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风起云涌
清醉梦2018-07-22 21:103,366

  柳若兰后退一步,这个梁煜靖实在和她认知里的不同,虽说看着温和,但散发出的气质,却令人不寒而栗。

  “你怎么会在这儿?”

  梁煜靖听了低低笑了起来,“我怎么会在这儿?大嫂这话问得好,你猜我是怎么在这儿的?”

  梁煜靖脸色苍白,明显是太久不见天日,若她猜得没错,梁煜靖并没有回封地,而是一直被关在阙狱!这个猜测太过匪夷所思,她一时不敢相信。

  “大嫂猜到了,对吗?”梁煜靖冷笑,“为了一个他选定的太子,连亲生儿子都可以牺牲,帝王之家,果然没有丝毫亲情!既然他们不顾父子兄弟情义,那也怪不得我无情!”

  “你要如何?谋反?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实力,成功的几率有多大?”柳若兰一点也不客气,她不认为梁煜靖有这个能力。

  梁煜靖踱了几步,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笑道:“大嫂说笑了,这怎么能叫谋反呢?谋反我确实不敢,但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我还是敢的。”

  “一个被囚禁的藩王,我想不到你还有什么方法能拿回你所谓的东西。”柳若兰话中含着讥讽,她想知道梁煜靖到底有什么底牌。

  梁煜靖并不上当,“大嫂想摸清我的底细?别做梦了,即使告诉了你,你也休想通风报信,我们早就已经行动,任何人都无法阻止。再说了,都被关进阙狱了,说明你和我大哥也并不如传闻中那么恩爱,你又何必白费力气?”

  这话如利剑一般,刺得柳若兰喘不过气来,她此时很想见见梁煜辰,问问他是不是真的放弃自己了,可她又怕,怕真的见到梁煜辰,自己反而说不出话来。她后悔,她自作自受,但她依旧想要一个答案,而不是终身的监/禁,永远的分离,再也没有丝毫机会。

  柳若兰不想表现得太狼狈,反驳道:“既然如此,你还让他把我抓来,岂不是说明我对你还有价值?”

  卢万钧插嘴道:“这个你可就猜错了,把你带来并非殿下的主意,而是我的主意,不管你和梁煜辰发生了什么,留着总是个筹码,即使他不要你了,但他太子的脸面还是要的,若连自己的太子妃都保护不好,又有什么资格保护天下万民?”

  梁煜靖挑眉笑道:“对这个回答,你可还满意?”

  满意,当然满意,柳若兰恨不得现在揍这两人一顿,但她没力气,从阙狱出来后卢万钧和梁煜靖只给过她一杯水,别说发怒,就连继续和他们争论都没有力气。

  “很好,作为俘虏,那我请问一下,你们打算怎么对我?引梁煜辰出来,还是直接饿死,送去一具尸体?”

  梁煜靖呵呵笑了起来,似乎对她说的很感兴趣,“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大嫂,饿死这种方法,也太残忍了些,还是这样好了,直接丢到雪地里,一个冰雪美人,大哥想必会更喜欢”

  柳若兰简直要被他气死,这两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比一个阴毒,但她也不是吃素的,“你们确定他会喜欢?想要把他引出来,何须这么费劲,如今阙狱被劫,里面的犯人下落不明,即使为了皇家颜面,也会出动御林军全城搜捕,到时候你们可就是瓮中之鳖了,不如你们写个匿名信,让他要某处换人,我相信他会上当的。”

  “换人,换你吗?”卢万钧一声哂笑,反正他做不出这种事来,再美的女人在他眼里都一个样,更何况还是别人的女人。

  柳若兰摇头,“自然不是,换的是他!”

  手指直直指向了梁煜靖,“即使之前他不知道你在阙狱,现在也该知道了,以你们父皇的为人,肯定不愿让你随意逃脱,毕竟是亲生父子,这要是传扬出去,实在有损皇家颜面。而梁煜辰是个孝子,自然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你们父皇招黑,所以他一定会亲自过来,把你换回去。”

  梁煜靖听得津津有味,还鼓起了掌,“不愧是曾经的兰贵妃,阴谋诡计果然层出不穷,玉蝶能栽在你手里也算是正常,因为她没有你了解男人,知道什么才是软肋。”

  柳若兰被恶心了一把,“我才发现你比我想象中欠揍,方法我已经说了,用不用随你。”

  梁煜靖沉默着没有说话,似乎在考虑这个办法的可行性,卢万钧却忍不住了,道:“殿下别听她胡说,莫说梁煜辰不会过来,即使来了,咱们也没办法保证不被他识破。更何况,咱们的行动已经开始了,临时变化,实在不值得冒险。”

  行动已经开始了?柳若兰心中暗惊,最近城里一直平静,她没有收到任何消息,看来自己的消息网有了疏漏。而梁煜辰最近也没什么动作,难道连他也被瞒了过去?柳若兰暗中否定,自己刚嫁过来没多久,梁煜辰即使有事也不会告诉自己,育王选择这个时机,实在是高明。

