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宛州遇袭
清醉梦2017-09-09 21:263,209

  侍卫嘶吼着,想要冲向梁煜辰,却被人按住,根本就挣扎不了,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相信梁煜辰早已被他凌迟。

  “无能!”梁煜辰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给他下了定论。

  侍卫依旧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对梁煜辰的恨却是更加显而易见,不住地挣扎,妄图直接杀了他。

  梁煜辰让王琦将人带下去细细审问,他想知道是哪个幕后主使,连一个女人都容不下。

  看了看天色,已经隐隐泛起了光,也没有必要再去睡了,还是准备准备,等查清楚真相就启程吧。梁煜辰又想起了柳若兰的伤,希望接下来的路,她不会太难过。

  审问的过程相当不顺,那侍卫死活不开口,王琦几乎用尽了办法,也没能撬开他的嘴,梁煜辰相当不满。

  “既然问不出什么,那就杀了吧,这种小喽啰,想必也知道不了什么重要的事。”

  柳若兰醒来后他们就出发了,这次梁煜辰派了更多人来保护她,不知道的人,肯定想不到被这样严密保护的人,竟然只是个俘虏,还是个女人。

  一路走来,除了刚经历过战争的汐洲、明昌和通州,其他地方基本上都已经恢复了宁静,柳若兰心中松了一口气,看来梁国皇帝虽然是北方民族之后,却还知道爱护百姓的,这让她也能好受一些。

  为了照顾到柳若兰的伤,他们有得很慢,本来今天晚上就能到达明安,如今看来,恐怕要拖到明天了。柳若兰是不想回明安的,虽说在明安长大,但作为俘虏回去,多少有些耻辱,她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坚强。

  用没有受伤的右手轻轻掀开了马车的窗帘,梁煜辰就骑马走在前面,距她不远,一旁的侍卫马上过来询问,有何吩咐。柳若兰没什么事,只是想看看到了哪儿,就摇了摇头。

  梁煜辰还是发现了这边的情况,稍微让马停了一下,等着马车过来,然后和她们并行,“夫人可是累了?”

  柳若兰摇摇头,她不想说话,虽说梁煜辰对她还算客气,但她始终无法放下对他的恨意,当初明安被围,就是这个人率军攻破了明安,而后来她得到消息,自己的哥哥柳若清,就是死在了他的手中,这让她如何不恨?

  梁煜辰注意到柳若兰对他的态度似乎发生了变化,之前虽然也不说话,但至少没什么情绪,整个人就如一具会呼吸的尸体,无喜无悲,而此时,他却感到了一丝恨意。

  梁煜辰也不在意,反倒有些欣喜,有了恨,至少不会再轻易寻死。他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是怎么对付齐珍的,反正他不想因为柳若兰的寻死,而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

  一路上都相安无事,晚上他们决定要住在宛州城的刺史府里,这也是为了避免再出现刺客的事。

  一行人进了宛州城,柳若兰对这里很熟悉,这里离明安很近,闲暇时刻两位哥哥就会带她出来玩,不过都是偷偷出来的,女孩子家出门毕竟不像男孩子那样随意。

  看着宛州城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与繁华,柳若兰恍如隔梦,不知道是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错误,还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自己还是柳家的大小姐,两个哥哥都还在。

  然而肩膀还在痛,旁边马车上也传开了孩子嬉戏的笑声,柳若兰轻叹一口气,若自己也能像孩子一样什么都不懂,那该有多好。若是自己一直都不长大,那一切就都不会发生,她不会成为太子妃,更不会成为这亡国太后,她宁愿一辈子都单单纯纯的,围绕在父母左右。

  突然一支箭破空而来,柳若兰听到了声音,知道不会射到自己这儿来,但紧接着破空声不绝于耳,周边的侍卫已经开始挥剑挡住了攻击。但在他们旁边,似乎还有没有来得及跑开的百姓,柳若兰不禁一阵着急。

  从声音听来,他们是被包围了,梁煜辰让人护着她们先离开,自己带了几个人冲向了不远处的敌人,只听得不绝于耳的打斗声,惨叫声也随之响起。

  柳若兰知道她不会死在这儿,梁煜辰也不会,所以她丝毫也不着急,依旧安安静静地坐在马车里,果然没过多久,声音就渐渐小了,梁煜辰他们取得了胜利。

  “让夫人受惊了。”梁煜辰没有打开马车的帘子,不过他能听见里面的呼吸声,柳若兰没什么大碍。

  柳若兰依旧没有说话,不过她拉开了窗帘,看了周围一眼,地上躺着的刺客,穿的都是平民的衣服,手里的大刀显得分外刺眼。

  柳若兰知道这一路也许不会太平,梁国人和齐国人都会想让她死,梁国人大多数都想继续打下去,并不稀罕他们的投降,而齐国人则是对投降感到耻辱,要将她抹杀,柳若兰觉得,当初若是真的死了,那该有多好,只不过白峰动作太快了,根本就不给她机会。

