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无理取闹
清醉梦2017-09-13 19:423,125

  柳若兰不愿意和他多做纠缠,只好回道:“贵妃娘娘要我同她一起出去走走,我们去了明安城大街。”

  梁煜靖古怪地看着她,问道:“那么多人,我母妃为什么偏偏找你,不去找别人?一个亡国之后,也不怕被你使了什么绊子。”

  柳若兰被他几句话就惹出了一身的火气,只不过只能忍着,这梁国的五皇子,真是字字都能气死人,“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殿下如果好奇,可以去问贵妃娘娘。”

  “可我就是不想问怎么办?”

  柳若兰觉得他是在没事找事,淡淡道:“那殿下还是继续好奇下去吧。”

  梁煜靖也不觉得这话有什么,只是拿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嘴里啧啧有声,俨然一副调戏良家妇女的浪荡子模样。

  “殿下这是对我感到好奇?我记得贵妃娘娘不比我大几岁。”

  柳若兰虽说表现得很是大度,完全不在意,不过让一个小辈这么侮辱,还是有些愤怒。

  梁煜靖打量够了,自言自语道:“果然长得很像,看来是没有错了。”

  柳若兰没听清他说的什么,不过感觉没什么好事,“殿下还想要干什么?不妨直说。”

  梁煜靖看了看她身后的翠竹,吹了声口哨,“夫人想多了,我对你没兴趣,你以为所有人都是我大哥啊,我喜欢的是娇滴滴的小美人儿。这位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翠竹向柳若兰身后躲了躲,见五殿下还在瞅她,吓得赶紧跑了出去。

  梁煜靖哈哈一笑,“跑什么啊?我又不会吃了你,这世上求我看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你一个。”

  “现在殿下可以说正事了吗?”柳若兰就冷冷地看着他,宛若看一只猴子。

  梁煜靖抬了抬眼眸,给自己斟了杯茶,然后突然走到了柳若兰面前,压低声音道:“我知道你的秘密。”

  柳若兰先是吓了一跳,然后推开他,向后坐了坐,神情有些不悦,“不知道殿下在说什么,如果没有其他事,我累了,想要歇息。”

  梁煜靖向后退了两步,坐回到自己的位置,“前段时间我不在明安,四处走了走,去过不少地方。齐国果然风景秀丽,山河壮阔,让人流连忘返,我就多玩了几天。”

  柳若兰没有接话,她知道梁煜靖还有别的话要说。

  果然,梁煜靖喝了口茶,继续道:“我去过不少地方,育州、明昌、汐洲、江陵,还有远在西南的遂宁。前面几个地方因为打仗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不过江陵和遂宁还是不错的,我去的时候江陵还没有投降,还有幸见到了守城的白峰将军,他现在已经被封为忠义伯了吧,哈哈哈,我父皇还是这么有意思。”

  柳若兰就静静地听着,她想知道梁煜靖到底要干什么。

  “当时萧将军刚刚拿下汐洲,我就陪着江陵军民一起在城中守了半个多月,还好白将军选择了投降,不然我都会饿死在城里。”梁煜靖似乎颇有些不满,“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降都降了,还寻死觅活的。”

  这事柳若兰是知道的,投降当天就有很多百姓不愿投降,冲到街上被梁人活活打死,不过这毕竟是少数,柳若兰必须要为更多的人着想。

  梁煜靖突然转向了柳若兰,“你猜,就在城破当天,我遇到了谁?”

  柳若兰的心突突跳着,紧张得舌头有些发干,不过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多虑了,梁煜靖不可能知道她的秘密。

  “哦,殿下遇到了谁?”柳若兰问得有些敷衍,似乎完全不关心。

  梁煜靖没看到想要的表情,不禁有些失望,“本来我还准备跟着萧将军去看看你们的皇宫,不过刚一出门我就看见几个人带着一个少年进了旁边的一个院子,那少年虽然年纪不大,却显得格外成熟,特别是,长得非常漂亮,让人一眼就爱不释手,我就来了兴趣。”

  说到这少年,梁煜靖眼睛就放出了光,活像是一个衣冠禽兽。“跟着他们来到了那个院子,少年似乎有些不配合,不肯留下,后来就被一个人给打晕了,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孩子再不听话,也不至于下这么狠的手吧。”

  说到这儿,梁煜靖专门看了看柳若兰,柳若兰依旧一副不太情愿的样子,似乎根本就没听到他在说什么,梁煜靖很是挫败。

  “夫人对这不感兴趣吗?”

