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再遇上巳节
清醉梦2018-12-31 23:543,235

  这次足足生了一天才生下来,柳若兰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了,等到孩子终于生下来的时候,早已累得说不出话来,不知是睡着还是昏迷,人事不省。

  梁煜辰超级后悔啊,他不该要孩子的,若非如此,若兰怎么会疼成这样?他终于明白当时齐珍的感受了,不到自己娘子生产时根本体会不到那种感觉,恨不得自己代替她去受苦!若男人真的能生孩子,他宁愿自己挺着肚子去上朝,也不愿意让她受这种罪。

  “恭喜陛下,是个小公主!”

  梁煜辰管不了那么多,他现在心里只有柳若兰,哪还关心什么公主皇子的事,冲到柳若兰身边,看到她一身汗水,赶紧吩咐人打了热水,为她擦洗身子。

  等柳若兰醒来的时候,就看到梁煜辰坐在她身边,一脸疲惫,“孩子呢?”

  梁煜辰让人把孩子抱来,柳若兰看了看,“有点丑。”

  梁煜辰笑了出来,“刚出生的孩子都这样,等到长大了,绝对和你一样漂亮。”

  “看来是女孩了,你还是再纳个妃子吧,我是不想再生了。”生孩子的痛,果然是时间过去得太久就忘了,这才傻乎乎得自己生。

  “不生了,妃子也不会纳,既然说好了让咱们的孩子继位,就不会有其他人,除非她真的没这个能力。”梁煜辰才不忍心让她再受一次罪,更不会娶别的女人。

  柳若兰也没当真,只以为他是安慰自己,可到了后面就觉得不对了,孩子取名的时候叫梁芮轩,从小学的是四书五经,还让王琦教她骑射,等到五岁的时候,更是请了当代大儒来教她,这不是太子的待遇吗?

  “你说,到底想把女儿培养成什么样?都这么大了一点都不像是姑娘家,整天舞刀弄枪就算了,跟着你上朝算什么?她还这么小,不怕你那些大臣吓着她吗?”

  梁煜辰把女儿推到了前面,“你跟娘亲说,喜不喜欢跟着爹爹上朝?”

  梁芮轩背着小手站在了柳若兰面前,昂首奶声奶气道:“娘,上朝可以见到很多有意思的叔叔伯伯,轩儿要跟着爹爹上朝。”

  柳若兰算是明白了,这是真拿女儿当儿子养了,这样本没有什么,毕竟她小时候也没仔细学过女红,也是想横刀立马的,那是因为自己上面有两个哥哥,柳家的事轮不到她操心。可梁芮轩不同,她没有兄弟姐妹,梁国这个担子交给她,柳若兰不忍心。

  “你真的要把梁国交给她?可轩儿这么小,我有些心疼。”每天看着孩子早早起来去上朝,她心里就很不舒服。

  “轩儿你说,以后愿不愿意做皇帝,为爹娘分忧!”

  “轩儿愿意。”

  梁煜辰挑挑眉,“怎么样,孩子自己都愿意,你就别操心了,这也是我的孩子,怎么可能会苛待她?”

  柳若兰跟他说不通,自己一个人生闷气。

  自从翠竹红樱相继嫁人,她身边再没有贴心人,梁煜辰看她实在闷得慌,把墨莲接到了宫里,最后便宜了白峰,如今身边伺候的都是些小姑娘,柳若兰也不想跟她们说这些。

  梁煜辰让小公主去哄,自己想着怎么才能让她开心点,既然她心疼女儿,干脆带她出去散散心,也让孩子休息休息。

  为了给她个惊喜,梁煜辰没敢声张,只让人偷偷准备,小公主整天跟着他,自然知道这件事,“爹爹,为什么不把事情告诉娘亲呢?你们吵架了吗?”

  “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轩儿也很喜欢娘亲对不对?那就要让娘亲开心。”

  小公主点了点头,“轩儿听话,会让娘亲开心的。”

  这天阳光明媚,刚一醒就听到了外面的鸟鸣声,“今天是什么日子?感觉比平日里暖和些。”

  梁煜辰刚从床上起来,衣服还没披上,听到她说话赶紧凑了过去,“今天是三月三上巳节,要不要出去逛逛?”

  柳若兰睁开眼睛,好久没有出去玩了,她自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好啊,我记得咱们还是上巳节遇到的呢,要不要重游一遍?”

  柳若兰找了件和当年差不多的裙子,“你看我穿上是不是有些显老?二十多年过去了,果然不能和小姑娘比。”

  “一点都不老,当年你衣服上的小铃铛,我可是收藏到了现在,要不要看看?”

