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路见不平
清醉梦2018-04-10 23:453,279

  楚州的事情并不复杂,柳若兰带儿子离开后,就一路向西南行去,她要将儿子走过的道路重走一遍,既是见证儿子这一年来的经历,又是对国家的一种了解。作为曾经的国家之主,她所见有限,这也使得很多东西她根本无法理解,这对管理国家是很不利的。

  将信鸽放飞,齐珏有些叹息,梁煜辰对自己娘亲的心思,到如今还是如此,虽说答应了要帮他了解民情,可这实际上却是变着法儿和娘亲通信,省得别人忘了他。

  在江陵的时候,梁煜辰单独找过齐珏,梁煜辰爱慕柳若兰,但齐珏却是齐国末帝,任何一个统治者都不会容忍他的存在。齐珏知道他的心思,直截了当道:“你还是放弃吧,除非杀了我。可是我死了,我娘更不会接受你,这事无论如何都只有一个结果,放弃的话,我们大家都可以轻松,即使是要杀我,也没有丝毫负担。”

  梁煜辰眼眸深沉,让人看不出真正的想法,“你以为我没考虑过?你的存在就是最大的错误,但事实如此,我也只能接受。作为儿子,你能够接受自己的娘被敌人追求,这让我很意外,所以,我也会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法,既不会伤到你的性命,也能保证梁国的安全,只看你愿不愿意配合。”

  “你以为我还会觊觎皇位?对你们来说那很重要,但对我来说,已没有任何意义。”

  梁煜辰神色不变,“并非重不重要,想不想要,而是一份责任,身份如此,谁也无法逃避。就像你已经放弃,而很多人却依旧阴魂不散,想要借你的名字反梁复齐,这些根本不是我们这样的人能够决定。所以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将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

  “能够做到这些,并不容易,不像嘴上说的那么简单,想要得到我娘,你就必须拿出诚意来,不然我可不会同意。”

  “这个自然。今后你依旧可以自由行动,但我必须要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做了什么,既是为你负责,也是咱们的一桩交易。”

  齐珏想了想还是答应了,梁煜辰为人如何,他心里有底,娘能和他在一起,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只是两者身份相距太远,仇恨太深,他一时难以抉择,只能听之任之。

  如今看到娘亲恢复了往日的笑颜,齐珏心中欢喜,他的娘亲原该笑着,而不是死气沉沉,梁煜辰虽说不在身边,但他做了什么事,都在信中有所说明,只是路途遥远,很多大事无法细说,娘亲只是略一思索,就能明白其中含义,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上天注定?

  前往益州的途中,齐珏本想将昔日侍卫召回,却又担心日后梁煜辰后悔,在任何时候,都应该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也许永远都用不到,可一旦启用,就能在危急时刻救自己一命。

  “小姐,少爷,前面的路堵住了,咱们恐怕得绕过去。”樊确回报道。

  柳若兰在马车上坐了半晌,有些疲累,出来探了探,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好好的路怎么会堵住?”

  “似乎是两辆马车相撞,双方都不肯吃亏,就僵持了下来。”

  柳若兰跳下马车,活动了一下,“要不要随我看看热闹?”

  齐珏赶紧将她拉住,“咱们还是绕过去吧,反正也不急于一时,就当是看看别处的风光。”

  柳若兰“噗嗤”一笑,“你还担心我啊?你娘虽然脾气不好,却也不是唯恐天下不乱之人,不过是想上前劝解几句,大不了不管这闲事,不会有什么损害的。”

  走到两辆马车旁边,果然看到两家人吵得正凶,柳若兰听了一会儿,明白了其中原委,原来是一辆马车行得慢些,后面的就看不过去,想要越过去,但前面的死活不让,因此惹恼了后面那家,赶着马车就冲了上去,想要将前面的逼到一边,却不想两家都是轴脾气,结果就闹成了这个结果,两辆马车都被撞得不轻。

  柳若兰仔细看了看马车,车厢损毁明显,车轮部分却并不严重,除了无法坐人,并不影响赶路。当时车里有人,车夫脾气再差,也不敢让车里的人有一丝受伤。

  “各位,这样吵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到官府去评个曲直?”

  两家人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来,一人叫道:“凭什么要听你的,你是谁啊?你说去官府就去了?”

  另外一家也有人附和,“我们吵架,要你来管闲事?看你模样还是个姑娘,不好好在家中待嫁,出来管什么闲事?”

  柳若兰轻哼,“我管闲事?看来你们还不知道我的身份。”说着拿出了梁煜辰给的令牌,趾高气昂道:“这个认识吗?这是我皇兄梁煜辰的,识相的话就给我乖乖滚,少在这儿挡本公主的道!”

