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和平共处
清醉梦2018-06-24 23:313,473

  梁煜辰正襟危坐,“我以仓神起誓,这辈子只爱柳若兰一人,若违此誓,人神共怒!”

  柳若兰不知不觉湿了眼眶,本来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他会发如此毒誓,她实在不该怀疑,若这个世上还有一人对她不求回报,或许就是眼前这个人吧。她自认不是什么好人,这辈子就应该倒霉,可上天到底对她手下留情,让她遇到了梁煜辰,这个让她爱恨交加的人。

  “你不要说了,以后我再也不会问了,我相信你!”

  梁煜辰擦去了她脸上的泪水,“大婚的日子,应该高兴才对,是我不好,惹你伤心了。”

  柳若兰抓住了他的手,“我发誓,只要你还爱我,我就绝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

  话一说完,柳若兰就有些后悔,都怪情绪激动,连自己是何身份都忘了,她和梁煜辰,真的能做到彼此信任吗?若十七年前,他能早些出现,是不是就是另外一个结局?

  梁煜辰吻了吻她的手背,“你不需要发誓,由我爱你就够了。”

  这话的意思柳若兰明白,终究还是觉得自己不可能爱上他,心中有些生气,抽回了手,“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说什么了。天色不早,殿下早些睡吧。”

  梁煜辰顿时后悔自己说错了话,洞房花烛夜,他才不要自己休息,赶紧道歉,“若兰,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的意思是相信你,不需要发誓!”

  柳若兰“哦”了一声,“我累了,先睡了。”说着一个人霸占了整张床。

  梁煜辰欲哭无泪,好不容易将人娶回了家,却在新婚之夜把人得罪了,以后的日子还会好过吗?

  “尊敬的太子妃殿下,那就让小的服侍您休息?”说着试探着要去解她的衣服。

  柳若兰蹬了他一眼,“堂堂太子,一国储君,竟然也会耍流氓!”

  “我真的错了,你就原谅我说话不经脑子,别生气了?”

  柳若兰见他伏低做小,实在跟平时差得太远,有些不太习惯,只好将刚才的事先押下,暂且不跟他计较。

  太子的洞房没人敢闹,敢闹的梁煜靖远在封地,根本无法过来,梁玉蝶又忙着自己的婚事,所以这个夜晚,只属于他们两人。

  第二日按例是要进宫的,拜见梁帝和萧贵妃。大婚当日已经照过面,这次不过是叙些家常,梁帝也没忘敲打了柳若兰一番,毕竟是亡国太后,决不能让她再存着别的心思。

  萧贵妃态度有些冷淡,似乎根本就不知道她的身份,明明还一起逛过街,却真的如同陌生人一般,把她当做代家二小姐对待。

  柳若兰猜测是育王就藩惹得萧贵妃不满,心中留意了一下,育王党的势力不小,她如今嫁给了梁煜辰,就得为他早做打算。

  回到太子府,有些无聊,虽说如今她是女主人,可哪些该管,哪些不该管,她还是得跟梁煜辰商量商量的,身份特殊,就是麻烦。人家可以跟你客气,让你别拿自己当外人,可她自己不能真太把自己当回事,娶她回来,未尝不是为了把她放在眼皮底下,好就近看着。

  天气寒冷,翠竹给她换了个手炉,“娘娘,您要是无聊的话,我可以带您去花园逛逛,里面的梅花开了。”

  “算了,还是不去了,昨天累了一整天,我还是看会儿书吧,你去看看书房里随便拿本书来。”柳若兰还是知趣的,不该去的地方她绝不会去,宁愿让翠竹她们去,毕竟她们是梁煜辰的人。

  翠竹到书房拿了本《山海经》,柳若兰随便翻了翻,在那儿打发时间,这书她小时候就已经看过很多遍了,这时候去看,已经失去了原先的兴趣,更何况她现在有些烦躁,没有原因,就是觉得人生很没意思,也许是尝过了自由,不甘心再入牢笼吧。

  无论是在安宁府,还是在育州,她都能让自己平心静气,安排好每一步路,可现在,她迷茫了,像是失去了生活的动力。然而,她必须得活下去,她身后还有她想要保护的人,只是,她觉得有些累,想要有人替她分担,让自己喘口气。

  “把自己都赔进去了,也算是一种能耐吧。”心中自我吐槽了一下,柳若兰重新把视线移到了书上。

  却见书页上似乎有些凸痕,柳若兰把书翻到了那一页,见里面夹着一张纸条,柳若兰顿了顿,不知道是该继续读下去当作什么都没看到,还是把书还回去,可这样一来,无论看与不看,似乎都有嫌疑。

  正在犹豫时,梁煜辰从外面走了进来,柳若兰吓了一跳,手中的书直接掉在了地上,慌忙起身去捡,却撞到了同样弯下身的梁煜辰,赶紧后退了一步,差点撞翻了椅子,让人一看就是心虚。柳若兰心中郁闷,明明什么都没做,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呢?

