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且护周全
清醉梦2018-04-29 10:173,373

  将鸽子腿上的竹筒取下,信上内容很是简洁,“不日赐婚,盼卿速归。”

  柳若兰皱了皱眉,将纸条燃为灰烬,梁煜辰也太自作主张了,自己顶着代子怡的名字,若梁帝下旨赐婚,她还真无法拒绝,毕竟她无法将代家人置之不顾。可若真的嫁与仇人,她又有些不甘,对梁煜辰她还没到那种非君不可的地步,正何况,齐玥驾崩还不到两年。

  柳若兰可以不在乎世人的眼光,可百年之后,她有何面目去见自己的兄长,为了一己之私,弃家国仇恨于不顾,对得起为此而牺牲的人吗?

  齐珏见娘亲在外面站了许久,默然不语,不知她在想什么,眼看着天色将暗,乌云盖顶,赶紧跑出去把她叫了回来。

  “娘,出什么事了吗?”

  柳若兰看了儿子一眼,不知道该如何言语,这件事本不该同儿子讲的,但在深宫中待得久了,就习惯了该说的一句都不隐瞒,特别是对着皇帝。

  沉默了一会儿,柳若兰和儿子一起回了房间,将信上所言俱都告诉了儿子,“估计这两日就会有消息了。”

  齐珏作为皇帝,自然希望远离梁煜辰,但作为儿子,他必须要为母亲着想。梁煜辰的心思和决心他明白,也认为他会是个好归宿,所以他不会拒绝。

  “这是好事啊!娘怎么不开心?”

  柳若兰面带愁色,“你真的这么认为?于公于私,咱们和他都是仇人,圣旨一旦下来,就休想反悔,我总觉得,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

  齐珏分析道:“形势所迫,梁帝命在旦夕,梁煜辰想早日定下来也是好事,也算是绝了后患。”

  若日后大臣们发现梁煜辰要娶的竟然是齐国亡国太后,定然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在梁帝还活着的时候把事情办了,即使被人发现,也有梁帝在这儿挡着,没人敢去质疑。

  “只是有一点,若梁煜辰失败,被育王夺了帝位,那我们就要跟着一起倒霉了。”

  这事柳若兰自然考虑过,从梁煜辰表白心意时起,她就在想,如果真的和他在一起,会不会有更好的机会报仇!

  事实证明,和梁煜辰走近的时候,确实更容易得手,不然也不会有明安城的刺杀。

  此时虽然对梁煜辰没了之前的敌意,可也没到谈婚论嫁的程度,柳若兰有些退缩了,她担心自己会渐渐陷入梁煜辰的温柔陷阱,无法自拔。

  齐珏年纪虽小,可也看出了娘亲的担忧,“娘是不是不放心,怕会连累我们?”

  柳若兰无奈地点了点头,若只有她一人,是生是死,她完全不必在意,可儿子不同,丢了齐国江山,还要再因为她而搭上性命吗?这样的话,她更没脸去见父母兄弟了。

  “娘,不用想太多,依目前的形势,您还是安心地等圣旨吧,如果顺利的话,年前就能完婚,到时候您就是太子妃了!”

  柳若兰轻斥一声,“没大没小。”却到底没有生气。

  晚间墨莲来报,说街上似乎多了不少陌生人,惹得居民人心惶惶,生怕是不小心招惹了什么人物。

  “我四处看了看,那些人都有功夫,我怕被发现,就没有轻举妄动。”

  “近日城中有什么大事吗?可有观察他们的动向,有什么目标?”柳若兰问道。

  墨莲摇头,“我问过城里的百姓,最近并没有什么节日活动,而那些人却是盯着每一个人在看,根本无法推断要找什么人。”

  “娘,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吧,益州也不要去了,我总觉得事情不对,咱们还是回明安吧。”

  明安,柳若兰真的不想再回明安,本是她长大的地方,却带给了她无法磨灭的痛苦。

  “去育州吧,那里还有慈仁堂。”

  虽说自己只是名义上的代家小姐,可也必须承担自己的责任,免得连累他人。这次出行已经快半年了,也是该回去的时候了,只是心中仍旧遗憾,也许再也没有出来的机会了。

  遂宁局势不明,他们不敢多留,很快就收拾启程了,为了避免再遇到讨人嫌的钱家大少爷,他们选择了另一条道路,也是为了多看一些地方,了解风土人情。

  但天不遂人愿,刚出遂宁,他们就被人拦住了去路,柳若兰撩起车帘,见是一伙山贼,心下冷哼,没想到这儿的治安竟然差到这种地步!