  一人凑过来看了看,犹疑道:“你这不会是假的吧?堂堂一国公主,怎么会来这种小地方?别欺负我们没见识。”

  柳若兰翻了个白眼,“是不是真的,找个识货的人不就知道了?你们这里谁的官最大?把他叫过来,就说本公主要他接驾!”

  一群人大眼瞪小眼,玉蝶公主千里追夫的事他们从别的地方听说了,如今看到太子府的令牌,一时之间还真无法判断。这时候齐珏跑了过来,故意用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对柳若兰耳语,“公主,既然这些人挡住您的车驾,不如把侍卫召来,将他们统统杀了,免得扰了您的清净。”

  此言一出,不论是真是假,两家人都不敢再停留,纷纷赶着马车溜得无影无踪,齐珏在后面大叫让他们留下,马车却跑得更快了。

  柳若兰看到他们走远,捂着肚子哈哈大笑,拍着儿子的肩膀道:“还是你最懂我,知道怎么才能让他们跑得最快。”

  梁玉蝶若是知道柳若兰冒充她狐假虎威,恐怕肺都会气炸,两人一向不怎么对付,若是当真遇到,肯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等到了城中,已经下午,柳若兰在附近买了些糕点,先让几人勉强填填肚子,然后找了一家酒楼,让店家再炒几个菜来。

  “四位来得不巧,今天上午城里有个集会,来往的客人多,所以厨房里菜剩的不多,要不几位将就一下,小店给几位打五折!”

  柳若兰点头同意了,几人饿得难受,有的吃就行,根本不在意有多少花样,可等到菜上来的时候,他们才知道剩的不多是多少,一盘花生米,一大碟咸菜,外加一锅米饭。

  柳若兰皱眉,“就没有其他的吗?”

  “实在不好意思,今日情况特殊,怠慢了几位贵客,等到伙计将需要的菜买齐,小店肯定会做出让您满意的菜色。”

  几人无奈,只能就着咸菜下咽,咸菜实在是咸得够呛,只一口就吃不下去,柳若兰扒了几口饭,再也没了胃口,“这里的酒楼竟然差到这种地步,真怀疑他们是怎么开下去的。”

  饭还未吃完,一群人就大摇大摆走了进来,看到为首的一人,柳若兰眯起了眼,看来并非是没有菜,而是有人故意想看他们笑话,这种恶气,她实在是忍不下去。

  “怎么?不说自己是公主吗?公主怎么会这么寒酸,连盘菜都吃不起?若真的没钱,那就去别的地方,跑到酒楼吃咸菜,也不嫌丢人!”

  柳若兰一声轻哼,“吃什么不吃什么,都是我的自由,莫说到酒楼吃咸菜,就是到你们这儿的府衙打盹儿,梁玉蝶也是干得出的,你们有什么意见?”

  “强词夺理!你这公主也是假冒的吧,我这就报官,看看官府敢不敢管你这假冒的公主!”

  柳若兰认出了这是那两家中的一人,当时仓皇而走,这时候倒敢出头,想必家中也有些势力,只是惹上了她,她就绝不会善罢甘休。

  “要找官府?那好,本公主就在这儿等着,哪儿都不去,看看到底谁有这个勇气,心中无愧!”

  “好,你等着!”

  这人名叫钱置,家中财力雄厚,更与此地官府有关系,县太爷乃是他家之前的书童,平日里在城中耀武扬威,横行霸道,百姓苦不堪言。

  钱置走了没多久,就带着一群衙役过来,上来就要将柳若兰等人收押,柳若兰“啪”的一声将梁煜辰的令牌拍在桌上,“睁大你们的狗眼看仔细了,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字!若不识字的话,本公主可以念给你们听!”

  衙役们见到令牌吓了一跳,后面的钱置见了,叫道:“还不赶紧上!不过是个赝品,你们也能吓成这样?真正的公主,会只带三个人出门?怎么说也得前呼后拥,会在这里吃咸菜?”

  衙役们犹豫了会儿,似乎下定了决心,一拥上前,准备将他们拿下,柳若兰直接用几根筷子就将人一一击倒,冷笑道:“赝品?你们可知仿造东宫令牌,乃是死罪?身为官门中人,却被一个商贾之人驱使,真是丢尽了朝廷的脸面!”

  几个衙役摔得不轻,想要上前却又害怕柳若兰的身手,想要后退又惧于钱置的威名,一时之间犹豫不决。

  柳若兰见了更是不屑,“既然这么难以抉择,我干脆做个好人,替你们做件好事。”一根筷子直接打在了钱置穴位,钱置应声倒地。

继续阅读:第八十六章:风雨欲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