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风雨欲来
清醉梦2018-04-19 21:593,221

  “杀人了!有人杀人啦!”

  柳若兰皱起了眉,将造谣的人击倒在地,“瞎喊什么?你可以过去验验,看看这家伙到底死没死。”

  马上就有人偷偷上前查探钱置的呼吸,得知真相后神色很是黯淡,“如这位姑娘所言,钱置没死,不过是晕了过去。”

  周围不少人都露出了失望之色,钱置靠着祖上留下的家业,在县里是没人敢惹,即使是县令大人,也曾经是他的书童。因为钱置不爱读书,很多功课都是书童代做,久而久之,身为少爷的钱置没能学到什么,倒是书童学了不少本事,钱家不想浪费,就让他前去赶考,结果中了个举人。齐国既灭,梁国接管,之前的官员或死或逃,只好选了书童这个举人,让他暂且担任县令,这是书童做梦都没想到的好事,钱家更是开心。

  将人打倒,柳若兰手指转着一根筷子,轻蔑地扫视着周围的人,“有谁还要上来吗?本公主今天被惹到了,心情很不好!”

  见识了她的身手,其他人哪还敢再来找死?几个衙役爬起来灰溜溜地跑了,过了良久才想起来钱置还倒在地上,赶紧跑回来将人抬走。

  柳若兰瞥了瞥围观的人群,顿时所有人都四散而去,酒楼老板不安地站在面前,想走却又不敢,“那个,贵客见谅,小人实在是……是不……不得已……”

  “少废话!本公主饿了,想吃点好吃的,听懂了吗?”

  “懂懂懂!您稍待,这就来!”

  吃饱喝足后,柳若兰一行继续赶路,今日的目标是赶到下个镇子,在那里歇息一晚,然后向遂宁进发,但柳若兰明白,经过白天的事,这一路绝不会安宁。

  果然,刚刚走出城门,还在官道上他们就被拦住了,一群人穿着家丁服,趾高气昂地拦住了他们的马车,“不想死的就下来!否则烧了你们的马车,看你们还怎么走!”

  柳若兰拉开车帘,“就你们一群乌合之众,也想拦住本公主?莫非没听说今日下午的事?私拦公主车驾,该当何罪,你们可曾问过?”

  “一个冒牌货也敢在我们钱府面前撒野,看来不给你们点教训,你们不知道钱府害,兄弟们,上!”一群人拿着大刀冲了上来,不像家丁,倒像是打家劫舍的强盗。

  柳若兰自然不惧他们,墨莲樊确更是身经百战,不一会儿就将所有人打倒在地,柳若兰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不屑道:“小小一介商人,也敢跟我斗,定叫你们家破人亡!”

  家丁们见势不妙当即逃走,柳若兰见他们跑远,笑弯了腰,“听说玉蝶就在附近,若是知道我这样抹黑她,指不定气成什么样,可惜无法亲眼看到。”

  自从齐珍被梁玉蝶拉上早朝请求赐婚,他就一直别扭,最终选择了逃避,梁玉蝶岂肯轻易放过,一路追了过来,差点走遍全国。

  柳若兰是最近听说她在附近的,并且为人很是高调,做了不少引发轰动的大事,比如扫荡了几个山寨,踹死了几个贪官,更是灭了一个为祸乡里的大家族。

  柳若兰对此很是欣赏,之前在齐宫,梁玉蝶有意收敛,却仍旧显得骄纵跋扈,此时天下尽为她们梁家所有,她能为百姓做些事,也算是有良心,虽说她本意并非如此。

  “出了那么多风头,再为她做些贡献,她还应该感谢我才对。”

  “娘,这一路上代家二小姐出的风头也不小。”

   柳若兰不满地扫了儿子一眼,“这哪能一样,我是为了出风头吗?”

  齐珏赶紧告饶,内心却在疯狂点头,娘亲向来不是甘于人后的人,更何况那人还是之前的死对头。

  很快他们就赶到了一个镇子,镇子非常古朴,居民不多,上次来的时候齐珏生病,还是镇子里的乡亲帮忙治好的,因此对这里他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来到上次借宿的那户人家,齐珏当先跑了过去,敲了敲门,可敲了良久却无人应声,连旁边的邻居也没有一丝动静。齐珏心觉不对,向樊确点了点头,樊确当即就翻了进去,不一会儿就将门从里面打开。

  “少爷,里面没人。”

  墨莲跑到旁边,邻居家里也同样没人,唯一的区别就是邻居家并没有锁门,只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这情况明显不对,镇子虽小,可也不该如此安静,来的时候是他们大意了,竟然没发现这么重要的信息。若有人埋伏在此,那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柳若兰当即决定撤出镇子,等确定安全后再进去,无论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他们都不该孤身犯险。

  齐珏有些着急,“娘,他们不会有事吧?刘大娘照顾过我,他们都是特别好的人,不会出事的,对吧?”

