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君威难测
清醉梦2018-07-03 00:053,423

  柳若兰立在墓碑前,颤抖着摸向了“柳若清”三个字,二哥是她最对不起的人,也一直不敢打听他葬在何处,因为她怕,怕二哥死无全尸。从小两位哥哥就格外疼她,大哥不幸战死沙场,二哥死在了她身后,她愧疚难当,宁愿死的是自己,可肩上背负的担子太重,所以只能牺牲他们。如今一切尘埃落定,她已经没什么可牵挂的,只想去陪自己的亲人。

  梁煜辰伤得并不重,静静地站在她身后,“明安城破之后,我就把他安葬在了这里,之前没告诉你,就是怕你伤心,如今是不得不带你来这儿了。死者已矣,有些话不用我说你也明白,若永远背负着仇恨,生活只会变得更加无趣,我想这也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柳若兰依旧沉浸在旧日的回忆里,爹娘恩爱非常,两个哥哥教她打拳,她打不过就会哭鼻子,哥哥们就会想出各种法子哄她开心,她想出去玩,哥哥们就会带着她偷偷朝外溜,为此挨了不少打,却依旧对她百依百顺。

  柳若兰的童年可以说是非常幸福了,直到嫁了人,成为太子妃,哥哥们依旧护着她,或许因此,柳家才遭人嫉恨,当初在迎娶梁玉蝶的事上,百官一致赞成,还把她贬为了贵妃,若没有其他人,她本应是皇后的。

  梁煜辰给了她独处的机会,等了一会儿才走过去,“跟我回去吧,以后想家人的时候可以随时过来。”

  柳若兰失魂落魄,没有反抗,从她出手的那一刻起,她就预见了自己的结局,梁煜辰对她再好,也是有底线的,不可能不追究。好在她也没什么遗憾的了,这辈子做的事别人一生都不一定能做成一件。

  回到太子府时,天早已经黑了,梁煜辰吩咐传饭,然后两个人静静地等着,不发一言,柳若兰呆呆坐着,心中一片空白,似乎清醒着,却又无法进行思考,只想让自己好好休息。

  饭菜很快就上来了,梁煜辰让其他人都下去,亲自给她布菜,“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饭还是要吃的,有什么事咱们回房再说。”

  柳若兰没什么反应,梁煜辰只好亲自喂她,柳若兰这才如梦初醒,勉强咽了下去。直到她吃得差不多了,梁煜辰才开始吃,然后带着她一起回房,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

  柳若兰停在了卧房前,“我不应该在这里。”

  梁煜辰皱眉,“那你想去哪里?”

  “刺杀太子乃是重罪,该交由三司会审。”

  梁煜辰敲了敲她的脑袋,“果然是累糊涂了,大晚上的说什么胡话,为夫这就带你回去休息。”

  柳若兰挣开了他的手,“作为太子,你就这样包庇犯人吗?”

  梁煜辰一把将她带进了房间,将门关牢,“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私心太重,所以就不顾国家法度?我告诉你,不是。你做的事我很清楚,也不会不管不顾,若涉及到国家大事,即使是你,我也不会容情,但若只是让我擦破点皮,就没必要闹得人尽皆知了,毕竟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私事。”

  柳若兰被他这话气到了,似乎自己对他的刺杀只是夫妻情趣,她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对方却轻描淡写,让她很是挫败,似乎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笑话。

  柳若兰转身就向外面走,“我还是去牢里舒服点。”

  梁煜辰连忙拉住她,脸色已经沉了下来,“你非要如此吗?宁愿去死,也不愿和我在一起?”

  “这根本就是两码事,梁煜辰,你非要装糊涂吗?”

  “我看装糊涂的人不是我,而是你!”梁煜辰直接将人带到了床上,伸手就要解她的衣服,柳若兰挣扎了两下,发现根本不是对手,也就放弃了。

  “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我的用处也仅此而已了。”

  梁煜辰停住了手,“你非要这么解释吗?若是想要找人,我有必要等你十七年吗?府里漂亮的女人不少,想要嫁入太子府的人更是数不胜数,我为什么一个不娶,不就是为了等你?如今你说出这样的话,是对我的侮辱,更是对你自己的侮辱!”

