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结缘解怨
清醉梦2018-04-30 13:263,209

  直到傍晚墨莲才回来,柳若兰把药材拿来仔细检查了一下,就去煎药,墨莲赶紧拦住,“小姐,还是我来吧,您看顾着少爷就好了。”

  柳若兰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给自己倒了杯水,水还未饮,就听得破空之声传来,柳若兰当即将杯子掷出,抽出长剑守在了儿子床前。

  “好久不见,反应还挺快的,没让我失望!”一个女声从窗外传来,带着天生的骄纵。

  柳若兰手中执剑,“你怎么会找到这儿?”

  随即一想,墨莲刚刚回来,恐怕是不小心暴露踪迹,被她追了过来,心下懊恼,本应该加倍小心的。

  “怎么说咱们也是老相识了,就不请我进去坐坐?珏儿怎么说也叫过我母后。”梁玉蝶一身男装,进了屋内。

  柳若兰仍旧执剑,不敢放松一丝警惕,“跑到我这儿来,又想做什么?”

  梁玉蝶呵呵一笑,坐了下来,“别那么紧张啊,珏儿好歹也算是我的孩子,我不会对他怎样的,倒是你,伤得这么重还要逞强,就不怕死在我手里吗?”

  柳若兰浑身一僵,上次被梦魂杀手伤到,至今伤未痊愈,动作大一点就疼痛难忍,为了不让儿子担心,她没有声张,只有墨莲替她暗暗伤心难过。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记得你不是喜欢拐弯抹角之人,有话不妨直说。”

  梁玉蝶饮了一杯茶,悠悠开口,“马上就要过年了,圣旨也已经下了,所以来提前拜见一下大嫂,有什么不对吗?”

  柳若兰根本就不相信这番说辞,梁玉蝶的性子她比谁都清楚,根本就不是能这么听话的人,别说是一个大嫂,就是梁帝在她跟前,她一样可以视而不见。

  “齐玥的皇后和最受宠的贵妃,在他驾崩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同时改嫁,我还真为咱们的夫君感到悲哀呢。”梁玉蝶语气中带着一股嘲弄,哪里有她口中的悲哀?

  “齐珍在哪儿?”梁玉蝶既然在此,齐珍就不会离得太远。

  梁玉蝶笑道:“无论在哪儿,你总是压我一头,即使嫁给了齐珍,还是免不了要叫你大嫂,可我不喜欢你,我该怎么办呢?”

  柳若兰依旧护在儿子床前,“你到底想说什么?”她实在懒得和梁玉蝶纠缠。

  梁玉蝶起身,走了过来,柳若兰更是警惕,长剑抵在了梁玉蝶身前,即使并非对手,她也会拼死一搏,这是她作为一个母亲的本性。

  梁玉蝶指尖敲了敲剑身,眼神很是玩味,“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模样吗?就像是一只落魄的猫,明明被雨水浇透,不堪一击,却还露出一副凶狠的样子,妄图把人吓跑,殊不知,人家早已对你不屑一顾。”

  “既然不屑一顾,那就离我远点,免得污了尊眼。”柳若兰不客气地回道。

  梁玉蝶一个转身,哈哈大笑,“看你如今的样子,还真是大快人心,其实,我比你幸运多了,我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要什么有什么,你不过是个孤家寡人,若没有我大哥的宠爱,早就不知死在了什么地方,哪还有资格和我争?”

  柳若兰并不生气,“那恭喜了,这不是你一直期盼的吗?”

  柳若兰的态度让梁玉蝶气闷,明明这样羞辱她了,可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根本就无法让她解气。梁玉蝶走了两步,抽出了腰间的弯刀,微笑道:“知道你在期待什么,不如我们切磋一下,看看谁更强些?”

  “出来!”

  柳若兰话音刚落,一个人就冲了进来,“别闹!”伸手夺过了梁玉蝶手中的刀。

  “你偏心!明明是她要打的,你干嘛只训我一个?”梁玉蝶委屈巴巴地看着来人,小声撒着娇。

  柳若兰将剑插回剑鞘,“五弟,好久不见。”

  来人正是齐珍,他比之前瘦了许多,皮肤也有晒黑,却显得更加精神,跟在公主府时完全两个样,像是真正活过来了,而不是人形傀儡。

  齐珍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低头叫了声“大嫂”,就再也不知说什么。他性格有些轴,认死理儿,只要是他认定的事,很难轻易改变,这次爱上敌国公主兼自己的正牌大嫂,他一直无法说服自己,如今见了柳若兰,更不知该如何自处。

  柳若兰明白他的心思,这和自己目前的状况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她没有齐珍爱得那么深,但结果是一样的。

  “能在这里见到你我很高兴,还以为你再也不愿见我们了呢。”柳若兰打趣道。

  梁玉蝶哼了一声,“你要记得,你是我大哥的人,少在这里勾搭我的人!”