  柳若兰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眼中的意味非常明显,身处乱世,没人能确保他人一定平安,他们能做的,只是尽自己的最大努力。

  连夜赶到了下一个落脚点,道路崎岖,四人都累得够呛,连马车都差点颠坏,柳若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放心吧,天一亮我们就能得到消息,他们一定还活着。”

  齐珏垂着头不说话,他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如果刘大娘他们是被自己连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原谅自己。

  风云探的消息确实很快,柳若兰欣慰之余,更多的是感激。风云探已经三代甚至四代,很多人都不再像祖上那样,尽是孤儿,他们有着自己的妻儿亲人,却仍旧忠于灭亡的齐国,她无法不动容。

  “珏儿,他们没事,前一阵子雨太大,山里面的寨子被冲垮了,镇子里的人全都过去帮忙了。”

  齐珏一怔,然后才是欣喜,山里面确实有个寨子,已经有千年历史,一向不与外人交流,直到齐国建国前夕,有些人无意中闯了进去,这才打开了通往外界的大门。

  齐珏想要去看看他们,却又担心给他们带来灾难,权衡良久,还是放弃了,只要知道他们平安,见与不见也没什么了。

  遂宁离此不远,柳若兰他们到达遂宁后才知道,梁帝病危,梁煜靖已经返回了明安,京城风云变幻,朝堂之危,只在旦夕。

  “梁帝把育王派出来就是防止他参与争储,只是长生会之事太过容易,这才让他钻了空子,看来我们还是帮他太多了。”柳若兰心情很是郁闷,长生会之事,大多数工作都是他们在做,梁煜靖不过是最后露了个脸,这就捡了个大便宜,实在是让人有些不甘。

  齐珏猜到娘亲的心思,笑道:“娘这不是怕代二小姐风头太过引人嫉恨吗?让梁煜靖出这个风头,到时候得罪人的是他育王,与我们可没半点关系。”

  柳若兰沉默半晌,“其实,沈赫并没有被抓,梁煜靖安抚好百姓后就带着长生会一干人回了京,我有些担心。”

  沈赫是清楚事情始末的,若是他存心报复,他们四人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长生会虽说被毁,但他们弟子众多,信徒遍布全国,想要有所提防,非常困难。

  墨莲心事重重,看了看柳若兰,终究没有言语,齐珏注意到她的神色,开口问道:“莲姨,你想到了什么?”

  墨莲犹豫了一会儿,这才艰难开口,“我刚刚去联络,发现一个人都联系不上,咱们在遂宁的人全都不见了。”

  柳若兰神情凝重,这事本来可大可小,可一路上遇到的事都这么诡异,这就说不过去了,她感觉落入了一个圈套,对方步步为营,将他们一步步逼上绝路。

  “这些人不要再联系,既然有人发现了他们,那就意味着咱们也在对方的监视之中,为今之计,只能以不变应万变,把一切联系通道切断,让敌人无处可寻!”

  “是!”墨莲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他们身份特殊,无论被什么人盯上,都绝不会善终,只能在一切发生之前保护好自己。

  “这个时候还有谁知道我们的存在?”齐珏沉吟,“除了自己人,就是梁煜辰那些人,即使是几位皇叔,都不知道我们还活着。如果不是这些人在幕后捣鬼,那就是遇到了故人。”

  齐珏和柳若兰之名虽说人尽皆知,但见过他们的并不多,身处皇宫大院,他们的活动区域有限,即使是宫内的太监宫女,也不是所有人都见过他们的。

  樊确眼眸一冷,“沈赫。”

  见过他们并且知道他们身份的人,不是早就死亡,就是身在明安,如今在他们附近的,就只有沈赫了,而且沈赫受伤,人生尽毁,怎么可能不实施手段报复?

  “还有一人也知道我们的身份。”柳若兰轻哼,“而且她就在附近,你们莫非忘了玉蝶公主?”

  齐珏点头,梁玉蝶在齐宫生活了十年,对他们的行事都非常了解,若是知道了他们的消息,免不了要来找茬儿。

  第二日柳若兰就切断了和其他人的联系,连风云探也不例外,只是一只白色信鸽落在肩上,柳若兰叹息,有的人无论你走到哪儿,都别想轻易摆脱。

继续阅读:第八十七章:且护周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