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太子遇刺
清醉梦2018-01-17 17:493,444

  代子今哈哈一笑,乐不可支,“我说你们这到底是在干嘛呢?见了我就吓成这样?”

  梁煜辰坐下道:“见证一下历史,与你无关。”

  “呦,还与我无关,你说这府里的哪一件事与我无关?是吧,夫人。”说着让人再给他端点饭菜,他实在是饿惨了。

  柳若兰不知道说什么,只好道:“你们两个聊,我先回房了。”说完逃一般地离开了。

  梁煜辰很是不满,瞪了代子今一眼,“来的真不是时候。”

  代子今噗嗤一笑,“怎么,你还真想就这么把人拿下啊?”

  “吃你的吧,废话这么多。”

  吃过早饭,代子今仍旧有些瞌睡,不过他坚持住了,泡了一杯浓浓的茶,“昨天那事,你觉得是谁干的?”

  梁煜辰没有抬头,端着手中的杯子,“想要我命的人不少,任何人都有可能。”

  就在昨天中午,太子梁煜辰出门的时候遇到了一群刺客,光天化日之下当街行凶,若不是梁煜辰反应快,恐怕早已经血溅当场。

  “刺客死光了,从身上看不出什么来,我已经让王琦去查了。”

  代子今又给自己倒了杯茶,“早上朝堂上怎么说?有人拿这事做文章吗?”

  梁煜辰冷哼一声,“与此相关的人,一个都别想逃!”

  代子今了然,梁国的朝堂一直都没安宁过,从一开始的立太子风波,到后来的二皇子事件,还有梁义隆叛逃和最近的攻打齐国,都在朝堂上闹得沸沸扬扬的。

  自从开战以来,捷报频传,朝堂上这才变得意见统一,但不少人仍旧担心,害怕将领立功之后的升迁。这次出战的萧宁和孟迁就是太子一派的人,一些人心里就不平衡,曾经多次在背后搞小动作,好在没能真正影响大局。

  齐国归降后,中书令韩羡就几次三番找太子的麻烦,隐约有乱政的趋势,若太子文弱,倒也有可能成事,只不过梁煜辰做了这十几年太子,又一向手腕强势,韩羡就显得有些可笑了。

  另外还有一些鸿胪寺和大理寺的人依附于五皇子梁煜靖,这些人都在少数,暂时翻不起什么风浪,梁煜辰目前要解决的,是韩羡的势力。

  两人没在柳若兰那儿待太久,就回了东宫太子府,王琦已经调查了这批刺客的来历,根据他们出现的时间和地点进行了排查,发现他们是突然出现的,并没有什么规律。应该是事先就计划好了各自到达行动地点的时间与方式,不过他们在调查的时候发现,这批刺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全都是哑巴,不会说话,对尸体进行了检查,也是这个结论。

  代子今来了兴趣,“哑巴?是没了舌头,还是毒哑的?”

  王琦道:“两种都有,一开始和他们打斗的时候,他们一直都没有发出声音,我还以为是没有打到,后来直到死了也依旧没有发声,就觉得有些奇怪,掰开嘴巴看,才发现没了舌头。”

  代子今咋舌,“够狠的啊,这是怕他们被抓说出幕后主使。”

  梁煜辰道:“我之前听说过,有些刺客组织为了杀人,会将刺客训练成杀人机器,摒绝七情六欲,如果被俘,立刻自杀。”

  “我也听说过,不过没见过,听说他们的刺客都是捡的孤儿,从小进行训练,只有强的才能活下去,但这样把人弄哑的,倒是第一次听说。”代子今晃了晃脑袋,对此颇为不满。

  “此事父皇已经交由大理寺去查,我倒是想知道,他们能查出什么来。”梁煜辰觉得好笑,即使真的查出主谋,恐怕也不会是他想要的。

  三天之后,大理寺卿杨毅亭上奏,说找到了刺客的来源,是一个叫做昆仑的刺客组织,这些人一直生活在昆仑山附近,很少会到中原来,这次也是他们首次露面。

  梁帝梁义兴不满,问道:“既然他们是首次露面,那么爱卿是如何查出来的?”

  杨毅亭早有准备,道:“陛下容禀,臣查了刺客的衣着的鞋袜,发现他们织布手法与中原大不相同,就找人询问,幸而鸿胪寺卿周大人见多识广,一眼就识出了这是昆仑山附近藏人的织布手法。”

  鸿胪寺主管邦国外交和礼仪,说是见多识广也是没错的,杨毅亭能想到去那儿寻找答案,也可以说是找对了地方。

  “接着臣就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在一本藏人的记录中找到了昆仑这个组织的信息,说昆仑成立于四十年前,在周边多个国家都曾出现过,主要是买凶杀人,来者不拒,所以名声就渐渐地传了开来。”

  梁帝有了兴趣,“那爱卿可曾在明安查到他们的落脚点?买凶的人是谁?竟然敢当街刺杀太子,真当我梁国好欺负不成!”

