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输家赢家
清醉梦2018-06-29 23:563,246

  代子今突然打了个哆嗦,他确实教过梁煜辰不少追女孩子的方法,可那都是他在话本子上看来的,平时用来调戏调戏大姑娘小媳妇,可从没用来追过人,若是用到翠竹身上,估计翠竹能直接拿剑砍他。

  转头偷偷瞄了梁煜辰一眼,他不会把这些法子都用在屋里那位身上了吧?柳若兰的脾气他了解,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若知道是自己出了这些馊主意,估计会直接要了自己小命!

  梁煜辰对上他的视线,依旧笑眯眯的,却让代子今觉得分外恐怖,“那什么,殿下确实厉害!这些法子不过是辅助作用,主要还是靠您的一片真心,这才得偿所愿,跟我没有一点关系!”

  梁煜辰指尖敲了敲桌子,“既如此,那你就用自己的真心去试试,我相信翠竹会被你打动的,必要的时候我会帮你,用你喜欢的方法。”

  代子今吓得赶紧逃跑,和梁煜辰相识这么久,他还不了解他?也就在柳若兰面前老实点,其实就是个大混蛋,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他才不需要帮忙!

  柳若兰安排好了墨莲和齐珏,正好听到了代子今的惨叫,推门出来看热闹,“怎么?我这哥哥又做什么惹你生气了?”

  梁煜辰起身走到她旁边,揽住她的肩膀,低头道:“也没什么,不过是心有所属,不敢明言,我正教他该如何去追自己喜欢的人。”

  柳若兰狐疑地看向了代子今,这种花花公子还有不敢追的人吗?

  “你看上谁了?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你牵根红线。”

  代子今眼睛瞟了瞟远处的长廊,翠竹红樱刚好从那边走过,柳若兰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了然点头,“原来是这两个丫头啊,哥哥眼光不错,可就是太过贪心了些。”

  代子今赶紧解释,“不是两个,是一个!只有一个!”

  “哦?那是哪一个?”

  “自然是绿衣服的那个!”话刚出口代子今就紧紧捂住了嘴巴,这下子丢人了,万一追不到手,可会被这两位笑死的。

  柳若兰却没这心思打趣他,“既然喜欢人家,那就过去说明白,万一她也喜欢你呢?”

  代子今愁眉苦脸,“说得轻巧,她若是直接拒绝,那我以后还怎么见她啊。”

  “婆婆妈妈。”柳若兰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

  梁煜辰点头应和,扶柳若兰坐下,“若是连这点勇气都拿不出,我看还是替翠竹另觅良缘吧,免得耽搁了人家姑娘。”

  代子今欲哭无泪,这两人一唱一和,每一句话都是在他心上捅刀子,“你们俩能不能少说两句,感情是新娘娶进房,媒人踢过墙啊,这才成亲几天就开始一致对外,能不能可怜可怜我?”

  柳若兰端起梁煜辰放在她面前的茶水,抿了抿,然后道:“翠竹是个心思细腻的姑娘,你若无心,就不要轻易招惹,你若真的下定决心,要娶她为妻,就先把自己的麻烦解决了。”

  将杯子放下,“首先就要洁身自好,远离你那些姐姐妹妹,再者就是说服二老,看他们是否愿意自己儿子娶一个婢女,虽说在你我眼中,翠竹并无不好,但还要在意世人的眼光。”说着看了梁煜辰一眼,她自己的身份就足够敏感,然而梁煜辰仍旧愿意娶她,这何尝不是对她深爱至极?

  代子今冷静了一下,“这些我都想过,既然做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放弃,既然心里装了一个人,就再容不下别人。爹娘不是食古不化的人,连你都能收留,更何况翠竹?”

  柳若兰一杯茶直接泼了过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代子今笑嘻嘻地躲过,跟刚才说话的样子完全不同,“妹妹脾气还是这么冲,这样不好,殿下您也不管管?”

  梁煜辰目光一直凝在自家娘子身上,闻言道:“有我在,她想怎么做都可以。”

  代子今彻底被打败,“不在这儿看你们腻歪,我还是去看看翠竹吧,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算是明白这是什么滋味了。”

  等到代子今走得不见了踪影,柳若兰抬头问道:“你觉得他这话有几分真心?”

  “我从没见过他这副样子,除了医术,也就对翠竹比较上心了。不然也不会整天往你那儿跑。”

  柳若兰敲了他一下,“话不用说得这么直接,我把他当朋友,当哥哥,他却拿我当幌子,你还能把话说得更直接点吗?”