  “才不要。”柳若兰脸皮再厚也有些挂不住,当时他身受重伤,拽了自己一下,差点没把自己吓死,生怕被人发现了。

  带着小公主一家三口上了街,凌溪桥依旧人山人海,在街边摊子上买了些小玩意,小公主就开始着急了,想下去跑着玩。之前一直在宫里面,哪见过这么些东西,小孩子的好奇心就是这样,一旦兴趣起来了,任谁也劝不住,早就把哄娘亲开心的事忘到了脑后。

  梁煜辰把她放下来,牵着她的手,免得小孩子跑丢了,人这么多,侍卫们也无法顾及,只能多加留意了。

  柳若兰牵着孩子的另一只手,她之前见过这种场景,如今觉得,真是再幸福不过。街边很多少男少女,见到他们一家如此幸福,眼中满满的羡慕,同时幻想着自己也能遇到真心相爱的人。

  很快小公主就累了,梁煜辰也没准备在这儿多待,从人群中出来后就一起去了当年柳家的凌溪别院,“一直想和你来这儿看看,但一直不敢,今天终于鼓足了勇气,你可不要嫌弃。”

  柳若兰笑道:“还能怎么嫌弃?你我之间早就纠缠不清了,你莫非还想换人不成?”

  “哪敢啊,这上巳节可是为了相亲的,我带你出来,自然是为了补上这一场相遇。若兰,当年是你救了我的命,如今,我愿意与你相伴余生,你可愿意?”

  柳若兰没想到他会叫这个名字,自从当年说过自己要做代子怡,他就一直配合着叫自己“子怡”,时隔多年听到自己的名字,不知为何,有些想要落泪。

  “你这是对柳若兰说的,还是代子怡?”

  梁煜辰把孩子交给了其他人,然后带她去了当年给自己疗伤的那间屋子,“我是对当年那个救我的姑娘说的,你说,她叫代子怡,还是柳若兰?”

  有时候柳若兰觉得自己矫情,明明都是自己,却还要分得这么清楚,和自己吃醋,“那你是希望我是柳若兰,还是你的皇后?”

  “柳若兰就是我的皇后。”梁煜辰道,“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我爱的那个人,一直陪在我身边。”

  “你想公开我的身份,为什么?现在就很好,实在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说出来。”

  然而梁煜辰并不这样想,他一直觉得亏欠,不能让她以真实身份示人。

  “今天以后,所有人都会知道,我的皇后,叫做柳若兰。”

  而他不是说说而已,接下来的几天柳若兰就收到了消息,大街小巷又开始叫卖新的话本子了,她都有些无语,梁煜辰还真的很会为百姓提供谈资。估计再过几年立太子的时候,街上的话本子会更加精彩。

  本以为会再次遭到谩骂,然而却异常平静,后来她才知道,几年前上街骂她的学子如今正在朝中做官,都是当年破格录取的,究其原因,也是为了收买人心吧。

  等到立太子的时候,果然又是一场波折,柳若兰是习惯了这人的套路,所以根本不觉得奇怪。想当初他能把自己娶进门并且立为皇后,那自然是不怕流言的,如今他说一不二,高高在上,更是没人能管得住他,一切随他折腾吧,自己懒得管。

  太子梁芮轩小小年纪就能力不俗,巾帼不让须眉,本来一些老臣还上书死谏,但梁煜辰根本不理睬,还让太子每日给他们请安。梁芮轩一边请安,一边拿着政务询问,没过多久就摸清楚了老家伙的脾气,更摸清楚了几个衙门里的猫腻,当即以雷霆手段揪出了一大批人。

  梁煜辰这个护犊子的父亲,自然不会手软,严惩了一批人之后,太子的名声算是立起来了。

  又过了几年,柳若兰觉得自己人老珠黄了,尤其是看到女儿越来越漂亮的时候,她嫁给梁煜辰的时候已经三十多了,如今女儿都快二十了,自己不就是个老太太吗?越想就越失落。

  “娘,大哥来信了,要带着嫂嫂看您呢!”梁芮轩拿着一封信跑了进来。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有个同母异父的哥哥,只是爹爹告诉她,自己的江山自己扛,她这才接受了太子之位。

  齐珏和沐晓晓成亲很久了,只是一直没要孩子,虽然没有明说,但柳若兰明白,这是为了让梁煜辰和梁芮轩安心。如今他们来看自己,不禁让柳若兰蠢蠢欲动,反正自己也老了,干脆出去闯荡江湖吧。

  柳若兰是个行动派,当即动身出发了,等父女两人发现的时候,人早就跑出了明安城。

  “轩儿,梁国就交给你了,爹爹要去把你娘追回来!”然后梁煜辰也没了踪影,留梁芮轩一个人苦恼。

  ————————————

  祝大家元旦快乐!这一本书到这里就要结束了,多谢各位的支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