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轮回西湖
爱奇艺彼岸2017-08-16 21:252,543

  第六章:轮回西湖<p>  就这样,白玉龙被镇瓮山,平静的渡过了一百余年。<p>  随着人间朝代的更迭,时已至辽、金时代。<p>  蒙古人强大起来,成吉思汗带兵打到了当时的北京,驻扎在海淀一带。<p>  一天,成吉思汗带着文武大臣到京城西郊打猎,此行文武大臣中有一名旷世奇才——耶律楚才,此人实乃天罡三十六星君排行第三位的天机星下凡。<p>  新被召用的降臣耶律楚材生来就具有慧眼,一眼就看中了这京城西郊孤零零,光秃秃的瓮山。<p>  耶律楚才请成吉思汗把狩猎的人马驻扎在瓮山脚下,然后与可汗爷一起登上了瓮山,眼见这山的顶端还有一所孤零零的道观,上前扣门,半晌的功夫才出来一个白胡子老道前来应门。<p>  院门开了,可汗爷走进道观的院子,站在空落的院子里,院落中央,只有着一块无字的大青石板,再无旁物,道观里的白胡子老道打眼看了一眼,老态龙钟,面露福相,估计至少有个百八十岁了。<p>  白胡子老道见了来访的二人只是点头致意,就站在了一旁。<p>  成吉思汗问这白胡子老道:“老人家,您今年高寿?”<p>  白胡子老道张耳顿了半天,细声细气的回答说:“耳聋。”<p>  可汗爷又问这白胡子老道:“那老先生,此山作何名称?”<p>  白胡子老道又张耳顿了半天,还是细声细气的回答说:“耳聋。”<p>  这二字回答倒也是干脆利落,可是成吉思汗是何人,大蒙古国的可汗爷,称雄四方的豪杰,几问这老和尚,答非所问,已是给足了他面子。白胡子老道这次次俩字的回答,似乎是在故意戏耍可汗爷,气得成吉思汗气的恼羞成怒,暴跳如雷,从腰中抽出宝剑就要杀了这白胡子老道。<p>  耶律楚材在一旁急忙按手劝止住可汗爷,还用眼色暗示成吉思汗,小声耳语说:“可汗爷听我劝,此道士不可侮。”<p>  成吉思汗倒也是买耶律楚才的面子,大力的把宝剑往腰间的剑鞘里一插,气的扭头走出道观,独自下山而去。<p>  耶律楚才看可汗爷罢了休,暗叹一口长气,也不管这白胡子老道,只是偷偷派跟随的兵丁传令,在山脚下,把这个瓮山围得风雨不透。<p>  事情办好,君臣一伙就在离道观不远的山脚下支起几顶牛皮大帐,住了下来。<p>  时至三更半夜,成吉思汗与耶律楚材还在谈天,讨论着治国治天下的政策。<p>  忽然一个校骑校卫钻进了主帅的帐蓬,跪奏道:“启禀可汗爷,道观里的白胡子老道到这时还没安歇,只是抱着一口铁瓮,嘴里还念念有词,一个劲儿地朝院落中的无字大青石板跪拜,哭啼眼泪,念念叨叨的,声音太小,我等监视,也听不清楚,更不知这白胡子老道在干些什么?”<p>  成吉思汗也是一脸茫然,扭头看着耶律楚才,像是在求助场外现场观众,耶律楚材听了那校骑校卫的回禀微微一笑,替可汗爷说道:“你们如此细心的监视道观,甚好。但决不可惊动这白胡子老道!若有新消息,速速报知大帐。快快去吧!”<p>  校骑校卫走后,君臣二人合帐,熄了灯睡下,不久,只听山顶道观一阵骚乱之声,耶律楚才瞬间惊醒,赤脚冲出营帐,直奔瓮山的道观。<p>  来到院落中,只见三五个兵丁手持长戟在与那白胡子老道对峙,把这白胡子老道逼在院落中间的大青石板前动弹不得。