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孤立无援
清醉梦2018-08-03 18:363,538

  “这算什么,暗中成全我吗?”柳若兰心里苦笑,不过确实让她好受了些,至少不再是和梁煜辰虚与委蛇。

  她自己做了什么,她非常清楚,也十分愧疚,只有得到相应的惩罚,才能对得起他。之所以愧疚,是对不起梁煜辰,之所以要做,是为了报仇,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矛盾体,有些事不想做,却不得不做,最终为难的只有自己。

  似乎听到隔壁有声音,柳若兰站起身来,打量了一下,这里是牢房,自然不可能只关押她一个,然而墙壁太过严实,她什么都看不到。

  这种地方,大概是关押什么重大案犯的,柳若兰自我嘲讽了一会儿,就懒得再想了,反正她也不想出去,如今能安安静静地享受片刻,就是很大的幸福了。

  然而梁煜辰却不这么想,刚从梁帝那儿出来,王琦就过来禀告,说柳若兰失踪了。梁煜辰当即就急了,想要返回去找梁帝质问,但他没有,理智告诉他,回去只会让事情更糟糕。

  火速赶回了太子府,守卫们连人是什么时候丢的都不知道,梁煜辰忍住怒火,让自己保持冷静,在他自己的府中,能神不知鬼不觉带走一个大活人,这事也就梁帝能做得到了。

  梁煜辰派出了亲信,四处寻找,另外开始了对府中人员的清查,他绝不允许自己府里还有其他人的细作,即使是梁帝,那也不行。王琦接到命令后,就开始了清查,梁煜辰就坐在那儿看他一个个审,脑中几乎空白了,他在害怕,怕柳若兰没命。

  梁煜辰出神了良久,代子今实在看不下去了,把他拉回了书房,“我说你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梁煜辰?出了事不赶紧想对策,就坐在这儿发呆,看王琦审人?你是根本就不关心,还是吓傻了?”

  还从来没人敢这么对梁煜辰说话,他愣了片刻,轻声笑了,拍了拍代子今的肩膀,“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会尽全力的,我还有其他事,就先走一步了。”

  代子今被他拍得后退了两步,那手劲拍在他身上,隔着厚厚的棉衣估计都红了,他知道梁煜辰心里不舒服,但身为太子,就得时刻保持冷静,“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大劲!有事你就过去,我一定帮你把人找回来!”

  梁煜辰让自己镇静了会儿,抬脚就走出了太子府,他是一国储君,梁帝病着,所有事情都需要他来处理,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偷懒?即使是命在旦夕,也不该忘了自己的职责。

  代子今看着他走出去,心里是有些同情的,若自己遇到同样的事情,估计早就急疯了,哪里还会记得自己的责任?所以他从来不羡慕梁煜辰,只想依照自己的心愿度过一生。

  翠竹红樱两人早就急得团团转了,代子今赶紧拽住两人,“两位姑娘,你们就没听到什么动静吗?作为太子府的贴身侍女,应该最清楚她的去向才对。”

  翠竹红着眼眶说不出话来,红樱却被他气到了,“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就想娘娘出事吗?”

  代子今连忙道歉,“两位姐姐误会了,我不会说话,是我该打!我的意思是你们是怎么发现娘娘失踪的?大家一起想想,说不定能快些找到线索。”

  翠竹拭了拭眼泪,却依旧止不住,声音都有些哑了,“早上我们过来的时候,殿下和娘娘还在,等送走了殿下,我们出去倒水,回来的时候见床上有人,就没注意。等到日头上来,我们见娘娘还未起床,觉得奇怪,这时候娘娘已经……”

  “也就是说,在你们出去的时候,娘娘就已经不见了?”

  红樱道:“有这个可能,但也可能是在那之后,这期间一直有侍卫在附近巡逻,我们就去安排其他事情了,留了个小丫鬟在外面。”

  代子今急忙问道:“那小丫鬟现在何处?”

  翠竹摇了摇头,“不见了。”

  “你也不用再问了,那小丫鬟是刚进府的,没人知道她去了哪儿,更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当时巡逻的侍卫我们也一一盘问过,没人看到娘娘是什么时候不见的。”红樱打断了代子今要问的话,她们已经查了半天,想要在梁煜辰回来之前把人找到,可现实却是没有一丝线索。

  代子今皱眉,“这不可能,除非娘娘根本就没出门,不然总会有痕迹。”

  翠竹听了赶紧跑了回去,在房间里一丝一寸地找,誓要将柳若兰找回来。代子今看到她这个样子,心疼不已,只能陪着一起找。

  其实这个猜测是有可能的,外面的人既然没发现,那就只能是通过非常途径,太子府是之前齐国的东宫,柳若兰也曾经居住过,说不定真的存在什么密道暗室。

  三人在房间里敲敲打打,把所有地方都排查了一遍,果然发现了蹊跷。而与此同时,王琦也找到了府中的奸细。

  等柳若兰睁开眼的时候,周围已经一片漆黑,恍惚了片刻,她才想起,自己已经在牢房里了。

  裹紧了身上的棉衣,这里有些阴冷,睡了一天让她有些昏昏沉沉,似乎连思维都被冻住了。

  站起来稍微活动了下,让身子暖和一些,刚走了两三步,就听到肚子传来了抗议,柳若兰小声嘟囔,“这是打算把我冻死饿死吗?”