  柳若兰苦笑了两声,“你一直说自己等了我十七年,可这是我要你等的吗?那时我根本不知道有你这个人存在,我需要对你负责吗?后来我知道了,我很感动,也感谢你为我做的所有,可你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我们各取所需,谁也不比谁高尚。”

  梁煜辰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为了娶到柳若兰,他的确做了不光彩的事,代子怡的身份是他以太子身份拿到的,齐珏的安全也是他逼迫柳若兰的筹码,他们确实是各取所需。只不过他太贪心,还想要对方的真心。

  柳若兰见他不说话,知道是戳中了痛脚,“你我都不是什么好人,有些话就没必要藏着掖着,干脆今天就一起说出来了。我确实很喜欢你,但也在矛盾,背负国仇家恨,即使告诉我自己,我已经重生了,一切都与我无关,我只要做好代子怡就够了,可真正做的时候,却依然无法放下所有。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在做噩梦,每天都有人指责我,骂我不知廉耻,可我依旧嫁给了你,为了还活着的人。”

  梁煜辰指尖触上了她的脸颊,拭去了她脸上的泪水,让自己变得平静一些,“若兰,我们好不容易才成亲,能不能好好相处?”

  柳若兰被这话气笑了,“我的太子殿下,我都这样了你还愿意原谅我?”

  “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是愿意,我就是犯贱!这样你满意了吗?”梁煜辰低下头吻了吻她眼睛上的泪水,动作轻柔,生怕不小心伤到了她。

  柳若兰闭上了眼,她知道梁煜辰喜欢她,也一直在利用这点,可在利用别人的同时,未尝不是利用自己,最终将自己葬送。她不止一次希望能早些遇到梁煜辰,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流血牺牲,她要保护的人就不会离她而去,也不会将自己逼到两难的地步。

  梁煜辰心里是爱惨了她,为了她可以放弃一切原则,刺杀又算得上什么?将柳若兰拥在怀里,轻声安抚,“睡吧,明天醒来,一切就都好了。”

  柳若兰并不想就此打住,她还有许多话没说,有些话若不趁这个机会说了,可能再也不会有机会,可还没开口,一阵睡意袭来,她就失去了意识。

  梁煜辰将她安置好,然后走出了房门,代子今额上出了一头的汗,已经等待了一会儿,看见他马上急着问道:“怎么样了?睡着了吗?”

  梁煜辰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去了书房,代子今知道他心情不好,也不敢在这时候乱开玩笑,只好问道:“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梁煜辰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疲累,“还能怎么办,能瞒多久是多久吧,这时候还让你跑一趟,辛苦你了。”

  “别别别!我可是一点都不辛苦,只是你这么做,真的不怕她很你?”

  梁煜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她已经够恨我了,也不在乎多这一条,日后我会对她好的。”

  代子今无声叹息,他终究是个局外人,这些事不该他管,他也管不住,只能管好自己的嘴巴,替梁煜辰保守秘密。等到哪一天事发了,那也是别人的事,和他牵扯不上。

  尽管事情隐秘,梁帝还是知道了,第二天一大早就把梁煜辰召入了宫中,直接将杯子砸在了他头上,“我现在有些怀疑立你为储是不是正确了,为了一个女人,就这么致自己的安危于不顾吗?别忘了,你的命不是属于自己的,而是属于整个梁国!若是你做不到的话,那就尽早滚蛋!有的是人来接替你的位置!”

  梁煜辰跪在梁帝床榻前,低头道歉,“父皇对不起,是儿子错了。”

  梁帝一声冷哼,“你以为认个错我就会放过她?休想!别以为之前的昆仑刺客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切都是她在暗中捣鬼,你倒好,不说缉拿真凶,还在这里替她百般遮掩,我怎么有你这种儿子!”

  梁煜辰连忙道:“儿子已经罚过她了,以后她再不会做出这种事。”

  “你以为我还会信你?敢刺杀太子,即使是太子妃,也要付出代价!”

  梁煜辰一阵惊惶,父皇的手段他还是知道的,万一真的对柳若兰做了什么,他连救她的机会都没有,“求父皇开恩!”

  梁帝被他气得发抖,自己还活着呢,梁煜辰就敢这样,若自己真的死了,这梁国岂不是要改姓齐了?柳若兰若是再生下个一男半女,那梁国就彻底要变天了。

  “你就这么护着她?为了一个女人,连国家都不要了?”说完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梁煜辰赶紧走上前去,给梁帝顺气,他知道自己这次做得不对,可却无法狠下心来,只希望梁帝能手下留情。

  最终梁帝也没有松口,梁煜辰无功而返,还把梁帝给气着了,这实在不是一个理智的选择,接下来就要做好一切准备,随时应付梁帝的怒火了。

  柳若兰醒来之后就发现了不对,昨夜的事她还记得,自己和梁煜辰摊牌了,两人吵得挺凶,后来她就睡着了。任何一个人在经历过那样的争吵过后,都不会立刻睡死的,不然岂不变成猪了?柳若兰摸了摸脖子,不是被打晕的,但脑袋有些晕,看来是被下了药。

  周围的环境很陌生,与其说是房子,不如说是牢房,四面都是石墙,一扇紧紧关闭的门,和顶上一扇小窗。柳若兰没进过牢房,可也能想象得到,这里绝不是一般人能出得去的。

继续阅读:第九十七章:孤立无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