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解决问题
清醉梦2018-04-09 23:503,351

  刘子钰转身离开,他不想解释,也懒得解释,梁煜靖就是太过自我,永远都不知道考虑别人的想法,他又何必去想他的想法?

  长生会众人被抓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百姓耳中,就连刘民,都有些不可置信,“殿下,会不会搞错了啊?长生真人一向爱民如子,怎么可能会是反贼?”

  梁煜靖躺在床上起不来身,闻言叱道:“弄错?我倒希望是弄错了!不然也不会落到如今地步!从小到大,有谁敢这么伤我!”

  刘民想要反驳,伤您的不一定就是反贼,可看到梁煜靖惨兮兮的样子,只好把话憋了回去,他还不想得罪育王。

  梁煜靖郁闷了良久,会受伤在他的预料之内,毕竟要去作诱饵,不然也找不到薛若奇的藏身之地,可伤到动不了,这就有些烦闷了。关键的是,柳若兰和齐珏竟然到现在都没露过面,对这两个罪魁祸首,他是恨得牙痒痒,正常人谁愿意做别人的诱饵?

  对于长生会,楚州百姓比其他地方的人更加虔诚,第二日就在城中引发了一场大的集会活动,将刺史府和馆驿围得水泄不通,要官府将长生真人放出,不然就要攻进府衙,将人杀尽。

  梁煜靖听闻,气得不轻,调动楚州周围的军队前来镇压,可将军士兵大多都是本地人,虽听了军令但却并不想与父老百姓为敌,一时之间,形势危急。

  刘民见事情不妙,趁机对梁煜靖道:“殿下,长生真人在楚州素有活神仙之称,颇得人心,若逆天而行,恐怕会得罪苍天。不若趁此时机,将真人放了,也能安抚百姓,留殿下仁慈宽和的美名,两全其美,殿下觉得如何?”

  梁煜靖正生着闷气,听见这话,更觉得气愤,“要不要我亲自把他放出来,然后再说一句误会?这样岂不是更好?”

  刘民连连点头,“还是殿下想得周到,原该如此,原该如此!”

  梁煜靖直接将床边的杯子连同水壶,全都扔在了他身上,“是不是还要我给他下跪道歉啊!”

  梁煜靖语气阴沉,刘民若再听不出话里的意思,就白白在官场上混了,吓得赶紧跪地求饶,生怕梁煜靖一个不顺心,就把自己给宰了。

  休养了两日,百姓依旧围在外面,惧于门外重重守卫的士兵,暂时不敢造次,但时间久了,若还得不到回应,事情就会朝最不希望的方向发展。

  这天,天朗气清,所有人都聚在街上,围着刺史府与馆驿,等待长生真人出来,这三年来他们受尽了长生真人及长生观的恩惠,怎么能不为了真人而付出自己的努力?莫说只是围在外面给官府施压,就是冲进去直接劫狱,只要需要,他们都做得出。

  “不好了!他晕倒了!”

  一个男子晕倒在地,口吐白沫,身体不住地颤抖,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生怕他得了什么不好的怪病,感染到自己,纷纷向后退了退。

  就在这时一个人快速冲了上去,松开病人的衣服,从旁边找了个木棍塞入病人口中,以防他咬伤舌头,病人痉挛了一会儿,很快就转变成了间歇性的抽动,那人不慌不忙,将病人的头歪向一侧,以免被口中的秽物呛着。

  整个过程进行的很快,但这个人的动作却被周围的人看在眼里,尤其是他沉稳的态度,让很多人都分外安心,似乎再难的病症,只要到了他的手里,都能迎刃而解。

  没过多久病人就醒了过来,一脸惘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周围的人将事情告诉他,这才恍然大悟,连连道谢。

  “请问恩人姓名,若没有恩人,我今天恐怕就要死在这里了。”

  旁边一人叫道:“我认识他,他是慈仁堂的何大夫,前两天我儿子生病,就是他给治好的!何大夫真是当世神医啊!”

  又有人附和,“对对对!我邻居家的花大婶,病了十多年了,一直治不好,前两日听说何大夫医术高明,跑过去试了试,没想到还真好了!”

  一人开口,接着就有很多人开口,附和之声不绝于耳,何大夫成为了大家追捧的对象,但有一人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何大夫再厉害也是凡人,若说活神仙,还是长生真人堪当此名,咱们还是快些把真人救出来吧!”

  “屁的活神仙,我表哥不过是摔了一跤,结果因为长生真人用错了药,没几日就去了,一开始我还真相信表哥是得道成仙,可一打听,才知道开的药有问题,你们说,这是不是害人!”

  “不错!长生观教咱们修仙,可修了这么久,有谁真正得道成仙了?即使是他长生真人,不也一样被困在了小小囚笼?他若真是神仙,哪里需要我们来救,早就自己出来了!”

