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逃出生天
清醉梦2018-07-16 23:523,249

  柳若兰饿了一天,又冻了一夜,身体有些发虚,这时候也没心思嫌弃发霉的被子了,即使不能御寒,也是一个心理安慰,想到自己对梁煜辰做的这些事,真觉得不应该,若是有人敢这么对自己,即使是至亲至爱,她也不会轻易原谅。

  外面似乎有些吵,柳若兰心想,这次总该有饭了吧,即使饭菜不好,也比饿肚子强,敲了敲石门,“是开饭了吗?这里还有人呢。”

  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她,直到一声巨响传来,她才察觉出了异样,这里是监狱,平日里绝不会有其他人来,更不会弄出这种动静,莫非是有人劫狱?

  柳若兰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的儿子,随即就觉得不对,珏儿已经出发游历,根本不在明安,其他人更不可能有她的消息了。看来只是自己运气不好,遇到了特殊情况,希望这些人不会发现她。

  事与愿违,没过多久,石门就被打开了,柳若兰连个藏身之地都没有,只能硬着头皮看向了来人,不幸的是,是她认识的人,卢万钧。

  卢万钧见到她有些没反应过来,似乎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在这儿,“你竟然还活着?我还以为梁煜辰娶了太子妃就把你忘了呢,不对!你就是太子妃!你怎么会在这儿?”

  柳若兰翻了个白眼,“你都能活着,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卢万钧作为反贼都能活得好好的,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卢万钧先是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况,确认没有埋伏,这才上前抓住了她,“不管你们有什么阴谋,我都不怕,有你在手,就不怕梁煜辰耍花招。”

  柳若兰真想告诉他是他想太多,梁煜辰或许都不知道有人劫狱,更不会让她在这儿守株待兔,毕竟她此时只剩下了半条命,一点用处都没有。

  卢万钧仍不放心,一掌将她打晕,带着人迅速离开了。等代子今到的时候,阙狱已经一片混乱,关押的人犯全部逃跑,狱卒死伤一地,负责此地的御林军正四处抓人,看见他们过来,还差点打起来。

  代子今解释清了情况,跑到关押柳若兰的牢房,只看见一片空荡荡,翠竹心细,发现了墙上的血迹,差点又哭起来,“娘娘受伤了,到底是谁敢对娘娘用刑!”

  代子今仔细辨认了一下,安慰道:“你先别急,这是她留给我们的线索,这似乎是个‘卢’字,你想一下,有没有认识带这个字的人?”

  “卢万钧!”红樱脱口而出,对这个名字她记忆深刻,之前在育州就是这个人绑走了柳若兰。

  代子今对此人有印象,“他不是参与谋反,被处死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还是说,这个字有其他含义?”

  红樱摇头,“我们认识的,就只有这一个姓卢,以他的人品,绝对做得出劫狱这种事。”

  代子今本来对卢万钧印象不错,如今却是败光了好感,一个反贼,竟然能在京城大摇大摆地劫狱,其中的厉害可想而知。

  梁煜辰很快就得到了消息,阙狱被劫不是小事,阙狱始建于齐国太/祖时期,是专门关押一些特殊犯人的地方,柳若兰被关于此地,也算是合情合理。但进了阙狱的人,几乎没有能出来的,相当于终身监禁。

  梁煜辰本该想到的,但关心则乱,偏偏忘了这么重要的线索,一天一夜过去,阙狱早已人去楼空。梁帝知道了这件事,并没有发怒,只是让他自己解决,梁煜辰沉默着退下了,让代子今负责追查此事,他还要去探望生了病的温浸言。

  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太子妃的哥哥,代子今都责无旁贷,领着人手就去调查,一面查找劫狱之人的下落,一面调查调查卢万钧的底细。

  卢万钧能够活着,要感谢一个人,赵春奇。他在研究《清明山志》的时候,发现岁末将会掀起腥风血雨,梁煜辰对此不太相信,但赵春奇说柳若兰会遇到血光之灾,梁煜辰这才重视了起来。

  “朝堂争论与她有何干系?你要我如何相信?”

  赵春奇随手从桌上拿了个小摆件,“殿下可以不信,只是佳人易逝,殿下到时候可不要后悔。”

  梁煜辰对其他的可以不上心,但对柳若兰却上心过了头,只要赵春奇拿这个说事,就一定会被重视,赵春奇简直是百试百灵。

  “即使与她有关,那也跟卢万钧没关系,我凭什么救他?”

