的异动都不曾有。

  他遇到强敌了。

  此人的境界,至少与他一样。传闻中大汉东宫太子的恩师,果然不只是一个教书先生那么简单。

  “皇宫待腻了,老夫随丞相出来活动活动腿脚,却不想能在这儿遇见你——徐暮云。”丈二老先生混浊的双眼直视白衣青年,这个时候他仿佛变得年轻了许多,浑身上下再没有半点之前的颓废和苍老。

  “总听闻曹魏铜雀六尊者都擅长用剑,拥有天下无双的剑阵组合,近年来更是横空出现一位白衣尊者,号称是百年难遇的剑道天才,方一听闻,老夫便猜到此人便应当是你了……恰好,老夫也喜欢用剑,既然白衣尊者今天来了,倒不妨先陪老夫喝杯茶吧。”

  丈二老先生说着,竟真的起身进到茅屋,搬了一桌两椅和一套茶具出来,充满古朴简洁的意味。

  “喝完茶,老夫再向你讨教一番,何为剑道……”

  徐暮云峰眉微挑,他听到过一些关于这位教书先生的传说,也知道他自然不会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却没想到他会这么难缠。

  所以……

  这茶——喝,还是不喝?

  ……

  雨渐渐变大了起来。

  茅屋屋檐上的雨水由滴连成了线,远方旷野里灰蒙蒙一片,连木流渊外传来的厮杀声也被雨落的声音冲淡了很多。

  天地之间一片清明。

  便在这时,站在虚空中的徐暮云,身子微微一动,随后他的双脚便仿佛踩在梯子上一般,交替落下,一步一步从空中走到了地面。

  他的人到哪儿,哪里的雨水便会自动消失。

  他的身上,未落一滴雨。

  “哦,梯云纵?”丈二老先生似乎没有想到,喉咙里发出了一声轻咦,“我以为你会直接向我出手。”

  “不敢。”徐暮云来到老人身前,微微抱拳行了一礼。

  “为何?”丈二老先生有些好奇。

  “您是前辈。”

  “仅仅如此?”

  “仅仅如此。”

  “看来在白衣尊者眼里,老夫还不配成为你的对手。”丈二老先生自嘲般地笑了笑,然后将泡好的茶水递到已经落座的徐暮云身前。

  “是,您太老了……我承认您对我有威胁,可我费一些功夫,依然可以杀了你。”徐暮云表情冰冷,语气也十分认真。

  “是吗?”丈二老先生笑了笑,没有理会徐暮云话里的冰冷,合了一下身上破旧的衣物,接着说道,“我想知道你的剑在哪里?”

  “剑?”

  徐暮云似乎没想到老人会问这样的问题,凝视老者片刻,却未回答,而是转过头去,左手在雨幕中虚空一抓,一柄由雨珠组成的雨剑赫然出现在徐暮云的手中,晶莹剔透。

  “万物为剑!”徐暮云手腕轻动,雨剑剑身虎虎摆动,下一刻便凌空飞起,在空中飞舞一圈之后,轰然拦腰斩向茅屋。

  唰!

  仿佛是割破衣服的声音一般,雨剑飞出,轻松地将茅屋拦腰斩断。

  轰隆!

  茅屋轰然倒塌,而那柄雨剑却在此时从倒塌的茅屋中冲天而起,进而垂直落下,徐暮云向天伸手,将雨剑稳稳地握在了手中。

  这一切做完,仅仅过去了十个呼吸的时间。

  “如何?”徐暮云问。

  如何?

  徐暮云问的是,他的剑,如何?

  “剑道第三境——形意之境!不论何种武器在手,都能当作锋利的宝剑使用,即便使用一根树枝,也可以达到剑气外放的效果……如今你仅仅只用一滴雨,便已能够将它化作一柄剑,将我的茅屋砍成两截,看来剑道天才之称,果真不是浪得虚名。”

  丈二老先生由衷赞叹,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伤感,徐暮云没有说谎。他如果想取自己的性命,只是需要费一些周折。

  “我想年轻一代中,恐怕只有焉逢那小家伙,才能和你一较高下吧?可惜他停留在第二境已经有三年了,如今恐怕也已不是你的对手。”

  天下知晓之人都在说,汉与魏两国当中,年轻一代就属飞羽十将和铜雀六尊者最为杰出。

  可如今看来,单单一个徐暮云,怕就不是飞羽十将能够相比的了。

  丈二先生心下莫名担忧起来。

  望风亭,是整个大阵入口的最后一关,那里正是由多闻使君寄托了无限期望的焉逢把守的。如果焉逢战败甚至被杀,阵口就很有可能会被铜雀大军强行破开,到时候木流渊运送的十万军粮,便极有可能会完全落入深渊之中,那丞相北伐的一切功夫,恐怕就又一次白费了。

  为此,他需不惜一切代价拦下徐暮云。

  哪怕因此付出生命。

  想到这里,丈二老先生端起茶水来,如喝酒一般一口仰尽。

  这一刻,耄耋老人显得豪气干云。

  徐暮云一直没有说话,他就这样看着老人一连串的动作,眉头又一次微挑了起来。

  如果有熟悉他的人站在这里,便会知道徐暮云做出这个表情和动作,证明他对此已经非常不耐烦了。

  他不耐烦的原因有很多。

  一是因为老先生泡茶的功夫太差,硬生生地将一壶好茶泡出了老茶的味道,喝着没有口感,这让他的心情非常不好。二是因为他不喜欢别人对他的武道以及剑道修为指指点点,因为他天赋奇高,这是他很久以前就知道的事情,不需要别人再在他面前重复;第三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所谓迟则生变,他不想再和丈二老先生浪费时间,他需要尽快完成紫衣尊者交代的任务。

  闯过阵关,打开阵口,斩断军粮运输路线。

  否则一旦粮道疏通,任由蜀汉将十万军粮从后方运输到军中的话,那么两国之间的战事,不知道何年才会结束。

  徐暮云的眉头挑得更高了,冰冷的眼神也逐渐有了色彩,如刚才一般的杀意随之溢涌而出,浓密得快要凝成了水。

  人,终究是要杀的。

  于是,他抬头看向丈二老先生,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我要杀您,您准备好了吗?”

继续阅读:第四章 连命都不要了,还在乎什么脸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轩辕剑之汉之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