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路有小贼
清醉梦2018-01-18 19:063,764

  自从柳若兰手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就开始和翠竹红樱她们去慈仁堂帮忙,接二连三地受伤,让柳若兰起了学医的念头。虽说自己岁数大了,可能学起来有些麻烦,但她要求不高,不求能像代子今那样什么疑难杂症都会,只求学些简单的能够应应急。

  最近天气变化有些快,很多人都有些伤风感冒,慈仁堂一时人满为患,柳若兰她们就在一旁打下手,帮着招待病人,替病人跑腿抓药,没过一会儿就出了一身的汗。

  代子今本来想过来看她笑话,结果到了之后直接就被抓去坐诊了,直到掌灯时分,才勉强抽出身来,赶紧跑回了家中,再也不愿意过去了。

  一天下来,几人都累得够呛,柳若兰让人烧了水,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差点在浴桶里直接睡着,若不是水凉了,她都想一直泡着。

  穿好衣服理好头发,然后才开始吃饭,当日安宁府的厨子没有过来,柳若兰颇有些遗憾,她现在毕竟改换了身份,确实不应该与过去的人有太多牵扯。为了表示感谢,来这儿的第二天就在代子今的陪同下去见了自己名义上的父母,二老都是慈眉善目的人,对她也颇为照顾,只是想到自己占了他们女儿的身份,心里还是颇多歉意,只能日后再一一报答了。

  代家世代行医,虽说慈仁堂名声很大,但毕竟不涉朝政,如今自己做了他们的女儿,再想到梁煜辰对自己的执着,柳若兰皱起了眉,若是因为自己连累了代家,她恐怕这辈子都良心难安。

  白天实在太累,柳若兰睡得很快,连同心中的担忧一起沉入了黑暗,连梦都没有做,直接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接连几日她都带着丫头们过去帮忙,渐渐地她二小姐的名声也就出去了,育州城中人人都知道代家的二小姐身体痊愈,在慈仁堂帮着照看病人。柳若兰听闻此言,欣慰之余也有些失落,如今她只能借别人的名字才能继续活下去,而“柳若兰”这三个字,则变成了别的人。

  “小姐累了吧,赶紧坐下来歇歇,这两天突然暖和了这么多,还真是有些不习惯,看来是时候把单衣拿出来了。”翠竹跑到旁边倒了一杯药茶,放在了她手边。

  柳若兰将杯子置于手中,轻轻吹了吹,然后才慢慢试了试温度,小心饮下。

  “现在感觉热不过是跑得多了,歇下来之后就不热了,到了晚上出门还是觉得冷的,穿单衣还有些早。”

  “不怕,咱们整日在这慈仁堂,这么多药熏着,想病都难!”翠竹道。

  柳若兰轻笑,在这里确实感觉不到冷,一是最近人多,二是后面还有药炉,不间断地熬着药,药香和热气时不时地散到这儿,将整个药堂笼罩。

  歇了一会儿就有新的病人上门了,柳若兰赶紧迎了上去,将人请进来。来人一身绫罗绸缎,极尽奢华,只是脸色蜡黄,精神萎靡,再加上两只不住四处乱瞟的小眼睛,显得整个人都有些不伦不类,柳若兰不是以貌取人的人,将他引到坐诊的吴老先生那儿,然后就离开了。

  却不料那人趁机在她屁股上捏了一下,柳若兰顿时黑了脸,直接出手将那人胳膊拧了过去,那人立马疼得嗷嗷叫,发觉有人注意这边的动静,然后放开那人,轻轻在他肩上拍了拍,“请注意安全,不要再摔了。”

  那人疼得破口就要大骂,柳若兰有意无意地瞟了瞟他的胳膊,那人极其不情愿地噤了声,不过目光中却是充满了怨毒。

  吴老先生虽说年纪大了,眼睛却还亮得很,把一切看在眼里却丝毫没有作声,就像老眼昏花,根本没发现一样,不过在给那人开药的时候,却是加了不少昂贵的药材,反正这种人也不缺钱,若是开得便宜了,指不定还要怀疑他们医术有问题。

  没过多久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的患者,柳若兰她们将人一一请进来,引到各位坐诊大夫面前,轮不到的就先安置在旁边的凳子上,给他们端上药茶。

  安置好后柳若兰转身去给一位大娘拿药,就看见刚刚那个胆敢欺负她的老鼠眼正盯着旁边的一个小姑娘,柳若兰眯了眯眼,拿药途中刻意注意着那人,若是他再敢手贱,她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所幸小姑娘旁边有个大胡子,看着像是和她一起的,老鼠眼就打消了主意,拎着自己的药朝肩膀上一丢,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了,柳若兰这才放下了心。

  有人挑事她自然不怕,慈仁堂也不是什么人都敢欺负的,只是这种人实在是恶心,若说多么伤天害理十恶不赦,倒也说不上,就是让人心里不舒服,只想揍上一顿。

  好在一天过去了也没有再遇上那人,柳若兰心里舒服了不少,晚上回到兰园,也不像之前那么累了,如今她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就拿了把剑到后面耍了一阵,差点把园子里的竹子削断。

  这竹子种了两年,长得挺高,只不过竹竿太细,经不起她这样折腾,柳若兰本想拿它们练剑,后来觉得实在可怜,就没有下手,只是偶尔用剑风让它们练练柔韧性。

  不过还是不小心弄断了几根新发的竹竿,最近竹子长得格外快,一个月前还只是刚刚露头,现在已经高过墙头了。本来这一片是块空地,无奈竹根太过猖狂,只一年就暗中霸占住了地方,柳若兰索性就让它们随便长了,若是真能长出一小片竹林来,夏天在这里还是很凉快的。

