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情不自禁
清醉梦2018-05-28 23:283,285

  柳若兰从没发现梁煜辰也会如此无耻,眼看着离众人越来越远,不免有些担心,“这里荒无人烟,还是小心为妙。”

  梁煜辰“哦”了一声,“没关系,荒无人烟正适合我们幽会。”

  柳若兰真想一拳把他打下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恶心了?士别三日,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梁煜辰仔细观察了下她的反应,看来代子今教的法子并不好用,心里暗暗记了他一笔。

  “既然你不喜欢,那我就换一种方式,连日赶路,你也累了,我带你去休息!”说着勒马换了个方向,依旧把柳若兰搂得死紧。

  柳若兰无奈地翻白眼,然而人家根本就看不到,“我说,咱们两个,小心把马累死。”

  梁煜辰沉默了一会儿,“我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相马还是会的。”

  等他们回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到了好一会儿了,柳若兰见到众人,微微有些尴尬,似乎和梁煜辰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事实上并没有。

  梁玉蝶抱着肩膀朝她挤眉弄眼,柳若兰想无视都难,“我说,公主殿下,你很闲吗?”

  “当然闲了,专门在这儿等着看某人的好戏。话说我大哥还不错吧,你们俩有没有……”眼神很是暧昧,还走近了似乎想要找到什么证据。

  柳若兰赶紧后退一步,拢了拢衣服,“别忘了,我现在是个男人,要注意影响!免得让人以为你红杏出墙,丢了我五弟的颜面。”

  “我大哥都不在乎人家说他断袖,我担心什么?再说了,齐珍才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他绝对信任我!”说着一脸甜蜜,完全不像是之前飞扬跋扈的玉蝶公主。

  柳若兰不想在这儿看她秀恩爱,直接侧身从旁边走了进去,临走还不忘瞪了梁煜辰一眼,都是这个罪魁祸首,如今自己都快丢死人了,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他带走,会想岔的绝对不会只有梁玉蝶一个。

  梁煜辰无奈地笑了笑,转身开始数落梁玉蝶,“少说两句不行吗?知不知道你差点坏了我的大事!还断袖,你大哥是这样的人吗?”

  梁玉蝶嘻嘻笑道:“难道不是吗?她如今可是男装,你直接就把人带走,还不让人说了?不只是我,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都会这么想,所以大哥,你就做好被误会的准备吧!”

  梁煜辰皱眉,“误会就误会吧,只要我自己知道真相就行了。”

  他才不在乎这个,对方只要是柳若兰,小小误会又算得了什么?当下也不和梁玉蝶多说,跟着柳若兰就走了进去,他的人,他就要牢牢看紧,免得被人觊觎。放手的事做一次就够了,一次就已经让他牵肠挂肚,寝食难安,这种滋味他不想尝第二遍。

  “虽说父皇如今安好,但我这次也算是偷偷出来,所以只能低调一些,住在这里了。这里是慈仁堂的一处房产,可以放心住。”梁煜辰对柳若兰道。

  柳若兰并不关心这个,她此时只想离他远一些,实在是无法忍受周围暧昧的目光了。

  梁煜辰发现了她的异样,凑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脸怎么这么红,不舒服吗?”

  柳若兰直接踩住了他的脚,咬牙切齿,“就是不舒服,你有意见吗?”内心却在不住咆哮,这人是不是傻了,没看出来她不想理他吗?能不能让她自己待一会儿!

  梁煜辰点头道:“原来如此,刚好我跟代子今讨教了些医术,不如我们回房我替你把把脉?”

  柳若兰被他气得够呛,“我说,你听不懂人话是吗?我不舒服,要自己回去休息!”特意强调了一下“自己”两字。

  梁煜辰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在她耳边低语,“反正我们已经订婚了,你还害羞什么?我们要尽早适应才对,不如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来演练婚后的生活?”

  柳若兰挣扎了几下,发现看向他们的视线越来越多,只好万分不情愿地躺在梁煜辰怀中,将头紧紧埋在胸前,真是丢死人了!

  梁煜辰嘴角扬起,却又不敢笑出声来,生怕进屋之后被柳若兰杀人灭口。

  直到将人抱到了床上,梁煜辰才放开了手,柳若兰当即爬了起来,“梁煜辰,你到底想干什么?非要把我惹急了才高兴吗?”

