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押送明安
清醉梦2017-09-07 15:593,219

  齐珏的葬礼没有太过声张,虽说是按王侯的规格,但作为亡国之君,柳若兰还是选择了相对安静的方式,这是她能为儿子争取的最后尊严。

  眼看着儿子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自己,柳若兰心如死灰,恨不能也一起被黄土掩埋,她的丈夫、儿子一一离开了人间,只剩她一个人,独自面对国破家亡的悲哀。

  “夫人,天色不早了,请回宮吧。”

  柳若兰猛地回头剜了她一眼,小宫女吓得当即跪在了地上,不住发抖,她从来没见过柳若兰这个样子。

  回过头来柳若兰面色惨白,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生活没有了希望,活着的不过是一个躯壳。

  过了一会儿,梁煜辰就过来了,想必有人把刚才的事告诉了他,柳若兰苦笑一声,自己果然是连一点自由都没有,随时都被人监视着。

  梁煜辰没说什么,只是让人送她回宫,柳若兰没什么心思跟他争论,反正她也不想活了,对她而言,一切都不重要了。

  梁煜辰似乎是看出了什么,不过他没有说话,而是等到一切结束,亲自去了她的寝宫。挥退了宫人,梁煜辰就坐在了她面前,道:“夫人,如今的情况不用我多说了,还希望夫人能多配合些,大家都能相安无事。”

  柳若兰根本就不理他,自己坐在床上发呆,仿佛根本就没看见他这个人。

  梁煜辰很不想看到她这个样子,在他的记忆里,柳若兰开朗活泼,又热心善良,绝不是现在这样死气沉沉,但他又不是会安慰人的人,再说了,他们梁国致使人家家破人亡,他也确实没有立场。

  “三日后我们就启程,夫人还是准备准备吧。”说完梁煜辰就离开了,完全忘了来这儿的目的。

  等到梁煜辰离开,柳若兰眼中才有了神采,她不会自杀的,儿子还在等着她,她当然要好好活着。

  自从知道了江陵守护无望,她就已经想好了,与其让江陵遭受战火,还不如献城投降,但她和齐珏都不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所以只好让白峰代劳,这样也更有说服力,自己和儿子的死也更加顺理成章。

  只是没想到齐珉竟然真的投靠了梁人,柳若兰顿时起了杀心。只是此刻她身边没有一个自己的人,这一点让她很是被动,若是能一起逃出去,她自然不会留下,只是为了儿子,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这条路,所以她能靠的,就只有自己了。

  宫人们很快就进来了,眼睛不眨地盯着自己,柳若兰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假寐,反正齐珉也不在这儿,除掉他只是早晚的事。

  三天后,他们就出发去了明安,柳若兰乘着一辆华丽的马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富贵人家出游,只不过这个年月,还有谁有心情出去游玩?连命都保不了,就更别提其他的了,所以尽管有人好奇,却没人敢多看上几眼

  柳若兰的待遇不错,一切都跟她当贵妃时差不多,甚至比她做太后时还要好,只不过如今她丧夫丧子,实在是没有心情理会这些。

  路过汐洲城时,她听护送的士兵无意中提了一句,说这汐洲城,简直可以说是齐人自己打下来的。柳若兰心中疑惑,董鉴在其中出了力这点毋庸置疑,那么,其中是不是还有别的内情?以南阳王齐琮的实力,再多守些时日完全不是问题,那时候把白峰派过去就会相得益彰,可这边白峰还没准备好,汐洲城就出了事,可以说是一夜之间局势就变了。

  柳若兰还是信任齐琮的,虽说他某些方面有些不讨喜,但也不是能轻易背叛的人,等到了明安,一定要尽快想办法见他一面,也好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不过很快这个疑问就解决了,中途休息的时候,梁煜辰告诉了她真相,汐洲城,是在萧宁和齐珉的配合下共同攻破的,也是齐珉威胁齐琮投降的。

  柳若兰听闻先是一惊,然后就了然了,齐珉既然早就背叛了齐国,自然不会闲着,他能下手对付自己的亲侄子,就能对自己的弟弟下黑手,这没什么可奇怪的。

  “如果到了明安夫人还是这么不配合的话,恐怕会对自己不利,夫人这么聪明的人,不会想不明白吧。”梁煜辰实在是不想她再这样下去,他努力了十六年的结果,不能就这样毁于一旦。

  柳若兰抬了抬眼眸,看了他一眼,她实在是想不明白,梁国太子整天跑到她这儿来干嘛?似乎比自己还担心自己的处境,若不是自己已经三十岁了,她都要怀疑梁煜辰是不是看上了自己,不过她有自知之明,她这样的身份和年龄,绝对不会遇到这种事情。

