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迎接新生
清醉梦2018-12-31 21:053,280

  太上皇的葬礼结束后,梁煜辰就病了一场,他身体一向康健,本来没上心,结果就给耽搁了,躺了好久柳若兰才准他下床。

  “娘子,我真的没事。”看到柳若兰小心翼翼生怕他摔着的样子,他就有些无奈,明明怀着孩子的是她,怎么自己被照顾得像个孕妇?这一点他绝对不能接受!

  柳若兰笑道:“还不是为了你好?当初是谁晕倒在了御书房?若不是看你长得还算英俊,怕你摔花了这张脸,我才懒得管你呢。”

  梁煜辰真得感谢这张脸,“那我是不是得戴张面具,免得被别人看见了,你不就吃亏了?毕竟人家是属于你的。”说着往她跟前凑了凑,想要索个吻。

  柳若兰后退了一步,“喂,你还是不是我认识的梁煜辰,我怎么感觉病了一场,你越来越不正经了,难道是,借尸还魂?”说着上去掐了掐他的脸。

  梁煜辰自然是如假包换,趁势握住了她的手,“怎么样?手感还不错吧?你可以多摸几下,不收费的。”

  柳若兰真觉得自己见鬼了,“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我还是让代子今过来瞧瞧吧。”

  让翠竹把代子今喊来,梁煜辰立马露出了嫌弃的表情,“才不要见他,让他跟翠竹玩去吧,不要来打扰我们。”

  之前就听梁玉蝶说,自己的大哥根本不像看上去那么严肃冷静,如今她算是见识到了,看来翻墙并不算什么,无耻加自恋才是他的真性情啊。难怪只见了一面就有自信等待十七年,只为了娶自己,最后还真让他给得逞了,想到这儿顿时有些泄气,合着自己就是他自信的奖励啊。

  “听说玉蝶快生了,你这个做大哥的,准备怎么表示啊?”

  梁煜辰认真想了想,“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对她不用太上心,这丫头从小就跟我抢东西,到时候随便送点用不着的东西就是了,也省得浪费。”

  柳若兰嘴角抽了抽,这也太抠了吧,好歹是亲妹妹。

  见她表情,梁煜辰哈哈笑了起来,“开玩笑呢,你不会当真了吧?怎么说也是我外甥,绝不会太寒碜的,这点你就放心吧,我已经安排礼部去准备了。”

  柳若兰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梁煜辰说真的,她可丢不起这个人。

  因为太上皇的驾崩,三年之内皇家不能嫁娶,而到了民间则要宽松一些,但一年之内,也别想有人办喜事了,但生孩子例外,毕竟谁也没有权利阻止新生命的降临。

  梁玉蝶生的时候是在满月的晚上,齐珍在外面急得团团转,恨不得冲进去替她生,听着梁玉蝶在里面惨叫,更是心焦难耐。柳若兰听说之后就赶了过来,刚一进院子就有些后悔,自己如今也是个孕妇,万一受不了惨烈的气氛,不想生了怎么办?

  她本来就不想生,自己年纪大了,不适合生孩子,再就是不知道这孩子会受到什么样的质疑,之前对她身份的抨击已经告一段落,那几个带头闹事的学子并没有受到惩罚,这其中固然是为了招揽人心,另一方面就是为了替孩子积德了。好不容易被梁煜辰劝着怀了孩子,万一真被梁玉蝶的惨烈吓到,她绝对会选择不生!

  梁煜辰无奈被她拖了过来,也只能在外面干瞪眼,毕竟谁也帮不上忙。

  梁玉蝶叫得实在太惨,梁煜辰赶紧把柳若兰带到了旁边,“还是离远一点的好。”万一吓着了可怎么办?不还得自己哄?

  齐珍则是忍不住了,直接就冲了进去,他实在没办法听下去了,梁玉蝶虽然脾气不好,但也是他妻子,如今妻子受苦,他哪能干坐着?即使自己什么都帮不了,至少能给她精神支持。

  柳若兰等得都有些倦了,终于听到了婴儿的哭声,立马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恭喜陛下娘娘,公主生了个小世子,母子平安!”

  “好,找侯爷领赏去吧。”然后对柳若兰道,“孩子也生了,咱们该回去了吧?”

  柳若兰有些无语,亲妹妹刚生完孩子,这就要走?

  梁煜辰委屈,“我们在这里也做不了什么,还是不要碍事了,没看下人们都忙不过来了吗?”

  柳若兰无奈只能回去,她也累了,就不在这儿添乱了。

  等到公主府办满月酒的时候,柳若兰有些生气,因她前两日受了凉,梁煜辰说什么都不让她参加,她跟梁玉蝶好不容易仇敌变闺蜜,这么重要的日子竟然要缺席,这不是故意挑拨离间吗?