  牢房里潮湿阴冷,只有一张破破烂烂的木板,和散发着霉味的被子,看着这些摆设,柳若兰有些震惊,自己竟然在这上面睡了一整天,果然是心情抑郁,忽视了环境吗?

  走到了门口,柳若兰喊了两声,想确认一下有没有人,她实在饿了。

  过了很久才传来了说话声,“大半夜吵什么吵?想挨打是不是!”

  柳若兰顿了顿,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若直接说自己是太子妃,估计会被当做疯子,只能什么也不说,只要些食物就好。

  这么想着,也就这么说了,结果不出所料,换来了一顿恶骂,若非整个牢房都是石头做的,说不定还会挨上一顿鞭子,她清晰地听到了鞭子甩在墙上的声音。

  柳若兰只能作罢,做错了事就需要付出代价,如今这种结果,都是她自找的,怨不得别人。只是心中有些难过,梁煜辰竟然真的不在乎她,之前种种恃宠而骄,终于触到他的底线了吗?苦笑一声,自己似乎错过了最后的机会。

  她从来都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无论遇到什么险境,总能化险为夷,可她又是不幸的,所有珍视的东西都在离她远去,她的亲人,她的爱人,她的国家。此时万籁俱寂,连狱卒似乎也困得狠了,没有了声音,回想自己经历过的这些事,宛若大梦一场,越发变得不真实。

  “每次都在说如果,不过是后悔了,我柳若兰今日就发誓,若能侥幸活下来,就安安心心做代家二小姐,从此再也不问齐梁旧事!”归根究底,不就是因为国仇家恨吗?每日折磨自己,也是在折磨其他人,她想放弃了,想要放过梁煜辰,也放过自己,她太累了,只想甩掉肩上的担子,逃避自己的责任。

  外面传来了呼呼的风声,柳若兰裹紧了衣服,这样待下去,她会冻死吗?她是没吃过苦的人,只觉得寒冷刺骨,这种程度,该是下雪了吧,原来穷人的日子是这样艰难。大雪的天气,若没有充足的食物,遮风的住所,只能是死路一条。

  去年这个时候,梁煜辰在做什么?南方雪灾,他去赈灾了,他那时也是这么冷的吗?看到受苦的百姓,他是不是也会觉得难过,无能为力时是否会怀疑自己?而她呢?当时被董鉴所害,险些丧命,在程老太那儿住了三个多月,心里想的却是逃避。这么想着,才发现很长时间没去看程老太了,出去之后一定要去看看她,不为别的,就为了她肯收留自己这样来历不明的人,教给自己基本的生活技能。

  思绪根本就不受控制,柳若兰越想越多,而在脑海中反复出现的是江陵城他放自己离开的场景,如果真的深爱一个人,是不忍心她受伤的,更不忍心看她难过。柳若兰心知自己凉薄寡情,可想到当时的情形,还是忍不住想要流泪,也许有些东西,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如今她后悔了,梁煜辰还会给她机会吗?她从来没这么担心过,焦急地等待着判决。

  梁煜辰丝毫不比她轻松,新年将近,所有事情都需要他决断,好在今年风调雨顺,没有出现什么天灾人祸,但手上的公文却并没有减少多少。梁帝似乎有意磨练他,所有事情都交给他一个人处理,自己不插手丝毫,只在不合适的地方稍微提点一下。

  梁煜辰明白这个意思,梁帝身体不好,最多撑不过一年,若还依赖于父皇,则梁国危矣。之前刑部交给了育王梁煜靖,如今育王就藩,朝中势力却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梁煜辰本不愿两党相争,但育王党最近蠢蠢欲动,听说刑部捏造了不少证据,要弹劾几位重要官员。梁煜辰不想在过年的时候出现事端,暗中派人盯着,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将这些伪证毁去,等新年过后,再和他们算账。

  而就在这个时候,偏偏出了岔子,刑部尚书温浸言突然染病,卧床不起,梁煜辰派人过去慰问,被拦在了大门外,连御医也没能进去。梁煜辰心中猜测,是不是这位尚书大人投靠了育王,可育王党的人探望,也依旧是吃了闭门羹,这就有些意思了。

  就在刚才,有人回报,说温浸言早已不在府中,偷偷出了城,梁煜辰马上命人盯着,务必查清楚温浸言要做什么。这个刑部尚书一直做得不错,希望他这次不要做出什么不可饶诉的事。

  将批好的奏折放在旁边,不一会儿王琦就派人过来汇报消息,“殿下,查到了,娘娘在阙狱。代公子已经带着人过去了。”

  梁煜辰点头让人退下了,手却不知不觉攥得死紧,竟然把她关到了阙狱,即使是父皇,也不可原谅。

继续阅读:第九十八章:逃出生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