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明安听封
清醉梦2017-09-10 16:443,477

  在刺史府住了一夜,总得来说还算安宁,至少没有吵到柳若兰,只是出门的时候还是隐约嗅到了血腥味。柳若兰皱了皱眉,没说什么,马上就要到明安了,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孤注一掷。

  当初在江陵自杀,那是以身殉国,后来被救回来,她就彻底没了选择,如果再去寻死,那就是对梁国的蔑视,只能导致更惨烈的结果。同样的,她可以死在梁国人手里,却不能死在自己的子民手中,这样只会给梁国人屠杀的借口。

  柳若兰想,到了明安自会有更多的危机,如果真能死在梁人手里,那也就解脱了,如此这般苟且偷生,实在是太辛苦。

  走出宛州城门,柳若兰就发现前面似乎多了些人,打开帘子一看,是一队精骑兵,足有二百多人,看来这次梁煜辰是做足了准备,同时也能看出,想要她命的人,不在少数。

  宛州离明安很近,大概半天就能到达,之前是顾及她的伤势,这才在宛州留了一宿。

  外面树叶已经凋零,只有少数几个黄了的叶子还坚持不肯离去,一阵冷风吹来,柳若兰打了个寒颤,就放下了帘子,原来天竟然冷得这么快,不知道今天会不会下雨。

  也许是因为途中保护太过严密,也许是刺客们已经不剩几人,这一路上,顺畅得让人有些害怕,这两天的遭遇实在是惊险,突然就平静了下来,显得更加诡异。

  看着一旁侍候的小丫头不住地四处张望,紧张得不像话,柳若兰觉得好笑,她们这儿很安全,刺客很难直接冲过来的。不过她突然想到了博浪沙刺秦,神色就有些古怪了,刺客应该不会用这种办法吧?即使想死,她也不愿意被砸成肉酱。

  又拉开帘子看了看外面的地形,地势空旷,杂草枯黄,树叶层层叠叠地堆积在地,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陷阱。抬头望去,树干都是光秃秃的,根本就藏不了人,四周也没什么遮蔽物,柳若兰这才放下了心。

  到了明安城,远远地就能听到列队迎接的声音,柳若兰心中哀伤,这里曾经是他们齐国的国都,如今回来,却带了一身的屈辱,不知道往后的日子,还有什么在等着她。

  来人自然是欢迎梁煜辰归来的,只不过在柳若兰听来,这就是对她的讽刺,尽管已经做好了受辱的打算,但亲耳听到外面的人对她、对齐国的调侃,她还是有些无法忍受,恨不得冲上去杀了他们,让他们再也不能胡说八道!

  梁煜辰和他们打了招呼,就要进城,听见了一些不中听的话,条件反射下就看向了身后的马车,然后让迎接的那些人都住嘴,立马进城。

  梁煜辰在梁国还是挺有威望的,眼看着梁帝身体越来越差,官员们都自觉地将目光投向了太子,也有支持五皇子梁煜靖的,不过无论是人脉,还是声望,五皇子都跟太子差了不止一截。

  梁煜辰将柳若兰送到了守成侯府,虽说齐珏已死,但给他准备的宅子还在,如今柳若兰就成为了女主人。

  “舟车劳顿,夫人好好休息休息,过不了多久其他人就会陆续赶来,到时候陛下会亲自接见,还请夫人提前做好准备。”梁煜辰说完这些,迟迟没有离去,他还在等,他知道柳若兰之前开了口,他想着亲自听她说一句话。

  柳若兰听他说完直接就转身离去,嘴唇连动都没动。

  梁煜辰暗中叹气,看来想要和她拉近关系,要多费些功夫了。

  第二日柳若兰刚刚起来,就听管家说公主来了,柳若兰一怔,想了好久才明白他说的是梁玉蝶,毕竟齐国没有公主。

  柳若兰不想见她,她们两个见面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之前明争暗斗了那么久,不用想她都知道梁玉蝶这个时候过来绝没好事。

  但人在屋檐下,柳若兰即使不想见,也没有办法拒绝,这里毕竟已经不是齐国的国都,到处都是梁国人,她不敢不识抬举。

  见了梁玉蝶,柳若兰没有说话,梁玉蝶瞬间黑了脸,一个巴掌打了过来,“啪”的一声,把下面的侍女吓了一个哆嗦。

  “见到本公主竟然不行礼,谁给你的胆子?难道你还以为自己依然是齐国的太后?一个俘虏罢了,摆什么谱!”