  “你们关系这么好,她不会介意的,你就好好歇息吧,实在不行我在这儿陪着你。”

  柳若兰赶紧把他打跑,亲哥哥都不去,这就过分了,“你整天挑拨我俩,到底是何居心?莫非是怕她在我面前告状?之前不了解你,或许还有点用,可我们都成亲这么久了,你什么样子我不清楚,有什么可担心的?”

  梁煜辰扭过了头,“我还怕她不成?就是这丫头实在嘴欠,万一编故事骗你,那可就过分了,你要是相信了,我岂不是很冤枉?”

  柳若兰笑骂道:“我从来不知道你还这么胆小?有什么话她早就告诉我了,等不到现在的,你啊,就会瞎想,还是不是大梁的陛下了?还是说最近太闲,让你觉得不痛快?”

  才不是,若非心里有鬼,梁煜辰绝对不会如此,只是最近孙雪儿又过来了,上次进宫治病没有除掉病根,这次不得不求到了他面前。按理说他不该管,但若对之前的妾氏都那般无情,恐怕若兰又要怪他了,所以只能先把人讨好了再说。

  “子怡,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你听了可别生气。”

  柳若兰眯起了眼,终于决定说了,这些日子就看他不对劲,原来真正的原因在这儿呢。

  “那个,我之前的一个侍卫找到王琦,想带他妻子到宫里治病,所以问问你的意见……”

  柳若兰不傻,若真是普通的人,他怎么会这么磨磨蹭蹭?“那人的妻子是谁?为什么非要到宫里才能治好?派个太医过去不行吗?”

  梁煜辰看了看她,似乎下定了决心,“是孙雪儿。”

  “哦,知道了,之前就听说她的病症很奇怪,需要太医院出手才行,既然如此,让她进来就是,毕竟也是大梁的子民。”

  “你不会生气吧?”梁煜辰试探。

  柳若兰勾了勾手指,“那你还喜欢她吗?”

  “我从未喜欢过她,天地可鉴!”

  “那不就得了,既然你没这份心,她也有了良人,我为何要生气?若是你真做了对不起我的事,那时候再生气也不迟。”事实却是,她不会生气,真到那时候,她直接走人。

  梁煜辰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你好好歇着,我去玉蝶府上露个脸就回来,等我回来用膳。”

  日子过得实在太安稳了,柳若兰都有些不真实感,似乎之前的漂泊是一场幻梦,随时都会醒来。有时候她会觉得,自己似乎太幸运了,在遭遇了那么多之后,还会遇到真心待自己的人,给自己无上荣耀与恩宠。有时候又觉得,人生无常,谁能想到齐国太后最终做了梁国的皇后呢?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她觉得开心幸福就足够了。

  儿子前几日又离开了,带着心上人沐晓晓去闯荡江湖,沐晓晓说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一个名满江湖的侠女,除暴安良。齐珏虽不会功夫,但胜在聪明,经他手造出了不少精巧的小玩意儿,看来除了做皇帝,儿子在其他方面也很有天赋,柳若兰甚为骄傲。

  只是如今遇到了国丧,没办法为他们准备婚礼了,就连代子今和翠竹的婚期也推到了一年后,齐珏却不觉得遗憾,“娘,我还小呢,不急于一时,若真的成了亲,到时候就得带着几个拖油瓶闯荡江湖了,想想就觉得麻烦,还是趁现在有时间,可以多去些地方,看看外面的风景。”

  柳若兰有些羡慕,虽说也去过不少地方,但回忆大多不美好,若是可以的话,她真想脱下一身凤袍,任性一次,去看看如今的梁国。

  梁煜辰回来的时候就见她在思索着什么,“在想什么?想我吗?”

  “在想我们以后的生活,若生的是个男孩,你可得抓紧时间把他培养好,这样我们就有时间出去玩了,你觉得如何?”

  梁煜辰顿时为未来的孩子拘了一把同情泪,还没出生就被委以重任,“自然没问题,这两年国家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五年之内我就把该做的都做了,这样我们就可以放心玩了。”

  “我们到时候就做一对侠侣,替儿子解决江湖不平事,替百姓伸冤,如何?”

  梁煜辰自然不会有异议,“那我可得勤练武艺了,不然到时候保护不了你,你会抛弃我的。”

  柳若兰走过去抽出了长剑,“有本女侠护着,你还怕什么?”

  梁煜辰赶紧把剑接了过来,“那是,不过现在你还怀着身子,刀剑的事,还是交给我吧,毕竟你肚子里的,可是未来替咱们管理江山的人,可不能伤了他。”

  一想到生了孩子后就可以肆意江湖,柳若兰顿时不觉得辛苦了,可等到生产的那一天,她就笑不出来了,真疼!

继续阅读:第一百二十章:再遇上巳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