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池鱼之殃
清醉梦2018-10-12 00:563,239

  回到宫里,柳若兰感到疲惫,没想到这件事会牵扯到吴梓铭,她一直以为自己的亲人只剩下齐珏,当初明安沦陷,她就派出人去家乡寻找亲人,结果一无所获。她从未放弃过寻找,风云探也去寻找过,后来得到消息,说他们在城破之时就死于非命,没想到一个让她深恶痛极的表哥竟然还活着。

  也许是他太不成器,这才被人忽视了,不然也不会活到现在,如今柳若兰只希望再不见到此人,免得又给自己添麻烦。可他既然活着,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必须赶紧料理了他,否则迟早惹出大祸。

  让红樱去请白峰,翠竹去向梁煜辰报备,她自己一人留在宫里,摩挲着手中长剑,安稳日子过习惯了,就不喜欢别人打扰。现在的日子虽不如当初和齐玥轰轰烈烈,蜜里调油,但胜在二人同心,只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的心思,他们既是夫妻,亦是知己,似乎除了对方,这世上再无一人可以一吐心事。

  尽管中间发生了很多,但柳若兰是个识时务的人,偷得一丝安稳,就绝不会让它溜走,不管吴梓铭是否参与了齐珍被绑架的事,她都不会放过他。

  白峰到来时就看到了她手中的剑,心中似乎明白了,“臣见过娘娘,不知娘娘召臣过来,有何吩咐?”

  柳若兰将剑放在了架上,“白将军可认识吴梓铭?”

  白峰一直在柳若清手下做事,对这个名字一点都不陌生,更何况吴梓铭臭名远播,即使不认识,也听说过,如今柳若兰既然提起了,这个人就肯定是个隐患。

  “臣有所耳闻,愿听娘娘吩咐。”

  柳若兰很欣赏白峰,总是一点就通,“据说有人在京城见到他了,此人被发配西北,那就不该出现在这里。”

  白峰领命而去。

  梁煜辰回来用膳,对此事颇不赞同,“这么点事交给王琦就行了,哪用得着白峰处理?”

  柳若兰摇头,“既然是家事,就不该由你出马,白峰也算是半个家人,他出手再合适不过,还是说,你不喜欢我跟朝臣走得太近?”

  “哪有皇帝喜欢自己的皇后跟其他人走得近的?再怎么说我也是会吃醋的。”

  柳若兰听他这语气不像是吃醋,倒像是警告,只好服软道:“下次不会了,有什么事我肯定第一个找你,再说了,我不是让翠竹告诉你了吗?”

  梁煜辰无奈,“先斩后奏,你哪一次不是如此?让你最近小心,你还敢偷偷出宫,一点都不让人省心,也就我能这么纵着你了。”

  “这么说你是后悔了?陛下不要啊,妾身可就只有陛下了,您若不要我,我可就要流落街头了。”说着眨了眨眼睛,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梁煜辰被她气笑了,放下筷子敲了敲她的额头,恐吓道:“下次直接拿筷子敲你!”

  柳若兰赶紧讨饶,“妾身好怕,陛下不要啊!”

  梁煜辰端坐起身子,正色道:“既然害怕,还不快过来安慰一下朕?”话未说完,两人就笑成了一团,看来他们之间实在无法好好开玩笑了。

  柳若兰笑得肚子疼,歪在了他身上,眼中不知不觉就沾上了水汽,她挑起眼帘望向了梁煜辰,既魅惑又显得楚楚可怜,“你说我们两个像不像是昏君和妖后?不知道被迷惑了的陛下愿不愿意出卖色相,妾身看着眼馋得紧……”

  “恭敬不如从命!”梁煜辰鲜少见到她勾引自己,此刻见到如何能忍,直如饿虎扑食把她抱在了怀中,向内殿走去。

  等到夜色羞红了脸,梁煜辰吻了吻身边的人,心中甜蜜,她这是以行动向自己撒娇讨饶,他从来不敢奢望有这么一天,然而实现了,让他恍然梦中。

  如今西北不太平,他忙碌异常,柳若兰做的一切他都清楚,但依旧会担心。上位者往往喜欢把一切都握在自己掌中,他是,柳若兰亦是,所以二人注定会有小摩擦,还需要时间磨合。

  第二日一大早,梁煜辰还没离开,翠竹就得到了消息,韩子素死了。这事非常蹊跷,韩子素是龙凤双匕的关键人物,如今“龙章”还全无消息,韩子素就丢了性命,想要再寻回这把匕首,就有些困难了。

  梁煜辰洗漱完毕,问道:“查清楚怎么回事了吗?”