<p>  耶律楚才忙问是何缘由惊动了这白胡子老道,兵丁解释道,原来将近五更天的时候,这白胡子老道跌跌撞撞的抱着铁瓮要冲出道观的院门,被守门的兵丁给堵了个正着,此刻刚刚将这白胡子老道逼回院落之中。<p>  耶律楚才微微一笑,微微的扇了扇手持的羽扇,道这白胡子老道:“老山神不必装聋作哑,你瞒得过可汗爷,可瞒不过我这开了双慧眼的天机星!”<p>  这白胡子老道一看身份败露,情急正欲起身飞走,被耶律楚才一个健步上前,只手抓住这白胡子老道的脚踝,生生的往下一拽,厉声说道:“不识抬举的山神!还不赶快把手中的宝物留下,献给我大蒙古国的可汗大王!”<p>  哪知这白胡子老道一股子蛮力,眼看挣脱不得耶律楚才的铁腕子,转身举起铁瓮,砸了下去,幸亏耶律楚才躲闪及时,才没有被铁瓮掷中面门。<p>  只见这被耶律楚才晃身闪过的铁瓮硬生生的直砸在地上,死死的嵌入了院落之中,脚下的翁山因为铁瓮的嵌入,轰的一生巨响,从半山腰劈开,嵌入的铁瓮化作一个井口,井中冒出了滚滚的清泉,清泉顺着刚才被砸出的裂缝顺势而下,汇聚到山下的洼地里,形成了一个新的湖泊。<p>  一声山崩地裂的巨响,惊醒了还在酣睡的可汗爷,醒来眼前一片金花乱飞,帐蓬外又是一阵大乱。刚才负责监视老老道的校骑校卫急忙跑到成吉思汗的帐下,一脸惊慌神色,汗流不止,结结巴巴的含糊不清,成吉思汗起身大骂道:“慌什么,慢慢禀来!”<p>  这校骑校卫也被吓个半死,缓了半天的气,才说清楚刚才发生的事情,成吉思汗赶快披衣来到山下观看,果如校骑校卫所报奏:原来瓮山脚下的的一大块洼地转眼成了汪洋,绿波滚滚,浪花飞溅。<p>  成吉思汗高兴了,随即传令就在这儿修造行宫,这个湖就被称作瓮山泊了。<p>  山上耶律楚才被这铁瓮震的眼冒金星,等回过神来,那被自己抓住脚踝几欲飞仙遁逃的山神——白胡子老道早已不见了踪影,只剩下自己手中攥着的三根白花花的胡须。<p>  只有耶律楚材心里明白,瓮山实际是座银山,是那银瓮所化,而那白胡子老道手里的铁瓮实则是个金器,道观里的白胡子老道乃是天界下凡看守这银山的神仙。<p>  耶律楚才知道成吉思汗刚刚打到北京,国库空虚,因此想把白胡子老道手持的这铁瓮满瓮的金子夺来献给成吉思汗,好立个大功。没想到这白胡子老道并不买他的账,趁他未下手之前把这满满一铁瓮盖世黄金全都倒在瓮山之下,化为滚滚清流。<p>  后来,耶律楚材病危,他对继位当了元太宗的窝阔台说:“臣有一事恳求万岁,我死之后,请将我葬在瓮山泊旁。我一是喜欢那里的美景,二是满湖的黄金必须有人日夜看守,让臣死后也为万岁效犬马之劳吧!”在耶律楚才死后,窝阔台果然按耶律楚材的请求办了,把他埋在瓮山泊旁。<p>  这瓮山泊里的滚滚碧涛,其实并非金器所化,实乃是那白玉龙同身死玉泉山的白狼神一样,是身子里的阴气化为的清流,白玉龙再无见到昆明的绝望,三魂借着这金魂翁化作的井口从被镇的瓮山溢出,化为了凄凉寒冷的湖水,开始的百余年间,这瓮山泊的行宫是皇家的避暑胜地,后来缓缓的深寒蔓延,就导致行宫不易居人,从而荒废了。<p>  这瓮山、瓮山泊到了后世清代,随着入关的清军,早已因地处京西的地理位置改称西山、西湖。<p>  第七章:青衣初现<p>  (未完待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昆明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