  柳若兰抬眼看了他一眼,道:“殿下饿了吗?我府里的厨子不错,殿下要不要尝尝?”

  这么一说,梁煜靖倒是真饿了,也就丝毫不客气地接受了,“夫人不知道吧,这府里的厨子是大哥从四海酒楼请来的,专门给你一个人做饭吃。”

  “早知道如此,就该留贵妃娘娘一起的,今天在外面吃得多了,贵妃娘娘因为没能去四海酒楼,还颇为遗憾。”

  梁煜靖道:“那我下次和母妃一起来,今天先尝尝这厨子的手艺,看看有没有欺世盗名。”

  柳若兰吩咐了下去,让厨房多炒几个菜,虽说她不饿,但也不能怠慢了五皇子,万一因为这个得罪了他,那就得不偿失了。

  厨子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端上来了几道菜,不仅闻着香,卖相也不错,让人一看就非常有食欲。

  “殿下尝尝,看是否合你的口味。”

  梁煜靖夹了一片鱼,香辣可口,就是太辣了,刚吃的时候不觉得,但越吃味道越重,不禁多喝了几杯水,但仍旧让他赞不绝口。

  “这厨子果然不错,夫人不介意我多来蹭几顿饭吧?”

  厨子本来就是太子请的,柳若兰自然没意见,想到要经常见到这个五殿下,虽说不太情愿,但也无法拒绝,只希望不要给她带来什么麻烦。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儿子都已经十五岁了,应该传不出什么闲话来。

  梁煜靖吃得很饱,嘴里的辣味一直没有散去,还好有几道凉菜,不然他真的要冒烟。“这菜吃着像是放了川椒,和我在遂宁吃的简直一个味道,虽说吃着辣,但味道却是好极了。”

  “殿下喜欢就好。”柳若兰刚才也吃了几口,喝了几口茶压一下嘴里的辣味。

  梁煜靖边喝茶边道:“夫人猜猜,在遂宁我又遇到了谁?”

  柳若兰没心思和他玩什么猜来猜去的游戏,“我想不出,梁国我实在不认识几个人,更没去过遂宁,有机会的话殿下可以带我一起去看看。”

  本来只是说说,没想到梁煜靖当即就答应了,“一言为定!下次我一定带着夫人一起去!”

  柳若兰一愣,不明白他此话是什么意思。

  梁煜靖却仿佛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在遂宁又遇到了那个少年,少年似乎生了一场病,整个人都显得瘦了,脸色也有些苍白。我过去和他们一行人打了个招呼,他们说是到遂宁逃难的,我觉得不太像,这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说转移还差不多。”

  柳若兰没什么特殊的表示,只淡淡说了句,“到处都在打仗,大户人家有时候也需要逃难。”

  梁煜靖不置可否,接着刚才的说,“我和他们很快就熟识了,本来他们还有些戒备,后来我帮他们赶走了一批强盗,他们就放松了警惕,这时候我才知道这个少年叫做刘子钰,挺好听的名字,跟他很是般配。”

  柳若兰不知道他为什么一直跟她讲这个少年的故事,只觉得心里很是烦躁。

  梁煜靖见她表情,“夫人对这个故事不感兴趣?”

  “也没有,只是有些累了,想去歇会儿。”这话也不完全是假的,陪了萧贵妃一个上午,又陪了她儿子一个中午,她实在是累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长话短说,我总觉得那少年长得很像一个人,但又想不起来,回来后我去了太子府一趟,这才知道像谁,原来是大哥的那个梦中情人,也就是夫人你。”

  柳若兰心中一惊,然后对梁煜靖道:“我和太子殿下之前从未谋面,还请殿下不要乱说。”

  梁煜靖不满,“我才没有乱说,大哥十多年前在明安遇到了危险,被一个姑娘救了,后来才知道救人的是齐国太子妃,我大哥难过了好久,就让人画了一副你的肖像画,整日挂在书房里,不然的话,他为什么对你这么好,还处处照顾你。”

  柳若兰真的没有想到还有这种事,她完全没有印象,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你说的都是真的?是他弄错了吧。”

  “十多年前齐国还有另外一个太子妃?”梁煜靖反问道。

  柳若兰哑然,别说十多年前,就是二十多年前到现在,齐国都没有第二个太子妃,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可她实在想不出来到底什么时候见过梁煜辰,还对他有什么救命之恩。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询问真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