  梁煜辰轻轻笑了,“我这是在陈述事实。”

  “你是想让我休夫吗?”柳若兰咬牙切齿。

  梁煜辰赶紧安抚,“不敢!”嘴角却仍旧带着笑意,使得这话没有一丝诚意。

  在外面坐了一会儿,梁煜辰劝她进屋,虽说有些太阳,可毕竟严寒,最近城中很多人都得了伤寒,他才不忍心自家娘子生病。

  再过几日就是新年了,天气却也更加寒冷,梁帝的病情又有了反复,梁煜辰时刻担心着,就连带柳若兰回门也不忘交代王琦时时注意着梁帝的消息。

  回门宴后,和代家二老告别,柳若兰坐上了回府的马车,齐珏和墨莲却没有出来送她,他们已经出发了,不知去向何处。柳若兰有些伤感,经历过的离别再多,也依旧酸涩,无法适应这种滋味。

  梁煜辰拍了拍她的肩膀,把人带到了自己怀里,“别难过,他们会经常回来的。”

  柳若兰没有出声,却更加难受了,一瞬间就想到了自己的爹娘、哥哥们,明安城破,顷刻间她就失去了亲人,若没有齐珏,她一定会崩溃,儿子是她活下来的唯一希望,如今却只剩下自己了,整日面对着仇人。

  见柳若兰目光变化,梁煜辰心道不好,却没有闪躲,一声闷哼,手却抱紧了她。

  柳若兰想要抬起头来,看看他是何表情,是否后悔娶了自己,却没能挣扎得开,仍旧被他死死抱在怀里,几乎窒息。

  她是一瞬间出手的,一把匕首直接刺进了梁煜辰的心口,然而终究有些心软,刀锋偏了一点,只能感觉到热流沾湿了手掌,一片血腥。

  “你……可觉得后悔?”柳若兰还是挣脱了他的怀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梁煜辰捂住了伤口,靠在马车上,“既然敢娶你,我就不怕遇到这一天,我确实对不起你,若没有我,柳若清就不会死……”

  柳若兰再也忍不住,泪水顺着脸颊滚下来,“齐国灭亡,我不怪你,可一个画面在我脑中死活挥之不去,我看见了我二哥,他满身血污站在我面前,叫我快些走,然后转身就被你的士兵团团围住,死无全尸,这是我最害怕的场景。可每次看到你对我那么好,我又忍不住,想要把这些忘掉,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然而事实就是事实,每次不经意想起来,我就对自己恨得咬牙切齿。你放心,你若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柳若兰伸手摸了摸梁煜辰的脸,然后在他身上蹭了蹭,“或许,我真的有点喜欢你吧,只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不然我怎么会同意嫁给你,怎么会和你洞房?你说是吧?”然后抽出匕首,捅向了自己。

  梁煜辰叹了口气,将匕首夺下,“到底怎样,我才能把欠你的还清?是不是我死了,你才会原谅我?”

  柳若兰摇了摇头,说不出话来,她能理智地分析所有,却无法给感情找个理由,该爱还是该恨,她无法做出正确选择。

  “对不起……”柳若兰有些崩溃,伸手就去夺匕首,她现在只想一死,来结束所有,从此再也不用左右摇摆,举棋不定。

  梁煜辰拦住了她,将匕首扔到了窗外,王琦听见动静,却并没有做声,似乎早就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事,也知道不需要他插手。

  “你先冷静,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柳若兰泪眼朦胧,脑中一片混乱,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思考,眼睁睁地看着梁煜辰抹了抹身上的血迹,将她揽入怀中。

  直到四周寂静,马车停住,柳若兰才明白发生了什么,猛地从他怀里挣扎出来,不可思议地瞪着他,险些撞到车壁,“你骗我!”

  梁煜辰并没有直接回答,“你可以下车看看。”

  柳若兰内心苦笑,终究是自己输了,她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而对方早已看穿一切,将她玩于鼓掌,多么讽刺的事实!只有她还自以为是,肝肠寸断,恐怕在人家眼里这就是一个笑话。

  梁煜辰去牵她的手,被柳若兰避开,眼中是挥之不去的恨意。叹了口气,梁煜辰只好自己先跳下马车,然后拉开车帘,请她出来。

  柳若兰还是出来了,映入眼前的是一片松柏,梁煜辰在前面带路,很快她就看清了这是什么地方,一座墓碑赫然出现在了眼前,让她顿时泪流满面,“二哥……”

  只见墓碑上写着“齐云麾将军柳若清之墓”,柳若兰一直恨自己害死了二哥,午夜梦回,每每被噩梦缠绕,暗自悔恨,却又无法报仇。近日来柳若清更是夜夜入梦,柳若兰勉强打起精神,却依旧在今日被逼疯。

  梁煜辰上前对着墓碑拜了拜,“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继续阅读:第九十六章:君威难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