  翠竹道:“据说是遇到了强盗,发现时就已经死了,身上财物也被劫掠一空。若不是春秋阁的伙计认识他,估计还要贴告示认尸。”

  柳若兰还躺在床上,闻言撑起了身子,一副慵懒模样,“莫非是死在了春秋阁附近?”

  “正是,春秋阁的客人从后门溜走,不小心被绊了一跤,这才发现门边有个死人,还吓了一跳,据说身体还是热的,应该没死多久。”

  梁煜辰一边穿衣,一边回头和柳若兰说话,“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且好好休息,一切交给底下人去办,可千万别再乱跑了,我会担心的。”

  柳若兰凑上前去讨了个吻,“知道了陛下,不过明天我可约了春秋阁的舞娘,陛下要陪我去看表演。”

  “遵命,皇后相邀,必不敢辞!只是你和玉蝶打过招呼没,万一她恼了我可不去哄。”

  柳若兰换了个姿势,枕着胳膊看他,“哪有你在这样的夫君,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为了让你妹妹同意,差点没把我嘴皮子磨破。”

  梁煜辰懒得和她贫,“时间还早,你再睡会儿,我上朝去了。”

  柳若兰嗯了一声,重新钻回了被子里,活像一只懒洋洋的猫儿,跟她捡回来的阿黄没什么两样,梁煜辰心中吐槽,猫随主人,却不敢直接说出来,万一猫儿挠人,那就不妙了。

  韩子素之死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一个落魄公子,自然没什么人在意,柳若兰好奇的是,莎莉是什么反应。两人明显有情,但对外却说是韩子素纠缠,如今人死了,若莎莉真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那他们所谓的真情,就值得思考了。

  之前她曾派人查过春秋阁,想知道一家舞馆如何能在明安站稳脚跟,要知道青楼楚馆在京城并不算少,有钱人想要逍遥,有的是地方,实在没必要来春秋阁。当然,有些人自诩风雅,看不起岚翠轩之类,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春秋阁老板沙叱勒作为西域人,能在异国他乡有如今成绩,背后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派出去的人回报说,春秋阁老板会不定时去一个叫醉茗轩的地方喝茶,每次都是一个人,想来是与人见面。如今为了公主府的演出,春秋阁歇馆一天,特意排练舞蹈,请其他客人稍待两天。

  “那客人们是什么反应?可有不情愿?”柳若兰斜卧在塌上,翻着一本书。

  “大多数人选择了去其他地方,只有两三个人不依不饶,不过后来被人劝回去了,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辛苦了,继续盯着春秋阁,顺便查查醉茗轩。”柳若兰摆手让人下去。

  韩子素她已经派人查了,完全就是靠着韩羡留下来的东西过活,如今该当的也都当得差不多了,却被人杀死在了心上人门前,未免让人叹息。

  这边公主府里齐珍刚睁开眼就被吓了一跳,梁玉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似乎两人有深仇大恨。

  “玉蝶,你怎么了?”

  梁玉蝶猛然惊醒,茫然望了齐珍一眼,这才想起来发生了何事。

  “你醒了!你知不知道,你都睡了一天了,吓死我了……”梁玉蝶激动得不知所以,想要骂他一顿,又舍不得,只是眼泪控制不住“啪嗒”“啪嗒”往下落。

  齐珍赶紧将人揽在了怀中,从没见过她哭过,这次肯定是吓坏了。

  安慰好了公主殿下,齐珍这才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

  “从四海楼出来我们就发现有人跟踪,本来想抓住对方看看是什么人,没想到他们早有准备,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就被打昏了。等我醒来,发现自己在一间地牢中,里面有个人奄奄一息。”

  “是谁?”

  “吴梓铭。”

  “我就知道是他!”梁玉蝶“噌”地站了起来,被齐珍拦住。

  “玉蝶,我没事,这不是回来了吗?”

  梁玉蝶瞪了他一眼,愤愤不平,“就知道向着她,她到底哪里好了!若真喜欢她,那又何必娶我?”

  齐珍皱眉,“你别胡说八道,娶你自然是真心待你。”

  梁玉蝶更加生气,起身就朝外面走,刚好撞到了从宫里溜出来的柳若兰,气不打一处来,一个锁喉手就攻了过去。

  柳若兰不明所以,动作却很快,闪身退了几步,“你发什么疯?”

  梁玉蝶一言不发,转身从房中抽出了长剑,直接刺了过去。

  柳若兰无辜,只能陪着她胡闹,但梁玉蝶有身孕,她又不能真下手,只能一个追,一个躲,即使如此,也被剑气擦破了几道。

  齐珍赶紧追上去把公主殿下拦住,“闹够了没有?”

  梁玉蝶把剑一扔,扭头就走。

  柳若兰无奈翻了个白眼,对齐珍道:“行了,赶紧去哄一哄,早知道就不过来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