  柳若兰依旧没有说话,她知道梁玉蝶过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羞辱她。之前在齐皇宫的时候,梁玉蝶不受宠,几次三番仗着自己皇后的身份找她的麻烦,齐玥虽然心疼,却不敢开罪梁国,只能让她生生受着。柳若兰绝不是可以吃暗亏的人,明面上不行,就暗地里给她下绊子,两人斗得如火如荼,如今梁玉蝶得势,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

  柳若兰虽然不想这个时候闹出什么大事,但也绝不会忍气吞声,转身就回去了,根本没有看梁玉蝶一眼。

  梁玉蝶脸色更黑,上去一把抓住她,柳若兰浑身一颤,登时脸色煞白,头上冒出了冷汗。

  侍女吓得大叫了一声,却不敢上前,梁玉蝶抓住了柳若兰的伤口,恐怕已经裂开了。

  果然,没过一会儿,柳若兰的肩头就渗出了血水,侍女赶紧拿出了伤药,并准备了热水,想要给她清洗伤口。

  梁玉蝶看到鲜血渗了出来,也愣了愣,当即就放下了手,她不知道柳若兰肩上有伤。

  侍女赶紧将柳若兰扶了回去,若是出了什么事,太子殿下不会放过她的。

  梁玉蝶见没人理她,心里颇不是滋味,但自己弄伤了柳若兰,也确实不占理,她知道柳若兰身手不错,些许小伤根本不算什么。但刚才柳若兰疼得脸都白了,想必伤得不轻,心里不禁有些愧疚,但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等到柳若兰处理完了,梁玉蝶才又走了过去,她发现柳若兰身边的侍女正紧张地注意着她,没有正视,却是对她每个动作都相当防备。梁玉蝶心里不爽,这整个守成侯府都是她大哥梁煜辰安排的人,没想到竟然是在防着自己,难道自己堂堂一国公主,还不如一个俘虏?

  见到柳若兰并没有什么大碍,梁玉蝶就气哼哼的走了,这一次,不但没能让柳若兰服软,还害自己落了把柄,她简直要气炸,却又不能去找大哥告状,不然还不知道数落的是谁呢。

  回到了公主府,听说齐珍正在后院练剑,梁玉蝶抓了一把剑就冲了上去,和齐珍打了起来。

  自从上次大哥找过她之后,她就再没折磨过他,给他治好了伤,每日当宠物一样养着,除了不让他出门,其他的也就没多管他。一开始齐珍还和她对着干,每次喂药都得折腾大半天,梁玉蝶忍了好久才没动手,虽然齐珍仍旧对她敌意很深,但好歹不再寻死觅活了,她这才清静了不少,连齐琮被押解回京,都没能及时知道。

  齐珍身子还没完全康复,手臂虽然看不出伤来,却是很难再用上力气,他只好改练左手,虽然再没有上战场的机会,但也可以借此消磨时光。

  打了没多久,齐珍的剑就掉落在了地上,梁玉蝶打得不过瘾,让人捡起剑,二人继续打,直到齐珍体力不支,再也支撑不住,梁玉蝶这才罢手,但胸中的闷气还是没有发泄完毕,眼看着齐珍站都站不起来了,也就扔剑回去了。

  三天后,梁帝就召见了齐国的一干降臣,柳若兰因为伤势复发,梁帝特准她在府中养伤,让临江王齐珉代表齐国接受梁帝的册封,并且封他为齐王,而齐琮、齐瑶和齐珍,则改封为侯,只是再也没了封地和权利,不过是个称呼罢了。

  柳若兰其实是感到庆幸的,若是没有遭到刺杀,去接受梁帝封赏的就是她了,她还丢不起这个人,与其在大殿上被梁人羞辱,还不如让她立即死了,所以她感谢这些刺客,连带着对梁玉蝶都没有那么多恨意了。

  接受封赏后,齐珉很快就离开了,齐国南边还没有完全掌握在他手里,他要尽快把这些土地握在自己手中,这样他的齐王才真正有价值。

  齐琮和齐瑶都来看望过柳若兰,齐琮坦白了当初在汐洲城发生的事,柳若兰听了已经没有太大的震惊了,毕竟齐珉此人,她已经见识过了他的疯狂。

  “当初齐珉从你手里拿的那五万人,为什么会攻击你?即使换了统帅,怎么说也该手下留情吧。”柳若兰对此非常不解。

  齐琮沉默了良久,最后才下定了决心,“最开始这五万人我是想留着自立的。”

  柳若兰没有惊讶,齐琮的野心她看得出来,只不过后来他突然自荐去前线,着实柳若兰惊讶了好久。

  但平邑侯齐瑶却是吃了一惊,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三哥,“三哥,你说什么?你要自立称帝?”

  齐琮点了点头,“当时明安城破,我以为没人会再逃出来,本想着趁机自立,后来接到了五弟的消息,这才打消了念头。”

  齐瑶不解,“可是这样还是说不通那五万人为什么要对你动手?”

  柳若兰同样看着齐琮,希望他能解释清楚。

  “那是因为,”齐琮叹了口气,“这五万人本来就是从二哥手里夺过来的。”

  “这怎么可能?”齐瑶差点叫了出来,二哥齐珉自从谋反失败就被流放到了西南,中途根本就没回过明安,更没回过江陵。

  柳若兰却是听明白了,“也就是说,齐珉早就准备好了再次谋反,只不过这五万人到了你的手中,所以他才迟迟没有动手。这也就解释了他为什么会和梁人合作,看来他是真的想将齐国收入囊中。”

  “对,当时我拿住了他的把柄,威胁他交出了这支军队,后来他就用同样的方法,从我手中收了回来,也算是因果报应吧。”齐琮非常内疚,若不是有这一出,汐洲城不会大败。

继续阅读:第二十六章:白猫阿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