  齐珍闻言一阵尴尬,偷偷瞪了梁玉蝶一眼,梁玉蝶不为所动,却在心里窃喜,昂首挺胸在柳若兰面前卖弄。

  柳若兰对此视而不见,她对齐珍是当做弟弟疼的,怎么可能会有其他心思?齐玥的几个兄弟,只有齐琮和齐珍关系近些,其他的关系一般,见面也仅仅是打个招呼,齐琮早已娶妻生子,她自然要对齐珍多上点心。

  自从梁帝的赐婚诏书出来,梁玉蝶和齐珍就接到了梁煜辰的飞鸽传书,让他们二人护送柳若兰回来,梁玉蝶的性子岂是能随意答应的?莫说和柳若兰一直不对付,就是关系再好,她也不愿意充当保镖的角色,这是对她公主身份的侮辱!

  一番讨价还价后,梁玉蝶得到了大哥的承诺,这才揽着齐珍的胳膊来寻找柳若兰,反正她早晚都会是自己的大嫂,趁机能多捞点好处还是要多捞点的。

  齐珍得知代家二小姐乃是自己大嫂,心中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人活着就好,后来知道珏儿还在,更是惊喜万分,虽不知梁煜辰会如何安置,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珏儿绝不会出事。

  “这么说,是梁煜辰让你们来保护我们的?”

  梁玉蝶翻了个白眼,“别自作多情,只是和你顺路,怕你途中被什么人给杀了,到时候我大哥一伤心,梁国岂不是都要跟着遭殃?”

  柳若兰早知道梁玉蝶不会吐出什么好话,但如今她既然要嫁给齐珍,自己就把她当成弟媳妇,绝不会给她见外,更不会计较她的无礼。

  很快齐珏醒了过来,看到梁玉蝶和齐珍在此,微微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见过五叔,五婶。”

  这句“五婶”让梁玉蝶很是受用,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珏儿真乖!不枉我之前疼你。”

  齐珏强忍着没有躲开,梁玉蝶还敢说疼他,之前可是没少害他,谁让父皇只有自己一个儿子?梁玉蝶使尽了各种手段,若非自己命大,早就一命呜呼了,如今只是身子弱些,已经是万幸了。

  墨莲熬好了药,见到梁玉蝶在此也是一惊,这几日奔波劳苦,大家都懈怠了,若非梁玉蝶这次没有歹意,他们就危险了。

  “这几日所有地方都不太对劲,我们一路赶来,到处都是追兵,我虽然招惹了不少的人,但这次明显不是针对我,针对的谁,你心里清楚。”说着瞥向了柳若兰。

  梁玉蝶话音刚落,樊确从外面赶来,“小姐,我在城中发现了这个。”

  就在刚刚,一群衙役在城内张贴通缉告示,将柳若兰和齐珏的画像绘在上面,声称她是邪族妖女,会蛊惑人心的巫术,见到务必要通知官府,将其烈火焚死,免得祸害百信。

  柳若兰看毕,没有任何言语,她一路行来皆是以代子怡的身份,齐珏的身份则是贴身侍卫,有时候更是以弟弟的身份,没想到就这一点也连累了他。

  “大嫂,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尽早动身吧!”齐珍道。

  柳若兰看了看齐珏,有些不忍,但还是点了点头,如今离明安尚远,他们就已经危机重重,若是到了明安,只怕更是寸步难行。

  连夜出了城,他们易装改扮,一路向北,只希望能早些到达明安,或者是,育州。

  梁玉蝶路上也不忘讥讽,“说你是邪族妖女,这一点还真是没说错,不然怎么会把我大哥迷得颠三倒四?连齐珏都接受了,难道他就不怕日后梁国改姓齐?”

  齐珍有些不满,示意她少说两句,梁玉蝶撇嘴,“你就知道向着她,我有说错吗?若非她会妖术,我大哥会只见一面就对她念念不忘十六年吗?”

  柳若兰没有理她,事到如今,梁玉蝶是注定要嫁给齐珍的,作为大嫂,她应该大度,不跟她一般见识。再说了,几句话而已,她还不会放在心上,等真正嫁给梁煜辰,她要遭受更多的流言蜚语,若被轻易击倒,她就不是柳若兰了。

  躲过了几次追杀,只用了十多日就到达了楚州,人困马乏,他们不得不找个地方休息。梁玉蝶拽着齐珍的胳膊,“我要累死了,你帮我揉揉好吗?我也会给你揉的,真的,不骗你!”

  齐珍被她缠得受不了,觉得丢人,拉着她去了后面,免得被人笑话,梁玉蝶心下暗喜,虽说齐珍本意并非如此,但能和心爱的人独处,就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

继续阅读:第八十九章:纠缠不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