  擦擦头上的汗,回去洗了把脸,翠竹早已经把做好的饭菜端上了桌,白天忙了一天,胃口真是出奇的好,柳若兰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会被养成猪,可看着一桌子的菜,不下筷子又对不起做饭的王大妈,直到吃得饱饱的,这才让人把盘子撤下去。

  “以后别让王大妈做这么多了,咱们根本吃不了。”柳若兰抚着肚子道。

  红樱笑道:“还不是因为小姐您夸奖,说她做饭好吃,王大妈可是卯着劲儿琢磨,恨不能天天都能研制出新菜来。”

  柳若兰赶紧摆手,“还是饶了我吧,我感觉自己好像胖了不少,身上的肉都要掉出来了,从明天起,还是清淡点好,干脆改吃素吧。”

  “小姐,咱们也没吃多少肉啊,只不过是吃得多。”说着红樱就咯咯笑了起来,王大妈最近的饭是越做越多,恨不能把她们当成猪仔养。

  翠竹从门外进来,瞪了她一眼,道:“还不是因为你,非说晚上吃不饱,结果王大妈就给咱们所有人都加了餐,吃不完不让睡觉,这两天我都撑的睡不着。”

  柳若兰轻笑,“这说明王大妈还是心疼你们,可怜我也要跟着倒霉,要不这样吧,等这几天过去,让王大妈做点素斋,咱们去山上的凌云寺拜拜,回来就说要诚心礼佛,不能多吃。”

  翠竹点头,“这个主意好,我还没去过凌云寺呢。”

  红樱更是乐不可支,“这下子终于可以出去玩了,这些天真是快累死了。”

  商量定了出行计划,翠竹红樱就开始做准备,提前把一切都安排好,等到慈仁堂没那么忙的时候,她们就坐着马车赶往了凌云寺。

  凌云寺是育州有名的寺院,座落在育州南部的云出山上,有近百年的历史,如今已是远近闻名,香客数不胜数,若是到了重大节日,更是人满为患。

  从兰园出来时,天色尚早,等到了云出山脚下,已经是中午了,大家都有些累,就下车找了个地方休息。翠竹拿出点心和水,大家一起吃了,然后就在附近转了转,歇一歇脚。

  “小姐快来看,这儿有条河,里面还有鱼呢!”红樱在一旁大惊小怪。

  柳若兰走过去,果然是一条河,河水清澈见底,能清晰地看到河底的水草,站在河边,她们的倒影映在水面上,随着水波不住摇晃。

  “快看!一群小鱼!”红樱指着水草旁边的一群小黑影。

  翠竹掰了些点心撒在水里,很快就有鱼游了过来,争抢着吃东西。

  红樱赶紧也撒了些碎屑在自己面前,翠竹前面的小鱼吃光了之前的点心,立刻游到了红樱这边,并且远处的鱼也开始向这边游动。

  “看样子它们经常被人喂,一点都不怕人。”柳若兰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闲下来的时候喂喂鱼,未尝不是一件舒心事。

  “你们干什么?小贼住手!”

  柳若兰她们正看得有趣,就听见身后传来了声音,回头一看,车夫刘二正在追一群少年。少年有五六个,年纪从五六岁到十三四岁的都有,全都衣衫褴褛,一身泥污,此时正抱着盛放斋菜的食盒向山上跑去。

  红樱一看就急了,直接冲上去追人,翠竹看了看柳若兰,停下了脚步,“小姐?”

  “咱们在这儿等着就可以了。”若是都走了,说不定连马车都会被人偷走,柳若兰还不想跑着回去。

  这次出来主要是为了上香,她们没带什么人,除了她们三人,就只有一个车夫刘二,此时两个人都去追了小贼,这儿就剩下了柳若兰和翠竹两人。她们的马车就停在山脚下,这儿人烟稀少,没什么人家,不过从路上的车辙可以看出,来往的马车还是挺多的,可能因为到了中午,所以迟迟见不到一个人。

  “都说云出山的凌云寺很是热闹,可到现在都没看见其他的人,我总觉得有点怪。”翠竹看看四周安静的青山,连太阳似乎都没了温度。

  柳若兰站在一旁,也在打量着周围,出云山很大,这一点她是清楚的,所以上山的路也不只一条,在来的路上她们还看见不少行人,这说明此处并非人迹罕至之地,地上的车辙也证明这是一条常走的道路,可为什么如此安静呢?

  破空声传来,柳若兰下意识地弯腰躲过,翠竹也同时闪到了旁边,只听得“嘶昂”一声,马匹中箭,嘶吼着向前乱冲,在箭雨之中跑了没多久就中箭倒地,马车也在冲撞中倒在了一旁,车身多处破损。

  柳若兰和翠竹靠着山石和草木掩护,勉强没有受伤,只不过躲得颇为狼狈,两人脸上身上都沾了不少杂草泥土。

  “小姐,这儿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是土匪吗?”翠竹压低了声音,显然有些慌乱。

  柳若兰摇头,她从未来过这儿,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熟悉,如果来之前能更仔细一些,恐怕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

  然而,事情已经发生,再多懊悔也无法改变眼前的事实,箭雨过后一群人就骑着马拿着大刀向她们躲藏的地方逼近。

继续阅读:第五十一章:大飞将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