  当下更不多话,直接让墨莲樊确动手,只有把人打怕了,才能听到真话。

  这次来的明显是些好手,柳若兰见他们出手干脆利落,步步杀机,且配合有度,显然是受过训练,不禁眯起了眼。能在这种地方见到雇佣杀手,她还真是开了眼界。

  抽出长剑,柳若兰迅速加入了战局,将杀手们阻在了马车之前。齐珏在车内伺机放箭,但很快就发现这个方法不行,他手中有箭,对方也有,一支火箭射来,布帘顿时被引燃,齐珏只得从车中钻出。

  柳若兰解决掉身旁的两个杀手,赶紧过去将儿子护在身后,一个不慎,背上被利箭划过,衣服上裂了一个大口子,渗出了鲜血。

  齐珏一声惊呼,手中弩箭跟着射/出,将那人射倒在地,眼看着又有其他杀手到来,齐珏慌忙收拾弩箭,还未发射柳若兰已经挥剑将杀手斩倒在地。

  墨莲樊确也很快将人解决,可马车却是被火焚毁,无法再用了。

  墨莲上来为柳若兰包扎了伤口,眼泪差点掉下来,“小姐何曾受过这么重的伤……”

  柳若兰赶紧好言相劝,“这有什么?小时候淘气,还不是经常受伤,哪就这么金贵了?”

  “娘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齐珏握紧了拳头。

  留下几个活口本想审问,可还未等他们过去就已经服毒自尽,樊确迅速抓住身旁的一个杀手,捏住了他的嘴巴,一把扯掉了领口的毒药。

  “说,什么人派你们来的?”

  杀手重伤在地,不能动弹,又无法自杀,只能闭上眼睛,一句话不说,妄图求得一死。

  樊确有的是手段,没多久就问出了实话,“他们是‘梦魂’组织的杀手,此次刺杀乃是有人买了我们的命。”

  柳若兰不屑地一哼,“梦魂”不过一个三流的杀手组织,也敢来她这儿撒野,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可问出雇主是谁了?”

  “听说姓钱。”

  柳若兰笑出了声,没想到还真惹到了人,不过是戏耍了他一下,就如此步步紧逼,看来不给钱家一个教训,她们是无法避开骚扰了。

  “既然有人找死,那咱们就去会会,省得他们太不知天高地厚!”

  还未走到钱置所在的小县城,他们就听到远处锣鼓齐响,热闹非凡,柳若兰疑惑,几人加快了脚步。

  拦着一个百姓问了问情况,他们这才明白,原来前日钱家已经被抄了,这些被钱家欺压过的百姓纷纷上街欢庆。

  “不是说钱家势力强大,书童就是县太爷吗?怎么会突然就被抄了?”柳若兰问道。

  “姑娘有所不知,这县太爷确实是钱置的书童,但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得罪了公主殿下,听说太子殿下知道妹妹被欺负了,当即传下令来,让刺史大人查办钱家。刺史大人得令之后即刻抄了钱府,县太爷为虎作伥,也被拉下马来,如今咱们这里是一片太平!”

  “钱家势大,万一有漏网之鱼,大家这么庆祝,会不会被他们记恨?”

  “姑娘多虑了,钱家如今只有钱置这么一个独子,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报仇了,只待一个月后,就是他们见阎王爷的时候!”

  钱家为祸多时,鱼肉乡里,干了不少逼良为娼,草菅人命的恶事,如今也算是得了报应。

  齐珏笑道:“钱家都倒了,梦魂的杀手还记得过来刺杀,这是安守承诺的意思吗?”

  “只怕未必,杀手组织又不是做慈善,雇主都没了,谁还会过来送死?”柳若兰只觉一阵寒意,未知的对手,才更加可怕。

  “小姐,你看那个人!”墨莲指了指站在前方高台上,穿着官服的一人叫道。

  “原来是他,如今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吧。”

  那人名叫李郁,乃是当初柳若兰和墨莲一道混入流民队伍中遇到的书生,没想到他会成为新的县令。

  李郁在高台上说了些什么,台下爆发出一阵欢呼和掌声,看来此人还是和当初一样,嘴巴很会说话。

  “有他在这里,看来也还不错。”

  李郁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四处看了看,只看见了他们的背影。

  让樊确重新买了辆马车,只简单吃了个饭他们就离开了,本来就不该多做停留的,何况后面还有追兵。

  没过几日,果然传来了梁帝的旨意,将慈仁堂代家二小姐代子怡嫁给太子梁煜辰为妃。这一道旨意,无疑更是确定了梁煜辰的地位,在继承人上面,梁帝向来不含糊,绝不给其他人一丝希望。

  来的时候悠闲潇洒,走的时候却是步步杀机,他们只能隐姓埋名,低调行事,免得招来无谓的祸患。

  接连赶路,齐珏有些吃不消,很快就病倒了,柳若兰摸着儿子的额头,眉头轻蹙。

  “小姐,前面不远就有一家慈仁堂,我们把少爷送过去吧?”

  柳若兰摇头,“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慈仁堂出来的,那边肯定有人盯着,我们过去实在太冒险。”

  当即写了个方子,让墨莲找个药店去抓药,希望这一路能够顺利。

继续阅读:第八十八章:结缘解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