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白猫阿黄
清醉梦2017-09-11 16:253,298

  事情已经摆在了眼前,再去纠结谁对谁错已经没有丝毫意义了,柳若兰也没怪罪齐琮,相反地,还安慰了他几句。如今他们都是齐国的降臣,在明安城里势必要受到百般的刁难和排挤,所以柳若兰就让他二人早早地回去了,以免被梁人曲解他们有什么不臣之心。

  闲来无事,身上又有伤,柳若兰就一个人在屋子里看书,她的身份太敏感,根本就不能随意出门,只要有一点异动,恐怕就会引来不小的麻烦。

  如此休息了几日,柳若兰身子好得差不多了,代子今笑嘻嘻地走进了她的大门。

  柳若兰听见笑声就抬起了头,她正躺在一张躺椅上,身上盖着毯子,在外面晒太阳,懒懒的,跟地上那只猫很是相似。

  代子今轻步走到了柳若兰面前,微微一欠身子,“见过夫人,夫人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不知道伤药可用完了?”

  柳若兰重新又躺了回去,她对代子今的印象并不好,此人一看就是是好色之徒,也不知道他学医是不是就是为了占人便宜。

  没人理睬,代子今也不生气,转而问旁边的侍女,“这位姐姐,请问夫人的药可有用完?”

  侍女是梁煜辰选的,名叫翠竹,已经不是之前从齐国带来的那个,她是第一次见到代子今,不过看他的穿着打扮和刚才的话,就猜测他是个大夫,低首道:“夫人的伤已经大好,伤药剩余不多,恐怕明天就会用尽。”

  “多谢姐姐了。”代子今微微一笑,让翠竹不禁晃了晃神。

  柳若兰回头瞥了代子今一眼,道:“你也不小了吧,竟然叫一个小姑娘姐姐,也不嫌丢脸。”

  翠竹顿时红了红脸,偷偷后退了几步,离他们二人远了一些。

  代子今大言不惭,“夫人这是哪里话?在我看来,所有未婚的女孩子都是可爱的小姐姐,能和她们说话,是在下的荣幸。”

  “难道不是因为叫妹妹会让你心里有负罪感?”

  代子今顿时脸涨的通红,柳若兰这话是戳中了他的命门,对着一个叫小妹妹的女孩子,他确实没办法下手。

  干笑了两声,代子今找了个地方坐下,摇头叹息,“之前夫人不肯开口,我还以为夫人是温婉的大家闺秀,没想到嘴也这么利,真怀念那时安静的日子呦。”

  “我没请你过来,你大可以离去。”

  代子今摇头,道:“我是不会走的,听闻夫人这儿的厨子不错,我还想来蹭蹭饭,夫人不会小气到连一顿饭都不肯让我吃吧?”

  “你随意。”柳若兰闭上了眼睛,继续晒太阳。

  虽说柳若兰不想理他,但代子今想理柳若兰啊,“我说夫人啊,怎么说我也是专门过来给您疗伤的,您就这么把我晾着,这样不太好吧。”

  “如果闲的话,不妨帮我喂喂阿黄。”柳若兰眼睛都没有睁。

  “阿黄?夫人养狗了吗?我怎么没有看到。”代子今四处瞅了瞅,连根狗毛都没有。

  翠竹轻笑着从后面走了过来,抱起地上的小白猫道:“这就是阿黄。”

  代子今满头黑线,一只全身雪白的小白猫竟然叫做阿黄,也不知道是谁取的名字,难听死了。

  翠竹偷偷看了看柳若兰,小声道:“阿黄是夫人从门口捡来的,那时候它浑身脏得看不出来是什么颜色,夫人随口就叫了声阿黄,它竟然喵了两声,身子不住地往夫人身上蹭,所以就这样叫了起来。”

  “原来如此,”代子今抱起小白猫,“那阿黄,你饿不饿?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吃穷你这个不负责任的主人。”

  柳若兰眯了眯眼,终究没有理睬。

  太阳暖暖的,晒在身上非常舒服,不一会儿柳若兰就睡着了。她再次做了那个奇怪的梦,只不过这次换了场景,她一个人穿行在向日葵的花田中,四周没有任何人,在花丛中不断地穿梭,然后一转身,就看见一个人站在了她身后,她没有丝毫的惊讶,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应当,走到那人面前,很自然地道:“你来了,想我了没有?”