  梁煜辰把书递给了一边的翠竹,让她们全都下去了,然后坐到了柳若兰旁边,“觉得无聊吗?我可以带你四处逛逛。”

  柳若兰调整了一下坐姿,“你是不是应该带我认认人?万一不小心得罪了谁,可是要被记仇的。”

  梁煜辰笑了,“在这里,你就是主人,你想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敢说一个不字,管家何伯你也认识,有什么事都可以吩咐他去做。”

  没想到何伯竟然是太子府的管家,看来梁煜辰把他派给自己,是十分用心了。

  “既然如此,我想去看珏儿,你同意吗?”柳若兰抬头问道。

  梁煜辰见她离自己这么近,不禁看得痴了,尤其是那湿润鲜艳的唇,让人忍不住想尝尝它的味道。

  这样想了,梁煜辰也就做了,一把就将人带到了自己怀里,品尝自己梦寐以求的珍馐佳肴。

  柳若兰先是吓了一跳,身体有些僵硬,接着就逐渐放弃了抵抗,梁煜辰是她夫君,亲上几下再正常不过,若表现得太过在意,就说不过去了。

  良久梁煜辰才放开她,看到她不知是羞红还是憋红的脸,心里蜜一样的甜,“我说过了,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拿不定主意了再告诉我。”

  柳若兰喘匀了气,眼眸中泛着水光,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梁煜辰顿时有些把持不住,想把人往床榻上带。

  然而柳若兰并不给他这个机会,站起了身,“既然如此,我这就让他过来,我想他陪我几天。”

  梁煜辰没什么表示,“让他一直住在这儿都可以,只要你高兴。”

  柳若兰并没有让儿子过来,到回门的时候才见到齐珏,那时已经是他们要告别了,齐珏见她气色不错,也就放下了心,“娘,看到你现在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柳若兰瞪了他一眼,“你是我儿子,不是我哥,干什么拿这样的语气说话,弄得我很不让人放心似的。你啊,就是不听劝,留在娘身边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离开,不怕娘想你吗?”

  齐珏笑道:“娘,孩子大了总要放手的,更何况,我已经不小了,娘不是希望我能娶妻生子吗?我当然要去找一找,才能知道喜欢谁啊,老待在娘的身边,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

  梁煜辰在一旁道:“珏儿说得没错,男子汉就该出去闯荡闯荡,我保证,绝不会让他出事!”

  柳若兰叹了口气,“你们又背着我说了些什么?我怎么有种被你们两人联合起来坑了的感觉。”

  “绝对没有!”两人异口同声。

  柳若兰对此非常不信任,但既然他们要瞒着,她也只好当作不知情,早晚她要把事情查清楚,如今她刚嫁入东宫太子府,根基不稳,等她立住了脚,还怕有查不出的秘密吗?

  柳若兰把梁煜辰赶了出去,声称要和儿子墨莲谈些家事,梁煜辰万分不舍,却也只能遵命。本来是回了一句“我也是你的家人”的,可柳若兰一个眼神杀过来,他只好缴械投降,天大地大,还是娘子的命令最大。

  代子今看到梁煜辰一步三回首的样子,有些不忍直视,“我说殿下啊,您这模样要是被别人看到了,可是有损您伟岸的形象啊。”

  梁煜辰满不在乎,“在意自家娘子,有什么错吗?还是说你孤身一身,根本就体会不了?”

  代子今翻了个白眼,争辩道:“孤身一人怎么了?我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要是想成亲,随时都有千万少女前赴后继,我还怕娶不到媳妇吗?”

  梁煜辰故作惋惜道:“本来觉得翠竹这丫头不错,想要送给你的,可听你这话,似乎也不稀罕,那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正好若兰也舍不得。”

  代子今赶紧拦住了他,“太子殿下金口玉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可不能反悔!”

  梁煜辰装糊涂,“我刚才有说什么吗?”

  代子今被他这无赖行径气得咬牙切齿,可又不敢得罪,堆起笑脸道:“殿下,您刚刚不是说了吗,要把翠竹许配给我,这话可不能反悔啊?”

  梁煜辰看了一眼桌上的杯子,里面没有茶水了,代子今赶紧给满上,“殿下请喝茶,小的给您满上!”

  梁煜辰非常满意他的行为,将杯中茶水饮尽,“我说话自然是算数的,但也得翠竹愿意,若她不愿,我也不能强人所难,所以你可要努力了。”

  代子今顿时塌下了脸,他若是有信心,就不会想要梁煜辰同意了,毕竟翠竹是太子府的人,一切事情都由太子府决定。若太子指婚,翠竹自然不会说什么,可若他亲自去求翠竹,翠竹的态度就不好说了,之前在育州,他照顾翠竹和红樱,明明用尽了方法,可翠竹对他依旧是不冷不热,让他很是挫败。

  “怎么,没信心?记得还是你教给我的追女孩子的方法,这才让我追到了若兰。”梁煜辰似笑非笑。

继续阅读:第九十五章:输家赢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