  赵春奇把玩着手里的物件,“殿下这就不知道了吧,早在一年前,卢万钧就已经认识了一个人,并且与他合作。百马军那些人,不过是掩人耳目,不然他一个小小的山贼土匪,又怎么能认识齐珉?若真如他所说,是受了聂云显的蛊惑,那他未免太天真了些。”

  梁煜辰根本不感兴趣,“这又如何?和若兰没有一点关系。”

  “你别急,重点在后面,据我研究,岁末之时将会出现二龙相争之局,其中深意,想必殿下比我要清楚。十多年前,齐国的逼/宫/事/件,殿下还有印象吧?只怕此事会在梁宫重演。而作为太子妃的柳若兰,殿下猜猜,会不会还如十年前那般幸运?”

  梁煜辰目光阴沉,“看来我对你是太宽容了,最近才越发无法无天。”

  赵春奇并不在意,“如果没说到殿下心里去,您又何必动怒呢?预言这种事,无论您信与不信,我都无法左右,就看您愿不愿意尝试了。”

  “一个卢万钧,当真有这么大本事?”

  赵春奇知道他是信了,笑道:“他自然没这个本事,但他身后的人却可以。只要留此人一命,定可以扭转乾坤。”

  “我倒是好奇,他身后到底是谁?”

  柳若兰同样好奇,能指使卢万钧劫狱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卢万钧笑嘻嘻给她倒了杯茶,“几个月不见,代小姐可是越发动人了。”

  柳若兰懒得和他拌嘴,“你好大的胆子,连阙狱都敢劫,我很好奇是谁给你的勇气。”

  直到出来后,她才从卢万钧口中得知,自己被关的地方,原来是阙狱,专门关押犯了错的皇亲国戚。卢万钧来劫阙狱,说明他要救的人绝非等闲之辈。而梁煜辰将自己关在这里,大概是今生再也不打算原谅自己了。

  卢万钧并没有马上回答问题,而是轻佻地伸出了手指,想要触碰她的脸,被柳若兰轻易躲开,“还请阁下自重!”

  “我就好奇了,明明是嫁过人的老女人了,梁煜辰怎么下得去手?”

  柳若兰被他气笑了,“对一个老女人,阁下还想轻薄,也是自找苦吃了。”

  卢万钧收回手坐到了对面,“想知道我救的是谁?这点你不用着急,因为你马上就可以见到,毕竟你们……”卢万钧顿了顿,邪笑道,“住过同一间牢房,睡过同一张床。”

  柳若兰被恶心得够呛,简直想一拳打死他,省得他在这儿胡言乱语。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有人请他们去大堂议事,柳若兰虽说觉得奇怪,却也正中下怀,她倒要看看,卢万钧的主子是谁。

  跟着卢万钧一起来到大堂,并打量了一下这里的情况,是一座普通的民宅,周围还能听到叫卖声,竟然敢把集会的地点选在闹市,也算是胆大了。

  进去以后就看见一人负手站在中央,根据身形判断,是一个年轻男子。许是听到了他们的脚步,男子回过了头,柳若兰顿时吃了一惊,这人怎么会在这里?

  但当时的梁煜辰却并没有任何讶异,赵春奇说的那个名字,他太熟悉了,他的五弟,梁煜靖。

  “明安城破的时候,江陵那边就开始笼络育王了,这一点你恐怕早就知道。但卢万钧这边,一个小人物,你可能注意不到,他是齐国埋下的探子,被派去联系当时的五皇子,也是如此,他们才能走到一起。”

  梁煜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这和留他一命,有什么关系?我不觉得他能阻止育王。”

  赵春奇抱着胳膊靠在了椅背上,“救命之恩,自该涌泉相报,不需要他阻止什么,只要及时通风报信,这就足够了。”

  “通风报信的人,并不缺他一个。”绑架过柳若兰的人,他怎么能轻易放过?

  赵春奇接着劝,“你是不缺他一个,但这人认识柳若兰,你未来的太子妃,到时候自然会助她一臂之力。”

  “我的人,何须他人保护!”梁煜辰越发想要尽快除掉此人了。

  赵春奇见他态度坚决,有些挫败,只好把自己知道的全说了出来,“我若说他是育王的表兄,你信不信?”

  梁煜辰这才勉强同意,让人留下了卢万钧的命,只为了日后能用得顺手。

  而此时柳若兰见到梁煜靖,心中升起了不祥的预感,育王早就被送回了封地,应该在孟摇河北岸才对,怎么会突然到了明安?卢万钧救的人,到底是谁?

  她心中隐隐有一个猜测,却因为太过大胆,而不敢相信,只能看着梁煜靖一步步朝自己走来,毛骨悚然。

  梁煜靖站在了她面前,“还未恭喜大嫂新婚之喜,弟弟特地赔罪。”说着弯身行了一礼。

继续阅读:第九十九章:风起云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