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纠缠不休
清醉梦2018-05-17 00:063,333

  齐珏的病情反复了几次,终于有了好转,柳若兰这才放心,只是操劳过度,自己险些晕倒,墨莲将柳若兰扶下休息,心疼不已,“太子说得倒好,让我们回明安就是这么回的吗?也不派人来接一下,若是路上出了什么事,看他跟哪个代小姐成亲!”

  柳若兰安抚了她几句,她们之前都没吃过什么苦,更没有像如今这样被人追杀,心中有些怨气在所难免,只是路途遥远,还需要他们打起精神,丝毫懈怠不得。

  在一个村子里歇了两天,他们再次出发,尽量走些偏僻的小路,免得再遇到追杀。柳若兰为了避免被认出,做男装打扮,还在脸上涂了些炭粉,顿时整个人变得又黑又瘦,毫不起眼,梁玉蝶让齐珏扮作女子,齐珏不依,只用布巾包住了头发,显得雌雄莫辩。

  梁玉蝶见齐珏长得越发和柳若兰相象,心中想着,以自己和齐珍的相貌,日后生了孩子自然不会差,到时候指定比齐珏长得好看。

  这么一出神,就遇到了危险,等梁玉蝶反应过来时,一群人早已将他们围住,“就是这群人,听说他们在楚州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乡亲们,杀了他们为死去的亲人报仇!”

  柳若兰等人均是一愣,但对方人已经冲了上来,他们也不能坐视不管,只是尽量不伤他们性命,这些都是百姓,听他们言语,似乎是认错了人。柳若兰没时间感叹倒霉,只能应战,只是身体奇差,没多久就支撑不住,险些被人伤到。

  齐珏见了忧心不已,赶紧将她拉到了自己这里,虽说自己功夫不行,可也会尽自己全力保护娘亲,更何况他还打造了不少奇巧的暗器,足以对付这些人。

  没过多久就将人全部打倒在地,梁玉蝶觑了柳若兰一眼,“弱成这样还真是丢人啊!”然后大步走到了一个人面前,居高临下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劫我们的马车?”

  那人躺在地上不住“哎哟”,却只是受了些皮肉伤,根本没有大碍,见梁玉蝶态度倨傲,更是在地上打起滚来,宛然一个无赖样。

  梁玉蝶见状真想再踢他几脚,然而情况特殊,也就收敛了脾气,“问你话呢?干嘛劫我们的马车?”

  旁边一人叫道:“你们这群畜生,杀了我大哥,还想抵赖不成!今日我定要为我大哥报仇!”

  柳若兰缓缓走出,“我们今日才到贵地,怎么会杀了你大哥?小兄弟不要误会了,莫非是被人蒙骗,认错了人?”

  “我怎么会认错,我大哥死的时候身上有一个印记,和你们马车上的一模一样,你们还说不是杀害我大哥的凶手,是骗我年幼无知吗?”

  “对!我儿子死的时候身上也是有这个标记!”

  柳若兰回头仔细看了看马车上的标志,是一个六瓣花形的图案,深蓝色,他们本以为这是装饰的图形,没想到会牵扯出这么复杂的事来。

  “这辆马车是我们上个月在宁县买的,那儿的马车都是这个模样,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打听打听。若所有买过马车的人都是杀害你们亲人的凶手,那我们也太冤了些。”

  众人似乎没想到这个问题,“马车在你们手上,你们怎么都别想逃脱关系,若能找到同样的马车,我们说不定会放了你们,可万一找不到,那你们就要为我们死去的亲人偿命!”

  “既然如此,那可以放我们过去了吗?”

  柳若兰懒得和他们纠缠,若是平时,她指不定要多管闲事,但此时情况紧急,也只能尽快回去。

  离开楚州,很快就到了陵城,他们发现,这辆马车还真是招惹麻烦,虽说已经刮去了六瓣图案,但依旧惹人注目,无奈之下,只好弃了马车,买了几匹快马,日夜兼程向育州出发。

  途中遇到了一伙强盗,正在打劫百姓,柳若兰皱眉,随即梁玉蝶就拍马向前,将强盗打倒在地。

  “青天白日的,竟敢在这儿祸害百姓,还要不要脸?”

  一个强盗从地上爬起来,骂道:“敢惹我们蓝莲寨,我们老大绝饶不了你们!”

  柳若兰心中一动,蓝莲寨?莫非就是马车上的六瓣花形?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其他人也想到了这一点,对他们更不会手下留情,直接将这群山贼斩杀。

  送走了几个吓破胆的百姓,他们继续前进,直到出了陵城,这才敢下马休息。

  一只信鸽落在柳若兰肩头,柳若兰疲惫地将信筒取下,原来梁煜辰已经派人在赶来的路上,并且已与代子今说过,慈仁堂定会护送他们周全。

  柳若兰摇头,虽说名义上是代家二小姐,但她还是不愿意拖累他们,若是平时,她自然可以去慈仁堂寻求帮助,但被人追杀,还是不要牵连他们为好。

  找了一个小旅馆,几人休息了一夜,夜半时分,外面传来了声响,柳若兰本就浅眠,听到动静即刻抓起了宝剑。

  几条黑影从窗外掠过,目标却不是他们,而是直奔后院,那儿住的是旅馆老板,柳若兰按剑不动,轻轻推开了窗户。

  没过多久,墨莲过来汇报,“小姐,已经查清楚了,这家客栈是个黑店,经常干些杀人越货的勾当。而那些黑影,则是蓝莲寨的人。”

  柳若兰冷哼,“原来遇到狗咬狗了,既然都不是好人,那就一起送他们上路!”