  杨毅亭赶紧跪下,请罪道:“微臣尚未查到幕后主谋,请陛下恕罪。”

  梁帝顿时不悦,“再给你三天时间,如若再查不出来,你这大理寺卿就别当了,省得在这儿丢人。”

  “谢陛下!臣一定竭尽全力!”

  下朝后,中书令韩羡在一旁说风凉话,“这么多天了,连个刺客都查不着,大理寺确实可以换人了。”

  杨毅亭看都没看韩羡,不声不响地从旁边走了,韩羡得了个没趣,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梁煜辰冷冷地看着两人,他倒是想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回到太子府,没过多久,五弟梁煜靖就焦急地跑了过来,“大哥,救命啊!”

  梁煜辰抬了抬眸,想知道他又在耍什么花样。

  梁煜靖跑到他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故作悲伤道:“大哥,救救我吧,有人要杀我!”

  “既然有人要杀你,那就跑快点,免得被人追上了,不过看你现在这模样,我倒觉得一点事儿都没有。”

  梁煜靖哀叹,“你还是我大哥吗?弟弟有难,不救就算了,还在这儿说风凉话!”

  眼眸一转,可怜兮兮地望着梁煜辰,“大哥,求你个事呗?”

  梁煜辰差点掉了一地鸡皮疙瘩,嫌弃道:“好好说话,恶心死了!”

  梁煜靖眨眨眼睛,跑到梁煜辰的书案前,“大哥,接你几个人用用呗!绝对不做坏事,一个月后还你,怎么样?”

  梁煜辰瞪了他一眼,“又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不许瞎胡闹!”

  “我都说了,不做坏事,就是有个小美人儿,性子挺烈的,借你的人用用,把他给弄到手。”

  “这还不叫坏事?用我的人去强抢民女,亏你想的出来!”梁煜辰真想看看自己这个弟弟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话别说的这么难听好吗,什么叫做强抢民女,我们俩是你情我愿的,只不过他比较害羞,多带几个人也保险不是?”

  梁煜辰翻了个白眼,如果这都不叫强抢民女,那什么叫做强抢民女?逼良为娼吗?反正做这种事,他绝对不会帮半点忙!

  梁煜靖一看大哥的脸色,就知道这事可能要黄了,“大哥,如果你肯借人给我,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怎么样?”

  “你就是告诉我十个秘密,我也不会借人给你,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梁煜辰不为所动。

  “你说真的,如果是,关于安宁夫人的呢?”

  梁煜辰哼了一声,“想拿她来骗我,做梦!她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用得着你来说。”

  “呦呦呦!大哥不错啊!这么快就已经坦诚相见了吗?”

  “去你的!”拿书砸了他一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啊,脸皮厚得没边。”

  梁煜靖趾高气昂,“这叫做个人魅力,大哥,学着点吧。快点答应,我马上就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绝对不让你吃亏!”

  梁煜辰靠坐在椅子上,“你先说来听听,如果我觉得有这个价值,自然会考虑,如果没价值,那就算了。”

  梁煜靖撇了撇嘴,心里骂道老狐狸,不过还是开了口,“我在南边遇到了一个人,那人长得跟安宁夫人有几分相似,我这次问你借人,就是想把他带回来。”

  “不借!”梁煜辰心想,这个弟弟不会也看上柳若兰了吧,不然为什么非要弄这么个人过来,这不是诚心来膈应他吗?

  “唉,大哥,你不会是吃醋了吧?哈哈哈,你想多了,我才对你的安宁夫人不感兴趣,这小美人儿长得水嫩嫩的,你要是见了,绝对会喜欢!”

  梁煜辰没兴趣,不过也懒得听他废话,就借了他一队人,希望他不要打着自己旗号在外面胡作非为。

  到了晚上,几个官员请他去四海酒楼做客,梁煜辰不想去,但这些人是自己手底下的,怎么说都得露个面,就让人过去传了个话,让他们先吃,自己晚点再过去。估摸着时间差不多该结束了,梁煜辰这才慢悠悠出了门。

  他向来没有坐轿的习惯,就带了几个人骑马过去了,晚上的明安城大街虽说仍旧热闹,但毕竟时辰已晚,人也稀稀拉拉的,偶尔还能看到几个醉汉,摇摇晃晃地从酒馆里走出来。

  梁煜辰拢了拢衣服,夜里的风有些大,天也变得阴沉,看样子明天会有一场雪。骑马到了四海酒楼,进到包厢里就看到了一群人围坐在桌子旁,见到太子到来,赶忙将上座让了出来。

  因为要等太子,众人就没敢多喝,此时还算是清醒,梁煜辰和他们说了几句鼓励的话,然后就陪他们饮了几杯,气氛顿时就热了起来。梁国人好酒,既然太子都这么豪爽,他们自然不能小气,一杯一杯的酒就进了肚子。

  梁煜辰没待多久就离开了,毕竟太子还是要低调些好,万一这事被有心人利用,就大大的不妙了。

继续阅读:第三十一章:夜中幽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