  “胡说!你们分明是想诋毁真人!我们才不相信你们的鬼话!虽说我们没能得道成仙,可这是早晚的事,长生真人的本事大家有目共睹,还有什么不可信?”

  “就是!不说长生真人,就是他门下的弟子,也都个个法力无边,生了病只要去求几张灵符,就能够药到病除,不比慈仁堂的大夫管用?”

  “真是一派胡言!你们可知道前些时日江陵的瘟疫?这场瘟疫专门针对老弱妇孺,只三天就能夺人性命,而制造这场瘟疫的罪魁祸首,就是长生真人的弟子瑞华真人,你们说,长生观是正还是邪?”

  此言一出,宛若平地里的一声惊雷,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寻找着出声之人,对他们来说,江陵瘟疫可谓是远近皆知。前有齐珉聚众谋反称帝,后有太子梁煜辰南下讨贼,这些事情与他们的命运息息相关,能不能重建齐国,对他们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你说江陵瘟疫是长生观做的?这怎么可能!长生观一向治病救人,怎么会害人,还是害这么多的人?”

  一个少年从人群中走出,身形清瘦,未及弱冠,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似乎多走两步都能晕过去,只是气质却显得很是高贵,似乎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又像是书香门第的饱学之士。

  “瘟疫之事,我可以作证,大家也看到我的情况了,我的身体不好,所以不幸也中了那场瘟疫,若非慈仁堂的大夫和太医联手,恐怕就没今日的我了,大家也就不会有机会听我诉说真相。”齐珏站在人群之中,讲述着江陵瘟疫的始末。

  人群停止了骚动,齐珏身上似乎有一种能让人静下来的特质,当他说话的时候,若是出言打断,仿佛都是对神明的亵渎。齐珏自小在宫廷中长大,见过各种勾心斗角,自然明白什么样的状态,能够让人更加容易信服。

  齐珏将事情娓娓道来,如一泓清泉在人群中缓缓流动,说到得知真相后的愤怒,险些将自己气哭,捂着胸口咳嗽不止。樊确在一旁给他顺了顺气,等到喘匀了气,眼睛已经一片湿红,让人看了心疼不已。

  “大家觉得长生真人无辜,是因为大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其实他并不是齐人,而是前朝后裔,安路村的地下城,大家都听说了吧,那里就是他们的总部。大雨倾盆,冲塌了地下城,这就是苍天有眼,不想让这群鼠辈永远躲藏底下,掩人耳目。前几日我曾经去过地下城,在那里遇到了一具尸体,他是一个英雄,若没有他,我不可能找到长生会的真相。”

  齐珏拿出了那两个盒子,然后当众打开,取出了里面的虎符,“这些大家认识吗?这是我在尸体身边发现的,被他藏在了一个角落里,这是当年前朝覆灭时失踪的两只虎符,熟悉那段历史的人应该知道,齐国建立,并没有找到这两只虎符,只能重新铸造,而它们却在长生会的总部出现,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们与前朝有关。”

  很快,从馆驿里走出来一人,走路很是艰难,需要两个人扶着才能保证不会摔倒,齐珏看了他一眼,并没有任何表示,似乎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出来的正是梁煜靖,如此狼狈地出现在百姓面前,其实他是拒绝的,但情势如此,他也不得不装装可怜。将他扶出门外,侍卫本来是要拿个椅子的,被梁煜靖拒绝了,“大家都在这儿站着,我自然不能例外,若早知大家都在门外,说什么我也要出来,只是前两天一直昏迷,这才让大家久等,实在对不住。”

  梁煜靖站在人前,也不让侍卫搀扶,拄着一根拐杖,摇摇晃晃,几次险些跌倒,身边的人看着都紧张万分,当事人却一脸坦然,带着十万分的歉意,向百姓了解情况。

  柳若兰隐在人群之中,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皇家出身的人,果然谁都不能相信,全都是做戏的一把好手,就梁煜靖此时的模样,似乎真的是受了多大的委屈,而外面围观的百姓,全都变成了恶人。

  梁煜靖先是向百姓道歉,然后开始解释抓捕长生会众人的原因,期间一直靠着拐杖支撑,没有叫任何一人相助,若是百姓有什么疑问,不论对方什么态度,都能够温柔以对。这幅柔柔弱弱、一心为民的形象,确实打动了不少人,围在馆驿外面的人有一大半都倒向了他。

  柳若兰看梁煜靖处理起事情来游刃有余,也就放下了心,示意了儿子一下,然后和墨莲一起离开。她的目标是游历大好山河,既然楚州事情已了,他们就没必要再停留,毕竟时间有限,能多去几个地方还是好的。

继续阅读:第八十五章:路见不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