  梁煜靖几经嘲讽,将她关在了一间厢房,直到夜里才有人把她带出去,只是饿了两天两夜,她实在虚弱,踩在地上腿都是软绵绵的。她想问出点什么,可无人回答,也无人说话,她只能选择闭嘴,这样也好节省力气,为逃跑做准备。

  如果说之前关着她是为了当作人质,那现在把她带出来就只有一个可能,育王失败了,不仅失败,而且正在逃命,到了必须拿她要挟的地步。想清楚了这点,柳若兰不禁为自身安全担忧,无论梁煜辰救与不救,她都会成为罪人,就像当初签下降书那样,那样的话,她只有死路一条。

  很快就被人塞进了一辆马车,她看见了梁煜靖狼狈的脸,有些想笑,却笑不出来,她自己都快没命了,实在没力气嘲讽别人。

  冬天的夜里寒风刺骨,马车疾驰在路上,除了马蹄和车轮滚动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其他声响。梁煜靖脸色苍白,似乎受了伤,手中攥着一枚扳指,恨不得将它嵌入皮肉。

  柳若兰倚靠在车壁上,却根本坐不稳,一不留神就被颠到了地上,爬不起来,梁煜靖瞥了她一眼,没有作声。直到马车停住,车帘被拉开,他才抬起了眼。

  梁煜辰站在外面,一眼就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柳若兰,想要上前把她扶起来,却被人拦住了去路,卢万钧挡在马车前面,还有十来个武士。

  梁煜靖依旧坐在马车里,不似在逃命,却仿佛坐在自家王府里,“大哥非要赶尽杀绝吗?”

  梁煜辰时刻注意着柳若兰,生怕她出一点差错,“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谋反乃是大罪,恕我不能擅做决定。”

  “不能擅做决定?那就是要父皇来杀我,虎毒不食子,作为一个好儿子,你忍心让父皇杀我,背上弑子的名声?也对,二哥当初也是父皇杀的,能杀第一个,就能杀第二个,即使是最宠爱的儿子,也不例外!”育王冷笑,连手指都气得发抖。

  梁煜辰并没有反驳,“你还是束手就擒吧,如今的形势,你别无选择。”

  “那她呢?你不要你的太子妃了吗?我动动手指就能杀了她。”

  柳若兰想要爬起来,被育王一脚踩下,再也没有了力气,她不敢抬头,如今的自己狼狈不堪,即使不死,也再难抬头。可梁煜辰就在她面前,若不看上一眼,确认他的心意,她会后悔,即使得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

  梁煜辰的心思早就不在育王身上,看到柳若兰被他踩在脚下,早就怒不可遏,可他不能冲动,不能让若兰有危险。“你想怎么样?”

  育王摩挲了一下手中的扳指,“让父皇立我为太子,你显然做不到,这样好了,就说我死了,然后重新造一个身份,让我度过余生,这不算困难吧?”说着看了看柳若兰。

  梁煜辰知道他的意思,柳若兰都可以成为梁国太子妃,育王自然可以成为普通人,只是梁帝还在,认识育王的人也还在,想要偷梁换柱,这困难要比柳若兰大得多。柳若兰久在深宫,即使被封为安宁夫人,也鲜少出门,代子怡更是足不出户,所以这事才能成功。但育王不同,他党羽众多,威胁远比柳若兰大得多,放他出去,无异于放虎归山。

  “大哥不同意?那就算了,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天家无父子,自然也没有兄弟,只是可怜了大嫂,才刚嫁进来,就要陪我这个小叔子共赴黄泉了,日后传出去,也算是一场风流韵事!”

  梁煜辰气得不轻,可看到柳若兰抬起的眼眸,又变得温和起来,“你放心,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柳若兰得到了这句话,再也忍不住落下泪来,即使此刻死了,也是值得的,在自己做了这么多错事后,有一个人可以包容她,爱护她,这就足够了。

  见到她落泪,梁煜辰慌了,想要上前安慰,马车前的武士立刻伸出了长剑,梁煜辰只能却步,“子怡,你别哭,不会有事的,你相信我。”

  育王却看不下去了,“大哥还是早做决定吧,不然你的子怡就要饿死了。”说着低低笑了起来,眼神阴冷。

  梁煜辰顿时心疼起来,“好,我答应你!你先把她放了!”

  话音刚落,箭声传来,挡在马车前面的武士应声而倒,卢万钧手中的剑迅速调转方向,指向了育王。

  育王似乎并不惊讶,“果然是个叛徒,连亲兄弟都信不过,何况一个表兄?还好有些事情我并没有告诉你。”

  卢万钧一愣,“你还做了什么?”

继续阅读:第一百章:翻天覆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