  看了梁煜辰一眼,柳若兰放下了帘子,不知道接下来,还会遇到什么事,如果就这么死在这里,也太丢脸了。

  经过了刚才的一场战斗,街上已经彻底没了人,没过多久,宛州城的新刺史就带人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跑得满头大汗。

  “下官不知太子殿下驾到,有失远迎,还望殿下恕罪!”当刺史看到街上躺着的尸体时,当即又吓出了一身冷汗,跪在地上不住地哆嗦,“下官救驾来迟,请殿下责罚!”

  梁煜辰挑眉看了他一眼,开口道:“沈大人言重了,大人刚赴任没多久,对这儿不太熟悉,也情有可原,不过这刺客,就交给大人查了。”

  沈刺史赶紧磕头谢恩,“多谢殿下,下官一定查明幕后,给太子殿下一个交代!”心中却有些发怵,不知道今天这事,会不会让太子殿下对他产生不好的印象。

  到了刺史府,沈刺史忙前忙后的,给他们挑了最好的房间,殷勤周到得挑不出一丝毛病,如果他以这个态度去做生意,绝对会好评如潮。

  代子今去给柳若兰进行了检查,看着她细白的皮肤,不禁暗自咋舌,梁煜辰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柳若兰虽说已经三十岁了,却一点也看不出来。而且这些天观察下来,除了不说话之外,还是挺让人省心的,至少没什么乱七八糟的臭毛病,这就是成熟女人和小女孩的区别吧。

  柳若兰见代子今没了动作,不禁瞅了他一眼,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的伤口看,若不是因为他是大夫,柳若兰早就想剜了他的眼珠,见他此时的神情,不禁心下火起,说出了这么些天的第一句话,“看够了吗?”

  代子今顿时回过了神,尴尬地瞅了瞅柳若兰,柳若兰此时简直是满面寒霜,如果不是因为受伤做不了什么动作,他相信自己可能已经没命了。

  迅速地后退了几步,然后对身边的侍女道:“夫人的伤口已经止血,但还要再修养些时日,这些天要记得换药,并且注意清理伤口,免得造成感染。”

  然后又退了几步,道:“经过刚才的检查,已经可以确定,夫人的手臂没有问题,等到伤口长好,不会妨碍以后的动作的,如果之后还有什么问题的话,在下再过来,先告辞了。”说完飞一般得不见了。

  代子今虽然风流,但却不傻,这是梁煜辰看上的,他才不敢随便肖想,并且世上女人这么多,他绝不会吊死在一棵树上。

  柳若兰看到代子今走了,这才收敛了怒火,如今她只是俘虏,随意杀人她还做不到。

  梁煜辰见到代子今出来,就问了下柳若兰的情况,代子今心虚,支吾了几句就跑得没了影。

  梁煜辰莫名其妙,招来了侍候柳若兰的侍女,询问了刚才的事,听完之后他就怒了,这个代子今也真是色胆包天,柳若兰是什么人,他又是什么人,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到代子今的房间把他揪了过来,代子今一脸的生无可恋,央求道:“殿下,是我错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饶了我吧!”

  梁煜辰真想掐死他,不过他们认识了这么久,也是知道他的德性,除非真的弄死他,不然这小子到死都不会改。

  “你也知道自己错了?柳若兰是什么人,你自己也清楚,昨天还劝我要放弃,是想要自己试试吗?我告诉你,想都别想!”

  代子今欲哭无泪啊,他根本就不想试,他只是一时失了神,并不是故意的,为了自己的情不自禁就丢掉命,这不是太冤了吗?

  “殿下,我真的没敢想,这么多大姑娘小媳妇儿等着我呢,我怎么敢跟您争啊,只不过是一时看愣了,真没想别的。”代子今指天发誓,这也太冤了。

  梁煜辰自然知道他没这个胆子,只不过依旧生气,“你最好记着今天这话,再有下次,决不轻饶!”

  代子今暗中吐着苦水,嘴上却道:“殿下放心!以后我见到安宁夫人就绕道走,绝对不出现在她面前!”

  梁煜辰点头道:“这样最好!”

  代子今暗自吐槽,太子殿下没救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明安听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