  话刚说完,就听到后院传来了惨叫,柳若兰带着人趁机离开了旅馆,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刚蒙蒙亮,梁玉蝶昏昏沉沉,精神不佳,齐珍担心,不敢让她一人骑马,梁玉蝶作为马背上长大的女子,又岂能在这儿服软?可一看到齐珍走过来,又低下了头,直到和齐珍共骑一骑。

  柳若兰心照不宣地瞟了她一眼,梁玉蝶翻了个白眼,然后依偎在了齐珍怀中。

  简单吃了点干粮,几人在路边休息,樊确在外边负责警戒,不一会儿,樊确来报,至少有五十匹马向这里赶来。

  柳若兰几人不敢大意,将马赶到林子里,然后躲在了一旁。

  很快五十骑就从他们面前飞掠而过,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

  “看他们的服饰,像是军中之人,莫非又起了战事?”梁玉蝶喃喃自语。

  柳若兰心道,最大的战事不就在明安城吗?哪里还有其他的战事,这些分明就是来寻他们回去的人,至于隶属何处,就不得而知了。

  正在他们准备出来时,又一队人马赶到,看他们的模样,是蓝莲寨的人,朝局形势不稳,江湖也不得安宁。柳若兰没心思去理会他们,但蓝莲教的人却发现了他们。

  “真是有缘,陛下!”

  沙哑刺耳的声音让人耳膜发疼,柳若兰不得不感叹倒霉,竟然在这里遇到了沈赫。

  齐珏面不改色,直视着沈赫被烧得面目全非的脸,“沈将军,事情的真相我已经说过了,虽说幕后元凶乃是齐珉,但是我把你派出去的,想要报仇冲着我一个人来就是!”

  沈赫冷笑,阴森如地狱里的魔鬼,“齐珉我自然没有放过,但你们,谁也别想逃!”

  梁玉蝶看不惯他这嚣张的态度,“我当是谁,原来是当年的的扬威将军,自己没本事,还要怪别人没替你算好吉凶吗?若是如此,倒不如别做将军,去做大仙得了。”

  齐珍突然加了一句,“他之前是长生会的人。”

  梁玉蝶笑得弯下了腰,“原来扬威将军真的去做大仙了!”

  沈赫气得浑身发抖,为了他们齐家,自己人生尽毁,如今还要被他们侮辱,他怎么能忍?

  大刀挥出,直接就砍向了离他最近的齐珏,齐珏慌忙闪过,却仍旧被斩破了衣角。

  沈赫居高临下,骑在马上,又有大刀在手,柳若兰等人难以近身,齐珏躲到后面时不时射上两箭。

  眼看着接近他们的马匹,众人纷纷上马,不与沈赫纠缠。

  柳若兰扬鞭挥下,马儿快速向前奔去,回头看了一眼沈赫,柳若兰蓦地一惊,沈赫是随着蓝莲寨一起来的,共有十几个人,如今只剩下了沈赫一人,其他人去了何处?

  若是其他人在前面设下埋伏,那他们就危险了。

  “小心有埋伏!”

  声音刚落,一阵箭雨就射了过来,柳若兰大惊,挥剑格挡,这才发现箭的目标不是他们,而是身后的沈赫。

  沈赫猝不及防,身上中了几箭,随即大怒,抡起大刀直接冲了上来,被箭雨阻住。

  “是谁?敢暗害于我!”声音嘶哑,如笼中困兽,带着无尽怒气。柳若兰等人想要捂住耳朵,却苦于逃命,无法顾及。

  等到听不见沈赫的声音,他们才敢停下,梁玉蝶拍马转了个圈,“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沈赫遇到了敌人?所以咱们才捡了个便宜?”

  其实以他们六人之力,绝对可以打得过沈赫,只是柳若兰不忍,沈赫毕竟为齐国奋斗了大半辈子,如今人生尽毁,她实在无法对他痛下杀手。

  “不管怎样,咱们都得快些离开,免得节外生枝。”齐珍看了看梁玉蝶,对柳若兰道。

  柳若兰同意这个看法,也不多言,点头催马,务必早日到达育州。

  齐珏心中却依旧想着刚才的事,看沈赫的样子,明显加入了蓝莲寨,而射箭的那些人,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就是跟他一起过来的人。内讧?有趣。

继续阅读:第九十章:骤然相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