  梁煜辰第一次抱了她这么久,心中还在暗喜,听到这话赶紧解释道:“你误会了,我只是太久不见你,情不自禁。”双眼紧紧注视着她,满含柔情,浑然不似在朝堂上杀伐果决的太子殿下。

  柳若兰被这眼神灼了一下,曾经有一个人也这么注视着她,对她说会一辈子对她好,给她无尽宠爱,然而终究敌不过家国的逼迫与威胁,娶了别的女人为后。柳若兰并非少不更事的小姑娘,花言巧语也敢听信,她已经不年轻了,儿子都快到了成亲的年纪,所以对梁煜辰所说的喜欢,她向来只是听听而已。

  “当真就这么喜欢我?那我问你,我有什么好,让你念念不忘这么多年?即使到了今天,依旧想要娶我为妻?”

  梁煜辰端坐在了她面前,“喜欢你,是我的本能,从救我的那天起,你就是我心中的神,是我忍不住想要追求的对象,也许一开始只是感恩,可注视着注视着,就萌生了连我自己都分不清的感情,直到后来得知你嫁人,我才明白,我可能是喜欢上你了。”

  柳若兰并不相信这套言辞,在她心里,梁煜辰不过是求不得,这才引发了执念,他真正喜欢的,是他想象中的柳若兰,当年的救命恩人,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那我和你想象中的,是否完全不一样?即使这样,你也要和我成亲?”

  梁煜辰皱眉,“你不相信我。”这句话是肯定的语气。

  “对待别人如何?我对你又如何,你还感觉不到吗?”他希望柳若兰能够有点良心,即使看不到自己所做的全部,也不要选择无视。

  柳若兰确实能感觉到他的用心,只是说服不了自己,也不敢相信。她觉得自己矛盾极了,一方面极度理智,能看清梁煜辰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能和自己在一起,即使对面阻碍重重,自己利用好这一点,就可以非常顺利地为兄长报仇,搅乱梁国朝局。而另一方面又很感动,甚至期待着有这样一个人,为自己遮风挡雨,在自己累了的时候,给自己一个依靠。

  “对不起,我现在有些乱,你给我点时间好吗?”

  梁煜辰沉默,然后默默走了出去,同样的问题他们讨论过不止一次,可她还是不愿相信自己,这让他很是挫败。

  柳若兰自己安静了一会儿,却依旧内心纠结,嫁给梁煜辰她可以接受,可爱上他,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做,心一旦臣服了,所有的理智就会崩塌,她不敢想象后果。

  过了良久,传来了敲门声,柳若兰起身开门,见是齐珍,略微有些惊讶,可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玉蝶让你来的?”

  齐珍点头,“她让我来劝劝你,婚期将近,她也希望你和太子能和和睦睦。”

  柳若兰请他进来,坐在了一旁,“五弟,我的处境你可能会更加理解,我只是无法说服自己。”

  “若真的没有感情,就不会有这些烦恼,人无法永远理智,感情这种事,是没有道理可言的。”

  齐珍似乎有些难为情,声音都低了下去,“就像我跟玉蝶,原本我们没有交集,谁也不会想到会爱上彼此,可相处得久了,就再也离不开,即使之前相处得并不愉快。”

  齐珍不是话多的人,如今能来劝她,想必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柳若兰感谢他的好意,但这种事,只能自己想清楚,别人是无法帮忙的。

  送走了齐珍,柳若兰有些无力,梁煜辰这家伙,未免也太贪心了些,得到了人不说,还想要自己的心,她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心,又怎能分给别人?

  在江陵休整了一日,他们就启程了,梁煜辰果然如他所说,不要脸地来演练婚后生活,除了晚上没住在一起,整天都黏着她,让柳若兰欲哭无泪。

  “别跟着我行吗?你又不是我的跟班,跟着我有意思吗?”

  梁煜辰柔声道:“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小跟班。”

  柳若兰抓狂,“你是堂堂太子殿下,有点骨气行不行?我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你怎么还能跟得下去?”

  “为了后半生的幸福,骨气这种东西,不存在的!”

  柳若兰“噌”地拔出了剑,“你再跟着我,我就把脸划了!看你有没有胆量娶一个丑八怪!”

  “别闹!”梁煜辰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把剑夺下,“都快要成亲了,我们难道不该多交流交流,培养感情吗?”

  “我觉得我快被你逼成疯子了。”

  “变成疯子我也喜欢。”说着低头偷了一个香吻。

  柳若兰自暴自弃,没有精力再和他纠缠,只能听之任之,反正回到明安之后,他绝对没有这么多时间烦她。

  墨莲还记得上次刺杀梁煜辰的事,对他多有忌惮,虽说明白了他没有坏心,可还是时时盯着他,生怕他对小姐不利。

  见到柳若兰被他欺负得毫无还手之力,不禁握紧了拳头,她一定会替小姐讨回公道。

继续阅读:第九十二章:恃宠而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