  柳若兰感到奇怪,她不记得有这么个人,但梦里的感觉又很熟悉,她想那人会不会是齐玥,毕竟他们是十几年的夫妻,感情一向很好。柳若兰走向前去,想要仔细地看清楚,这个人的容貌。但刚一触碰,那人就消失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在这片花田。

  耳边传来了阿黄“喵喵”的叫声,柳若兰睁开了眼,发现代子今已经带着吃圆了的阿黄回来了,阿黄吃得太多,以至于连走路都有些费劲,几乎是滚着过来的。

  柳若兰瞥了代子今一眼,代子今尴尬地转过了身子,“那个,我没养过宠物,看它一直吃,就没能停住手,不知道会不会撑着。”

  柳若兰道:“刚才你说我这府里厨子不错,既然如此,那就别客气,等吃成阿黄这样再回去也不迟。”

  代子今脸色有些难看,“吃成这样,我估计就回不去了,夫人忍心看在下抱着肚子滚回去吗?”

  柳若兰想象了一下代子今扶着肚子,犹如十月怀胎的样子,不禁舒展了眉头,有些想笑,而一旁的翠竹直接就笑了出来,然后马上知道自己逾矩了,向柳若兰告罪。

  柳若兰没有责怪,对翠竹道:“我这儿规矩不多,不用这么小心翼翼。”

  翠竹知道柳若兰之前是齐国最受宠的兰贵妃,后来还是齐国的太后,一开始太子殿下派她过来的时候,她心里还是挺害怕的,毕竟从太后到降后,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这种落差的。她真的害怕柳若兰直接拿身边的人发脾气,白白就丧了命,但相处下来,她发现柳若兰脾气还是不错的,除了一开始不怎么开口,但相处时间长了,越发觉得她人不错,对待下人也没有打骂,在主子里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当即就回道:“多谢夫人,奴婢记住了。”

  代子今不满,嚷嚷道:“夫人你不公平,凭什么对别人都这么好,对我就这么凶?我可是夫人的救命恩人,怎么说待遇也该好点吧?”

  柳若兰道:“如果你变成了阿黄,我自会对你好,可惜你不是。”

  虽说已经知道了阿黄是只小白猫,可这话听着,还是说不出的怪异,就好像他还不如一只狗,而想要让柳若兰对他好点,就是变成阿黄。

  代子今嘴角抽了抽,“我这辈子恐怕都变不成阿黄了,夫人你看看我能变成这样吗?一只手都提的过来。”说着提起了吃得滚圆圆的阿黄。

  “你想变成阿黄也容易。”一个清朗的男声传了过来,柳若兰没去看,她知道是梁煜辰。

  “只要你也学它在地上多滚滚,说不定会比它还圆。”

  代子今翻了个白眼,他才不会在地上滚呢,他又不傻,“那还是算了吧,我觉得做人也挺好。”

  梁煜辰自来了之后目光就一直在柳若兰身上,“不知夫人身体可好些了?”

  柳若兰既然已经开了口,就不能独独不理梁煜辰,毕竟这里是梁国,他是梁国太子,日后的皇帝,“承蒙殿下挂念,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如此甚好,本来还担心夫人的伤势,恐怕天气凉了伤口长得慢,这样我就放心了。”梁煜辰已经往这里送了不少补品灵药,今天来也没有例外,照例是一大堆。

  柳若兰并不想和他有太多牵扯,说了几句就回房歇息去了,留下梁煜辰和代子今两个人面面相觑。

  过了一会儿,代子今就笑了出来,直笑得梁煜辰心头火起,想直接封上他那张嘴。

  “还笑,有这么好笑吗?”

  代子今不小心被口水呛着了,一边笑一边不住地咳嗽,眼泪都要出来了。

  梁煜辰嫌弃地看了他一眼,道:“笑死你算了,省的祸害人家姑娘。”

  “哈哈哈哈……殿下,你这是祸害不成……恼羞成怒吧……咳咳咳咳……”

  梁煜辰一脸郁闷,“为什么和你就能说怎么多话,见了我就没什么可说的?”

  代子今咳嗽够了,喘匀了气,道:“那你说想让她跟你聊什么?是你如何逼死了柳若清,还是如何灭了齐国?”

  梁煜辰脸色一变,这些的确是他做的,他和柳若兰有着国仇家恨,的确不能太过强求。如今柳若兰还能和他说上几句话,其实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身份,说不定她会直接冲上来砍了自己。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代子今收起了吊儿郎当的神色,严肃道:“殿下,最好的做法就是放弃,安宁夫人是什么人,你我都清楚,这件事如果被陛下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你想过吗?也许陛下宽宏大量,并不计较,但一个亡国太后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为你的妃子的,到时候陛下会拿谁下手,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梁煜辰皱起了眉,“我父皇不会知道的,他也没心思管这个。”

  代子今摇了摇头,“其实殿下又何必着急?等到殿下能自己做主的时候再过来,结果不是一样?反正安宁夫人就在这儿,有您的庇护,别人也不敢拿她怎样。”

  “有些事情,哪里有说的那么简单,不过你说的对,给不了她平安,那我就没有资格去得到她的青睐。”

继续阅读:第二十七章:有客来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