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闯入者手册二(35)
BUT组合2018-02-14 09:562,660

  毕竟还是小孩子,加上雨水、地面积水的阻隔,兰晓叶拼尽全力仍旧跑得很慢。最开始的一段时间,她不敢回头,怕季晴再追上她。两条被雨水浸湿的马尾辫变成小鞭子,随着她的跑动,一下一下地打在她的脸上。但那一刻,她也感受不到疼痛的存在。双腿是飘忽的,像失了重。

  后来她跑一段时间回一次头,但身后并没有传来其他人的脚步声,不知道是被雨声遮挡还是别的什么,透过雨幕,她也看不到别人的踪影。兰晓叶稍稍安下心来,贴着肌肤的湿布料将寒冷一寸一寸地从她的毛孔中送进去,她的身体开始颤抖,但仍旧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

  她去赴约,她跟她的朋友约好了的,一直陪伴彼此,直至死亡。

  白海身为风术师,当然并不是那么好甩掉的角色。

  季晴在发现兰晓叶打算跑开之后马上就想要追上去,但由浅那时喊住了她。

  “等等。”

  经过两个长假的拍摄,季晴对三个少年的性格还有些了解,于是回头着急地想要知道他的意图,“什么意思?”

  由浅的解释也很言简意赅:“不是现在。我们有风术师。”

  季晴恍然大悟。

  兰晓叶能去的地方十分有限,她不可能回家,因为她看上去并不喜欢自己的父母;接下来的选择,如果是漫无目的的逃跑,白海完全可以察觉到她的行踪,而最后一种可能——

  成年人与小孩在这场大雨中比赛跑自然不是什么难事,虽然担心出什么问题,但当时立即去追,季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追上兰晓叶,可同时也失去了一个机会。

  一个找到这场大雨,以及儿童失踪案的始作俑者的机会。

  孩子对成年人——甚至只是比她大一些的人的心机不太了解。兰晓叶也毫无防备,她来到一个仓库门前,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回想他们之间的暗号,之后抬起手,整条胳膊擅抖着,并将这份颤抖传递到敲门声中。

  一长。一短。两长。两短。一长。她心中默念。

  她刚敲了两下,门就自动开了。

  里面有几个小孩子像刚从睡梦中醒来一般,迷迷糊糊地眨了眨眼睛,互相将盖在身上的外套裹得更紧,穿着黑色连帽衫的男生坐在正对着仓库门的地面上,他抬起头来,从屋外透进黯淡的月光,能看见他的面色苍白,毫无血色,连嘴唇也是苍白的,衬得过分可爱的西瓜头有些诡异,他周身散发着冷意,见到兰晓叶却露出一个笑容。

  “你回来啦。”

  兰晓叶背对着月光,男孩子有些看不清她的脸。她刚要说话,身后突然出现了几个人,推着她进了仓库。有人顺手打开了仓库的灯,室内大亮;门被关上,雨声被隔绝在外。

  白海他们各自收了伞。泰太转头问季晴:“哪个是雨灵啊?”

  季晴的下巴往前点了点,正对着穿黑色连帽衫的西瓜头男孩,“这位。”

  对方完全还是小孩子的模样,给了泰太一种能够轻易讨好他的错觉。他想起音乐剧里的那只小妖怪“雨瞳”,季晴的剧本描述的与真人分毫不差。他想起剧里的“雨瞳”是因为过于孤独,屋里聚集着十几个小孩子,恐怕都是“孤独的产物”。

  于是他效仿音乐剧里那样,突然唱起了歌。他想不起剧里他们唱的是哪几首,总之先从摇篮曲试起。

  旁边睡得很熟的孩子打起了呼噜,但雨灵还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兰晓叶紧张地站在他身边,身上不停地滴着水。白海怼了怼泰太的腰,希望他能赶紧清醒过来。

  现实中的这位雨的精灵并没有那么好糊弄,看上去也并不是什么天真单纯的孩子。他直接喊了一句:“滚!”

  泰太停止了歌唱。方才尴尬怪异的气氛褪去了一些,他悄悄移到季晴的身边,跟她耳语:“季大编剧,这跟你写的不一样啊……”

  季晴也凑到他耳朵边,低声道:“那是我编的,当然不一样。”

  泰太气不过,直接朝兰晓叶喊:“这孩子一点也不可爱!你到底看中他什么!”

  兰晓叶被突然点名,肩膀一僵,但马上又握紧了拳头,也冲他喊:“你懂什么!”

  她在颤抖。那是一种愤怒的颤抖,白海熟悉这种姿态,与他对自己父母反抗时的状态很像。

  从三十一世纪穿越到二十一世纪以来,他多次想到过自己的父母,却没有丝毫“想念”的情绪在其中。

  季晴跟他们商量,“要从兰晓叶下手,她对雨灵来说不一样。”

  白海听从这个建议,打算从寻找共鸣的方式入手。

  “你不说,我们自然不会懂。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跟我们说,这里还有其他那么多孩子,他们的父母也会着急的。”

  “他们……”

  “你们不用懂。”雨灵打断了想要开口辩解的兰晓叶,“你们不用懂,肮脏的大人。”

  “不……我们其实还没成年……不算大人……”泰太说道。

  “而且你的年龄恐怕比我们都大吧?”季晴补充道。

  雨灵的眼中浮现起更浓重的敌意,他瞪视着白海一行人,“你们想说什么。”

  “……”白海叹了口气,捂住自己的眼睛,一副没办法的样子。

  由浅这时问:“你是怎么做到短时间内……这么多孩子?”

  “哈,”提起这件事,雨灵笑了一声,笑声里透露着轻蔑和不屑,“问你们人类。”

  “什么意思?”

  “我雇了些人,”他的语气轻飘,好像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只要给他们钱,他们就愿意帮我绑孩子。”

  由浅不再问话,凑到白海耳边:“他用了‘绑’这个字。”

  白海点点头,也小声说:“嗯,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泰太问雨灵,仿佛是真的很好奇:“你哪来的钱?”

  “嗯——”对方故意拖长了嗓子,“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只要你们能想到的来钱方式,我都能做。”

  兰晓叶此时大叫:“不是的!他故意骗你们!他是个好人!”

  季晴厉声喝道:“好人不会绑架孩子!”

  兰晓叶开始哭泣,脸上的雨水还没干,一时之间分不清泪水和雨水的区别,但她的眼眶迅速地红了起来,仿佛哭出的液体也会是红色的,“不是的……他只是无聊……想找我们玩儿……”

  “你愿意和他一起玩,那剩下的这些孩子呢!”

  这是一声质问,听到季晴的这声质问,几个已经被吵得清醒过来的孩子缩成一团,悄悄地向后挪动着,保持着惊恐的神态和心情,想要离他们更远一些。面对孩子们这样的反应,兰晓叶和雨灵似乎很难反驳季晴的话。

  兰晓叶沉默了片刻,还是支支吾吾地解释:“我……我会劝他……我会劝他把、把他们放了的!只要给我们一点点时间!”

  季晴还想辩驳什么,但白海伸手拦住了她想要再上前一步的行动。白海半弯下腰,直视着与他有一定距离的女孩的眼睛,“我们来这里也不是要伤害谁,只是希望能救下这些孩子,让孩子的父母们不再难过。儿童失踪案已经引起了社会的恐慌,这不是什么好事。晓叶,我明白你的想法,这件事可以和平解决……”

  雨灵在此时打断了他:“你明白她的什么想法?是你的爸妈死了,还是你生来就是孤儿,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