  梁煜辰见她有了反应,顿时变得有些激动,眼睛亮闪闪地盯着柳若兰,连语速都不自觉快了起来,就像是终于引起偶像注意的小透明,整个人似乎都飞到了天上。

  “这一路上我们可能会有些赶,毕竟从江陵到明安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如果夫人途中觉得不舒服,我们随时可以休息,夫人有什么需要的话,也尽管提出来,能满足的我会尽量满足。”

  柳若兰想要继续保持沉默,不过被梁煜辰的视线看得有些尴尬,任是再好的伪装,也有些绷不住,只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心里却是在想,这梁国太子是不是有些傻,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跟个毛头小子似的,一点太子的样子都没有。不过转瞬间又想到了明安城破,梁煜辰孤身一人前来劝降的场景,那时的梁煜辰可以说是相当的嚣张跋扈,目中无人,顿时她就不敢认为梁煜辰傻了,人家可是相当的聪明。

  他们走得很快,在汐洲城稍做休息后就继续出发了,柳若兰想着,他们是想在晚上之前渡过庐江,到达明昌。

  事情跟她想的一样,渡过庐江后,他们就迅速地赶往了明昌,如果不是顾忌着她的马车,估计他们能走得更快。

  到了明昌城,天色已经很晚了,梁煜辰去见了当地的驻城将领,安排好了他们的食宿。自从梁军将明昌打下来后,就向这里迁了不少百姓,如今已经初具规模,不再是一座空城,并且因为明昌独特的地理位置,这儿已经成为了他们南下的中转站,所有物资都可以从这里顺利运达南方的各个地区。

  柳若兰一路奔波,身体有些疲累,吃了点东西就直接睡了,明天还得接着赶路,恐怕要不了三天就能到达明安,只是以这种身份回去,多少有些悲伤。

  这次回去的除了柳若兰,就是南阳王齐琮的家人,广陵王齐珍尚未娶妻,所以府里也没什么人,等到再过一段时间,江陵彻底安排好,就会陆陆续续地将齐国降臣全都押到明安。虽说是梁国的太子殿下亲自押送,待遇也不错,但毕竟是以俘虏的身份,柳若兰多少有些难堪,心里无限悲凉。

  一路上柳若兰都没有说话,梁煜辰似乎也已经习惯了,依旧整日朝这边跑,柳若兰不禁头大,她还不想在这个年纪传出什么不好的传闻。

  临近明安的时候,队伍的速度明显慢了许多,柳若兰也能喘口气,一路颠簸,即使再好的马车也觉得浑身都要散了架,不好好舒展一下,根本就无法忍受。

  到了一个小镇,队伍停了下来,按理说他们不该在这种地方停留,毕竟这儿没有军队,出了什么事也没法及时得到救援,但梁煜辰要停,其他人也没权利说什么。

  他们的士兵全都做护卫装扮,从外表上看,他们这一行人,就是有钱人家出游,但稍微有点见识的,还是能看出来这其中的差别的。其他的不说,就这些护卫身上的煞气,就是长期在战场上拼杀出来的,一般人家的护卫不可能会是这样。

  包下了镇子里最大的一个客栈,他们就准备在这儿过夜了,柳若兰有些不理解,但也没说什么,在这儿还没有她说话的权利。

  店家似乎很久没有做过这么大的生意了,乐得嘴角都快咧到了天上,亲自沏茶倒水,将他们一行人引到了客栈。

  “哎呀,客官你们都不知道,自从打仗以来,小店的生意就彻底黄了,已经好几个月都揭不开锅了,今天能遇到各位客官,真是三生有幸,你们简直就是小店的救命恩人啊!”

  梁煜辰不想听他的废话,打断了老板,道:“既然都揭不开锅了,那我们还是换一家吧,相信他们那儿还有吃的。”

  店家立刻急了,“哎哎哎,客官,小的只是打个比方,打个比方,客官放心,只要是您想吃的,小店绝对做的出来!”

  梁煜辰没再理他,径直上了楼,随店小二去了上房,手下的贴身护卫王琦留在那儿跟店家点菜。

  虽说镇子不大,但这家客栈确实不错,店里的菜也很可口,柳若兰就多吃了一些,不过因为这几天的颠簸,胃里不舒服,剩下的怎么都吃不下,只好作罢,以后若是有机会,再过来吃也不迟。不过她也明白,这次到了明安,恐怕就是一辈子的幽禁,再也没有丝毫的自由。

继续阅读:第二十三章:遇到刺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